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鄭少秋的偏心:大女兒失聯,二女兒扔給前妻,專寵現任妻子女兒

鄭少秋的偏心:大女兒失聯,二女兒扔給前妻,專寵現任妻子女兒
2022/01/11
2022/01/11

說起鄭少秋,人們不會陌生。

他出演過很多電視劇,其中的「楚留香」一角,更是讓人們印象深刻。

就連古龍也道「臺灣人只道鄭少秋是楚留香,而忘記了楚留香的作者是古龍。」

鄭少秋出演的楚留香,風流倜儻,成為很多人的夢中情人。

他的顏值讓人們無法忘記,而他的情史更是為人們津津樂道。

鄭少秋有四個女兒,前後三段戀情,卻偏偏有的女兒備受寵愛,有的女兒連樣貌都認不出來。

鄭少秋進入藝員培訓班的時候,正是16歲,情竇初開的年紀。

在這裡,他遇見了盧慧茹,兩個人只看了一眼,便羞澀地低下頭。

隨著每日的接觸,兩人逐漸萌生情愫,鄭少秋想起盧慧茹,回笑,盧慧茹看到鄭少秋,會迫不及待地揮手。

兩個人很快走在了一起,並且住在了一起,兩個人年齡不到,不能結婚更不會舉行婚禮,但是早已得到朋友的祝福。

很快,女兒出生了,名叫鄭安儀。這讓鄭少秋十分欣喜,也十分緊張,他第一次當爸爸,但是卻不知道怎麼做才好。

為了讓盧慧茹和女兒過上好的生活,鄭少秋上可織毛衣,下可酒吧駐唱。

兩人努力維持著這個小家,但是兩人的矛盾也卻越來越多,性格的不同讓家裡隔三差五便充滿了火藥味。

三年過後,雙方精疲力盡,走向了分手。

分手之後,鄭安儀跟隨著母親生活,而鄭少秋只是把上學需要的學費交給盧慧茹,只是兩人之間唯一的聯繫。

鄭少秋沒有去看過盧慧茹,也沒有問過鄭安儀怎麼樣,而鄭少秋同盧慧茹的聯繫也因女兒的大學畢業而斷絕。

鄭少秋自知對女兒有所愧疚,但是已無法彌補,「就算現在在大街上,也不一定能認得鄭安儀」。

他自嘲地想了想。

和盧慧茹分手之後,鄭少秋把重心放到了事業上,隨著事業的紅火發展,他認識了歌手森森。

兩人情投意合,奈何森森的母親對鄭少秋並不滿意,在反對之下森森寫了一封分手信。

但是她沒有勇氣直面鄭少秋,拜託沈殿霞交給他。

沈殿霞拿著輕輕一個信封,以為裡面是送的情書,轉交給 了鄭少秋還不忘打趣幾句。

但是沈殿霞發現,自己剛說完對方的臉色便沉了下去,看著對方的神情,沈殿霞忍不住安慰對方。

卻在一兩句交談中,知道了鄭少秋為何難過。

從那之後,沈殿霞記住了鄭少秋,記住了這件事,每次見到他,沈殿霞總是會上前打趣安慰。

在沈殿霞的熱心腸之下,鄭少秋的情緒慢慢轉換過來,這中間也升起了不一樣的情愫。

兩個人在愛的牽引下走到了一起,但是並沒有獲得人們的支持。

沈殿霞不算好看,朋友們總是覺得鄭少秋在貪圖什麼,就連粉絲們也不肯接受。

不過這並沒有阻擋兩人的感情,沈殿霞用自己的人脈盡可能地幫助鄭少秋。

看著鄭少秋一步步地往上走,沈殿霞也會為他自豪。

時間到了1984年,鄭少秋去臺灣拍攝《楚留香新傳》,認識了官晶華。

而這一認識更是讓兩人扯出了緋聞,鄭少秋對此煩悶,沈殿霞心裡也不好過。

為了給對方交代,讓雙方有安全感,鄭少秋向沈殿霞求婚了,在戀愛十一年後,沈殿霞終于有了自己的歸宿。

結婚後的生活並沒有幸福太久,鄭少秋開始急著要小孩。

「你快點給我生小孩,我給你三年時間,假如你再沒有就不要怪我」。

沈殿霞聽了之後沒有說話,只是在無人的時候,微微歎氣。不過沈殿霞還是懷上了孩子。

1987年,孩子出生,取名為鄭欣宜。

沈殿霞看著嬰兒心裡開心,覺得這可以挽救一下脆弱的婚姻,但是並沒有用,在孩子8個月的時候,鄭少秋還是和沈殿霞離婚了。

對于這一結局,沈殿霞心裡生氣,一天晚上,她看著女兒熟睡,在無聲的大哭。

哭完之後,她突然清醒了,她不想把大人之間的不愉快放在孩子身上。

在鄭欣宜面前,沈殿霞從來不說鄭少秋的任何不好,如果女兒問起來,她也總會挑一些甜蜜的片段說給女兒聽。

隨著女兒的長大,沈殿霞把女兒送去了國外,兩人不能常常見到,而鄭少秋更是沒有機會見到女兒。

只有鄭欣宜回國的時候,鄭少秋才試著和女兒約飯,但是沈殿霞的身體不好,需要人照顧,鄭欣宜以此為由推脫了吃飯的邀約。

沈殿霞住院了,鄭欣宜從家裡的照顧,轉到了在醫院照顧,看著沈殿霞進入ICU病房,女兒再次看到了父親的資訊。

他問沈殿霞的身體狀況,問鄭欣宜的身體狀況。鄭少秋知道女兒很忙,他想幫忙卻發現並不合適,從內心而來,他感覺一種愧疚感。

2008年,沈殿霞去世了,鄭少秋出現在追悼會上,和鄭欣宜一起,她們為了沈殿霞哀悼,還要為了「鄭少秋對鄭欣宜不管不問」進行闢謠。

沈殿霞去世後,鄭少秋成了她在世的親人,或許為了彌補女兒缺失的童年,鄭少秋越來越牽掛著女兒。

鄭欣宜第一次簽唱片公司出專輯,第一次合作頒獎,合作代言,鄭少秋用自己的愛慢慢感化著鄭欣宜。

兩人出席完活動,鄭少秋總是會約著鄭欣宜吃飯,點上女兒喜歡吃的菜,看著女兒吃的開心,鄭少秋心裡會有些許滿足感。

在鄭欣宜25歲生日的時候,鄭少秋也記在心裡,結束完活動便帶著女兒吃飯,逛街,送禮物。

有一次鄭欣宜在泰國有活動,正好趕上過生日,鄭少秋趕不過去,只能等著給女兒送線上祝福。

沒過一段時間,鄭少秋總是會拿起手機,看看幾點了,有沒有到12,千萬別錯過女兒的生日。

快到12點的時候,鄭少秋拿著手機,眼睛看著時間,在和女兒的對話方塊中打了又刪,刪了又打,終于到了12點。

鄭少秋按下發送鍵,把文字和語音發了過去,他盯著螢幕,想著對面女兒的深情,嘴角有一抹微笑。

在泰國的鄭欣宜收到了父親的短信,她沒有想到父親會記得,會卡點祝福,她看著資訊,聽著父親唱的生日歌,也在心裡對父親的距離少了一點點。

鄭欣宜開演唱會,到了末場的時候,鄭少秋心裡難掩激動。

他開始每天看菜譜,想著給女兒晚點煲點什麼湯,想好了,他便給女兒發資訊,「女兒,今晚煲湯,是xxx湯」。

在忙的鄭欣宜看著父親的資訊,並不惱,而是感到一陣溫暖。

她知道,還有人記得自己。

演唱會開始了,鄭少秋坐在下麵,看著女兒的演唱和表演,心裡無比的自豪。後面,女兒把父親叫上舞臺。

她不再避諱父親,而是慢慢接受了父親。

她知道父親難受,會給父親找好的針灸師,調理身體。

看著父親健康對身體,鄭欣宜才感到安心。

鄭欣宜趕完行程,還沒等休息,就要去下一個地點拍攝MV,過于密集的行程讓鄭欣宜心氣不順。

她感覺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做什麼都憋著一肚子火,這時候她突然聽到手機的振動,她打開,發現父親突然發了短信。

「女兒我聽了你的歌,真的好好聽啊」。

短短的一句話,十幾個字,卻突然讓鄭欣宜感到舒心了,那一天剩下的行程,鄭欣宜都感覺無比舒暢。

在接觸中,鄭少秋慢慢成為了鄭欣宜支柱的存在。

鄭欣宜參加節目,鄭少秋也會毫不遲疑地參加。

在節目上,鄭欣宜對于父親的參加,有感動有安心,在母親的教誨下,她從來沒有埋怨過父親,只是覺得父親虛無縹緲。

但是在和父親的接觸中,她慢慢理解了父親,慢慢感謝父親為自己做的一切。

「無論何時,我都在家裡等你,你有什麼問題就來找爸爸」,這是鄭少秋對女兒鄭欣宜說的話。

但是鄭欣宜卻向來,報喜不報憂。

鄭欣宜生病了,一個人獨自在醫院裡,她會因為父親的存在而開心,但是卻不會一直依賴父親。

而母親和父親的離婚,也會鄭欣宜留下了心理陰影,她回想著母親的事情,睡不著覺,甚至于還要找治療師來料理自己的情緒。

而她的戀情也不順利,她談戀愛,為了男方更好,給對方無限的錢,最後自己只剩下104元台幣,她想要因此尋求安全感,卻適得其反,最終分手。

不過她自己仍然可以用歌聲自立,用唱歌緩解自己的情緒,並獲得夢寐以求的大獎。

鄭少秋對鄭欣宜雖好,卻仍然是一種彌補的愛,上面總會有淺淺的裂縫。

和沈殿霞離開後,鄭少秋選擇了官晶華,兩人火速結婚,並先後生下了女兒,一個名叫鄭詠恩,一個名叫鄭詠曦。

或許是前兩段戀情的失敗,對待女兒的失敗教育,讓鄭少秋羞愧,這讓他加倍地想要對三女兒鄭詠恩好。

在鄭少秋的寵愛下,鄭詠恩並沒有乖巧懂事,而是玩性大開,官晶華看了,想要送鄭詠恩出國。

但是出國後,情況並沒有改變多少。

鄭少秋有時候想女兒,會坐著飛機出國,下飛機一路不歇的去到女兒學校,但是鄭詠恩對父親的到來,並沒有太過于驚喜。

甚至于有時候叫鄭詠恩,後者也不搭理。

「有時候她都不理我,很酷的誒」。

再後來,鄭詠恩發了幾張照片,上面她穿著比基尼,和19位男性合照。

一時間,鄭詠恩被頂上了風口浪尖,登上八卦頭條,人們原以為地變成了夜夜party。

但是面對眾人的指責,鄭少秋卻沒有焦慮,「不就是泳裝嘛,這有什麼?20多歲的姑娘不要管太過,漂亮就可以。」

過年的時候,一家人聚在一起,鄭少秋想要給鄭欣宜發了一個紅包,卻被鄭詠恩知道了。

鄭少秋看著悶悶不樂的鄭詠恩,坐到她身邊,安慰她,直到鄭少秋說「不發了」,鄭詠恩這次滿意地笑了笑。

鄭詠恩不喜歡鄭欣宜,但是父親無能為力,他管不了鄭詠恩,索性在鄭詠恩不知道的地方,在給女兒鄭欣宜發去紅包。

鄭詠恩的放縱多少讓鄭少秋有點頭疼,他看著新出生的女兒鄭詠曦,決定不能如此。

他當然愛女兒鄭詠曦,但是不會溺愛她。

鄭詠曦學習成績好,她會和顏悅色的和父母說話聊天,有時候高興笑起來眼睛會眯成一條縫。

她不想姐姐鄭詠恩一樣,流連于派對,而是有著自己的樂趣,在長大步入大學聯考的時候,父母也沒有對鄭詠曦有太多的干涉。

他們心裡清楚,鄭詠曦的心裡,總會有一把秤,自覺衡量自己的做法,做最後的抉擇。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鄭詠恩慢慢接受了鄭欣宜,她們會同框,會在一起照相。

鄭欣宜也不再沉迷于減肥,她知道如何才是最適合自己的,父親鄭少秋也沒有強迫她減肥,而是讓她保持開心。

如今,大姐鄭安儀早已不知訊息,她或許在哪裡生活,在哪裡工作,她有著自己的生活,卻永遠缺失了父親的愛。

二女兒鄭欣宜,在父親的陪伴下找回了父親的愛,雖然來得些許遲,

三女兒鄭詠恩在父親的溺愛下,放縱又張揚,她獲得了別人不能輕易獲得的愛,卻還不懂得珍惜。

四女兒鄭詠曦,獲得了愛,也感恩著愛,有著自己的生活。

鄭少秋,作為演員,自然是滿分,一個「楚留香」便讓人們一直記得。

但是作為父親,他是不及格的,父親不只是一個稱謂,更是一種責任,一種愛。

他只要做好了指明燈,引路人,才能給孩子們一個好的榜樣。

而這份榜樣的力量,有的人沒有感受到,有的人遲遲感到,有的人忽視。

直到無數的過錯,他才明白了父親的真正含義,愛容易,也很艱難。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