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0歲的拾荒老太,撿廢棄的磚瓦,5年自建3層樓,只為給自己一個家

60歲的拾荒老太,撿廢棄的磚瓦,5年自建3層樓,只為給自己一個家
2022/01/18
2022/01/18

2017年5月的一天,一個叫孟小為的中年男人,在家鄉甘肅隴南市成縣的靠近城郊的一條路上,開車隨便轉悠。

他突然發現前方一個沖天高的煙囪旁邊,立著一棟六七米高的怪異建築。

這個建築的外觀很奇特,它不是方正規整的,而且歪歪斜斜, 看起來很原始,很粗糙,和平時司空見慣的樓房不同,有點像碉堡。

等他走近一看,才發現,這三層建築物,竟然都是用不同種類的材料(有空心磚,有石頭、有瓦塊等),拼湊而成的,而且還沒有建完。

但最為奇怪的是,如此龐大的建築物,窗戶卻很小,門竟然沒有一米高,人如果出入,需要貓著腰,蜷著身子,才能進去。

而門旁的鍋灶旁邊,站著一個紮著長髮,個頭不高,不胖不瘦,紮著圍裙,身上髒兮兮,一臉疲憊的老年女性,她面前還趴著只小狗。

她一直呆呆地在盯著房子看,很專注,聽到響動,回頭看了一眼孟小為,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這奇特的建築,這神秘的老婦,引起了孟小為極大興趣。只是這老婦人對孟小為拒之千里的表情,他只好去和附近的村民打聽。

一打聽才知道,這個房子就是這個從外地來的流浪老婦人,在四五年的時間裡,用撿來的廢棄的磚頭瓦塊、水泥之類,一個人一點點搭建起來的。

一個流浪的老太太,為何背井離鄉的,花費四五年的時間,一個人費力地蓋這麼高、這麼獨特的房子呢?

帶著這樣的好奇心,孟小為,作為一個畫家和紀錄片的拍攝者,他對這個老太太, 進行了長達一年多的接觸、拍攝,才慢慢弄明白一些。

原來這個女人叫張素英,60出頭,她自稱來自介于湖北省和重慶市中間的新樂鄉,她的父親早就去世了,有個老母親和弟弟一起生活,她已婚,有個女兒。

在女兒五歲那年,她離家出來流浪,出來這些年,只在她丈夫出交通事故的那年,回過一趟家。在五年前,她流浪到此地,一直住在別人不要的廢棄的窯洞裡。

身背大石頭

直到有一天,當她發現了附近的一個大型的建築垃圾場之後,就開始在瓦礫堆裡面尋找磚石,水泥之類的建房材料;

然後再身背肩扛一趟趟地倒騰回來,在她住的窯洞旁邊空地上,開始建起了房子。

五年裡,她日復一日地從垃圾堆裡尋找建材,搬回來,用鐵錘等工具修理、敲碎,然後去附近小河擔水,把水泥沙石攪拌在一起,再把磚頭瓦塊,用和好的泥沙一層層砌起來。

哪怕是雨雪天,哪怕是節假日,她都很少停下來。

房子越蓋越高,造型又很奇特,引來村民異樣的眼光,但她卻從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怎麼說。

偶爾不建房的時候,張素英會主動到田裡幫村民種地。

她默不作聲地幹活,幹起活來,還特別賣力,一個人能頂三個普通婦女,活幹完扭頭就走,村民給她錢,她也不要,會小聲嘟囔一句,都是鄰居,不算啥。

村民們和這個來自異鄉的女人處久了,知道這個不愛說話,性格有點孤僻的老太太,其實人不錯。

所以村民常常勸她不要太累了,不要把房子蓋得太高,太高危險,夠住就行。

她答應一聲,但是幾天後,村民發現她仍在加高房子。

張素英極其不愛說話,對拍攝她的孟小為也不例外。

她對孟小為的拍攝,開始時,既不反對,也談不上配合,她只是自顧自地幹活,建房子。

但是隨著兩人接觸多了,她對他最友好的表示,就是她休息抽煙的時候,會遞煙給他,毫無吝嗇,一根抽完,就會又遞給他一根。

孟小為也會經常從兜裡掏出零錢,塞給她買煙抽。5塊、10塊她偶爾會要,因為她抽的煙,也就三四塊錢一包,

而一旦給她大票,50元或者100元的,她就堅決不要,有一回,孟小為非塞給她50元錢,村民說,她出去之後就給了流浪漢。

不貪財,不吝嗇,這樣的一個流浪女人,確實出乎很多的人的想象!

不止如此,她還很愛乾淨,對生活,有著自己的原則。

每次幹活之前,她都得先戴上橡膠手套,系上圍裙。雖然她在幹活的時候,總是弄得滿身都是白灰和泥水。

但是只要不幹活,她就會把自己從頭到腳的清洗乾淨,換上乾淨的衣服,認真地梳理她那夾雜著白髮的長頭髮,高興時還會梳起兩個麻花辮。

在外面,遇到別人扔的一些衣服,喜歡的她就會撿回來,洗乾淨,掛在她那烏漆嘛黑的破窯洞裡。

五顏六色的衣服,在她的走動中,被碰撞的來回搖盪,像是一面面在風中搖曳的彩旗。

而她有時會停下來欣賞一下,甚至有一次,她竟然主動對著孟小為說,那個碎花的衣服很好看。

張素英不是那種因為流浪而苟活的女人,她看起來,很熱愛生活。而且她不是無家可歸,她有親人,她為何要出來流浪?

這個問題一直令孟小為,深深困惑。

他有一次嘗試問她,是不是因為夫妻感情不好,才離開家。她點了點頭,他又問,是因為你丈夫不愛你嗎?她當即反駁道,不是,是我不愛他。

只說了這一句,她就不再多說。孟小為後來從村民口中得知,她的丈夫已經離世,她的女兒在兩年前,曾經來找她,要帶她回家,但是她不肯,她說要留下來建房子。

對于張素英的倔強和執著,孟小為多次領教。他數次勸說張素英,放棄建造這個房子,而張淑英,從來都不理他。

雖然這個獨特的城堡式房子,外觀看起來挺有格調,內部的結構也不走尋常路,層與層之間沒有正常的上下的樓梯,每個房間都設計的別具一格。

但是這個用廢料東拼西湊起來的房子,可想而知,會有多麼的危險!

為了讓張素英放棄這個危機四伏的房子,孟小為甚至多次和她談起過,和朋友集資,幫她在老家蓋一個房子,但她總是不語。

到了2008年的冬天,張素英的房子快要竣工了,而孟小為因為工作的原因,去了外地。

就在這幾天,發生了一件事,張素英被送去了救助站,而她的違建的房子,也在一天之間就被拆除了。

當在救助站的張素英被人告知,她建的房子被拆除了的時候,她滿臉地驚愕,這是她沒有料到的事情。

她趁著救助站的保安倒垃圾的時候,跨過柵欄逃跑了!因為不認得路,她一個人用了兩天的時間,才走回家。

當她看到辛苦建的房子,已被夷為平地,變成瓦石一堆的時候;當她發現那些撿回來的衣服,不知被誰一把火燒了,只在地上留下黑色印記的時候;她哭了。

她在廢墟前注視了很久,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幾天後,她把窯洞裡面的柴米油鹽都送給了村民,然後用一根繩子,把蛇皮袋和被褥捆到一起,往肩上一扛,拎著一個朔料袋,從窯洞走了出去。

別人問她,你要去哪兒,她說了一句,往高處去,就頭也不回地走了,從此不知所蹤。

張素英的離去,令孟小為很遺憾,他後悔沒給她留個電話,他曾經四處去找她,但都是杳無音信。

2019年冬天,孟小為把張素英建房子的影像,剪輯成一部紀錄片,起名叫《張素英的「城堡」》。

一經上映,人們這才知道,一個流浪的老女人張素英,和她修建城堡的故事!

張素英,她就如同一個迷,令常人無法理解!

作為一個四處流浪的人,她來到甘肅隴南市成縣,既然已經有了一個遮風擋雨的廢棄窯洞,她為何還要另建一處房子?

如果她嫌棄廢舊的窯洞不好,她可以只建一層,不僅穩固,還不累?

她為何要花費四五年的時間,一磚一瓦、耗時耗力,辛辛苦苦地打造出這樣一個奇特、高大、復雜的城堡呢?

難道她真的想住在裡面?難道她不懂這樣的房子,是違章建築,是危房,住不了人嗎?

有人說,她漂泊久了,想要建造一個屬于自己的家。

有人說,她不過就像孩子搭積木或者玩沙堡那樣,想建造一個屬于自己的「作品」。

人們各種各樣的猜測,眾說紛紜,沒人知道她最真實的想法。

也許像孟小為說的那樣,人活著,深遠的內在本質是靈魂的自由,她的靈魂與本人也許是分離的,她雖命如草芥,精神卻似貴族。

張素英,孑然一身,一無所有,如無根的浮萍四處流浪,但她卻依然有自己的嚮往,有著自己的堅持,有著自己的品味,有著自己的所愛。

哪怕身在陰溝裡,她依然不忘偶爾抬頭,看看天上的太陽和月亮。

不管人們怎麼看待她,怎麼評價她,是否理解她,這對她來說都不重要,她只想按照自己內心真實地活著,活過。

而哪怕一切都如這個城堡一樣,曾經傲然地屹立過,最後轟然倒塌掉。

從這一點上看來,有些人活得還不如她。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