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殘障光棍路邊撿女嬰,辛苦撫養長大,她結婚後卻要求斷絕關係,判決惹爭議

殘障光棍路邊撿女嬰,辛苦撫養長大,她結婚後卻要求斷絕關係,判決惹爭議
2022/03/06
2022/03/06

2016年8月22日,四川省廣安市中級人民ㄈㄚ一ㄨㄢ對方崇財與方夢貞確認收養關係糾紛一案進行了二審宣判。

二審認為,一審適用的「1998年收養法」存在瑕疵,應予糾正;但認定事實清楚,裁判結果正確,應予維持;且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故認定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一致,駁回,維持原判。

至此,方崇財最後一絲希望破滅了,只能孤身一人返回老家。

說來也可笑,年過半百的方崇財竟然被撫養了23年的養女給告了,因雙方之間的一點小矛盾沒能處理好, 養女方夢貞便一紙訴狀遞到ㄈㄚ一ㄨㄢ ,要求ㄈㄚ一ㄨㄢ 判定她與養父的收養關係無效。

起初,鄉民們都以為ㄈㄚ一ㄨㄢ會駁回方夢貞的訴求,畢竟方崇財已經54歲,且智力還有缺陷,他含辛茹苦的將方夢貞拉扯大,方夢貞應該在方崇財年老的時候反哺報答。

可是沒想到的是,一審同意了方夢貞的訴求,方崇財提出上訴,二審法院依舊維持原判。

是什麼原因讓方夢貞「忘恩負義」與養父法庭相見呢? 方崇財未來的日子又該何去何從?

收養

1962年9月26日,方崇財出生在四川省廣安市前鋒區東北部的某處村落, 他的父親在他年幼時病逝,他身上還有一個大他10歲的哥哥。

方崇財幼時不幸患上腦膜炎,家中經濟條件不好無力為他醫治,導致他的智力出現了很嚴重的缺陷,時常意識不清,與人交流也很困難。

那時方崇財的母親尚在人世,將大兒子方崇前的婚事料理完便專心照顧撫養自己的小兒子。

方崇財雖然經常意識不清,病發時四處亂跑,但是好在他犯病的時候並不會惹是生非,持續時間也不長,意識清醒了便會自己回來。

等方崇財大一些的時候也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不用動腦的體力活賺取一定的生活費, 母子二人生活的雖然拮据,但是也並非難以為繼。

可是隨著方崇財的年紀越來越大,方崇財的母親心中越來越不安,家裡沒有錢,沒有姑娘願意嫁過來,方崇財三十來歲了還是光棍一個,自己在的時候尚且可以照顧他, 但是自己已經是半截子入了土的人,還能照顧他多久呢?

方崇財的胞兄方崇前雖然可以照看他,但是哥哥也總有自己的家要顧、自己的日子要過,每天一想到自己這個小兒子未來的路,老母親便愁的吃不下飯。

1993年4月末,正是當地農忙時節,方崇財一家也在地裡忙碌著。就在鄉親們都忙得熱火朝天的時候, 一位「不速之客」走到了村落,這名客人還抱著一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孩。

男子找上村支書,請求村支書幫著繈褓中的孩子找一個好人家,自己家貧又子女眾多實在無力撫養了。

村支書方崇軍也是個熱心腸,聽了他的訴求便想著幫他一把, 將在地裡忙活的村民們都召集到一起,介紹了這名男子的情況。

村民們上前看看,那懷抱中的嬰兒明顯出生不久的樣子,看起來體質也很單薄,大家都擔心帶回去養不活,所以一時間也沒人願意領養。

況且這男子與本村並不遠,人們也都擔心將孩子辛苦養大會被他們再要回去。

男子看沒人願意收養孩子,不甘心就此回去,遂在村支書家住了一晚。

第二天仍舊沒有人前來領養,眼見著已經臨近下午,男子只能抱著孩子離開。

在村口,男子仍不死心地詢問是否誰家缺孩子,他這一問還真的提醒了眾人, 方崇財家不正缺一個孩子嗎?

方崇財沒兒沒女,他老母親天天擔心,如果將這個女娃娃領回去,就不用擔心方崇財老無所依了。

說曹操曹操到,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方崇財走了過來。

「方崇財,你看看這個小孩你喜歡不?」

方崇財憨憨地笑著,比比劃劃地說著什麼,不過大家都沒聽懂。

男人看出方崇財似乎跟常人不太一樣,但是還是試探性的將孩子遞給了方崇財,沒想到方崇財真的小心翼翼的將孩子接了過去。

男人看看村民,見大家都和善地看著方崇財,不知誰說了一句: 「喜歡就抱回去吧。」

方崇財竟然真的抱著孩子轉身走了。

「他……」男人開口想說些什麼,卻被村民打斷了。

「你別看他有點傻,心善著呢!」

「他老娘就不放心他後半生,這下後半生也有著落了。」

眾人七嘴八舌,跟著方崇財一起回了家,方崇財的母親看到方崇財抱著個孩子回來嚇了一跳。

聽過眾人的解釋,方崇財的母親陷入了為難,養個孩子以後給方崇財養老固然好,但是家中條件這樣能養得起一個孩子嗎?

方崇財的哥哥方崇前一家也在方崇財家吃飯,弄清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當即拒絕了。

「方崇財自己還要靠老娘養活,怎麼養孩子?」

「你們把娃娃撫養成人後,將來也可以為方崇財養老嘛!」村支書方崇軍勸說道。

方崇前也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法子,正猶豫著,他的妻子擔憂地說道: 「可是這娃娃這麼小,能養活嗎?」

一旁的爸爸立馬接話: 「孩子現在看著瘦點,養養就好了!」

就這樣,孩子留在了他家,家人為她取名「小芳」,把她當做親生孩子撫養。

方崇財還特意到集市上買回奶瓶、葡萄糖餵養小芳,附近的鄉民都知道方崇財養了個小姑娘防老。

都說「不養兒不知父母恩」,為了將小芳養大成人,方崇財付出了比其他人家更多的艱辛。

一開始,方崇財的母親還健在,所以照看孩子的任務便是她來做, 家中多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開銷也一下子大了起來,方崇財只能白天跟著相親一起出去做工貼補家用。

雖然很苦很累,但是方崇財心中是甜的,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還學會了叫「爸爸」,方崇財的心中說不出的滿足。

可是好景不長,方崇財的母親年紀大了,身體狀況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常年的累心費神讓她迅速老去, 在小芳上小學的時候便撒手人寰。

方崇財要上班養活孩子,沒人照看的小芳便被送到了哥哥方崇前的家中,由伯母照看。

那個時候渴望母愛的小芳會叫伯母為「媽媽」,叫方崇財為爸爸。

後來,小芳的生父家中境況變好,日子不那麼捉襟見肘了,便想將小芳接回去。

方崇財一家自然是不願意,最終雙方約定,每年的寒暑假小芳可以回到生父母家住一段時間。

有一年眼見著臨近開學小芳還沒回來,一家人都急壞了,方崇財便一個人出發去接女兒回家。

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在途中犯病失去意識,清醒以後又發現自己迷路不知走到哪裡, 在外流浪數天才被救助站的工作人員送回家。

尷尬處境

在鄉親們以及方崇財哥哥包括方崇財自己的心裡,小芳都是方崇財年老以後唯一的倚仗。也從未把她當成養女看待。

伯父方崇前也經常不計回報的接濟他們父女二人。

本來一家人都想讓小芳安安心心地上學,可是小芳卻一心只想要儘快出去賺錢, 拗不過她,只能讓她進了廠子做工。

在廠子工作期間,小芳結識了現在的丈夫,對方也是窮苦出身,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農民。

二人出身相同經歷相似,關係迅速升溫,很快確定了戀愛關係。

小芳興沖沖地將愛人帶回家中給父親看,一家人起初都不太滿意,卻也奈何不了孩子自己願意, 只能勉強同意,可是到了談婚論嫁地步的時候,問題又出現了。

小芳嫁到婆家去,那她的父親怎麼辦呢?

那時的小芳很依賴父親,做什麼事情也都喜歡為父親考慮,便向婆家提出自己嫁過去必須帶著爸爸一起。

2010年前後,小芳和婆家達成了協定,兩家人為孩子舉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

小芳結婚以後,方崇財便跟著小芳的公婆一起生活,起初雙方的關係還算和諧,方崇財雖然智力有缺陷,但是也從來不偷懶,來到小芳公婆家以後還找到了一個幫人放牛的工作, 每天都很忙碌,只有晚上回來睡覺才會跟小芳的公婆碰面。

可是這樣和諧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多久,雖然沒有公婆做什麼,但是養著兒媳婦的爹總感覺心裡不舒服,加上外人也經常指指點點,小芳公婆一家面子掛不住,一來二去, 矛盾就多了起來。

其實這個時候方崇財的處境還是挺尷尬的,畢竟在別人家住著,小芳夫婦又常年在外打工不常回來,自己一個人無依無靠很是孤單, 親家瞧不起他,經常擠兌他。

2015年年底,方崇財被小芳的公婆送回了老家,為了讓方崇財家放心,公婆還承諾每個月會給方崇財送點生活用品。

都說貧賤夫妻百事哀,小芳與丈夫之間也經常爆發矛盾,小芳還有一個這樣的「拖油瓶」要養,所以丈夫經常抱怨甚至動不動就不回家了。

小芳也很無奈,對父親的那一點孝心也被生活磨得所剩無幾。她漸漸地想到了自己親生父母的好: 他們家庭條件更好,不僅不會拖累自己還能偶爾幫襯一些。

將方崇財送回家以後,約定的物資小芳的婆家也沒送過,小芳在外打工,返回廣安看望親生父母的時候也沒有回家看望方崇財。

方崇財還沒意識到這個時候女兒已經想要拋棄自己了, 可是他的哥哥一家已經意識到了危機,他們想聯繫小芳,小芳也不接他們的電話。

真正讓小芳同方崇財撕破臉是因為3萬塊錢。

那是2013年時的事情,那時51歲的方崇財得到了一筆三萬元的養老費。

方崇前與小芳婆家商定: 如果小芳贍養其養父年滿60周歲,3萬元則由小芳所得。

協定中也說明: 「中途任何方不能假借存單丟失到銀行掛失提前取款。如有掛失,必須雙方到場。」

2016年春節,這筆錢突然被人掛失取出,經過詢問,小芳的公婆堅稱是方崇財自己說沒錢,要從銀行取出來的。

兩家因為這筆錢發生了激烈的爭吵,不歡而散, 甚至一度打上了官司

也是這件事情未能處理好,不久,小芳便和自己的養父打上官司,要求解除他們之間的收養關係。

先後兩次開庭審理

2016年7月6日,廣安市前鋒區人民ㄈㄚ一ㄨㄢ對此案進行了公開審理, 認為,方崇財與小芳之間的收養關係無效。

廣安市前鋒區人民ㄈㄚ一ㄨㄢ根據《收養法》的相關規定,要求收養人與被收養人應該滿足以下規定:

無子女;有撫養教育被收養人的能力;未患有在醫學上認為不應當收養子女的疾病;年滿三十周歲。 同時,無配偶的男性收養女性的,收養人與被收養人的年齡應當相差四十周歲以上。

而本案中,方崇財自身存在缺陷,不符合收養人的要求,他與小芳的年齡差也未滿40周歲, 不符合《收養法》,應該判定收養關係無效。

接到判決以後,方崇財不服,提出上訴,要求認定方崇財與小芳之間的收養關係有效。

因為在庭審期間,方崇財未能提供新的證據,所以他的上訴被駁回,維持原判。

接到判決,方崇財帶著判決書回到了老家,鄉親們也都知道了事情的結果,紛紛感歎: 養女防老,結果二十多年養出個「白眼狼」。

念及方崇財的實際狀況,審理案件的過程中提到,方崇財收養小芳二十幾年,其中十幾年小芳沒有任何經濟能力,在這期間方崇財所花費的撫養費有權向小芳主張。

方崇財一家經過商議,向小芳追討了部分撫養費,截止2018年8月, 小芳已經償還完所有的費用,跟方崇財一刀兩斷。

如今,方崇財已經將近花甲之年,身體狀況還算不錯,哥哥一家也多加照料,每個月還能領取一定數額的低保,所以日子過得也不算太艱難。

可是方崇財卻不開心,他經常說: 「她不要我了,她不管我了。」

被疼愛了幾十年的女兒拋棄,方崇財怎麼可能不痛心?可是現在他卻連偶爾跟女兒聯繫說上幾句都做不到了, 因為小芳為了甩掉他早已換了號碼。

女兒與他斷絕關係後,方崇財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呆呆地坐在院子裡看他和女兒的合影。

往事不可追,隨著年紀越來越大,方崇財又該何去何從呢?

-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