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而是救了一條小蟒蛇,它長大為報恩甘愿當「保姆」,與主人同眠,看家護院,網贊:萬物皆有靈

他而是救了一條小蟒蛇,它長大為報恩甘愿當「保姆」,與主人同眠,看家護院,網贊:萬物皆有靈
2022/06/15
2022/06/15

隨著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大家愈發追求精神上的寄托,所以,收養寵物的行為很是常見。

但是,小伙黃開寧收養寵物的意識很是超前, 早在1996年秋,才24歲的他便收養了一只野生黑紋蟒。

人蛇緣起

黃開寧生于1972年,由于當時交通等條件的限制,他生活的村子一向比較閉塞。

但是,對于山寨來說,閉塞往往是最好的保護色,椰子寨村的自然風光絕對是一流的。

所以,自小生活在山水田園的黃開寧,對于大自然有一種本能的親近,這其中也包括椰子寨附近的野生動物們。

隨著黃開寧的慢慢長大,他與動物們的「糾纏」也越來越深,所以在發現自己的「小伙伴」受傷之后,他會主動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藥物支持。 而他的善心也迎來了和黑紋蟒蛇相遇的機會。

1996年秋,黃開寧和往常一樣來到檳榔園里干活,或許是緣分使然,他不經意地一瞥,看到一塊巖石有些異樣, 走近一看,竟然從巖石上面發現了一條剛出生不久的小蟒蛇。

蛇還喜歡曬太陽?按理說,蛇類爬行動物更喜歡匍匐在陰暗的地下,怎麼會「一點也不講究」地爬在巖石上?

平日里的經驗讓黃開寧注意到這條小蛇的異常,它并非睡著了, 而是由于尾部受傷嚴重,已經奄奄一息。

救還是不救?要知道,蛇和其他動物不同,蛇的智商更低,農夫與蛇的故事從來都不是騙人的,倘若自己救了它,被反咬一口怎麼辦?

黃開寧有過些許掙扎,但是他依舊選擇把小蛇帶會家。

一開始黃開寧并沒有想過要收養小蛇,他只是想幫小蛇治療傷口,于是在當地老中醫的指導下,黃開寧用止血藥為小蛇處理傷口。

但是小蛇受傷得太過嚴重,并不能當天送走,而這一拖便是三個月。

1996年11月,黃開寧撿到的小蛇已經完全康復了,而且在黃開寧的細心照料下,哪怕小蛇來到了陌生的環境,依舊漲了好幾斤的重量。

此時,便是小蛇離開的最佳時機。

然而,此時的黃開寧并不開心,一方面他明白,野生動物的歸宿依舊是大自然,他不能由于自己的喜愛而讓小蛇失去回到大自然的機會。

另一方面,他開始忐忑,倘若小蛇回到大自然之后,再次受到傷害怎麼辦? 小蛇便在黃開寧每日的糾結中,多停留了一天又一天。

而隨著和小蛇相處的時間增長,黃開寧更加放不下小蛇,最終做出收養小蛇的決定。

然而,黃開寧的這個決定在小小村寨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首當其沖的便是他的母親,如何也不能同意兒子將一個「兇器」帶回家。

尤其是野生動物資源豐富的村落中,大家對于蛇類動物并不陌生,對于蛇「翻臉不認人」的性子也有所耳聞,如何能夠放任自己的兒子和一條「不安分」的蛇相處?

當然,他的親戚、鄰居也頗有微詞。畢竟, 他養的蛇如何能只「禍害」他一家,誰不怕「殃及池魚」,被蛇咬一口?

面對大家的種種顧慮,黃開寧依舊沒有妥協,最后,他決定親自訓練小蛇,當小蛇不咬人,不就有充足的理由留下來了?

養蛇之路

訓練小蛇?面對大家的質疑,黃開寧也不細究,他硬著頭皮干了起來。

怎麼訓練小蛇呢?黃開寧并非盲目的夸下海口,他先去詢問有這方面見聞的長輩取經,之后自己慢慢思索,最終決定從制止小蛇咬人這一方面訓練。

黃開寧用手臂包裹毛巾逗蛇的方法訓練小蛇,他先用厚實的粗布毛巾裹住自己的手臂,然后逗弄小蛇咬自己的手臂 ,倘若小蛇只是咬到毛巾,沒有咬到手臂便算是合格。

隨著小蛇表現的越來越優異,黃開寧手臂上的毛巾愈發薄了起來。

在1997年的時候,黃開寧的小蛇便已經「學滿出師」了。

此時的小蛇與黃開寧「日久生情」,不但習慣了「興財」這個名字,還喜歡黏在黃開寧身邊。

甚至當黃開寧情緒不好的時候,蟒蛇就會爬過來,靜靜的待在他的身邊,一動不動。

然而,小蛇對于黃開寧的親昵并沒有止步于此,它無時無刻不想跟黃開寧在一起,哪怕是睡覺的時候也要偷偷鉆進黃開寧的被窩中。

大門走不通那就爬窗戶,小蛇總有辦法悄悄混入黃開寧的臥室。對此,黃開寧樂見其成,這不就證明,他疼愛的小蛇也喜歡親近他?

可是面對小蛇這種得寸進尺的行徑,黃開寧的母親急紅了眼。

促成佳緣

要知道當時的黃開寧已經25歲了,在1997年時人們結婚的年齡普遍偏早, 兒子天天跟蛇「蹉跎歲月」,怎麼會有女孩子肯嫁給他?

再加上此時村子里開始流傳一些風言風語,比如說那條蟒蛇是修煉千年的妖怪,要到黃家報恩的,還有說蟒蛇半夜會變化成美女和黃開寧過夜的。

在那個科學普及不到位的年代里,諸如此類稀奇古怪、有些可笑的言論,讓黃開寧母親的心更沉了。

哪怕她曾親眼看到兒子是如何把蟒蛇帶回家養了起來,又是如何一天天全身心訓練小蛇,她依舊不能動惻隱之心,放任兒子和小蛇相處下去。

所以她決定督促兒子將小蛇放歸自然。

突然遭到拋棄的蟒蛇黃興財心里十分懵逼,不知道主人為什麼要趕自己走,留戀了好一會兒,發現主人真的已經離自己遠去,才緩緩的爬向遠方。

送走了蟒蛇的黃開寧天天以淚洗面,實在舍不得這個陪伴了自己好多年的蟒蛇兄弟。 面對母親的催婚,他也無心尋找另一半。

四十多天后的一個晚上,黃開寧睡覺時迷迷糊糊感覺到旁邊涼絲絲的觸感,起床開燈一看,原來是蟒蛇黃興財回來了。

這一次的失而復得讓黃開寧是說什麼也不愿意拋棄黃興財了。

母親看到他這堅決的態度,轉念一想可能確實有點奇妙的緣分,只好答應兒子將蟒蛇留了下來。

不過蟒蛇可以留下來,但是黃開寧必須要找一個媳婦傳宗接代。

雖說這是一個老母親對于兒子婚事的擔心,卻不曾想曾被埋怨耽誤兒子姻緣的小蛇最終成了兒子與兒媳的媒人。

原來,農村沒有秘密,所以黃開寧與小蛇的故事一直倍受人們關注,而隔壁村的曉蘭姑娘也是其中之一。懷著好奇心,她一直默默關注黃開寧。

1998年,曉蘭姑娘跟著自己的小姐妹們一起去看那個青年是如何與蟒蛇相處時, 不知怎的,一下子對那個溫柔照料小蛇的男人動了心。

所以,在之后的日子里,曉蘭姑娘逐漸開始幫黃開寧準備小蛇的口糧,從捉老鼠到捕青蛙。

溫柔男人的魅力是不可預估的,1999年曉蘭姑娘放棄了諸多顧慮,跟黃開寧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禮當天的黃開寧難得幼稚一次,他在總是催婚的母親面前挺直了腰。

彼此守護

黃開寧結婚了,但是他與小蛇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2000年,黃開寧的大兒子出生了,而此時的興財早已不是那個,就一頓能吃二三十只老鼠的小蛇。

它體型巨大,足有四米長,一百多斤重,哪怕附近幾公里之內的老鼠都快被黃開寧抓完了,依舊填不飽蟒蛇黃興財的肚皮。

如今的它,一頓能夠吃掉好幾只雞。而且黃興財畢竟是蟒蛇,不像人類一樣能吃幾斤雜糧,作為一種純肉食性動物,它對食物的需求和要求都很高。

不單單不喜歡吃的東西多,還不喜歡吃死物。這對于黃開寧夫妻來說負擔很重。

此外,兒子太小了,哪怕黃興財再如何溫順聽話,依舊有一不注意把兒子吞了的風險,黃開寧夫妻如何敢冒這種危險?

所以,這次黃開寧沒有多做糾結,他決定將黃興財送回自然。

為了兒子的安全,黃開寧把一直陪伴在自己身邊的蟒蛇送走了,心卻并未像想象般那樣安寧。

相反,興財的影子似乎一直都在,他難過地不能自已,卻也無可奈何,因為大蟒蛇興財的蹤跡已經無處可尋。

但是,或許是冥冥中注定的緣分, 黃開寧與大蟒蛇并沒有從此永別。大蟒蛇再次找到了回家的路。

這一次,黃開寧說什麼也不會再送走大蟒蛇。而大蟒蛇給黃開寧帶來的驚喜才剛剛開始。

2001年夏天,在靜謐的深夜中傳來一聲尖叫,一向溫順的興財竟然主動攻擊人了!

事情的起因要從黃開寧家沒有看家護院的狗說起。 椰子寨地處偏遠,雖然民風淳樸,但是依舊有小偷小摸的行徑出現。

對于小偷小摸來說,主家沒狗便是必偷的條件之一,畢竟有狗,主家很可能會被狗吠驚動,于是千挑萬全地找到黃開寧一家。

此外,小偷并沒有打算跟主家「正面對峙」,他的目標只是客廳里的小錢, 然而當他剛剛走進黃家客廳的時候就感覺腳下被一條粗壯的「繩子」絆了一下。

剛要離開,自己的腳就被死死纏住,還沒等小偷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一條冰涼的繩子繞了個結實。

黃開寧一家在睡夢中被尖叫聲吵醒,打開燈才發現地上躺著一個人,他被黃興財纏了個結結實實。

小偷哪見過如此陣仗?嚇得尿了一褲子,一五一十的交代了犯罪事實。隨后,他被送到了當地的公安局。

這件事的影響很大,大家對于大蟒蛇的態度一下子便有了新的改觀,原來除了狗可以看家護院,蛇也可以。

其實,黃興財在「看家護院」的同時,還兼職當黃家的「保姆」,黃開寧一家總有忙不完的活,而黃家的孩子們還小,需要人照顧。

這個時候黃興財便有了「用武之地」,它是可以馱著孩子們玩鬧的「小火車」,也是孩子們最忠誠的衛士。

而黃家的小朋友們和黃興財的相處也格外的順利。所以,在黃開寧夫妻比較忙碌的時候,會把孩子交給蟒蛇黃興財看管,一天下來,孩子還是好好的。

有一次,黃開寧的兒子和大蟒蛇去河邊玩耍,遇到了落水掙扎的小伙伴,便前去救助,卻不想那個地方的水流湍急,還是孩子的他非但幫不了自己的同伴,還險些搭上自己。

幸好,這個時候大蟒蛇黃興財下水幫忙,兩個小孩借助大蟒蛇的力量成功回到了岸邊。

這一驚險的一幕,讓當時的很多見證者都紅了眼。

男兒有淚不輕彈,但是面對失而復得的兒子,以及英勇救人的黃興財,黃開寧的淚,就那麼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

隨后,黃開寧與黃興財的故事愈發離奇,再加上媒體的有意傳播,他們的故事被更多的人熟知。

2005年,有一個商人出價60萬想要買黃興財做為寵物飼養,面對如此誘惑,黃開寧依舊想都沒想地拒絕了。

誠然,當時的黃家條件非常艱難,大蟒蛇黃興財的食量越來越大,哪怕黃開寧疼惜大蟒蛇,依舊免不了讓大蟒蛇餓肚子。

但是,此時的大蟒蛇已經不再是黃家的寵物了,是他們的親人啊,如何能夠將自己的親人為了金錢而拱手相讓?

2007年12月,為了養活大蟒蛇,黃開寧開始帶著黃興財登上舞臺表演節目,他們的演出遍及各地。

隨后,黃開寧為黃興財找了3條同伴,將他們一同帶到了當地的白石嶺上飼養。

之后,黃開寧夫妻有拓展了新的業務,他們又飼養了數十條眼鏡蛇等品種,通過養蛇走出了一天創業之路。

如今,黃開寧一家人開了一家專門展覽蛇類的動物園,當然重頭戲就是蟒蛇黃興財。有的聽說了這件事不遠萬里來看看這人蛇和諧的奇妙景觀。

再交上一些錢,就能親手撫摸黃興財的鱗片或者給黃興財喂食。

雖說黃興財現在越長越大,已經到了幾百斤,可是在黃家人的眼里依舊是溫順可愛。

不少人出幾萬,幾十萬要買黃興財回去當寵物飼養。都被黃家人一口拒絕。要知道,在如今的黃家人眼里, 黃興財不僅僅是一條溫順的蟒蛇,更是陪伴了自己十幾年的家人。

當有記者問到黃開寧日后的打算是,黃開寧樂呵呵的回答道要一直養著黃興財,把它養到一千斤。

人與自然或許就是如此,付出一份的呵護與愛心,自然就會千倍百倍的回饋與你。如果對這大自然揮拳頭,那麼就要考慮好能不能承受住自然反擊的怒火。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