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55歲女子,至今還沒嫁人,相親總是失敗而歸,原因曝光,讓眾人落淚:她都是為了她哥哥

55歲女子,至今還沒嫁人,相親總是失敗而歸,原因曝光,讓眾人落淚:她都是為了她哥哥
2022/05/12
2022/05/12

「來,洗洗手,左邊,右邊......」

五十出頭的女子正攬著床上的男子洗手,動作很是仔細,前后都要照顧到。

女子眼里滿是溫柔與細膩,被記者問道這般照顧有多少年頭時,女子也只是淡淡一笑,回應道: 二十七年了

就連一旁的鄰居也是感嘆道 :她真是個好妹妹啊,像她這樣的人實在是不多,善良,善良的很。」

床上的男子正是女子的親哥哥,為了照顧自己癱瘓在床的哥哥,女子更是至今未嫁

女子是誰?家里又經歷了什麼讓其擔下了照顧哥哥的重擔?哥哥又是發生了什麼?女子又為何至今未嫁?如今的他們怎樣了?

小女子 大決定

女子名叫 宋艷紅,床上的男子是自己的二哥 宋樹森

宋艷紅出生于1967年,是家里的老小,身為八個兄弟姐妹最小年齡的她一出生便很是受寵,快樂之余,對于養育八個孩子的負擔也是讓父母犯了愁。

八個孩子帶上父母一共是十口之家, 十口人的溫飽基本上是吃了上頓沒下頓,更不要說上學的問題了。

這八個孩子里, 一家的希望就壓在了二哥宋樹森身上

宋樹森不僅學習好,性格也很是外向,村里不少人見面就夸宋樹森以后一定是個棟梁之才,聽的宋父也很是開心,宋樹森也自然劃在了宋父的培養名單里。

學習好,性格好的宋樹森也就成了小妹宋艷紅的崇拜對象,哥哥會教她念字,帶她出門玩,宋艷紅很是喜歡自家的二哥。

就這樣,在一家有了上頓沒下頓的童年生活里,宋艷紅慢慢長大,出落的亭亭玉立。

家里的哥哥姐姐也開始陸續娶妻嫁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原來親密無間的八個兄弟姐妹一起生活的日子也就越來越少。

家中雖說貧困,但父母卻終是將八個孩子養大成人,孩子也都很懂事,為了早些減少家里的負擔,都早早地選擇了外出打工。

宋艷紅自是不例外。

1985年,出落成十八歲大姑娘的宋艷紅很早就輟學在家,跟著同鄉去打些零工賺錢,家里除了二哥基本上都已經有了家庭,從小學習就優秀的二哥不愿意放過任何一個能讓自己變優秀的機會。

但為了多賺些錢接濟父母,加上很久未接觸課本,宋樹森只是將這樣的想法壓抑在了心里,過了幾年后,自己依舊渴望知識于是便去準備考試。

1985年便是宋樹森選擇考試的年份,自小就優秀的他雖時隔許久才重新翻開課本,但成績很是喜人。

1986年,宋樹森重新進入課堂學習,也是這一年出事了!

二哥宋樹森重新踏入大學是宋家的大喜事,尤其是宋父很是欣慰從小看重的孩子即將出人頭地,在宋樹森去到學校前,買來了不少大魚大肉為宋樹森踐行。

宋艷紅也是對二哥送去了最真摯的祝福,不過去到學校沒多久,學校老師便向宋父打來了電話,老師的焦急讓宋父癱軟在地。

宋樹森被醫生宣判失去行走能力

到底發生了什麼?

原來,吃過飯后的宋樹森決定和同學去球場打球,也許是陳年老化未翻修,籃球架開始松動,正在興頭上的眾人并未察覺,就在宋樹森等待隊友傳球之際, 籃球架倒了

重重地壓在宋樹森的身上,當場便暈了過去。

嚇壞的眾人連忙喊人將宋樹森送到醫院,但醫生的話讓眾人直覺晴天霹靂:「沒有辦法了。」

醫生的搖頭讓來到醫院的宋父很是難過,不敢相信醫生回答的宋父備受打擊,幾天都未從床上起來。

家里的天塌了,最出息的孩子這輩子也完了

母親哭的心碎,跟著前去的宋艷紅看的也是難過。

但畢竟是家里的孩子,又如何有放棄的道理,不過幾天,家里人帶著宋樹森回到家中去。

不過,宋樹森是挺過來了, 但宋父卻再也沒了生氣

就在宋樹森出院九天后,宋父便離開了人世,也許是心急導致的胸悶亦或是其他原因,宋父離開得突然,徒留還未嫁人的宋艷紅與母親在一旁哭的像個淚人。

宋家只剩下宋樹森、宋艷紅與母親了,其他的兄弟姐妹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庭,宋父的離世對于這三個人來說是個不小的打擊,可以說 宋家的半邊天沒了

母親因為傷心過度,在床上躺了好多天才起來, 家里的重擔也便落在了十九歲的宋艷紅身上,可她也不過一個剛成年的孩子。

自此之后, 照顧二哥的任務便由母親與宋艷紅全權管理,為了填補家用,十九歲的宋艷紅決定和同鄉繼續外出打工,而此時的小女孩臉上多了一份成熟與擔當。

就這樣,宋艷紅主外,母親主內,將二哥宋樹森照顧得井井有條,二哥雖不能動彈,但也會和母親妹妹沒事就交談上幾句,家里的氣氛也還算溫馨,然而,老天并未打算放過這個可憐的家庭。

1995年,母親由于積勞成疾,老毛病復發,離開了

臨終的母親沒有其他愿望,就是擔心自己可憐的兒子老了沒人照顧,臨終時拉著宋艷紅的手說: 「女兒,媽對不起你,你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哥哥姐姐都結婚成家了,但你二哥如今這樣,媽也沒有辦法,只能托付給你了。

床邊的宋艷紅眼眶濕潤:「媽,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我二哥。」

宋艷紅誠懇地向母親表達著自己的想法。

這一年,宋艷紅二十八歲,而且她并未食言,一照顧便是二十七年。

我有我哥就夠了

辦理過母親的喪事,宋家也就只剩下了宋艷紅與二哥宋樹森相依為命,看著自己快三十歲還沒結婚的妹妹,宋樹森也很是難過。

「別管我了,你好好找個人嫁了吧。」宋樹森心疼自家妹妹,迫切地渴求著妹妹早些甩開他這個包袱。

但每次都被宋艷紅呵斥回去 :「你再趕我走,我就跟你急了,我這輩子肯定不會落下你這個哥。」

妹妹說得嚴厲,宋樹森卻聽得動容。

不過,二人的生活不比之前母親在世時的三人生活。

母親在世時還可以幫忙照看二哥,自己還能放心地外出打工賺錢,但隨著母親離世,對于外出打工宋艷紅自是不敢想了,生怕二哥自己在家出現什麼問題。

于是,宋艷紅只能找些零活來做,對于這個二十八歲的女子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但宋艷紅從不抱怨,總是樂觀,別人不喜歡的刷碗刷盤子,串珠線等工錢少的活,宋艷紅總是做得仔細。

串成手鐲大小模樣的珠線,才只賺一塊錢薪酬,但宋艷紅很是看得開,一塊錢也是錢,對于她來說, 只要能賺錢,她都愿意干

就這樣,兩兄妹一直相互依靠著生活。

有時候最窮的時候,五十塊錢花一個月,但兄妹倆日子過得很是充足,笑聲也是不斷,若是不了解其中的情況,并未知曉這是一對生活可憐的兄妹。

邊打零工邊照顧哥哥的生活過了十八年,宋樹森也被宋艷紅好生照料著十八年

2013年,宋艷紅四十六歲了,歲月的痕跡雖在臉上留下了痕跡,但宋艷紅總是一副笑顏。

常年躺臥在床上的病患很容易得「褥瘡」,但宋樹森的身上卻是干干凈凈,這也是宋艷紅最自豪的一點,說明宋艷紅對于宋樹森照料的很是仔細。

十八年來,宋艷紅沒少聽旁人說把其哥哥送到養老院,自己找個好人家嫁了吧,每到如此宋艷紅就很是生氣,大聲的回應著 :「那是我哥啊,我的親人,我怎麼能把他送到養老院。」

哥哥雖每日臥床在家,但外邊的流言蜚語也是有些耳聞,十八年來,除去旁人的勸誡, 哥哥宋樹森也是沒少「敲擊」宋艷紅讓她早早把自己送出去,趕緊過自己的生活

聽到哥哥也是如此的宋艷紅眼淚也是直下: 「你也知道我辛苦,就別說這些讓我心寒的話,你是我的親人,我不照顧你誰來照顧。」

見到妹妹如此,宋樹森也不再提及,心里卻滿是愧疚。

而面對結婚的問題,宋艷紅并未沒想過,中間也有人上門來為宋艷紅說媒,宋艷紅雖然臉上留下了歲月的痕跡,但不難看出是個美人胚子,宋艷紅還是得到了不少相親對象的認可。

基本上在了解到宋艷紅要照顧癱瘓的哥哥時,全都一一避開

時間久了,照顧哥哥與工作時間的忙碌也便讓宋艷紅無暇顧及自己的個人情感,漸漸地也不再考慮這些問題。

即使中間哥哥多少次勸誡,旁人如何介紹相親對象都被宋艷紅一一拒絕。

2013年,在政府的幫助下,宋艷紅終于 申請上了低保戶,自己依舊繼續打著零工,但至少在政府的幫助下,基本的溫飽問題不用再操心了。

宋艷紅的笑意又多了起來,很是樂觀的宋艷紅也表示, 自己沒啥大愿望,只想多賺些錢和哥哥好好地一起度過接下來的日子,辛苦一點沒什麼,只要平平安安的就夠了。

附近不少人都知道前邊有位樂觀的婦女照顧著自己癱瘓的哥哥,幾乎無人不對宋艷紅點贊,甚至看到樂觀的宋艷紅很是敬佩。

宋艷紅也開始在附近「小有名氣」,只要聽說了宋艷紅的故事,無人不感動于宋艷紅的情感。

一時間,社會各界人士的熱情幫助讓宋艷紅有些招架不住,紛紛對這個大愛的女子表示贊嘆,為了照顧自家的哥哥,半輩子未嫁人,世間又有幾人能做到呢?

「真的很感謝大家,但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報大家的心意,我就做了一些手工品回饋大家,一點感謝,也請大家笑納,而針對大家對于自己照顧哥哥的敬佩,宋艷紅也只是表示;「那本就是自己該做的,因為那是她哥哥。」

而面對鏡頭的宋樹森也是毫不猶豫夸贊著自家的妹妹: 「我有一個好妹妹。

說著說著,宋樹森眼淚不自覺地下來: 「這麼多年,我妹妹沒有舍得買一件新衣服,只要我床單臟了,她就趕緊洗,她把我照顧得很好,我不敢想象我妹受了多少苦。」

講到這里,宋樹森的臉上已經掛滿了淚痕。

見到哥哥與此的宋艷紅也是紅了眼眶,上前擦拭著哥哥的臉頰:「那以后就不要時不時再提讓我嫁人,我有你這個哥哥都夠了。」

也是這樣彼此掛念的家人 簽署了器官捐贈協議書,面對社會的幫助,兄妹倆無以為報,尤其是宋樹森,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回報著社會。

2022年,如今的宋艷紅已經五十五歲了,在政府與社會各界人士的幫助下,宋艷紅和哥哥過著幸福的生活,五十五歲的宋艷紅依舊未嫁人,只是好生照料著自己的哥哥。

但是兩人臉上的笑顏明顯都多了起來,家里的歡樂聲也是此起彼伏。

歲月的痕跡并未在樂觀的宋艷紅身上遺存太多,畢竟心性樂觀、內心強大的女子的光芒又怎是歲月所能壓制的? 宋艷紅總愛稱自己只是個小女子,并不如大家所傳頌的那般耀眼,可 也就是這樣一位「小女子」照亮了哥哥黑暗的生活。

希望幸福永遠充斥于宋艷紅和哥哥之間,生活了半輩子的他們實在太辛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