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尾牙抽中「價值百萬」賓士車,領獎時,卻被公司「強迫簽署」放棄協議,老板:她沒資格

女子尾牙抽中「價值百萬」賓士車,領獎時,卻被公司「強迫簽署」放棄協議,老板:她沒資格
2022/05/11
2022/05/11

很多人做過中大獎的夢,彩票一刮 2000萬到手,可這樣的機率小之又小。但在 尾牙上中獎的機率卻要高很多,只不過大獎難得。

打工族 韓青青卻非常幸運,她在公司 尾牙上中了頭獎,一輛 價值130多萬的賓士汽車,只要交 4萬元手續費就能開走

滿心歡喜的韓青青,到了 4S店后卻被潑了一盆涼水。 頭獎不是假的,獎品確實存在,但是車卻不能開走。

兌獎之路為何屢遭波折,一紙承諾書背后,隱藏著怎樣的無奈?

無心之舉卻帶來意外驚喜

韓青青的老家在 農村,和丈夫帶著孩子一塊在大城市打工。韓青青在 滿好房地產公司 做前臺,在 2013年12月的一天要去參加一場尾牙。

公司平時和 房地產開發商有合作,業務員帶客戶去看一次房, 置天房產開發商便會送給業務員一張抽獎券。

這張抽獎卷可以在尾牙上抽獎, 一等獎是當時最新款的賓士轎車,二等獎為電動車,三等獎為演唱會門票。

在開獎階段,韓青青知道 中獎的機率不高,但還是暗自祈禱,不奢求頭獎,哪怕得個三等獎也可以啊。

韓青青:「最后抽一等獎,正好是我韓青青的名字。」

頭獎的賓士轎車 價值大概在130萬元左右,主持人稱只要4 萬元的手續費,第二天就能開回家。

主辦方的負責人找到韓青青, 交代她第二天拿好身份證和手續費,跟他們一塊去4S店領獎。

尾牙結束回到出租屋里的韓青青,和丈夫分享了這樣天大的喜事。兩人都只是普通的打工族,從來想過中頭獎這種事。

這樣昂貴的車他們沒打算自己開,韓青青和丈夫商量著, 等頭獎賓士車領到手,就將車子賣掉。

然后拿出這些年的積蓄,再向朋友借點錢,加上買車的錢,應該 夠付首付在市區買一套小點的房子,小夫妻兩個想在這里給孩子安個家。

第二天韓青青帶著身份證和4萬元錢,來到4S店。工作人員告訴韓青青,3個工作日后,她就可以來提車了。

三個工作日后,韓青青再次來到4S店,卻被對方告知她無權提走這輛價值130萬的汽車。

賓士車成了公司老板的?

韓青青:「我去提車麼,4S店突然說主辦方那邊稱這個車子,不屬于我的。」

韓青青想不明白,在等待辦手續的這三天里發生了什麼? 難道置天房產開發商的活動,只是一個噱頭,是騙人的?

韓青青找到抽獎活動的主辦方,想搞清楚自己 為什麼不能將車提走。置天房產開發商,卻讓韓青青去找她的老板問清楚。

在韓青青 中頭獎的消息傳開之后,有一個人大為惱火,他就是韓青青所在的 中介公司的老板段永衛。

韓青青作為 滿好房地產公司的前臺,到上海置天參與抽獎。 韓青青認為抽中獎,是自己跟主辦方之間的事。

滿好中介的老板段永衛認為,這輛車應該屬于公司,他不同意韓青青將這輛130萬的轎車領走。

之后兩人因為這輛轎車,展開了拉鋸戰。

段永衛從中作梗阻攔領獎

自從段永衛知道韓青青將賓士車放在了自己名下后,他就開始三番五次地打電話、發短信騷擾韓青青。

韓青青:「他說我這個屬于欺騙,挪用公司財產,說他要報警抓我,反正就是各方面的威脅我。」

在幾次威脅韓青青不成后,段永衛找上了4S店要求提車。 4S店為了不受牽連,將這個事情轉交給了主辦方房產開發商。

房產開發商考慮到之后和滿好房地產之間的合作,開發商要求段永衛和韓青青協商好之后,再開走賓士車。

抽獎券的流動性來講,抽獎券在誰的手里,獎品就應該屬于誰。但現在獎券明明在自己手里,卻還得和段永衛協商才能領獎。

開發商僅僅聽了段永衛的一面之詞,就暫扣轎車,這樣韓青青非常不服,但又無可奈何。

于是韓青青帶著丈夫,來到公司找段永衛當面理論。由于雙方情緒激動,再加上口角摩擦。

韓青青的丈夫與段永衛還動起手,慌亂之中段永衛報了警。民警趕到后,將韓青青的丈夫帶走。

「按照動手這一塊,肯定是我們這邊不對,我有說醫藥費各方面都會賠,但是段永衛卻是一個無底洞,他說他要到韓國修復面容,要很多錢。」

丈夫被抓,更是讓這個家庭雪上加霜。就在韓青青走投無路的時候, 段永衛突然找上了她,愿意幫她保釋丈夫。

矛盾升級,謊言輪番上演

韓青青本來還在疑惑,段永衛有這麼好心嗎?馬上段永衛就提出了一個條件。 段永衛要求韓青青放棄這輛車,他就幫忙保釋。

第二天又有一個陌生的電話打來, 對方稱自己是活動的主辦方,想讓韓青青到售樓處解決這個車子的事情。

韓青青一心想盡快解決這個事情, 于是帶著兒子來到了售樓處。但她并沒有見到活動主辦方的人,而是 段永衛在等她

被拽進小屋里的韓青青非常害怕,她緊緊抱著兒子不敢松手,這時段永衛拿出 一張承諾書放在她的面前。

「他逼我簽承諾書。」韓青青在脅迫之下只能簽上自己的名字。

段永衛拿著這張承諾書,找到了活動主辦方的房地產開發商。活動主辦方將這輛價值130萬的賓士車,交給了段永衛。

對簿公堂,賓士車屬于誰?

2014年9月26日,韓青青走投無路之后,將滿好房地產公司、活動主辦方置天房產開發商和4S店一起 告了,要求返還賓士車。

2015年5月19日,法庭開庭審理此案。

活動主辦方認為,他們之所以把賓士車給了段永衛,是根據韓青青簽署的承諾書, 此事和自己無關

賓士4S店也認為,自己是根據主辦方的要求,辦理了相應的交付手續,在此案中不應該被列為被告。

法庭上的段永衛卻堅稱: 「韓青青只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前臺,她根本就沒有資格抽獎。」

段永衛稱,當天其他業務員都在上班,是韓青青主動要求公司把兌獎券委托給她,讓她去參加抽獎的。

滿好中介每次帶領客戶去看過房后,置天房產開發商便會送給業務員一張抽獎券。

同事們都認為中獎幾率渺茫,就把平時積攢下來的獎券送給了韓青青, 她將24張兌獎券全部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韓青青稱自己也抽中了三等獎,歸個人所有了,段永衛完全沒有要,唯獨抽中的一等獎就歸公司了。

這24張獎券中,有 4張是韓青青自己的抽獎券,其余20張是同事的。

韓青青表示,她在24張獎券上簽名時,舉辦方并沒有阻止,就是默認獎券歸持有人韓青青所有。

韓青青:「段永衛說我沒有資格,這分明就是見財起意嘛。」

老板段永衛認為,獎品理應歸公司所有,然而韓青青在抽中一等獎后卻沒有及時告訴公司,還將這輛車的歸屬權拿走。

段永衛:「它是針對中間商來舉辦的,而不是針對她韓青青一個前臺接待舉辦的。」

段永衛認為,開發商的這場活動是針對房地產中介分銷商,而韓青青只是一名前臺,她無權替公司領獎。

他表示,韓青青中獎是職務行為, 禮品理應歸公司所有。對于段永衛的這番證詞, 法官王秋紅進行了走訪調查。

法官:「本身你這個活動就是獎勵,幫我賣房子的經紀人,獎品的歸屬原則上也屬于經紀人。」

王秋紅法官認為,這 24張抽獎券中,也有四張是屬于韓青青的,說明她并不是單純的前臺工作。

實際上她還是從事了,帶領客戶看房,房產經紀人的一個工作,韓青青完全擁有抽獎的這個權利的。

非自愿簽署的承諾書是否有效?

段永衛拿出了韓青青簽署的承諾書,稱她已經簽署這份協議,賓士車是她自愿放棄領取的。

但主審法官王秋紅,卻回憶起之前,對韓青青走訪中得知的一個隱情。

法官:「原告的說法,實際上是她當時帶著孩子,跟被告在公司談判,當時也有一點恐嚇她,或者是其他說法,逼她寫這個承諾書。」

根據韓青青的描述,自己在簽署完這段承諾書之后,曾經報過警,法官找到了當時處理這件事情的民警。

法官查看了韓青青當時的筆錄,里面確實有韓青青自愿簽署的證據。

承諾書在非自愿的情況下簽署,是否有效呢?法官在仔細辨認后,發現這份承諾書有一個 非常大的疑點。

承諾書的大致內容是,韓青青是代表公司來抽獎,獎品無條件歸公司所有。

法官發現,這份承諾書全部是打印件, 只有韓青青簽上的名字是手寫的,并且沒有落款時間。

王秋紅:「在對自己一個權利放棄的時候,僅僅就是一個全部機打的打印件,有本人的簽名,卻沒有落款時間,我們認為對承諾書的效力,是有一個很大的瑕疵的。」

段永衛失蹤,法院強制執行

法院宣判,要求滿好房地產公司返還韓青青賓士車一輛,或者是等值的價款。

法官:「從雙方的一個訴訟地位來看,原告方僅僅是一個到上海務工的打工人員,綜合考慮,除了證據之外,我們更傾向于保護一個勞動者的一個權利。」

判決后,段永衛不服上訴,二審維持原判。 可判決生效后的半年多時間里,段永衛卻沒將車輛返還,也未補償相應錢款。

韓青青只能再次尋求法院的幫助,申請強制執行。

執行局在調查后卻發現, 上海滿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名下無存款、車輛、股票、房地產可供執行。

原本經營良好的公司為什麼沒有任何資產呢? 韓青青懷疑段永衛有轉移資產的嫌疑。

執行局多方面尋找段永衛,但是他卻始終沒有露面。 執行局只能選擇凍結段永衛的銀行賬戶,并將他加入征信黑名單。

一年后,段永衛的銀行卡上突然出現9萬余元入賬,法院立刻將其轉給給韓青青。

執行局表示,只要段永衛賬戶上有入賬,將直接劃給韓青青,直到還清賠償款為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