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農婦攜衣尋子,與38年未見的兒子重逢后,兒子拒絕相認,網嘆:是她自作自受

農婦攜衣尋子,與38年未見的兒子重逢后,兒子拒絕相認,網嘆:是她自作自受
2022/06/15
2022/06/15

2015年,某電視臺節目記者接到了一起求助,一位阿姨毛英之,想要委托記者尋找自己的兒子。

根據阿姨的描述,自己已經與兒子有三十八年沒有相見了,現在偶然得知了兒子的下落,想要電視臺記者能夠幫忙尋找,讓母子相認。

面對記者的詢問,毛英之聲淚俱下,拿出了自己珍藏了三十八年的一個小盒子,訴說起了自己的不幸。

小盒子里面是兒子沈一寧的幾件衣服,從型號上來看,當時的兒子還是十分年幼的, 撫摸著這兩件衣服,毛英之的眼淚掉了下來。

他告訴記者,自己在38年前與丈夫沈光煥離了婚。 從那以后,就再也沒有見過自己八歲的兒子。

如今的他已經年齡很大了,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夠在有生之年內,再次見到自己的兒子。

接到這份請求以后,電視臺欄目立即行動,跟隨阿姨所提供的信息開始了對兒子沈一寧的尋找。

然而,令人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故事的情節將發生徹底的180度大轉變,令所有工作人員都始料未及……

多年前的往事,鬧了六年的失婚

根據阿姨毛英之所提供的線索,記者和老人家先是來到了38年前,阿姨與丈夫生活的一個小山村里。

來到這里以后,阿姨感慨萬千,自己已經多年沒有回到這個家了,眼前的山村已經大變了樣。 甚至自家的房子也遭到了拆遷。

但幸運的是,此時的村里,依然住著不少老人,甚至還包括當年他們的鄰居,因此,記者決定向這些老人進行詢問了解。毛英之丈夫和兒子的下落。

然而未曾想,當聽到來人是毛英之時,村子里的老人們紛紛變了臉色,只是搪塞且模糊地說道,他的兒子現在進了省城,當了一名醫生,至于具體地址和電話,并沒有人向記者透露。

面對這一情況,記者十分納悶,難不成毛英之老人與村里人關系不好嗎?

正當記者不知所措之時,另一位阿姨走了過來,根據她的自我介紹,這個人就是毛英之老人丈夫的妹妹,是毛英之的小姑子。

按理來說,找到了親人,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可不料因為小姑子對記者吐露了一段「陳年往事」:

多年以前,正是自己的這位嫂子拋下了丈夫和兒子,執意要鬧失婚的。

根據小姑子的敘述,毛英之與丈夫沈光煥是在1971年結的婚,當時的毛英之是十里八鄉有名的美女,在嫁給自己的哥哥以后,沒過多久,就反了悔。

毛英之認為自己相貌出眾,理應過上更好的生活,可是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相貌平平, 這種強烈的落差使得毛英之分外不滿,曾經多次要鬧失婚。

沈光煥自然不舍,每次妻子鬧事,總是一味的忍讓,希望妻子能夠冷靜下來,然后回心轉意。

起初沈光煥的想法的確應驗了, 可是好景不長,沒過多久沈光煥就被查出患有骨髓炎,聽到這個消息以后,毛英之當場不干了,要求立即失婚。

為了能夠迫使丈夫沈光煥失婚,毛英之開始了長達六年的撒潑,身為家庭一員,她從不操心養家的問題,反而花錢大手大腳,每天都以旅游外出的借口,向丈夫沈光煥要錢。

原本兩人的生活還算不錯,在當地也算頗有加一些家產, 但是在毛英之連軸轉的揮霍之下,一家人很快一貧如洗。

沈光煥與毛英之共生有兩個孩子,分別是長子沈一寧和妹妹毛婷婷,而毛英之對于同為一家人的沈光煥和沈一寧兩個男人十分厭惡,唯獨喜愛小女兒毛婷婷。

當時的毛英之幾乎每天都是吃了睡,睡了鬧, 有一次趁著沈光煥外出,還把家里的雞給殺了。

等到沈光煥回家,才發現自己家留著下蛋的老母雞已經被妻子和女兒給下肚了。

對于沈光煥而言,吃一只雞,當然沒什麼,但是令人不滿的是,妻子和女兒居然把剩飯倒了,也不給自己和兒子沈一寧吃。

甚至就連平時吃飯,毛英之也要分灶,在自己和毛婷婷的飯里放很多油,每次都吃的滿嘴油汪汪的,而兒子,沈一寧只能眼巴巴的望著。

由于毛英之的揮霍無度,整整六年的折騰下來。家里已經欠下了兩千斤的糧食,折合當時人民幣一千多元。

眼看著這個家已經過不下去了,最終,沈光煥才同意與毛英之失婚,從那以后,毛英之獨自一人,帶著女兒毛婷婷離開了山村,沈光煥和毛英之兩人就再也沒有聯系。

說到這里,小姑子已經是怒氣沖沖, 指責毛英之是看在兒子沈一寧已經事業有成才過來相認,想要撈一份好處。

兒子拒絕相認

眼看著這條尋找老人丈夫、兒子的路被堵上,記者只得另尋他法來打聽沈一寧和沈光煥的住處。

幾經波折以后,他們終于得到了消息,原來沈一寧本人正在長沙的某一家醫院內任職,因為工作單位的原因,兩人現在也被安排到了城里的安置房中生活。

在打聽到沈光煥和沈一寧的具體情況以后,記者和毛英之一起來到了該醫院,希望能夠尋找到沈一寧。

來到醫院以后,毛英之一眼就從墻上的職員照片上認出了自己的兒子沈一寧,從職務上來看,沈一寧目前正擔任該醫院某科室主任。

確定兒子就在這里,以后毛英之立馬到醫院前臺向工作人員詢問自己的兒子今天有沒有來上班?

結果得出的結論卻是,沈一寧已經整整一天沒有來上班了。 至于沈一寧沒有到工作單位的原因,很可能是為了避免與毛英之相見。

但是記者還是沒有放棄,她通過墻上的聯系方式努力與沈一寧進行聯系,經過苦苦等待以后,終于在當天下午沈一寧出現在了醫院門口。

看到多年未見的沈一寧,毛英之立即撲了上去,想要與其相認,當聽到這個消息以后,沈一寧卻表示拒絕相認,并且對記者回復道: 「自己已經與毛英之完全沒有任何關系,而自己也不想認這個母親。」

言語當中,沈一寧的態度十分冷漠,完全是看在記者的面子上,才勉強接受采訪的。

為了留住沈一寧本人,記者指的先支開毛英之與沈一寧進行了一段單獨采訪。

在采訪當中,沈一寧訴說起了往事:

當時母親走的時候,自己才年僅八歲。我父親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孩子生活,還背著沉重的債務,可謂是嘗盡了酸甜苦辣。

小時候家里很窮,自己甚至連飯都吃不飽,有這樣一個母親的存在,讓他感覺到十分自卑,自己讀書時,甚至連學費都湊不出來。

「如果不是因為后來學了心理學,自己很有可能會踏上一條不歸路。」

說完自己的想法以后,沈一寧就轉身,準備轉身離去,然而就在此時,毛英之一把抓住了沈一寧的手臂,嚷嚷道: 「你是我的兒子,你知不知好歹?」

毛英之對沈一寧緊追不舍,要求他今天必須得給自己一個答復,認不認自己這個母親,眼見著兒子要走,毛英之甚至還撒起潑來,說到, 「你在醫院里那麼神氣,居然敢當著這麼多人都不認我?」一面還嚷嚷著, 「你是我懷了10個月生下來的,你用了我的血,你不認識我你得給我個說法。」

然而此時的沈一寧心意已定,無論毛英之在說什麼,毅然扭頭離開。

記者調解,雙方聚餐

隨后,記者又對妹妹毛婷婷進行了采訪, 在談及父親和哥哥之時,毛婷婷的態度就十分冷漠,完全沒有母親那種「狂熱」。

他拿出了自己記事本與父親撇清關系,毛婷婷聲稱自己在上學時間曾經因為學費問題受到過父親沈光煥的資助,一共2800元,但是后來自己都已經紛紛還清,不欠父親一毛錢。

可以看得出來,毛婷婷與毛英之不同,她是急于撇清與父親之間的關系的,甚至還對記者說道,幸好當時及時還錢了,要不放到今天每年還得去看他,要花不少錢呢。

與此同時,毛婷婷還大聲地沖毛英之嚷嚷道: 「你去之前我就給你說了,他都不認了你還找什麼?」「你是活該,自己找罪受!」

看到眼前的一幕,記者最終決定把沈一寧,毛婷婷,毛英之,沈光煥四人邀請過來,到一家飯店里,和平解決問題。

在這場會面的安排時,除了毛英一人以外,其余三人都表現了極強的反對情緒, 但或許是礙于記者的顏面,最終還是紛紛妥協到達了現場。

到達飯店以后,從來沒有發表過意見的沈光煥拿出了兩個。銹跡斑斑的破碗,向記者痛斥起了毛英之當年的舉動, 「當時的他把家里所有能砸的都砸了,唯一剩下的就是這兩只破碗,這就是證據!」

而聽到這話,一旁的毛英之也坐不住了,向記者哭訴道,自己娘家的條件并不好,所以她只好嫁給了家境稍好的沈光煥,但是她并不喜歡沈光煥,其實自己才是這場婚姻當中的受害者。

雙方各執一詞,很快便吵了起來,記者見場面控制不住了,連忙將沈光煥和沈一寧帶出去希望能夠通過單獨談話來調節此事,在談話當中記者表示不管如何毛英之也是你的母親,希望你們母子能夠相認。

最終經過一番談話以后,沈一寧表示自己是父親養大的,自己尊重父親的看法。

沈一寧說: 「雖然經過這麼多變故,但是父親還是給我交了底的,如果有一天,她動不得了,要我還是會承擔贍養老人的義務,給她做好養老送終。」

而至于其他人的認親,沈一寧和沈光煥用沉默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最終經過記者的一番調節以后,一家人被安排坐在一起吃了頓飯,時間的關系雖然有所緩和, 但是從從始至終沈一寧還是沒有叫毛英之一聲「母親」。

這期節目播出以后,收到了熱烈的反響,但直到近兩年,網絡社區得以發展,才再次被人們回憶起來,不少人對記者和節目組的做法十分不滿,指責他們不應該聽從毛英之的話,強行撮合毛英之與沈一寧相認。

的確,作為記者更重要的職責是了解事實的真相,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雖然毛英之與沈一寧的確有母子關系,但是毛英之與沈光煥早在38年前就已經合法失婚,雙方家庭關系就此中斷,站在法律的角度上來說,兩人就此并沒有任何關聯。

即使是從個人情感的角度上來講,兩家人之間的感情,已經到達了極其淡薄的地步,以妹妹毛婷婷為例,即使在得到沈光煥的資助以后,仍然視其為「債主」,張嘴便是自己不欠沈光煥一分錢,這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清官尚且難斷家務事,記者又何必非要強行給自己加戲呢?

沈光煥交代沈一寧在將來要贍養母親,處理他的身后事,這是他們自己的善心,也是兩家人最好的結局。

如果貿然讓兩家人再次相認,那麼以毛英之的性格,難免會在未來,向沈一寧和沈光煥索要更多經濟利益乃至職權利益。

母親毛英之但所作所為對于兒子沈一寧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乃至心理創傷, 讓這樣一個人無條件放下自己38年的心病,原諒自己的母親,顯然是說不過去的。

或許我們可以站在另一個角度上問一問,如果沈一寧目前不是一個優秀大夫,而只是一個普通人,那麼毛英之會不會仍然選擇與他相認?難道沈一寧就必須為母親的行為所買單麼?

沒人能說得準,一段不幸的終結,是否會意味著另一段不幸的開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