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了15年房東,反而倒欠租客114萬,還被租客告上法庭,46歲女房東氣得一夜白頭

當了15年房東,反而倒欠租客114萬,還被租客告上法庭,46歲女房東氣得一夜白頭
2022/06/04
2022/06/04

在以前很多人都說以后想當一個包租婆,每月在家啥也不干都有大筆進賬,可謂是再清閑不過了。

但是前一段時間的一條新聞,卻讓很多人改變了這個想法。

那些大城市,因為收容了許多來奮斗的年輕人,租房業務也是很發達的。

一位名叫朱翠芳的大姐,也是做了十幾年的房東了,這些年也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的收租生活。

讓他沒想到的是,認識15年已經算得上是朋友的租客祁選斌,竟然以她欠債26萬,拖欠不還的名義將他告上了法庭。

人心不足蛇吞象

今天下午朱翠芳女士準備下班之后,去和他的租戶祁選斌聊一聊漲房租的事情, 對方租自己的房子也已經15年了,兩人也說得上是朋友

現在自己那棟房子周圍的房價差不多都是每年17萬左右了,她給祁選斌的價格卻一直是14萬。

最近朱翠芳女士又看上了一個樓盤,準備再買個房子。

手里現金有點不足,之前和齊選斌提過漲房租的事,對方說今天給他答復。

但是在朱翠芳女士出發之前,卻收到了一條令她倍感詫異的短信,竟然是法院發來的通知,她被人給告了。

看到這條短信,朱翠芳女士是徹底懵了,她反復核查后,確定這條短信的確是由法院發送。

在打電話詢問法院案件存在情況符實后,立刻去見了祁選斌,質問他為什麼要告自己?欠款114萬元從何而來?

沒想到祁選斌卻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你就是欠我錢了,之前買房子借了我40萬塊錢不還,怎麼,欠錢不還還有理了嗎?」

朱翠芳女士想要和他好好溝通,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但不管怎麼樣祁選斌都一口咬定,朱翠芳就是向他借了40萬塊錢。

朱翠芳女士也很惱火,這根本是子虛烏有的事,他卻硬要顛倒黑白,但不管怎麼樣假的也不會成真,雙方互放狠話,約定法庭上見真章。

令朱翠芳女士沒有想到的是,踏上法庭之后,發生的一切都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幾乎讓她萬劫不復。

蘇翠芳年輕的時候也曾經向往繁華的大城市,她和老公從老家那邊來到這里,和千千萬萬的年輕人一樣從頭打拼,一點點開始積累。

兩人并沒有很高的學歷,在這里生活難免會有很大的壓力,當蘇翠芳滿懷期許地計劃未來,一點點計算。

需要多長時間才能買到房子安家立命時,他的丈夫卻選擇放棄這里的生活回到老家。

兩人多次爭吵,誰都不能說服誰,終于在2001年的時候,他們選擇了失婚。

失婚之后的朱翠芳沒有絲毫放棄,反而更加努力,發誓一定要在上海有一個屬于自己的房子。

2003年的時候,朱翠芳也算是小有積蓄,正巧聽完了政府有意開發郊區經濟,她便買下了附近那棟一直以來都很喜歡的兩層小樓,以后就坐等升值了。

福無雙至今朝至,沒過幾天朱翠芳又收到了市區一家公司的錄取通知書,之前面試結束的時候,看面試官的態度還以為是沒希望了,沒想到竟然成功被錄取了。

要在市區工作的話,肯定是不能住在郊區了,兩地相隔太遠的情況下,通勤成本就太難以為繼了,于是朱翠芳女士便決定將這棟新買的二層小樓出租出去。

她自己書寫了一份招租的單頁,貼到了一樓的大門上和附近的公告欄處,沒過多久這份宣傳單頁就被別人撕了下來。

于是她就又寫了幾份貼了上去,沒想到還是和之前的情況一樣。

朱翠芳女士有些疑惑,如果是有人「揭榜」的話,為什麼不來聯系自己呢?莫非是附近的孩子玩鬧時隨手撕掉的?

這件事并沒有引起她的注意,幾天后有一對夫妻拿著招租單頁找到了她,說要出租她的這棟房子。

男方名叫祁選斌,他的妻子名叫倪士琴,兩個人看起來也像是踏實生活的那種人。

在雙方商討的過程中,祁選斌透露出之前的招租廣告都是他接下來的,朱翠芳有些不高興。

這些年走南闖北,她也見過不少上不了臺面的小手段,祁選斌這就是怕別人看見和他競價。

還冷了自己幾天方便壓低價格,對方看他也是誠心誠意地想租她的房子,便沒有和他計較。

雙方協定,將房子出租給祁選斌,雙方還簽了為期一年的合同。

房子到祁選斌手里后,他準備搞點生意做起來,把一樓的門面改造成了三輪車修理鋪子。

二樓那原本居住的房間,夫妻二人商量后,也改造成了麻將棋牌室。

這種郊區鄉鎮閑賦在家的人比較多,再加上房子的位置也算是中心區域了,所以二人的生意紅火起來得非常快。

一段時間后差不多每天都能有幾百塊的進賬,一個月下來輕松過萬不是問題。

因為生意已經成型,祁選斌也想留在這兒多轉幾年,就一直每年續租著朱翠芳女士的房子。

一晃14年過去了,周圍的物價都在上漲,祁選斌的房租也隨著周圍的房價,從2003年的7萬元,慢慢漲到了2016年的13萬元,房租每年一交也是從未被拖欠過。

朱翠芳女士和祁選斌也早已成為了朋友,租房合同也從一開始的每年一簽訂,變成后來的口頭協定,收據隨便一寫敷衍了事。

令朱翠芳女士萬萬想不到的是,就是這樣信任朋友輕視合同的行為,卻讓法庭上的自己陷入了百口莫辯的行為。

一步步被顛倒的是非黑白

2017年9月14號下午3點整準時開庭,莊嚴肅穆的法庭上,二人依舊怒目而視。

朱翠芳女士認為自己絕對沒有借過錢,完全沒有理由會敗訴。

當她看見祁選斌拿出所謂的物證后,心里還很是不屑:任你再怎麼編造是非,都上了法庭了,看我不拆穿你的謊言。

祁選斌拿出的物證是一張借條,上面白紙黑字寫著祁選斌向朱翠芳女士支付了114萬元。

其中包括自2016年起未來5年的房租,另外40萬是朱翠芳女士以個人名義向祁選斌的借款。

這張紙條上面不但有日期原因,甚至還有朱翠芳的親筆簽名和電話。

祁選斌說在2016年的時候,朱翠芳女士想要購買新的房產,便和他商量能不能提前交付一下未來幾年的房租。

這樣的話就算這幾年物價變動再高,她也不會再給房租漲價。

祁選斌當時思考一下便同意了,籌集了70萬元當做未來5年的房租一次性支付給了朱翠芳女士。

當朱翠芳女士清點現金時,發現還是不足以全款購房,于是又開口向祁選斌借了40萬元現金,他也是一口答應。

雙方約定這份借款每月按市面上2%的利息計算,借款期限為20個月,到期后連本帶息歸還61萬元,兩個人隨后便簽訂了這一份租房借款2合1的協議。

祁選斌還說借條上面的內容全部都是,當時是朱翠芳女士口頭述說,而自己進行書寫,她檢查無誤之后,就在上面簽上了名字和手機號。

法官看過借條后讓朱翠芳發言,可她看著準備齊全的祁選斌,和借條上的確像她自己字跡的簽名。

一開始也是不知道如何反駁,她堅信自己沒有向齊選兵借過錢,便向法官提出申請: 她要求筆跡鑒定。

法官同意后沒過多久,鑒定結果就出來了,鑒定人員當庭宣布,確定借條上的簽名就是朱翠芳女士無疑。

這個結果如晴天霹靂般讓朱女士始料不及,她接過借條看著上面和自己平常簽名別無二樣的字跡,和鑒定報告上確定朱翠芳女士本人書寫的報告結果。

她難以置信地向法官哭訴道: 「不是我,我并沒有向他借40萬塊錢!根本就沒有這回事!」

在鐵證如山的面前,朱翠芳女士再怎麼哭訴也無濟于事,法官還是宣布定了案。

審判結果要求:: 朱翠芳需要在十日內全額歸還給祁選斌十萬元的欠款,并且承認祁選斌已經全額繳納了接下來五年的房租。

憤恨難平的朱翠芳女士,看著祁選斌得意的樣子,發誓要將他的謊言抖露干凈,將他趕出自己的房子。于是她在2018年年初提出上訴。

朱翠芳女士覺得既然要揭露他的謊言,沒有什麼比側謊儀更有用的了。

雖說測謊儀并不能完全可靠,機器的核算結果也沒有得到法律的承認,完全達到不了當做證據的標準,但這也是當初窮途末路的朱翠芳女士能想到的最后的辦法了。

祁選斌也知道測謊儀的結果并不是百分百準確的,主要還是看他的證詞和心理狀態,所以他也同意了。

在被測人同意后,法官也允許了測謊儀的使用,但是這次的測試結果同樣讓朱翠芳女士始料未及。

在測謊儀的測試過程中,專家詢問了關于「租房合同是否是偽造的」的問題,和其他細節的相關信息。

經過審核評估后專家表示: 對于此項問題等其他信息的測試結果,祁選斌先生所陳述的事實可信度要高于朱翠芳女士。

正當朱翠芳女士萬念俱灰的時候,祁選斌請的證人也到場了,更加證明了朱翠芳女士和祁選斌之間借條協議存在的事實。

一位姓章的先生說:自己確實在祈選斌的麻將屋里,看到過朱翠芳敲詐祈選斌,也看到過祈選斌和倪士琴夫妻二人籌措二十多萬現金,說是即將交給朱翠芳的款項。

他還說畢竟是114萬的現金,祁選斌也很難一下子就拿出來,之后自己還借給他了一部分。他完全能證明蘇翠芳女士和祁選斌之間借貸關系的存在。

但由于證據不足,且祈選斌手上有大批人證物證,這場官司還是輸了。

此時的朱翠芳不僅倒欠了祈選斌26萬,而且祈選斌向法院申請了執行,朱翠芳的銀行卡因此被凍結,房子也即將被查封。

這樣的結果讓朱翠芳遭受了重大打擊,失去財產加上急火攻心,朱翠芳一夜白頭,滿頭黑發變成了白發,45歲的年紀看起來宛如65歲。

這一段時間朱翠芳曾想過尋死,一下子背上了幾十萬的債務,自己前半生的努力幾乎全部付諸東流,如今自己還聲譽受損,背上了老賴、敲詐等罵名。

幾次自盡都被朋友救了下來,她看著身邊為他漠然神傷的朋友,決定不能再如此頹廢下去了。

她要接著找證據接著上訴,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

還好在她生命的至暗時刻,有真心相信她的朋友,他們一遍遍回顧案情,想要從中找出疑點,反復觀看庭審錄像和政務照片。

在朋友提出有關這個借條的懷疑時,她突然想起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

2016年她如同往日一般去祁選斌那塊收租,寒暄幾句準備離開的時候,卻被祁選斌叫住了。

祁選斌說道: 「房東啊,平日里也見不著你,要不你留下個電話,我們方便聯系」。

朱翠芳沒有想太多,果斷答應了要求,在「白紙上」寫完電話號碼后,又在祁選斌的要求下寫上了名字。

祁選斌的理由是方便記住是誰的號碼,朱翠芳恍然大悟,原來他在那時就想好要陷害自己。

隨后她又找到了當時出庭作證的「朋友」章先生,直接將他帶到了警局,一番威逼恐嚇,章先生終于承認他是受祁選斌的收買做了偽證

2019年秋季,朱翠芳女士再次上訴,這一次她是有備而來。

不久前她就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在公安局立案,經過警察的一番尋訪調查之后,的確發現了事有蹊蹺。

祁選斌也被叫到了公安局,在警察的審問下,祁選斌依舊堅持己見,不愧是能騙過測謊機的人。

當警察細數一件件疑點和證據時,祁選斌最終還是選擇了坦白。

在這次的法院開庭中,真相最終還是浮出了水面,祁選斌靠著經濟詐騙罪榮獲三年到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庭審結束后,朱翠芳第一次笑著走出法院,那天陽光很好,一身的沉疴仿佛都消散了干凈。

俗話說得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那些利欲熏心不惜違法的人終將得到懲罰,黎明總隱藏在黑暗之后,但我們遲早會見到明天。

不管任何時候,在涉及金錢的方面,永遠不要過于相信別人,尤其是在白紙上簽名的時候,更要慎之又慎。

人生的棋盤一時不慎,就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難以彌補的傷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