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不慎摔傷,重疾纏身17載,懂事女兒堅持用功讀書,立志讓爸過好日子

為您帶來@台灣最新爆料新聞傳播最新資訊,傳遞最強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縱觀台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小料。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爸,你就讓我去吧,我能行的。」「這麼熱的天,你又是一個小女孩,出去怎麼能行。」「我能掙一點是一點,我想幫家裡分擔。」聽到這句話,父親張德芹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自從他患癲癇以來,如果不是親戚鄰居照顧,可能這個家早就撐不住了。

這是自放暑假以來,經常發生在小寧(化名)家的對話。小寧今年17歲,在山東省臨沂市一個小縣城的職業中專讀書,每到放假在家,小寧總會跟父親反復提起利用假期時間去打工掙錢的事情。這個暑假,也不例外。現在正是盛夏,室外溫度持續在30多度,最高的時候能到40度,張德芹怎麼捨得讓自己的女兒去受這份罪。所以每次小寧得到的都是父親堅決的不同意。

2003年,小甯的父親張德芹和母親公方玉經熟人介紹相識,公方玉雖然從小患有智力障礙,無法工作,但是兩個人都是安穩過日子的人,很快便結婚了。過了1年,小寧出生了。張德芹很愛這個女兒,憧憬著一家人未來幸福美滿的生活。

可如果張德芹能夠預知到這後來發生的一切,他當年一定不會去到那間屋頂上工作。那是小寧出生後的第3個月,他在房頂工作的時候失足摔下,頭部嚴重受傷,當時就昏迷了,120急救送到醫院後,家裡人被告知有7天的危險期,如果挺過去了就脫離生命危險,挺不過去人就沒了。聽到這個消息,小甯的奶奶覺得天都塌了。不幸中的萬幸,張德芹最終憑著頑強的毅力醒了過來,可還是傷到了神經,引發癲癇,從此失去了勞動能力。

第2年,小甯爸爸的癲癇病更加嚴重,再次進了重症監護室,之後的每一年,小甯爸爸都在不斷地犯病、住院、出院中度過,每年都要住4、5次院,每次花幾千塊,一年下來怎麼也要兩三萬(約8-12萬新臺幣),到今年,已經是第17個年頭了,這對于沒有工作收入的家庭來說,是只出不進。小甯爸爸發病的時候,輕則抽搐、痙攣、神志不清,而最嚴重的時候,他昏迷了1周,就在大家都以為他挺不過去的時候,張德芹又奇跡般地醒了過來,慢慢地可以喝水進食。「放心不下孩子,走也走得不放心啊。」張德芹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

在小寧小的時候,還有奶奶能夠照看她,可沒過幾年,奶奶也去世了。爺爺的腿不好,更沒辦法照顧小甯,大姑姑張德梅便把照顧小寧的責任接了過來。可姑姑自己也有2個孩子,撫養3個孩子舉步維艱。

從小到大,小寧的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好,每學期都能拿到年級前10名,優秀的女兒是張德芹心裡的驕傲。到了升高中的年紀,本來可以考上高中的小寧,主動提出去上學費更低的職業中專,父親本來不同意,但小甯告訴父親:「只要我努力,不管在什麼學校,條件怎麼樣,都能夠學好,考上好的大學。」父親拗不過她,加上家裡的現實情況擺在面前,只能如此。其實,小甯知道,普通高中裡的課程才更適合她,更有利于她的學業。

平時小甯爸爸身體狀態好點的時候,會經常和小寧聊天,父女倆聊聊在學校發生的事、小寧的學習情況、爸爸的病情,還有小寧的夢想。小寧從小到大只有一個心願,就是學好文化知識,通過讀書改變命運,扭轉家庭的現狀,所以小寧一直堅定著讀書的決心,從來沒有動搖過。她解釋說:「雖然總是到假期想要打工給家裡掙生活費,但是我從來沒有過輟學打工的想法,我一定會把書讀下去,而且要讀好。」

每一件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都逃不過小料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台灣!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哦~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台灣最新爆料新聞將永遠伴您左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