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老人18年前將自家房子「借給同事住」如今想要收回,卻發現住戶早就換人了,對方振振有詞:這房子是我買的

老人18年前將自家房子「借給同事住」如今想要收回,卻發現住戶早就換人了,對方振振有詞:這房子是我買的
2022/04/17
2022/04/17

2021年4月7日,一位老人突然找到了記者,希望記者能夠為他討回一個公道。

原來,老人曾經將一套房子借給了同事居住,可轉眼間18年過去了,等他再想要回房子之時,卻發現房子已經被賣給了鎮上一位姓郭的老師。

于是,他想讓郭老師搬出房子。誰料,郭老師非但不愿搬走,還言之鑿鑿地說道: 「這房子根本不是你借給同事的,而是賣給同事的,如果你是借給別人的話,不可能把房屋租賃證也一起給人家吧!」

一聽這話,大爺瞬間著急上火,連忙掏出了一沓文件,證明了該套房子確實屬于自己。就在大家都信以為真時,郭老師卻發話了 :「你這個騙子,這文件不是你從我這騙來的嗎?」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樣的呢?為何郭老師說自己被大爺騙了呢?這套房子最終又是怎麼處理的呢?

這一切還得從18年前借房子時說起。

借房子

老人名叫吳成貴,是成都鐵路局馬角壩機務段的一名普通職工,兢兢業業干了大半輩子,終于在臨退休前,攤上了一個天大的好事。

當時單位給予公司職工住宿福利,每個員工可以申請分得一套福利住房。不過這福利房也不是白拿的,它需要鐵路局、分局、站段、和職工共同出資,而且建成后的房子還是屬于鐵路局的,員工不得進行轉租和買賣。

雖然房子沒法買賣,但考慮到兒子也快成家立業,到時候再有孫子,一家三代擠在一個房子里居住,肯定也是多有不便。于是他一咬牙,便掏了1.5萬塊錢搞了一套福利房。

1991年,各方面款項準備到位,單位便開始聯系建筑公司,開始了福利房的建造。不得不說,工程隊的速度也真得快,僅僅1年時間,房子便已經完工,而吳成貴也如愿分得了一套56平米的兩居室住房。

起初,吳成貴還對一口氣拿出1.5萬塊錢這事,感到心疼不已。現在拿到新房鑰匙后,他瞬間覺得這錢花的一點都不虧。一想到,現在自己也算是有窩的人了,吳成貴的心情便格外的好,于是他還特地花心思裝修了一番,請來了老師傅純手工,打造了一些柜子和木門。待到一切準備完畢后,隨即便搬到了福利房中居住。

一晃兩年過去了,吳成貴開始擔心起來,因為當初單位承諾會給住戶辦理住房租賃證,可現在別說是證了,自己連個本本都沒有,這也就意味著,即使今后來個人將他趕出去,他也沒法多說什麼。

眼瞅著,自己掏了錢,距離退休時間也沒兩年了,吳成貴便心急如焚,于是他開始不斷詢問單位何時簽發租賃證。終于,功夫不負有心人,2001年9月4日,他成了單位中第一個辦理住房租賃證的人。

此后,吳成貴便一直在福利房中居住,后來轉眼間就到了他退休的年齡,一開始,他的退休生活可是多姿多彩,養養花,遛遛彎,過的也是好不自在。可漸漸地他就覺得,這樣的生活十分無聊,于是他便跑到外地打工去了。

這天,吳成貴剛剛結束了一天的工作,準備躺在床上休息,便接到了一通陌生人的電話。他剛想詢問對方是誰,電話另一頭便十分熱情地說道: 「吳叔叔,您還記得我嗎?我是鐵路局馬角壩機務段的小張,當初還是您帶的我呢!算起來您可是我的半個師傅呢!不知道師傅最近身體怎麼樣啊?

吳成貴聽著對方左一個叔叔右一個叔叔的叫著,不免陷入了回憶,這小子當初跟在自己手底下,嘴就挺甜,沒想到現在還是這樣。

他本以為,自他退休后,單位應該就沒人記得他了。哪想到,這小子卻還記得他這個糟老頭子。于是他的心中不免有些許感動 :「小張啊!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身體很好,你呢?最近過的咋樣啊?」

勞煩師傅還掛念著我,我過得挺好的,最近都要結婚了呢?聽說您在這打工,要不賞個臉,我請您吃個飯,咱倆好好敘個舊?

一聽這話,吳成貴心中明了,原來這小子是想要份子錢啊。既然他叫自己一聲叔叔,還把自己當師傅,那徒弟結婚,自己怎麼著都得盡份心意啊!

于是,他便欣然赴約。剛一見面,小張就十分殷勤地給吳成貴沏茶倒水,二人聊起當年的事,那是越聊越興奮。飯桌上,幾杯酒下肚后,吳成貴便拿出了一個紅包說道 :「小張啊!既然你叫我聲叔叔,這是我的心意,祝你新婚快樂啊!」

可沒想到,小張看了看紅包并沒有接住,反倒一臉為難地說道: 「叔叔,我不是來要紅包的,只是眼下我這結婚沒有婚房,所以想借您的福利房一用,您放心,我不會白借的。這房就算我租的,您看行嗎?

借房子?這可不是個小事,且不說這房子本質上屬于單位所有,就吳成貴的兒子能同意這事嗎?萬一以后因為福利房的事引發糾紛,這不就是在自己給自己找事嗎?最終他仔細琢磨了一下,決定拒絕小張的請求。

可他拒絕的話還沒說出口,小張又一臉委屈巴巴的說道 :「吳叔叔,我也不瞞著你了,其實我得了血液病,能活多久我也不知道,結婚應該是我生前最后一個愿望了!

看著小張這副模樣,吳成貴心中也是十分心疼,這孩子也是命苦啊!年紀輕輕就得了這病。既然這是小孩唯一的心愿,那不如他就成全人家吧!也算是做件好事吧!

就這樣,吳成貴便將房子借給了同事小張,當作婚房使用。

那麼既然是借給人家當婚房,結完婚或者是小張去世后,房子不就可以收回來了嗎?怎麼就一拖拖了整整18年呢?

房子被同事老婆賣掉

其實,自從這房子被借出去后,吳成貴漸漸的便把這事給忘了。直到有一天,他的兒媳婦收拾屋子,看到住房租賃證詢問他,他才猛然間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套房產。

于是,他連忙跑回福利房中,想將自己的房子要回來。可誰知,等他敲響自家房門,開門的卻是幾個陌生人,經過一番詢問得知,現在這里一共住著三個人,買房子的人是在鎮上教書的老師,不過他還沒有回來。

剛剛開門的是他的弟弟,那人一看到吳成貴拿的手續,便知道了他的來意,于是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房子是我哥花錢買來的,之前的屋主人,得病去世了,她的妻子改嫁前,就把這房子賣給了我哥。

一聽這話,吳成貴瞬間怒火中燒,只見他拿著自己的證件說道 :「你們完全是在胡扯,手續文件都在我的手上,我也沒收過你們一分錢,房子怎麼就被你們買走了呢?

這時,郭老師的弟弟也不知道該作何解釋了,只能不斷的重復道:「我哥手上都有底子的,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了。

眼瞅著,自己的房子被別人霸占,吳成貴心中愈發的沉不住氣來,他開始不斷的催促: 「快點打電話把郭老師叫回來,再不回來,我就報警了。」

說完,他便朝著郭老師所在的學校走去,巧合的是,沒走多久,他便看到了下班回家的郭老師,于是他連忙打算上前質問。可他話還沒說出口,郭老師便率先開口 :「我在辛娟手上拿的房子,收條還在我手上呢!當時她還給了我一個住房租賃證!

辛娟是小張的老婆,原來當初小張得病去世后,她便將房子賣給了郭老師。那麼問題來了,郭老師口口聲聲說,辛娟給過他住房租賃證,為何這個證現在在吳成貴手中呢?他們二人到底誰說的才是真的呢?

帶著這個疑問,記者決定先聽聽吳成貴的說辭,最終在記者的追問之下,吳成貴才表示: 「自己記錯了,住房租賃證并不是一直都在自己的手中!」

原來,當時小張提出要借房子,吳成貴便將手續直接給了他。畢竟是單位的福利房,沒有辦證便會以為是轉租,到時候不好交代。

而聽了他的解釋,郭老師直接白了一眼,說道: 「你就是把房子賣給別人了,如果是借的話,不可能把房屋租賃證一起給人家吧!就拿現在租房子來說,房東和租戶之間不是也就只簽一個租房協議,你見過有誰把房子的所有手續證件都給租戶的嗎?

這麼一聽,好像是有點道理,不過現在小張也不在了,他的妻子也早已遠嫁他鄉,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也無從得知。

但郭老師曾經說過,這住房租賃證是吳成貴從自己手中騙來的,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來,早在2007年的時候,郭老師便買來了這個房子。最開始也沒人來要房子,直到2012年的時候,吳成貴的兒媳婦突然找上門來,說是他們要在中壩買個房子,需要一下這個住房租賃證。當時郭老師也提出質疑,自己沒了這個證,會不會影響居住。

可吳成貴的兒媳婦卻表示,只是需要一下這個證明,房子你可以接著住,互不影響的。到時候我們會把這個證還給你的。

有了她的這句話,郭老師這才放心地將這個證,交到了吳家人手中。但令他想象不到都是,吳成貴一家翻臉比翻書還快,當初索要住房租賃證時,態度那叫一個好啊!可現在呢?租賃證一到手,便想將他們攆走。這不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嗎?

按理說,郭老師2012年在此居住,吳家人也是知道的,怎麼他們早不要房,晚不要房,偏偏拖到2021年索要房子呢?這背后又有何隱情呢?

想要單位經濟適用房的資格

鬧了這麼半天,原來并不是為了要這個荒廢的福利房,而是為了換購一個經濟適用房的資格啊!

原來,早在2008年的時候,由于鐵路局附近有一個大型的馬角壩機務段,因此這里十分熱鬧,福利房自然也是十分搶手。也正是由于這個原因,吳成貴才決定交1.5萬塊錢辦理了福利房。不過當時吳成貴辦理時打算給兒子當婚房用,因此便將福利房的戶落在了吳川名下。

或許大家會好奇,福利房不是只能給本單位職工辦理嗎?吳成貴為啥能將戶落在兒子吳川頭上呢?那是因為吳川也是鐵路局職工,只不過根據政策要求,福利房一家限購一套,因此思來想去,吳成貴便把福利房的名額讓給了兒子。只不過最終,人算不如天算,他的兒子在房子蓋好后,便被調去外地工作。

因此這套福利房,便一直由吳成貴居住。后來吳成貴又將房子借給了小張,吳家人便再沒管過這套房子。直到前不久,吳川所在的單位又出了一套新的購房福利,這套房子才再次被吳家人想了起來。

凡是本單位職工,一戶職工家庭都能享受一套比市面上商品房便宜90萬的經濟適用房,雖然需要員工出錢購買房產,但房子產權可以在職工手中。

能白白省下90多萬,你說吳家人能不眼紅嗎?而這也是他們費盡心思想要拿回住房租賃證的目的。

眼瞅著郭老師和吳成貴都是互不相讓,記者決定找到福利房的管理負責人,希望他能夠出面幫忙解決一下這個問題。

負責人得知此事后,更是直截了當地表示: 2008年后,許多職工都被調走,因此福利房也就沒人居住了,不過他們私下都會將屋子進行轉讓,這些都是不被允許的。

而且這套福利房屬于鐵路局,因此不管其他人再怎麼折騰,都不會有法律規章進行支持的。目前鐵路局也已經成立調查小組,將會對違規占有住戶進行清理,同時也會對違規賣出房子的職工進行處理。

而聽完負責人的話之后,雙方似乎也變得冷靜下來。

最終,吳家人決定他們會按照流程將集資房交還給鐵路局。至于郭老師是否騰房,他們也并不強求。而郭老師也表示,如果鐵路局統一收回,那麼他也將會無條件地退出該房。

不知道大家對這場糾紛有什麼看法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