首頁 » 女白領20年不買內衣,廁紙曬干重復用,吃的食物全靠撿,卻在紐約買套房:我的人生由我做主

女白領20年不買內衣,廁紙曬干重復用,吃的食物全靠撿,卻在紐約買套房:我的人生由我做主
2022/04/12
2022/04/12

在紐約繁華的曼哈頓富人街區,每當夜晚降臨時,就常會出現一名東方面孔的短發女子,穿著破爛的衣衫,拎著幾個袋子,在高檔餐廳門口的垃圾桶里翻找食物。

來來往往的路人對她的行為不時地表現出鄙夷的眼神,但她似乎習以為常,毫不在意。

不了解情況的人,一定認為這個女子是個流浪者。其實,她白天有著一份體面的工作。 她叫Kate Hashimoto,是一名日裔資深注冊會計師,收入頗豐,還買了公寓。

但她卻把自己活成了「摳神」。她可以上廁所不買衛生紙,快十年沒買過衣服,垃圾桶就是她的「天堂」。她極端的省錢方式,讓人瞠目結舌。

「能不花錢就不花錢,非要花錢,就拿低價。」這是Kate的座右銘。

那麼,Kate「摳門」背后,到底隱藏著怎樣的故事呢?

這一切,還要從當年那場失業說起。

01

Kate大學畢業后,留在了美國,找到了一份工作。

本以為有文化、有學歷、有技能,會一輩子都安安穩穩過日子。誰知,突然爆發的經濟危機打碎了她的美夢——在互聯網泡沫沖擊下,Kate失業了。

在紐約這個生活成本極高的城市里,衣食住行都是一筆不小的花銷。

沒有工作,沒有錢,眼看身上的錢越來越少,這讓Kate十分焦慮。

為了能夠在這里生存下去,Kate逼不得已學會了維持生活的最好辦法—— 節儉,少花甚至不花錢。

說干就干,她每月只拿出200美元(約新臺幣5833元)做生活費,包括所有的日常開銷和各種稅費。

雖然這個生活費標準遠遠低于紐約的人均花費,但是,Kate做到了,甚至花得更少。

作為「不消費主義」者,她很懂得控制成本。為了防止自己亂花錢,她出門時,身上幾乎不帶錢,同時,凡是能在外面搞到不要錢的東西,就盡量帶回家。

比如,在外面上完廁所,她會把擦手用過的紙巾塞進包里,帶回家后,晾干使用。她認為這些紙巾只是沾了水,并不臟,完全可以二次利用。

如此, Kate就節省了買衛生紙的費用。

不僅如此,她還在家里的馬桶邊上放著一小瓶水和一塊很小的肥皂頭,這是她分別用來解決大小便問題的。

小便就用小瓶水直接沖洗,大便則需要先用肥皂頭清潔,再沖洗,最后用二次利用的紙巾擦拭。

就這樣,靠著各種「摳門」技能,Kate度過了最恐慌的日子。

02

人在外打工,總要得體一點,至少有件像樣的衣服吧。

可打開Kate的衣柜,看到的都是些破爛老舊衣裳,很多衣服上面布滿了破洞,一看就是穿了好多年。

腳上的襪子已經穿成半透明,棉襪硬是穿出了絲襪的既視感。

還有身上穿的居家花短褲,是她13年前花了15美金(約新臺幣437元)買的,穿到褲腰帶都沒有松緊了,直往下掉也沒舍得扔,只用了個夾子夾住,就完美解決問題。

至于最需要講究衛生的貼身內衣褲,她回憶應該二十多年沒換過新的。

她絕對不會去大商場逛街買衣服,最多只看二手衣服。

所以,偶爾去一趟慈善商店,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件衣服,一問價格,需要10美金(約新臺幣291元),她搖頭,表示太貴。

于是,她和老板討價還價:「五塊錢賣嗎?我只有五塊錢。」邊說邊掏出了身上所有的家當,一把硬幣放在了收銀臺上。

男老板搖搖頭,說:「不好意思,我不能賣。」

Kate也不堅持,收起硬幣,回應道:「好的。我懂了,我去別家吧。」

其實5塊她都嫌貴,因為她還有更好的選擇。

她轉身去了一家閑置互換的免費店鋪,換了件皺巴巴的襯衫,雖然看起來又大又老氣,但Kate很滿意,因為這件衣服沒花一分錢。

對于Kate而言,沒有像樣衣服的好處不僅是省錢,還會有其它意外收獲。

她有時蹲在捷運口,竟然會被人當成乞討者,一些好心人會丟給她一些吃的和錢幣,這意外的收獲,讓她很是欣喜。

03 

光在衣服上「摳」,對于Kate而言,那只是低段位。

平日走在路上,街邊垃圾桶是她最關注的地方。Kate家里的家具無一例外,全部都是撿來的。

和衣服一樣,她也不會在家具上多花一分錢。

「我沒有高檔的家具,但我至少省下了幾千塊家具錢。」

放眼望去,房間里擺放的都是一些簡易家具。墻角的一張沙發已伴隨她十多年了,這是大學時在寢室外面撿到的。如果有朋友來留宿,這便是客人最好的床。

而她自己的床只能勉強算個「日式榻榻米」。既沒有床架,也沒有床墊,只有幾張撿來的瑜伽墊疊放在地板上,鋪上床單,就成為了她睡覺的地方。

「我覺得挺舒服的,沒必要買真正的床,那需要花上好幾百塊呢,這簡直令人發指。」 Kate頗為得意自己的杰作。

有一次,Kate家里缺個板凳,她立馬出門將目光鎖定在了路邊的一排綠色垃圾桶上。

她快速走到垃圾桶邊,趕在垃圾車來之前,很快便翻到了一把原木色折疊椅。

她打開椅子,坐在上面試了試,既干凈又穩固,還顯得「高檔」。Kate收好了椅子,滿意地將它帶回了家。

家里地方雖小,但撿來的家具都被Kate很好地「安置」。

Kate平日里不做飯,因為一開燃氣就要交錢,燃氣公司會按每月最低消費17美金(約新臺幣495元)收取,所以她干脆把燃氣掐了,在燃氣灶臺上鋪上了雜志,當成桌子使用。

如果實在需要烹飪食物,她就會拿出用免費禮品券兌換來的電磁爐。

使用免費贈品,這可是Kate「薅羊毛」的省錢技能之一。

她平日里非常留心各種免費贈品網站的資訊,凡是能用的免費試用品,她就立馬注冊填表。她還喜歡去商家搞活動現場,去領取發放的小樣。

Kate家里有個大紙箱,里面堆滿了各種渠道搞來的免費用品,牙刷、牙膏、牙線、隱形眼鏡護理液、剃刀、除臭劑……

面對這麼多「戰利品」,Kate很是興奮:「我狂愛免費贈品,我就是個‘超級免費贈品狂’吧。」

說著,她又拿出一小袋洗衣粉,打算洗衣服,當然,這也是試用裝。她絕不會單獨為了洗衣服而打開水龍頭。

她把洗衣粉撒在衣服上,再把衣服放進浴缸里浸泡,同時開始洗澡。

短發洗起來很方便,還省洗發水。這頭短發也是Kate親自設計修剪的,原因很簡單,去理發店需要花費掉幾百塊,必須省。

洗完澡后,再順手把已經被洗澡水打濕的衣服洗了,擰干晾曬。

她從不用洗衣機、烘干機,也不去洗衣房。她覺得一來費水費電費錢,二來太傷衣服,還容易縮水,這種手洗可以讓衣服穿得更久一點。

04

Kate不僅對自己摳,連人際交往上也依然堅守「摳門」精神。

她的一位外國朋友Matt,是在資格考試時認識的。他對于Kate的生活方式有所耳聞,好奇地帶著女友Rose上門做客。

Kate表示歡迎,想給他們驚喜,認為這是一個介紹垃圾箱食品的好機會。

她拿出了一套扮演流浪者的行頭,一件好多破洞的T恤和一條破舊的短褲。她覺得這身裝扮可以博得餐廳經理的同情,讓她隨心所欲地翻垃圾。

Kate來到了一家餐廳門口,駕輕就熟地翻起來了垃圾桶。她很快就發現了整盒沙拉、意大利面、生菜、苜蓿芽、蛋糕……她盡可能挑選相對新鮮、干凈的食物帶回家。

「通常人們認為食物一過保質期就有毒,實際上我吃過過期好多天,甚至幾年的,都沒事。」 Kate對這些過期食物遭遇被丟掉的行為很是不滿,努力辯解著。

這次撿漏行動收獲不錯,Kate滿載而歸。

沒錯,即使有朋友登門,她也并不打算去購買新鮮食材,依然選擇從垃圾桶里撿。

到了朋友上門的日子,Kate熱情地帶他們參觀了自己的家,并激動地講述著家具的來歷。

Rose環顧四周,房間又小又亂,悶熱不通風。她感覺到頭暈、窒息,不得不出去透氣。

但Kate并不沒有打開空調的意思,哪怕是為了客人,因為那需要花費掉好幾百塊的電費。

眼前的一切,讓朋友們心生退卻,沒想到更大的驚喜還在后面。

到了用餐時間,Kate端上了大餐,火雞肉蘆筍土豆泥、雞肉炒飯。

Rose一看是鍋大雜燴,瞬間沒什麼食欲。Matt嘗了一口火雞,明顯是罐頭食品,不太新鮮。

趁著Kate出去拿勺子,兩人忐忑地問對方:「不會是從垃圾箱里撿來的吧?」之前參觀廚房時,Kate曾介紹過自己的食物來源。

很快,他們便證實了答案。

Kate回來坐到桌邊,詢問口味如何,希望能再多吃一些,兩人明顯有些為難。Matt忍不住問道:「你從哪里搞來的這些食物?」

Kate笑著反問道:「驚喜。那你覺得應該是從哪里來的?」

「垃圾堆?」 Matt尷尬地說出了心中的疑惑,臉上掛著勉強的笑容。

當確定剛吃的食物都是從垃圾堆里撿來的,Rose瞬間反胃想吐,起身去了衛生間。

Kate表示原本想給他們驚喜,沒想到變成了驚嚇。但她還是端上了飯后甜點,一塊頂部凹陷,像被人動過的巧克力蛋糕。

兩人出于禮貌,頂著心理陰影,小嘗了一口。終于,用餐結束了,兩人很快謝過Kate,倉促而逃,匆匆結束了這場拜訪。

他們覺得Kate人很好,希望以后再見面時,可以在其它地方,能有新鮮食物的地方。

Kate知道他們想下館子吃,可除非是別人請客,否則, Kate絕對不會出去吃飯。

不過,即便如此摳門,她也有堅守的原則: 絕不會為了得到一個「長期飯票」而跟男人交往。

05

在拜訪完Kate后,Matt覺得Kate很努力工作,卻過得如此節儉,這種生活方式真的非常不可思議。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Kate之所以這麼摳門,不過是為了讓自己在面對生活的變故時,更有選擇的話語權。

2010年,Kate靠著自己的獨家摳門秘笈,在哈萊姆區買下了一間價值20萬美元(約新臺幣583萬元)的公寓,并且,僅僅用了9個月就還清了貸款。

有了這套房子,Kate不僅省下一大筆租房費用,還帶給了她極大的安全感。

她下一個目標就是再存更多錢,因為,只有看到手里的錢越來越多,她的內心才會更加從容安定。

2012年,Kate因為「摳門」被美國電視臺曝光,參與錄制了《超級吝嗇鬼》節目訪談。

節目一經播出后,有很多人不理解她如此極端的生活方式,認為她用幾乎病態的節儉,在大都市里荒野求生。

但她依然我行我素,繼續「摳」著過。比起人們的議論,她只想著存更多的錢。

而且,在多年撿拾垃圾的過程中,Kate早已學會了屏蔽外界的喧囂,不管別人怎麼說, 她始終知道,什麼對自己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或許,這也是她「摳門」生活的一種收獲?

老話常說,「節儉是天然的財富,奢侈是人為的貧困。」從古至今,節儉都是作為一種美德被提倡和歌頌的。

但是像Kate這麼節儉到極致的人是極少數。

看到她的故事,很多人不禁思考:以犧牲自己生活質量為代價的節儉真的可取嗎?

答案我們不得而知。

在這個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

奢侈也好,摳門也罷,只要能清晰地知道自己做什麼,要什麼,又何嘗不是一種人生體驗呢?

當然,比起「過猶不及」,一切都剛剛好,才是最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