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消失的王心淩:擁有「甜美臉蛋」和「迷人聲音」,被「命運捉弄」被愛情拖垮,自證不是別人感情的破壞者

消失的王心淩:擁有「甜美臉蛋」和「迷人聲音」,被「命運捉弄」被愛情拖垮,自證不是別人感情的破壞者
2022/03/04
2022/03/04
 

為您帶來@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傳播最新資訊,傳遞最強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縱觀台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小料。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王心淩從小的夢想,就是站上舞臺。燈光舞美讓人眩暈,她享受這種關注。

11歲時,這個夢想實現了,她拿下歌唱比賽冠軍。此後多年,她霸屏偶像劇,唱片大賣,躋身臺灣「三小天后」的行列,比肩楊丞琳和張韶涵,被譽為「甜心教主」。

隨著楊丞琳嫁給李榮浩、張韶涵參加《歌手》翻紅,兩位的天后地位越來越穩固,王心淩卻消失了。人們回眸,發現甜心教主整容、被劈腿,不斷在媒體輿論和個人生活中撕扯……再出現時,她被叫作「過氣歌手」。

2022年1月,40歲的王心淩在臺灣高雄市開唱,勁歌熱舞近2個小時,但卻能在網路上引起水花。人們已經不關心她了……甜心教主的故事裡,藏著夢想、愛情、奮鬥,以及一段讓人心疼的荒誕。

王心淩有一雙「睫毛彎彎」的眼睛。世紀之初,這雙眼睛迅速佔領少男少女心智,甜美的長相搭配應景的風格,讓她成為「甜心教主」。

但到了年歲漸長,人們發現她臉部浮腫僵硬,再沒當年的風采。

如今的王心淩

當她素顏出現在機場時,人們帶著某種扼腕歎息,感慨一代女神的老去。

但王心淩可不是這麼輕易認輸的人。

2018年,悄無聲息中,出道第15年的王心淩,發佈了自己的第十二張專輯《CYNDILOVES2SING》意為「心淩愛唱歌」。

她希望回到那個愛唱歌的、最初的自己。這張專輯獲得華語五大金榜年榜女冠。隨即,她開始了自己第二次世界巡迴演唱會。

一年後,她推出單曲《心靈的冒險》。一貫輕快的舞曲中,她唱著頗為沉重的歌詞:奮不顧身多愛一點,說走就走的決心不變……幸福就是重復著,一場心靈的冒險……

今年年初,滿40歲的她出現在「巨星紅白藝能大賞」,唱了一首她早年的成名曲《睫毛彎彎》,唱功不減當年。網友稱之為「女團教科書」。

不服輸,不認輸,即便熱度不在,王心淩依然決定走好每一步,這是從她出道以來一貫的秉性。

1982年,出生于臺灣新竹的王心淩,拿著灰姑娘的劇本。

媽媽是西餐廳裡的駐唱歌手,家裡擺滿了歌唱比賽的獎盃。幼年,父母離異,她和弟弟隨媽媽生活。

最窘迫時,家裡只剩100元台幣。這些錢換來了一份便當,一家三口分著吃。

還在讀小學時,王心淩看到電視裡的兒童Disco大賽,把媽媽拉到電視前:「我要是去報名,一定能拿第一!」

這些話被母親放在心上。母親陪著她去參加比賽,王心淩果真擊敗眾多選手,一舉拿下冠軍。

王心淩和母親

王心淩想走演藝這條道路,考上了華岡藝校。母親二話沒說,用上所有積蓄,借了一筆債,湊足了學費。

貧窮的家庭搏一個出路,王心淩走得不容易。

華岡藝校裡,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外號。王心淩的外號是「牛奶」,因為她皮膚白皙,瘦瘦小小,長著一張甜美純淨的臉。

但王心淩知道,自己並不柔弱,也不需要保護,「我一點都不小鳥伊人。」

上世紀90年代末,日本最大的唱片公司艾回唱片,有了新動作。這個捧紅過安室奈美惠、濱崎步的老牌唱片公司,正在考慮拓寬版圖。不久,臺灣艾回公司成立,開始尋覓第一位藝人。

水晶鞋砸中了剛剛在演藝圈露頭的王心淩。

為了完成自己的明星夢,也為了賺錢養家,她頻繁客串電視劇、做模特,甚至出演了蔡健雅的《紀念》MV,成為女主角。

2002年,王心淩去大聲音樂面試,唱了一首陶晶瑩《離開我》。大聲音樂和艾回公司,同時注意到了她,想和她簽約。

簽約還有一個附加條件:王心淩要去日本受訓三個月,訓練結束時,她必須通過日本艾回和臺灣艾回的雙重考驗。

這對戲劇專業的王心淩來說,是個艱難的考題。

三個月的時間,她一個人住,常常迷路,語言不通,生活被音樂和舞蹈的課程填滿,日子過得孤獨而枯燥。有一天,她熬不住了,哭著給母親打電話:「我不想當明星了,我想回去讀書。」

母親拒絕了她的懇求,告訴她有機會就要把握。三個月後,王心淩以一首日文歌,完美通過考試,成了艾回唱片在中國簽下的第一位藝人。

2003年,艾回為王心淩量身定做的第一張專輯問世。

主打歌的名字,是《灰姑娘的眼淚》。

高價打造的水晶鞋,並不合腳。

作為艾回主打的年度新人,王心淩的第一張專輯銷量寥寥。艾回氣到跳腳,給王心淩下了通牒:下張專輯還不紅,我們就解約。

王心淩心灰意冷地對為數不多的粉絲說:「如果下一張專輯再賣不好,就退出歌壇。」

王心淩第一張專輯《Cyndi Begin》

艾回給她的定位是,臺灣的安室奈美惠。但在臺灣的市場中,同類型的藝人比比皆是。穿上不合尺碼的水晶鞋的王心淩,在一眾同質化的偶像中並不突出。

誰也沒能料到,第二張專輯意外爆紅。這張專輯試水甜蜜風格,導演黃中平拍《愛你》MV時,發現她自帶的甜美屬性,讓她穿上學生校服,跳少女宅舞。

2004年,專輯《愛你》在流行音樂榜蟬聯四周冠軍,臺灣賣到20萬張,全亞洲賣到120萬張。王心淩一舉成名。一時間,大街小巷的年輕人,都在模仿王心淩。

同年,王心淩出演的電視劇《天國的嫁衣》拿下年度收視冠軍。那部和立威廉、明道合作的偶像劇,將臺灣偶像劇推上新的高度。

劇中她飾演的陶艾青,憑藉單純的性格和清純的外表,收穫超高關注。但劇外,是整個劇組在巨大的壓力之下精心的創作。

有劇組人員爆料,某次的集中拍攝。3天的時間,王心淩只睡了不足5個小時。「累過頭了反而不太想睡。」

成名來得太快。灰姑娘一躍成為公主,但王心淩仍不能停,她說:「不能停下來,原地踏步就是一直在退步,就會有新的人來替代你。」

《天國的嫁衣》

此後一年的時間裡,她錄完了三張專輯。錄製的間隙,她還完成了一部電視劇的拍攝。

這三張甜蜜風格的專輯,張張大爆。王心淩也被譽為銷量小天后,紅遍臺灣。她和楊丞琳、張韶涵共同被稱為「三小天后」。

她成為首位登上《ELLE girl》的華人女星。

而這一年,王心淩只有23歲。

甜蜜成了王心淩的動力,也是她的負荷。

王心淩專輯《Cyndi Honey》

扛著連軸轉的工作強度,王心淩瘦成「紙片人」,只有39公斤。參加綜藝節目時,公司提醒她,不要做叉腰的動作,因為手臂太瘦不好看。

她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少。2005年因為拍攝《微笑pasta》,她每天的睡眠時間縮短到3個小時,持續了將近半年時間。每次緊張拍攝之後,她都大病一場。

王心淩 張棟樑《微笑pasta》

成名帶來的不只有壓力,還有非議。

不喜歡她的人,說她是戴粉紅面具的玩偶,「甜美公主」都是裝出來的。

一次,她跑專輯的簽售會,因為暈車,她在車上吐得厲害,臉漲得通紅。下車時,她把帽檐壓得很低。旁邊的人說了句:「王心淩,你擺什麼臭臉啊?」

面對各種聲音,王心淩只得解釋:「我並沒有刻意地假裝甜蜜。我的唱片、我的生活都是很真實的我自己,我性格中有甜蜜的部分,唱片公司把它放大了而已。」

高壓的工作、流言和懟名,王心淩只把它們看成是成為偶像的代價。她從未示弱,抵禦住所有的壓力,在華語樂壇拼出了一席之地。

或許,那是她唯一能選的路。

王心淩只把自己脆弱的一面,袒露給依賴的人。

她的圈中密友並不多,許瑋倫是特別的一位。王心淩叫她「瑋倫天使」。

王心淩請許瑋倫來「慶功演唱會」 ,兩人一起跳《愛你》。那是許瑋倫第一次在臺上跳舞。許瑋倫說,因為是王心淩的演唱會,所以她願意學。

許瑋倫(左二) 王心淩(左三)

她的男友、學長范植偉,也成為她的依靠。二人相識于電視劇《車正在追》,拍攝階段,范植偉喜歡上了這個女孩。他偷偷記下王心淩的喜好,為她準備驚喜禮物,還會扮鬼臉逗她開心。

那一年,王心淩17歲,范植偉19歲。她談了一場甜蜜的戀愛。

年少的愛情易碎,2005年,王心淩發現了男友范植偉偷吃,決定分手。

伍佰在電視上看到她分手的新聞,心疼起這個女孩,給她寫了一首《我會好好的》。在演唱會上,王心淩唱到這首歌時,突然哭了。

這是她在舞臺上唯一一次失控。

2007年1月28日,29歲的許瑋倫因交通事故去世。在許瑋倫的悼念會上,王心淩唱了一首《愛你》。有人懟她,為什麼要在別人的葬禮上,唱這麼歡快的曲子?

王心淩沒有回答。只是演唱會上,將一首原本歡快的曲子,唱得格外憂傷。

2009年,范植偉鬧出了新聞。他主動向媒體透露,自己和王家衛在片場發生了肢體衝突,最後被關錦鵬勸住。

經紀人頗為震驚:「是子虛烏有,導演只是鼓勵他,他習慣性編造故事,我認為他病了,且有自我毀滅跡象。」

不久,王家衛所在的公司,決定與范植偉解約。

另一邊,王心淩成了艾回的搖錢樹,被視為「艾回一姐」。

艾回為她製作的每張專輯,都主打「甜蜜」路線,日系甜心風做到極致。艾回雖然賺得盆滿缽滿,但也沒給王心淩的轉型留條後路。

後來,超女大熱,艾回簽下不少超女。合約到期時,艾回提出用簽超女的價格,和王心淩續約。最終,王心淩和艾回一拍兩散。

2009年,王心淩簽約金牌大風,和蕭亞軒同一家公司。人們都在期待著她六月的新專輯。

艾回做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在她新專發行前半個月,艾回把之前未發行的五首歌,攢了一張新專輯,圈了一波錢,消耗了粉絲的購買力。

此舉是對她新專的一次重創。同時這意味著,王心淩對艾回而言的最後一點剩餘價值,也被榨幹了。

2010年,王心淩發了一首歌,名為《我會更好》,由王心淩作詞。歌詞裡有一句:「只是用我的心傷,成全你瘋狂。」

歌曲吸引了媒體的目光。媒體都以為這首歌是寫給范植偉,王心淩五年前分手的男友。

媒體把聚光燈照向范植偉。不久,范植偉把社交平臺的頭像,換成和王心淩的合照,並且曝光了一組和王心淩的親密舊照。

有好事的娛記跑去找他,問是不是把第一次給了對方。

范植偉說:「我原本以為她17歲,第一次是給我,但不是的。其實我當時有一點失望。我們交往前,她有個男友,是我華岡藝校的同班同學。」

一時間,輿論譁然。人人都在八卦,甜心教主給了誰。

范植偉曝光二人合照

一個叫歐定興的藝人,冒了出來。他曾經在《流星花園》裡演了一個小角色,後來接不到戲。2006年,歐定興去到韓國參加自由搏擊比賽,反倒拿了冠軍。

歐定興說:「我就是王心淩的初戀男友,但是我沒有和她發生關係。」

歐定興

范植偉還主動爆料給媒體,自己曾跟王心淩兩次動手過。「一次是在機場,一次是在忠孝東路的大街上。」

沒過多久,他又向王心淩公開道歉,說自己中了記者的圈套。「我真的很愛她,他也很愛我,決定分手時我們還抱頭痛哭。」

王心淩決定暫停工作,在家裡待了66個小時,閉門不出。三天后,王心淩站了出來,發佈了道歉聲明。

王心淩的經紀人張嘉容看不下去:「顯然范先生在媒體的存在價值,只剩他對王小姐的追憶,請他考慮慎重轉行,不要再來煩我們。」

頻繁被各種資訊曝光私生活的王心淩,在2010年消失了。

2010年10月,王心淩患上蜂窩性組織炎,細菌入侵到三角區,臉部有明顯腫脹。這被粉絲認為是整容的原因。

沉入谷底,王心淩並沒停止腳步。一如剛出道時,因為銷量不佳,她被各方詬病。

第二年,電視劇《美樂加油》播出。收視口碑逢春,王心淩的事業再度風生水起。

那時,媒體稱王心淩為「蔡依林的接班人」。僅差一次巡迴演唱會,她的樂壇地位將得到肯定。

機會如約而至。2012年底,唱片公司為她爭取到世界巡迴演唱會,臺北小巨蛋是第一站。那是她夢寐以求的、睽違多年的機會。

她要證明,她不僅僅是甜心女孩,也是能征服小巨蛋的女歌手。

然而,命運假借愛情的名義,再次給了她一記重擊。

2011年,王心淩遇到了新的愛情。

她的圈內密友,即將步入婚姻殿堂,擔心王心淩無人照顧,就撮合王心淩和姚元浩認識,不久兩人相戀。

姚元浩有一位相戀八年的前任,名模隋棠。因隋棠不願意和姚元浩家人親近,二人決定分手。他告訴王心淩,自己結束了一段戀愛關係。不久後,他又跑去和隋棠復合,和媒體說他們感情很好。

一時間,王心淩背上了「第三人」的懟名。在風口浪尖上,姚元浩卻銷聲匿跡了。

王心淩 姚元浩

王心淩攬了下來。她出來面對聚光燈和媒體,一字一句地說「自己不是第三人」。

「和姚元浩在一起時,姚元浩是分手了。後來,姚元浩選擇和前女友復合,我就離開了。直到姚元浩再來找我,說和前女友徹底分手了,才在一起。」

「想不到我有一天會開這樣的發佈會。」王心淩說。

王心淩將評論區裡懟隋棠的留言默默刪除,只留下懟自己的話。原定2012年底的世界巡迴演唱會,遭到了贊助商的撤資。

因為這次事件,她的事業滑向了谷底。人們想不到,她還能如何颶風翻盤?

「事件」之後,王心淩潛心打磨起專輯作品,摸索轉型之路。

她嘗試過性感、苦情、電子音樂等路線,轉型不算成功,但是也從側面展現出她在音樂上的可能性。人們發現,她唱其他類型的歌,也能唱出自己的味道。

樂評人耳帝說:「王心淩有著那個時代最頂尖的聲音相貌。她的聲音天然無死角,與錄音室生來相配,美,它不需要什麼技能,它只需要放在那裡,就足夠讓人人心顫動。」

2016年,「Cyndi Wants!世界巡迴演唱會」遲到了三年,還是來了。

王心淩在演唱會上說:「3年前我因為一場戀愛,失去了所有。有人說我很勇敢,也有人說我很傻,他們都問我,如果能夠再重來一次,還願意嗎?我很想說,我覺得那時候很累,如果可以不要再重來一次。但愛情不就是這樣,如果有機會好好愛一個人,那就值得了吧。」

王心淩的歌曲《大眠》,幾乎是她情感的真實寫照。《大眠》MV的結尾,留下了一句莎士比亞的話:愛是盲目的,而愛人無法看見自己的荒唐。

2012年之後,王心淩和姚元浩再度復合。2017年,二人分手。

分手半年後,王心淩私密照流出,是她在午睡時,姚元浩[偷.拍]的照片。

姚元浩說,照片是自己拍的,但不是自己傳出來的。他第一時間發了文,讓王心淩一定要告自己,這樣才能找出是誰發的照片,證明他的清白。

王心淩的朋友大懟道:「狗跟照片都保管不好!」

公司決定追究到底,起訴姚元浩。但需要王心淩授權同意,王心淩念及舊情,決定撤訴。

《大眠》mv截圖

王心淩的演藝生涯,因為荒唐的愛情,屢屢陷入低谷。而這一次,她和唱片的黃金年代一起,被翻了頁,成為了時代的記憶。

了解到這個女孩的故事,你很難不被她身上的力量折服。她看上去柔弱甜美,屢屢遭遇背叛,陷入醜聞,卻總是能再度站起來,悶聲收拾好暴風後的殘骸,堅強地出發。

她從沒做錯過什麼事,卻要屢屢道歉,面對懟名,她也從不退縮,獨自抵擋。

只是這次,她流失的人氣,再也回不來了。

《愛你》MV片段

如今,王心淩不再是「小天后」,甚至被人看作是「過氣藝人」。

過氣,可悲嗎?對王心淩來說,並不是這樣。

她還有眾多好友,多年來,過年期間,她都要約上三五好友去瑋倫家,找許爸許媽熱鬧一下。

她還在享受舞臺,甜心依舊。

她和「甜心」的自己和解。「很多人說我的聲音是甜的,帶有一些溫度,如果我聲音有這樣的魔力,我就要把歡樂帶給別人,我會把聲音當作是我的使命。」

時間回到2011年,杭州舉辦了一場商演,邀請了不少歌壇天王天后。

那時,王心淩還沒有被捲入醜聞,她還在憧憬著第二年的小巨蛋演出。

上場時,恰逢下起傾盆大雨。工作人員擔心她淋濕,沖上來送傘。她舉起傘,發現觀眾的視線會被雨傘完全遮擋。

「這樣你們都看不到我對不對?」

王心淩把傘輕輕地放在地上,淋著大雨表演完所有的歌。最後一首歌是《第一次愛的人》,粉絲陪她唱完。

 

每一件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都逃不過小料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台灣!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哦~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將永遠伴您左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