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伙在路邊吃炸生蠔,憑借熟悉的味道,找到失散13年的父親,網贊:ㄍㄜ不斷的親情

小伙在路邊吃炸生蠔,憑借熟悉的味道,找到失散13年的父親,網贊:ㄍㄜ不斷的親情
2022/05/01
2022/05/01

青年黎日生,童年的時候被ㄇㄞ,長大后一直在尋找回家的路,卻苦苦沒有線索。

2016年年初,他在云南打工的時候,偶然吃了路邊攤的炸生蠔。

才剛剛品出味道,淚水可就涌了出來,哭得是淚流滿面。

(黎日生)

一口吃下去,吃出人生重要轉折點,黎日生終于找到了回家的路,立刻將這重要線索提供給ㄐ一ㄥ方和志愿者!

十多年來,黎日生為了尋找父親,常常在深夜里以淚洗面。

十多年來,父親為了尋找黎日生,喝多之后在地上打著滾兒的哭,花光了家里所有積蓄。

ㄐ一ㄥ方憑借生蠔的線索,順利找到了一個名叫「黎勝雄」的人,猜測他就是黎日生的父親。

可電話里,雙方卻遭遇了尋親困難,ㄐ一ㄥ方和志愿者聯手,經歷了一波三折的過程,才算真正送黎日生回家。

(ㄐ一ㄥ方舉辦的認親會:黎家父子抱頭痛哭)

而本篇文章要帶來的內容,便是葉峰強的曲折歸家路。

十多年光陰流走,父子再相聚的時候,習慣不同、生活不同、相敬如賓、四分熟悉、六分陌生……

一,童年記憶,大海相伴

關于此事的詳細經過,要從1997年的年初說起,黎日生出生在廣東省、茂名市、電白區的電城鎮。

從記事那天起,黎日生就伴隨著南海的波濤長大,在他童年的記憶里,有蔚藍的海洋,有苦咸的海水。

自然也有熟悉到靈魂深處的美食——炸生蠔!

黎日生在家行三,上有哥哥和姐姐,他們三人關系很好。

父親名叫黎勝雄,靠著燒電焊養活一家人;母親則因為智力障礙,所以常年留在家里。

黎日生七歲那年,在一個下雨天,家里來了客人,是兩個陌生的女子,以前從未見過。

這倆女人來了之后,外在表現非常熱情,進家就坐下吃飯,擺出一副自來熟的架勢。

她倆自稱是黎日生的親戚,說:「我是你媽媽的娘家姐妹,咱關系親著呢……」

問題的關鍵是,黎日生才剛剛七歲,而母親又智力障礙,以他們母子二人的社會經驗來說,很難分辨出眼前那兩個女人的好壞。

(黎日生)

四個人坐一桌,吃完了一餐飯之后,那倆陌生的女人,非要拉著黎家母子去逛街不可。

這一去,便是13年的風雨路,而且黎日生的母親,至今都沒有找到……

黎勝雄猛然得知老婆孩子不見,急忙就外出尋找,開始了他長達十三年的苦難尋親路,他家里有三個孩子,最愛的便是小兒子黎日生。

有妻子有孩子,也就有了溫暖的家,可突然之間老婆孩子沒了,黎勝雄的家庭也就破碎了。

找了僅僅幾個月,黎勝雄就花光了家里的存款。

按照經驗判斷,但凡是被guai的孩子,甭說是尋找幾個月了,哪怕是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孩子都有可能被送到了外地。

經驗歸經驗,父愛歸父愛,黎勝雄從未想過放棄,先是賣了房子,后又賣了家里的幾畝地。

黎勝雄為了找老婆孩子,把家里值錢的東西,賣的是一干二凈,無奈住在親戚的破房子里,吃國家發放的補助金生活。

雖然黎勝雄有電焊的技能,但孩子和妻子不見之后,他再也無法集中精力工作,只要掙一點點的錢,就用來ㄇㄞ車票。

誰要是說哪里哪里,有個孩子跟黎日生長得像,黎勝雄哪怕騎著腳踏車,也要當面去看看。

ㄐ一ㄥ方自然加入進來,尋找那母子二人的去向。

有一次,黎勝雄找到了一所學校的校長,懷疑黎日生被安排到學校里上學。

校長了解情況之后,敞開本校所有班級的前后門,讓這位可憐的父親仔細尋找。

黎勝雄先是去班級的后門,喊一聲孩子的名字,而班級里的學生,往往會好奇地扭過頭。

黎勝雄看一遍,看一次失望一次,失望了整個學校……

找到2007年,黎勝雄窮得是身無分文,他不僅要外出尋找黎日生和妻子,又要照顧家里的兩個孩子,生活苦不堪言。

有一次,鄰居家辦9席,把剩下的半瓶9水和些許菜品,送給了黎勝雄。

當天晚上,黎勝雄愁上心頭,本以為苦9下肚,能壓下家庭離散之苦。

可誰知一苦加一苦,黎勝雄在地上打著滾兒痛哭,讓人聞之心sui。

清醒之后,黎勝雄繼續裝作堅強的樣子,一邊養著倆孩子,一邊尋找黎日生母子。

因為擔心黎日生回來之后找不到家,所以黎勝雄自始至終,都不肯搬太遠,總幻想著奇跡出現……

每到逢年過節,黎勝雄就情緒低落,別人家笑聲陣陣,自己家卻一片冷清。

屋里燈光昏暗,想當初一家五口,一起歡聲笑語做年糕,父親揮汗如雨,黎日生到處搗亂。

而今家里灌滿了悲傷,黎勝雄枕著對孩子的思念,做了一個又一個悲痛的夢……他始終在思考,我的老婆孩子啊,你們去了哪里呢?

二,黎日生13年歸家路

根據黎日生本人的回憶,他和母親被那兩個陌生女人帶著,就坐上了公交車。

說是要一起逛街,卻被帶到了車站,坐上了大巴車。

母親總是小聲說:「走走走,你快走。」

然而剛滿七歲的黎日生,并沒有聽懂母親的意思,而母親應對這種緊急情況,也顯得是手足無措,只會說走走走你快走。

黎日生誤認為,那兩個所謂的親戚,會帶著自己去好玩的地方,那時候心里還蠻期待的。

一直到深更半夜,黎日生被帶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當晚就住下了。

第二天醒來,母親已經不知道被帶到了哪里,至今都沒有尋到……

看了看周圍,是陌生的破瓦房,黎日生哭著找媽媽。

而對方卻說:「好的,我帶你去找。」

所謂的找,則是來了個男的,騎著摩托車帶黎日生離開,去了一個更加陌生的地方。

那男人帶著黎日生,到處找ㄇㄞ家找了許久,可七歲的孩子沒人ㄇㄞ,怕帶有家鄉記憶。

黎日生被帶著去了一家又一家,可幾十戶人家看了黎日生的年齡之后,都紛紛搖頭拒絕。 

而廣東「和朗鎮」的葉氏夫妻,剛好想要個男孩,他們看中了黎日生,所以出錢ㄇㄞ回家,取名叫葉峰強。

養父養母跟黎日生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后,便全家搬到了廣東云浮,開始了長達十多年的生活。

養父養母只生了一個女孩,有了黎日生之后,也算是兒女雙全,為葉家接續香火。

黎日生來到葉家,表現出極大的抵觸情緒,他總哭著找媽媽,哭著找爸爸,想要回自己海邊的家。

尤其是最開始的那兩年,養母雖然對黎日生百般寵愛,但孩子始終不肯理會養父養母。

葉家夫妻倒是盡了父母的職責,真心實意地對孩子,從不da從不罵,一心一意對孩子好,希望黎日生能融入他們的家庭。

然而隨著消息不脛而走,周圍的親戚鄰居,都聽說葉家夫妻ㄇㄞ了個孩子。

這也就成了黎日生的童年陰影,學校里的同學,總是拿「ㄇㄞ來的孩子」笑話黎日生。

可想而知,黎日生自幼就想著,一定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家,找到那一片蔚藍的大海。

黎日生在養父養母家里,鬧騰了兩年之久,為這個家庭出了許多難題,表現出強烈的回家愿望。

隨著時間的推移,因為養父養母一片愛子之心,黎日生也就慢慢接受了現實,適應了云浮市的生活。

到十三歲那年,黎日生早早就輟學了,主要是因為周圍的環境太壓抑,他總是被笑話,很難專心學習。

即使堂哥是學校里的老師,百般勸阻做工作,但黎日生也依舊拒絕讀書,說什麼也要離開學校。

按照黎日生的說法:「我想回家,我想找到我的家,爸爸媽媽肯定一直在擔心我……」

看到別的孩子過生日,黎日生只感覺一陣陣心酸,他也想在親人的陪伴下過生日,卻連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都不知道。

黎日生自始至終,情緒一直都很壓抑,尤其是輟學之后,再也難掩那顆歸家之心,要去尋找夢里的家鄉之海。

于是,黎日生告別養父母,去沿海城市打工,一邊掙錢一邊尋找親生父母。

黎日生總算是離開了那個壓抑的環境,既然村里人都知道自己是ㄇㄞ來的,那就去一個沒有村民的地方。

六七年來,黎日生總是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躲在被窩里哭泣,當他將尋親付出實踐之后,情緒反而越來越平靜。

三,一口生蠔,吃出回家路

人生有了堅定不移的目標,知道自己該往哪里去。

讓人感慨的是,世間絕大多數孩子,一出生就在自己溫暖的家里長大;這對于黎日生來說,卻成了遙不可及的夢,親愛的爸爸媽媽啊,你們在哪里?

黎日生一次又一次地想過,爸爸媽媽找不到自己,估計也會很著急,大概也哭得很傷心吧。

到了十五歲之后,黎日生有了更多的積蓄,也換了更多的工作,在不同的城市打拼。

一邊掙錢一邊尋家,黎日生翻看著地圖,尋找中國的沿海城市,尋找那四季常綠的海邊小村。

在紅塵萬丈當中,黎日生如同卑微的沙粒,隨著生活的颶風流浪,換工作不是重點,重點是尋找海邊的家。

到2015年,有朋友對黎日生說,如今網絡很發達,你可以通過網絡尋親,會有很多熱心的志愿者幫助你。

黎日生上網一查,果不其然有很多人通過網絡,在短時間內就找到了親生父母,那些熱心的ㄐ一ㄥ察和志愿者,都在不遺余力的幫助著被guai兒童。

黎日生也輸入了自己的尋親信息,但讓他無奈的是,遲遲沒有找到有價值的線索。

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黎日生內心的失望與日俱增,每當看到電視臺的尋親欄目,看到那些父子團圓的場景,他都會忍不住嚎啕大哭。

他也想過,父親找不到自己,估計也很難過,哪有父母不心疼兒子的呢?

2016年1月,黎日生在云南文山州的某個路邊攤,看到了一道名叫炸生蠔的美食,于是心血來潮點了一份。

有人將這種小吃,稱之為蠔炸,是一款特色美食。

當老板撈起生蠔出鍋,擺在了客人的面前,黎日生用筷子夾起來吃了一口。

一口吃下去,黎日生的眼淚,就開始嘩嘩往下落,十三年了總算是品嘗到家的味道。

明明很開心,明明找到了重要線索,但黎日生卻哭得是淚如雨下,十三年的委屈和酸楚,在這一刻化作了淚滴。

這人生的重大轉折點,來的是那麼突然,黎日生想要做個有家的普通人,如此平凡的愿望,總算是有了實現的可能。

心臟怦怦跳,仿佛吃到了爸爸媽媽親手做的飯,仿佛一口吃到了童年……

黎日生趕緊詢問老板,這炸生蠔是哪里的特色美食?

老板則回答說,他的這種炸生蠔做法,來自于廣東茂名的電白那邊。

緊接著,黎日生拿著這個線索,求助ㄐ一ㄥ方和志愿者。

大批的網友加入,開始幫助黎日生尋找回家的路,總算是縮小了搜索范圍,黎日生信心倍增。

2016年6月,在大家的幫助下,找到了電城鎮,一個名叫「黎勝雄」的男子。

ㄐ一ㄥ察猜測這黎勝雄,有可能會是黎日生的父親,于是打電話聯系,進行核實比對。

可讓人感到奇怪的是,對方雖然接了電話,沒說兩句就掛斷了,表現得很不耐煩。

ㄐ一ㄥ方打了一個又一個電話,到最后對方直接就拒絕接聽,更拒絕去采xue。

負責此事的民ㄐ一ㄥ,為此忙碌了三天,都沒有做通黎勝雄的思想工作。

明明各項信息都對得上,只需要做最后一步的采xue,ㄐ一ㄥ方和志愿者為此頭大不已。

黎日生為此傷心悲痛,他也曾猜測過,會不會是父親故意把自己mai了?而今對方不肯配合尋親,這個猜測帶來的憂傷越來越沉重。

不過ㄐ一ㄥ方安慰黎日生,先別放棄希望,等后續的調查核實,fa律會給你一個公道。

民ㄐ一ㄥ在后續調查當中,查出電白鎮有兩個名叫「黎勝雄」的男人,之前可能是找錯了。

民ㄐ一ㄥ打電話給另外一位黎勝雄,介紹著ㄐ一ㄥ察這邊的情況。

不等ㄐ一ㄥ方把話說完,對面的那位黎勝雄,就已經嚎啕大哭,大喊著兒子兒子啊。

志愿者和ㄐ一ㄥ方心頭大喜,趕緊核實相關信息,對比黎家父子的資料。

當地民ㄐ一ㄥ帶著照片,親自在電白鎮找到黎勝雄,拿著讓對方仔細觀看。

僅僅了看了一眼,黎勝雄哭得是傷心至極,找兒子找了十三年,總算是找到了。

ㄐ一ㄥ方一邊安慰黎勝雄的情緒,一邊做采xue工作,送到附近的檢測機構,等待專家給出科學的結果。

專家經過DNA對比,很快就給出了確定的答案,黎勝雄和黎日生,正是親生父子!

用專業的術語來說,那便是同一父系遺傳。

黎日生得知檢測機構的結果之后,那感覺像是甩掉了幾百斤的包袱,整個人如釋重負,尋親尋了十三年,總算是找到了父親。

同年5月6號,ㄐ一ㄥ方和志愿者一起,為黎家父子舉辦認親會,桌上還專門擺著炸生蠔。

十多年的分離,而今總算圓夢。

隨著ㄐ一ㄥ方讀完了各項調查結果,確定了黎家父子的血緣關系之后,黎日生和黎勝雄同時站起來,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為了這一個擁抱,父子倆等了十三年!

即使是少年離家漂泊的游子,多年后見到親人,也往往會感慨萬千,更何況黎日生這種童年離家的孩子。

從七歲到二十多歲,父子倆都吃了很多苦,都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

(志愿者和黎家父子合影)

如今抱在一起,以往吃的所有苦,都感覺不值一提,孩子回到身邊,才是最重要的。

黎日生跟著老父親回到家,再次看到了童年的村莊,大海還是那片大海,老房子卻已經斑駁破舊。

家里生活條件很差,比記憶中的破敗了很多倍,僅僅只剩下「能住人」的功能。

2017年農歷正月初六,黎日生回家過年,父親早早就在門外等候,準備了一桌子的好菜。

黎日生剛在家里住的那段時間,吃不慣這邊的飯菜,為此還吐了幾次。平常交流的時候,有時候也會有幾句方言不通的尷尬……

父子如今再相見,四分熟悉六分陌生,相互相敬如賓。

黎勝雄帶著孩子走親訪友,向自己的親朋宣布:我把孩子找回來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