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矗立高速中央」兩個釘子戶,阻礙通車1200多天,狂要拆遷費1500萬,憤怒加碼:誤工費你們也得賠!

「矗立高速中央」兩個釘子戶,阻礙通車1200多天,狂要拆遷費1500萬,憤怒加碼:誤工費你們也得賠!
2022/03/18
2022/03/18

隨著城市化建設進程的加快,釘子戶在也越來越常見。在一個古城區就有兩個釘子戶,因為對拆遷補償款不滿,這兩戶人家竟矗立在高速上三年多。那這兩戶人家現在怎麼樣了呢?

該高速路工程始建于2009年12月22日,2013年12月26日交工驗收,2013年12月30日通車運營。但是高速的工程雖然完工了,但是在一個路段,卻仍然有兩棟房子矗立于此,這就是高速上的兩個釘子戶。

2011年5月26日,區政府下發了對高速沿線居民的房屋徵收決定,涉及到高速征地拆遷的拆遷戶共72戶。政府一開始在和沿線居民協商的時候,都非常順利,直到碰到了和大媽和老胡這兩戶人家。

政府給和大媽家的房子的拆遷補償款是700萬元,給老胡家的房子的拆遷補償是800萬。

根據2011年的資料,當時二手房均價約為每平米3萬5000元,700多萬在那個時候並不是一個小數字。對于這個價格,和大媽和老胡卻不甚滿意。雙方多次協商無果以後,施工方只能選擇先修建其他區域的工程。

2014年初的時候,這段柏油公路和路基已基本修建完成,但是繼續往前走大約兩百米,就可以看見那兩棟矗立在道路上的樓房。那究竟和大媽和老胡想要多少補償,他們才願意搬走呢?

矗立在大麗高速麗江市古城區路段兩個釘子戶之一的和大媽表示,她家的房子總面積235平方公尺,她希望政府能幫她們安置一塊與現在這塊價值相當的土地,否則搬走了她們就沒地方住了。

和大媽在這個房子已經居住了近30年,在公路修建之前,這裡是一個農家樂,和大媽表示,農家樂每年能給她帶來50萬元左右的收入。

但拆遷工作開始以後,農家樂就停業了,一家三口就處于了無業狀態,每個月的經濟來源就是和大媽5000多元的退休金。而另外一個釘子戶老胡,他也沒有絲毫要搬走的意思,甚至還在院子裡種起了花花草草。

對此,政府和相關部門也很頭疼,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和大媽之前是做農家樂的,因此和大媽認為自家房子是商業用地,不承認它是國有劃撥土地,這也是和大媽對政府的補償不滿意的原因。

政府的相關人員也帶過包括和大媽在內的三戶人家去附近的一塊地方去挑,但是和大媽並不滿意,她要求貨幣賠償。

但是對于700萬的貨幣賠償,和大媽也不滿意,為此,政府還找了專門的評估機構對和大媽家的房子進行價值評估,最後得出的結果卻只有200萬。

雖然和大媽家的房子面積很大,但已經修建了很多年,並且地理位置也並不是特別好,700萬的拆遷補償確實也不少了。而就在和大媽跟政府之間的拉鋸戰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另外一家釘子戶老胡也一直在堅守著。

兩個釘子戶之中的老胡表示,拆遷戶一共有10家,其中有一家就在老胡家後面,這戶人家只拆除了幾平米,就賠償了800萬,但是他家總建築面積足足有401平米,卻只賠償800萬。

他認為他家面積是這片區域最大的,但是賠償卻還沒有其他的拆遷戶多,這對他來說不公平。

但是政府和相關部門對于該區域的拆遷補償是一視同仁的,負責人表示,他們已經嚴格按照標準進行了賠償,但是這幾戶人家並不滿足,如果答應他們的要求提高補償標準,那所有的搬遷戶都將反彈,這才是是真正的不公平。

的確,如果真的是政府給的拆遷補償有問題,那其他70戶人家也不會全部搬走,畢竟誰都不是傻子,因此老胡以及和大媽不搬遷的主要原因,還是拆遷補償的標準和他們的期望值相差甚遠。

也正是因為這兩個釘子戶的存在,讓施工方苦不堪言,根據招標時的規劃,在2011年6月30日,施工方就要完成高速的所有路基建設。但是這兩戶人家堅持不搬,讓公路的修建工程停滯了很久,每天經濟損失數萬元。

而對于和大媽和老胡來說,他們過的也不盡人意,因為公路開始修建以後,他們兩家就不屬于居民區,相關部門對其採取了斷水斷電的措施。

雙方就這樣對峙了三年多之後,這兩戶人家終于同意了拆遷政策,並簽訂了拆遷協定。2014年7月12日,老胡家的房子被拆除,同年9月13日,和大媽家的房子也被拆除了,至于具體的拆遷補償不得而知,不過他們這種為了一己私利耽誤道路修建的行為並不可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