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100萬外加4套房,「釘子戶」不滿賠償金額,馬路中間堅守14年,最終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1100萬外加4套房,「釘子戶」不滿賠償金額,馬路中間堅守14年,最終卻竹籃打水一場空
2022/06/01
2022/06/01

「拆遷」,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都是一件能一夜暴富的大喜事,和中彩票差不多。但人心不足蛇吞象,總有一些拆遷戶,試圖對開發商獅子大開口,最終成了讓人嗤之以鼻的「釘子戶」。

在大都市寸土寸金的寶地,就有這樣一戶「釘子戶」,堅守14年,最終竹籃打水一場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這戶人家是如何與開發商協商的?

和飛速增長的經濟一樣,大都市的房價也一直高居不下,截至2021年12月,某市的平均房價為每平方公尺20萬元,其中,七個地區的房價已經突破了40萬大關。在中心區域發展速度穩定增長的同時,政府也沒有忘記發展周邊地帶。

「最慘」釘子戶究竟有多「慘」?這里是被稱為「城市之根」的松江區。

松江區位于城市西南部。2020年,松江區地區GDP為6000億元,同比增長百分之4,漲幅位居全市第一,發展速度相當可觀。再光鮮亮麗的地區,也會有不為人知的瘡疤,松江區的這個瘡疤,就是被稱為最慘釘子戶的徐家。

早在十幾年前,市政府便開始著手于松江區的發展,其中,九亭鎮也是規劃名單中的一部分。九亭鎮位于松江區的東北部,在十幾年前,這里還是滿目瘡痍的小鄉鎮,基礎設施不完善,道路也非常崎嶇。

在2000年之前,九亭鎮的經濟發展主要以農業為主,是著名的糧棉產區,但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原本的耕地面積逐漸縮小,到了2006年,九亭鎮用以農耕的土地基本上只剩下了高優高農業園區的4386畝地,其余都已經被開發殆盡。事實上,九亭鎮的改造工作并不是一帆風順。

城市要改造,居民肯定要拆遷,在最初的談判中,有10戶人家都沒有和政府達成共識,原因差不多,都是因為賠償款金額不夠。經過不斷協商后,9戶人家同意了搬離,只剩下了徐家。

竹籃打水一場空有多慘?九亭鎮這戶釘子戶,因為覺得政府給出的價格太少不愿搬遷,苦苦堅守了14年。事實上,當時政府給出的條件并不低,徐家是一幢三層自建房,一家四代9口人都住在其中。政府考慮到他們家的家庭情況,提出,補償徐家1100萬元和四套房子。

徐家人卻獅子大開口,提出要4個億和6套房子才肯搬走。

面對這樣無理的要求,開發商選擇放棄繼續協商,繞開徐家的房子修建馬路,可以看到,在熙熙攘攘的車流中,徐家這幢三層小樓顯得非常扎眼。

由于身處馬路中央,徐家人的生活非常不便,不僅要忍受車輛噪音和尾氣,出行也非常不安全。徐家人就在這樣苦不堪言的環境下,生活了整整14年,到了2017年,他們終于妥協了。

讓人驚訝的是,也許是為了給徐家人一個教訓,開發商沒有理會14年來,上海飛速瘋長的房價,給出的拆遷款依然是1100萬元,分文未動。2017年,松江區的房價已經漲到了每平方公尺16萬元,1100萬元只夠買一間小房子了。

可以想見,如果徐家人當初能配合政府,接受四套房產和1100萬元,哪怕是坐等升值,現在的資產可能已經上億了。受了14年苦,最終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讓人感到惋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