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三家釘子戶聯手,逼得大橋繞樓而過,建商無奈搖頭:沒見過這麼難纏的釘子戶

三家釘子戶聯手,逼得大橋繞樓而過,建商無奈搖頭:沒見過這麼難纏的釘子戶
2022/04/02
2022/04/02

2008年,某區為了減輕市區內的擁堵現象,為新開發的地區建立完善的交通網絡,準備修建一座立交橋。7年后,立交橋建成通車之時,路過的車主驚訝地發現,怎麼立交橋正中央還豎立著兩棟居民樓?這里面有什麼樣的故事?

2008年,該隧道一期工程完工,在當年10月開啟了二期工程。為了確保隧道口不會出現車輛擁堵情況,在隧道的東側出入口,市政部門還開啟了一個立交橋建設項目。計劃是依靠該立交橋與公路,分攤隧道的車流壓力。

隨后市政府就按照正常流程,開啟對相關區域的拆遷談判工作。廣州市政府為了確保工程進展順利,給拆遷戶提供了很優惠的補償。根據當時的報道,每個拆遷戶都可以分到一間三居室的大房子,并且原有房屋戶籍下,每一個人都給400萬的補償金。

而那個時候商品房的平均價格,在3.6萬元與4萬元上下浮動。由于對補償費用非常滿意,拆遷談判工作推進得非常快。但拆遷永遠不可能一帆風順,在與兩棟居民樓進行談判時,這兩棟樓大部分住戶都十分痛快地簽字走人了。

但是有三戶人家,依然拒絕簽字,并且在多次談判會上,要求政府與開發商提高補償價格。最初,市政府考慮到,只有三戶人家要求提高價格,為了盡快完成拆遷工作,適當放松一下標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聽到三個戶主的情況后,所有人都開始頭疼起來。

立交橋的三個釘子戶,為了確保自己未來生活無憂,分別向政府提出了不同的補償需求。人有不同的需求是很合理的情況,但是這三戶人家的情況過于特殊了。第一個釘子主,是在這棟樓建成之初,就租住在這里的。他租的房子,是大樓一樓的倉庫,由于是租住在其中,自然拿不出房產證明。

而這個倉庫的房租又很便宜,一個月只需要1百元。如果他離開了這里,那麼他的家庭就需要承擔巨大的經濟壓力。自己是支撐不住的,所以希望政府能夠幫忙。第二個釘子戶,也是因為類似的理由,不愿意離開了這棟八層居民樓。

雖然政府也在政策范圍內,竭盡全力提供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但是由于這兩戶人家,一家有5個人,一家有7個人,完全不夠住的,所以就這麼僵持了下來。如果說前兩戶人家的訴求,還有情可原,那麼第三個釘子戶,就屬于是無理取鬧了。

第三個釘子戶,在幾年的時間里,一直拒絕與記者接觸。所有的信息,都是通過另外兩戶人家傳出來的。那戶人家希望的補償金額,是一套兩居室的房子外,戶籍名下的每個人補償650萬元。

這個價格遠超地方政府的心理底線,而且此時大多數居民已經簽字離開。就算真的同意了他的要求,一旦漲價的消息傳出去,難保不會有已經離開的居民,再跑回來要求同樣的補償。如果發生了這種事,那工程順利完工就不可能了。

在和釘子戶僵持不下后,政府和開發商。只能改變規劃,保留這棟居民樓。2015年,立交橋建設完成,正式通車。蜿蜒的立交橋像是蛇一樣,環繞在這棟居民樓的四周。為了防止車輛來往的聲音,對樓里僅剩的幾戶居民產生太大影響,市政府還為公路加裝了一些隔音設施。

2015年,立交橋通車后,被立交橋包圍的居民樓,立刻成為了當地的一個景點。為了確保里面的住戶,能夠維持基本的日常生活。在立交橋建設前后,當地政府做出了多項舉措。由于大樓建成的時間較久,外墻的防水結構已經老化脫落,市政府專門組織人手對大樓進行了一次翻新。

為大樓補上了脫落的防水層,還給大樓重新刷了一遍油漆,讓大樓變得稍顯美觀了一些。同時,水電部門也在拆遷過程中,專門為樓里的三個住戶,重新布設了水管電線,防止因拆遷而導致斷水斷電。

因為建設立交橋,需要墊高四周的地面,使居民樓所在地形成了一個洼地,每次下雨居民樓周圍都會泡水。所以市政部門在建設立交橋的過程中,在四周挖了一條排水溝,重新修繕了居民樓本身的排水管道。

但不論如何,這都是一棟已經建成接近30年的老樓,再多的修繕也沒辦法改變這個事實。而且由于距離道路太近,又是城市主干道。再好的隔音設施,很難完全阻隔道路上車輛行駛的聲音,三名釘子戶在接受采訪時,都抱怨過這一點。

在記者對政府工作人員的采訪中,也問到了這個問題。對此工作人員的回復很明確,只要他們愿意接受拆遷,他們同樣可以根據政策,享受到對應的補償。而對于其中兩戶釘子戶的特殊情況,工作人員也只能表示遺憾,由于是租住,并且原有房東是企業。

政府在許可范圍內,只能提供一套兩居室的房子。雖然政府也曾爭取過,但無奈兩戶人家都因為自身的原因,無法接受,所以目前只能維持現狀。而且政府會繼續對大樓進行維護,確保基本的生活條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