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好心收留3個小乞丐,給他們120元車費,20年后1人攜百萬支票敲開家門:我是來報恩的

女子好心收留3個小乞丐,給他們120元車費,20年后1人攜百萬支票敲開家門:我是來報恩的
2022/04/20
2022/04/20

2013年5月的一天,天氣有些炎熱,家住大陸浙江省的大姐戴杏芬正在自家的面館里忙碌著。

只見她揉著面團,準備中午客人的吃食,突然間電話鈴聲響起。

用腰上的圍裙擦了擦手,戴杏芬走到手機旁,發現上面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接通之后,一個中年男子激動地問道:

「你好,請問你是戴杏芬、戴大姐嗎?」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電話那頭的男子情緒更加激動地喊道:

「姐,我終于找到你了!你還記得嗎?20年前,你給我們三個小乞丐吃的,留我們住宿,還給了我們120元的車錢,我就是當年那個被你收留過的年齡最小的男孩。」

聽到對方說出這樣一番話,戴杏芬既驚訝又歡喜,思緒也隨之飄回了20年前的那個初春!

3個小乞丐落難,好心大姐收留

1993年初春的一個傍晚,天氣依舊十分寒冷,20多歲的戴杏芬剛從單位下班,一路步行回家。

戴杏芬是浙江省仙居縣楊府村人,這個村莊靠近國道,每次下班回家,這條國道是她的必經之路。

然而和往常不同的是,這次回家,戴杏芬的后面跟著三個蓬頭垢面的小乞丐。

他們衣衫襤褸、十分臟瘦,鬼鬼祟祟,一路尾隨,從國道跟到村子里,又從村口跟到了戴杏芬的家門口。

眼看被三個十幾歲的青年尾隨,戴杏芬的心里有些緊張,她轉過頭來,問三人為什麼要跟蹤他。

三個小乞丐低著頭囁噓了一陣子,一個膽子稍微大一點的解釋道:

「大姐,我們沒什麼惡意,我們三個都是重慶人,外出打工淪落流浪至此,如今身無分文,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跟著你回家,只是想討一些吃的……」

戴杏芬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姑娘,她早些年也有過外出打工的經歷,知道一個人在外鄉生活是有多麼的不容易,尤其是在自己沒錢落難的時候。

看著三個小乞丐可憐的樣子,戴杏芬打開家門,讓三人進去。

那時候,她家里正好請人做泥水活,飯菜做得比較多,打來一盆溫水,讓三人清洗一下手臉后,戴杏芬和父母一起給三個可憐的孩子盛來了熱騰騰的飯菜。

一連餓了好幾天,看到碗里的飯菜,三個小乞丐也顧不得什麼形象,紛紛狼吞虎咽起來,每人都吃了滿滿三大碗米飯。

那個年齡最小的小乞丐的眼里掛滿了淚珠,得到了好心人的救濟,他的心里滿是感動和溫暖。

在戴家吃飽了一頓飯,三個小乞丐千恩萬謝之后,就要離開,繼續上路流浪。

此時還是初春,夜幕降臨,冷風吹著樹葉沙沙作響,從門縫中襲入室內,讓人覺得寒冷。

三個小乞丐身上的單衣又臟又破,現在天已經黑了,讓他們離開,今晚肯定又會受凍,戴家人決定好人做到底,留三個小乞丐住宿。

戴杏芬的母親燒了一大鍋開水,因為長時間的奔波,又沒有一雙好的鞋子,三個小乞丐的腳上都長滿了血泡。

用溫水泡腳,這對于普通農家來說都是極為簡單平凡的事情,對于他們三人來說卻成了奢侈。

在晚上的閑聊之中,戴杏芬終于問清楚了三人結伴流浪的原因。

這三名乞丐中,年齡最小的那位名叫何榮鋒,家住重慶市酉陽縣宜居鄉元豐村,也就是文章開頭給戴杏芬打電話的那個中年陌生男子。

何榮鋒的家原本不是特別困難,父親是一名屠夫,母親在家種地,當時17歲的他正在讀國中。

這一天放學回家,發現院子里有幾位老鄉,只見他們氣勢洶洶將母親堵在院子里,逼問著父親的下落。

原來在幾天前,做屠夫的父親按照以往的慣例預收了十幾戶老鄉家里的土豬,宰殺好后拿到城里去販賣,得到了幾千元的賣豬款。

從城里回來后,天已經完全黑了,本想著第二天一早,去找賣豬的老鄉,按照預定的價格將賣豬款送去,可是這些錢卻不翼而飛,顯然是被人偷走了。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幾千元錢可不是小數目,尤其是在他們這種偏遠的小山村里,很多人的溫飽都難以維持,賣頭豬幾乎是老鄉們一家幾口人全年的收入。

紙終究包不住火,賣豬款弄丟的事情終于讓人知道了,幾個老鄉聯合找上門來催債,那天恰好父親不在家,他們才最終作罷。

照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晚上父親回來后,父母二人一商量,覺得不能讓這件事情連累了兒子,決定讓何世鋒外出打工躲債,先避一避風頭。

他們夫妻兩個留下來和老鄉們解釋清楚,請求他們的寬限,然后賣家當、種地、打工掙錢,無論如何也要將這筆虧空給補上,對得住自己做人的良心。

何榮鋒住的村子偏僻困難,改革開放之后,逐漸有越來越多的人去沿海城市打工。

因為擔心兒子一個人外出會出現危險,恰好有兩個家境十分困難、比何榮鋒大一點的伙伴也要外出打工,何榮鋒的父親便給了他們一些路費,讓他們三人結伴而行。

于是在冰冷的月光之下,三個年輕人一起踏上了外出打工之路。

剛剛走出小山村,三個年輕人心潮澎湃,對未來的打工生活也充滿了信心和期待,可三人從來沒有外出務工的經歷,一時間也不知道去哪里好。

何榮鋒在上學時讀過一篇關于天津的文章,對這座北方城市有著深深的向往,在他的決定之下,三人朝著天津方向行進。

初入社會,一路上的開銷和困難遠遠超過了他們的想象,剛進入浙江,三人就身無分文了。

忍饑挨餓了幾天后,三人身心疲憊達到了極點,他們沿街乞討、到處找吃食,身上臟亂、衣服殘破,和流浪的乞丐沒什麼兩樣。

這一天恰好在國道旁看到戴杏芬下班回家,三人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結果真的碰到了好心人。

給三個小乞丐30元錢,教導他們誠信做人,一個小乞丐逆襲成富翁

在戴杏芬家舒舒服服睡一覺后,第二天一大早,三個小乞丐發現戴杏芬和她的父親不見了,戴母在廚房里忙活著早上的早餐。

原來為了幫助三人,戴家父女一大早就出去找門路,看有沒有三個人在一起干的活。

由于地方太小,跑了整整一天,也沒有找到需要三個人一起干的活,只是一家水泥廠需要一名小工而已。

戴杏芬家也不是十分富足,長時間收留三個年輕人,也確實承擔不起。

就在她左右為難的時候,另一個名叫丁笠的年輕人想到自己有一個堂姐在臺州黃巖縣,似乎離仙居縣不是特別遠,可以去投奔。

又通過一天的時間打聽規劃好路線后,戴杏芬將三名小乞丐送到了附近的車站。

因為三人已經身無分文,沒錢坐車,戴杏芬給了他們30元錢,每人10元。

當時從仙居到黃巖,車票是7元錢,戴杏芬給他們每人多3元,是為了以備路上不時之需。

那時候人們的工資水平普遍比較低,戴杏芬是一家工廠里的會計,每月的工資也就幾十塊,一下子就給出陌生人30元,這已經非常多了。

擔心三人在路上沒有吃的東西,出發之前,戴杏芬將家里過年時做的紅糖烤饃片裝了一大包,讓他們當干糧。

又擔心他們沒有水喝,正好前幾天有親戚送來了一把香蕉,戴杏芬也給他們捎上了,讓他們吃完饃片后能夠解解渴。

望著這位素昧平生的大姐姐像照顧弟弟一樣照顧自己,三個小乞丐的眼睛都濕潤了。

上車之前,因為擔心這三個年輕人的未來,害怕他們走錯一步誤入歧途,戴杏芬又語重心長地對他們說道:

「花要葉扶,人要人幫;幫人幫窮,做人誠信。好人是一定會有好報的!」

就是這樣一句教誨,讓三個小乞丐銘記于心,何榮鋒更是把誠實守信當做自己人生的信條,這也使得他在今后的事業上一步步逆襲發展,最終收獲巨大成功。

三個小乞丐坐車來到黃巖后,因為得到的信息錯誤,丁笠的堂姐并不在那里,無奈之下,他們只能繼續向天津進發。

從浙江到天津路途遙遠,三人買不起車票,只好偷偷躲票,爬到了火車鍋爐房的頂棚上,沒曾想路上睡著了,坐過了站,一下子被拉到了東北的大城市——沈陽。

既來之,則安之!來到沈陽之后,三個人就開始各自找工作,何榮鋒去了一家家具廠當小工。

在他的吃苦耐勞之下,什麼臟活累活都能迅速干完,老板和同事都對他十分喜歡。

有了穩定的收入,何榮鋒從開始的身無分文也漸漸地有了一些積蓄,他不敢亂花錢,因為家里還欠著鄉親們的外債,每次發薪水了,他都精打細算,除了必須要花的生活費,其他的都攢起來寄回家里。

就這樣過了整整三年,何榮鋒幫助家里還清了幾千元的外債。

慢慢的,村里面的人也知道他在外面賺到了錢,于是有不少年輕人來投奔他,跟著他一起打拼。

那時候建筑行業十分火熱,極具商業頭腦和眼光的何榮鋒瞅準時機,帶著年輕人成立了工人隊,一起包活干,做力工、刮大白。

他不僅自己吃苦耐勞,將雇他干活的客戶當成恩人,從不偷工減料,而且對待手下的工人也十分仗義,別人有困難他全力幫助,工資如數發放,絕對不拖欠一分。

憑著「誠實守信」這四個字的金字招牌,何榮鋒的生意像滾雪球一般越做越大,20年之后,他有了三個工廠、兩個家具廠和一個涂料廠,工人總數100多位,成為了一名億萬富翁。

找到當年恩人后,他帶著百萬支票上門感恩

因為戴杏芬當年的收留、救助和教誨,何榮鋒一直銘記在心,他在創業期間有了寫日記的習慣,將自己所經歷的心酸與快樂都寫在日記本上,希望將來找到戴杏芬后,能讓她看到自己的成長經歷。

然而,因為戴杏芬在九幾年的時候就嫁人,隨后和丈夫外出打工,一家人輾轉去了很多地方做小生意,所以何榮鋒一直沒有打聽到她的下落。

何榮鋒并沒有放棄,他發動自己生意上的伙伴,讓他們幫自己留心。可是當年匆匆一別,何榮鋒并不知道戴杏芬的真實姓名,只知道她家的一個居住位置,所以尋找起來十分困難。

在零幾年的時候,何榮鋒一個浙江的生意伙伴,打聽到了戴杏芬的名字和地址,他連忙告訴何榮鋒。

可是因為何榮鋒將戴杏芬的名字錯聽成「代信芬」,所以一連寫了很多信,都沒有被送達,而是因為姓名錯誤被退了回來。

后來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何榮鋒請公安局通過網上系統幫忙查詢,終于根據地址找到了正確的名字,同時也找到了戴杏芬的手機號碼。

這才有了文章開頭,戴杏芬和何榮鋒20年后第一次通話的那一幕!

20年后,終于找到了自己的恩人,何榮鋒的心情十分激動,他恨不得立馬坐車趕赴恩人家親自拜謝,但因為自己現在是一名富商,手底下還有很多事物要處理好,所以不得不將日程稍稍推遲一下。

戴杏芬聽到當年自己幫助過的小乞丐,如今生活得非常好,她的心里十分欣慰,真心替何榮鋒感到高興。

在聽說對方要來看她后,戴杏芬的內心也十分期待,當年短短幾天的相處,早已讓他們之間有了濃濃的姐弟之情。

其實這些年來不光何榮鋒在找她,戴杏芬也通過很多方式打聽三個小乞丐現在的生活,但因為對對方的身份信息一無所知,又時隔多年,她沒有探聽到一點消息。

二十多天后的一個中午,戴杏芬和丈夫正在面館里忙碌著,這時候電話鈴聲又響起了,是何榮鋒打來的。

電話那頭,何榮鋒告訴她,自己和妻子馬上就要到了,這個好消息讓戴興芬手足無措。

她連圍裙都沒有來得及摘,只匆匆洗了一下沾滿油漬和面粉的手,快步跑到馬路口去迎接。

當她到達路口的時候,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大個子壯漢,手里拎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正在四下張望,旁邊站著一個美麗的女子。

兩人目光對視的那一剎那,一股暖暖的感覺涌上了心頭,他們都彼此認出了對方,雖然20年過去了,模樣有了改變,但眼神和表情卻沒有變。

看著當年幫助過自己的恩人站在眼前,何榮鋒來不及遞上禮物,他百感交集,將禮物放在地上后,拉著戴杏芬的手嗚嗚哭了起來。

三人一起回到面館,戴杏芬夫婦給何榮鋒兩個人各煮了一大碗香噴噴的面條,幾人邊吃邊聊著,何榮鋒向戴杏芬訴說著這20年來自己的遭遇。

他真誠地向戴杏芬感謝道:

「大姐啊,要不是當年您的一飯之恩和那一番叮囑,我何榮鋒哪里會有今天吶!」

說完之后,他從隨身攜帶的皮包里掏出了一張支票,面額足足有100萬,讓戴杏芬收下,以此來報答她的恩情。

看著這麼大額的金錢,戴杏芬又驚又怒,她將百萬支票推回了何榮鋒的手里,并說道:

「兄弟,當年姐姐留你吃、留你住、給你車費,不是為了求回報,而是你當時有難處。

我幫助你,也會幫助別人,不管幫誰我都不求回報的,這麼一點小事情,你放在心里整整20年了,姐姐已經十分知足了。

如今我的生活也過得去,不能收那麼多錢,也用不著那麼多錢,你把它花在有需要的地方吧!

你大老遠來一趟不容易,這樣吧!你帶來的禮物我收下,這百萬支票我是萬萬不能收的。」

當天晚上,姐弟二人一宿沒睡,促膝長談了整整一夜。

由于何榮鋒業務實在太忙,第二天不得不趕回東北,早上吃過早飯后,雙方再一次分別。

本以為何榮鋒帶給自己的都是普通禮品,但等他們走后,戴杏芬拆開一看,又給嚇了一跳:

一套精美的銀制酒具,一看就價值不菲;

五萬多元一支的大鹿茸;

兩支長白山人參,每支價格三萬多元。

戴杏芬的內心不安,她如果早知道禮物如此貴重的話,是絕對不會收下的。

于是在一個多月以后,戴杏芬夫婦背著一個大包裹,坐上了前往沈陽的火車。

這個包裹里面有自己家鄉的一些土特產,也有當年她救濟何榮鋒三人時吃過的紅糖烤饃片,剩下的都是上次何榮鋒帶來的禮品:銀制酒具、人參、鹿茸。戴杏芬將它們裝好,一件不落地退了回去。

姐姐來看望自己,何榮鋒特別高興,但當他看到自己帶去的禮物被退還,何榮鋒內心有些失意。

戴杏芬看出了他內心的不悅,便拉著她的手解釋道:

「兄弟呀,甭說我和你姐夫現在身體都好,壓根用不上這些貴重的補品,就算身體不好需要進補,吃點雞鴨魚肉就行了,你這太貴重了,我們不能要,你還是將它們用到該用的地方吧!再這樣做的話,就是跟姐姐外道生分了……」

何榮鋒無奈地搖搖頭,十分感慨:這個姐姐對自己真是太好了,她的為人準則讓人感動!

夫妻倆回到老家后,何榮鋒又試著給戴杏芬的賬戶匯去了五萬元,想讓她把老家的房子修繕一下,但這五萬元很快又被戴杏芬給寄了回來。

在匯款單上,戴杏芬還附上了八個字: 我們一輩子做姐弟!

就是這短短的八個字,何榮鋒看著看著,就落淚了。

想明白這些后,何榮鋒沒有再給戴杏芬寄錢買東西,他知道戴大姐的善良是不能夠用物質來衡量的,為此他為戴杏芬訂做了一塊牌匾,上書四個大字:「恩重如山」!

這是戴杏芬該得的榮譽,也是激勵何榮鋒前行的力量!

施恩不圖報!戴杏芬當年救助三個落魄的小乞丐,是出于內心的善良,叮囑他們誠信做人,更是一個人少有的可貴質量,她并沒有想過以后會得到什麼實質性的報答。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何榮鋒在得到戴杏芬的一飯之恩和一番叮囑后,20年來奮斗拼搏,成就了自己的人生;20年來不敢忘記,成全了內心的自我。

當他把百萬支票親自送到戴杏芬的手上,而戴杏芬又自然回絕的那一刻,兩個人的質量和價值都在升華,這也是我們社會,乃至我們每個人,都需要學習和推崇的正能量!

親愛的讀者們,關于這個真實故事,你怎麼看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