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5歲婆婆感慨,在兒子家住過后明白了,兒媳再好我也是「客」,當成自家準「惹事」

75歲婆婆感慨,在兒子家住過后明白了,兒媳再好我也是「客」,當成自家準「惹事」
2022/06/20
2022/06/20

秀珍生活在北方,她兒子陸成在南方工作,并娶了江南女子為妻。

兒媳叫小麗,家境很好,從小到大沒吃過一點苦。

秀珍開始有點擔憂,這樣的姑娘會不會太嬌氣?以后兒子會不會很累啊?

但陸成說:「小麗性格開朗,不嬌氣也不計較,特別好相處。」

秀珍有些不相信,以為兒子是挑好聽的騙她,后來兒子把小麗帶回老家住了幾天,秀珍發現,兒子沒說謊,小麗確實很不錯,沒事就喜歡跟她一起到處走走,逛街還幫她選衣服,過馬路的時候還會挽著她,挺親切的。

有一次聊天的時候,秀珍說:「小麗,你們那里有桂花吧?」

「有啊,農歷八月份,桂花盛開,好香呢。」小麗說。

「真好啊,我這麼大歲數還從來沒見過也沒聞過呢,只聽過丹桂飄香,卻想象不出來。」秀珍說道。

「那好辦,等明年桂花開的時候,你去江南不就行了。」小麗笑著說。

秀珍覺得這是她在隨口說說,就也笑著答應了。

沒多久,陸成和小麗結婚了,過年的時候小兩口回來了,大包小包給秀珍帶了不少東西。

「哎喲,離得這麼遠,干嘛買這麼多啊,多不方便。」秀珍說。

老陸也說兒子:「我不是給你打電話,叫你不要買什麼東西嗎,只要你們倆回來就好。」

陸成說:「我是不想買的,是她非要買,我能有什麼辦法。」

小麗說:「當然要買了,這些都是江南特色小吃,爸媽肯定沒吃過,我得讓他們嘗嘗啊。」

「還是小麗有心,惦記著我們老兩口,陸成也在南方好幾年了,從來沒想過給我們買!」秀珍說。

陸成說:「又說我的不對了?之前是你們不讓我亂花錢的!反正自打娶了小麗,她怎麼都好,我怎麼都不對!」

陸成說是這樣說,心里其實特別高興。

婆媳之間處得好,對男人來說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兒子兒媳回來過年,秀珍高興啊。

第二天,她去買菜回來路過小廣場的時候特意坐在那里歇腳,前幾天有幾個老阿姨還說她呢:「你放心,今年過你們家保準就你們兩個老的,你兒媳是南方人,嬌生慣養,肯定不能回這冰天雪地的東北!」

所以,她今天必須得讓她們知道知道,兒媳婦回來了!

沒一會兒,那幾個老阿姨也買菜的買菜,溜彎的溜彎,都陸陸續續的過來了。

「嗬,你咋買這麼多好吃的?」一個阿姨問秀珍。

秀珍笑了:「兒子和兒媳回來了,我就多買點。」

「你兒子兒媳回來了?真不錯啊,我們還以為她不來你家過年呢!」幾個阿姨說道。

秀珍更開心了:「不但回來了,還給我買了不少東西呢,嘿,大包小包的,把兩個孩子給累的喲,是兒媳婦非要買的。」

一個阿姨說:「你是真幸福啊,兒子兒媳這麼老遠都愿意回來過年,我那兒子兒媳就別提了,就在本市住,都三年不回來了,凈往他丈母娘家跑,搞得像倒插門的。」

「那你們就不用挨累了。」秀珍勸她說。

「我倒是愿意挨點累做飯呢,那樣才熱鬧!」老阿姨抱怨道。

聊了一會兒天,秀珍就心滿意足地回家了,一路上心情真好啊。

兒媳婦好,她在別人面前都覺得是件驕傲的事!

過年這些天,她凈給兒媳做好吃的,小麗吃得特別高興,還說東北菜好吃,她喜歡。

過了年,小兩口臨走時,小麗又說了句:「爸媽,等桂花飄香的時候,你們去我家呀。」

「好好。」老兩口笑著回答。

他們誰也沒當真,孩子工作那麼忙,他們怎麼能去打擾呢?

可等到9月初,秀珍接到小麗的電話了,她真的來邀請公婆去南方了。

而且,當天晚上,兒子就給他們訂好了機票,又認真告訴他們怎麼坐飛機,老兩口興奮的一晚上都沒睡著。

第二天就開始收拾東西,第三天中午坐飛機,晚上到達兒子家。

小麗熱情地問婆婆:「媽,累不累?」

秀珍說:「倒是不累,就是你們這里怎麼這麼悶熱啊?我都透不過氣!」

陸成說:「這里是江南,這個季節氣候就是這樣的,慢慢你就習慣了。」

小麗的爸媽得知陸成爸媽來了,第二天晚上就請吃飯,一桌都是江南特色美食,小麗細心地給公婆介紹,秀珍吃得很新奇,也很開心。

小麗媽囑咐小麗:「你公婆第一次來南方,你有空要多帶她到處走走,感受一下江南美景。」

「不用你說,我們把游玩計劃都寫好了。」小麗說。

秀珍忙說:「你們還是以工作為主,不用管我,空閑了我們自己會出去的。」

「那可不行,我還要給你當導游呢!」小麗開心地說。

晚上,秀珍一邊聞著飄進窗子里的桂花香氣,一邊問老伴:「你覺得這江南怎麼樣。」

「真不錯!你看兒子家這個小區,有湖有亭,花草樹木還那麼多,就像住在公園里了。」老陸說。

「就是啊,還有你聞聞這桂花香,唉,想不到我這輩子還能住在江南呢!」秀珍說。

老陸說:「嗯嗯,都是托了兒子的福呀。」

「不對,是托兒媳的福!兒子就算是住在江南,如果兒媳不行,咱們也住不進來。」秀珍糾正說。

老陸點頭:「對對,咱兒媳婦真好。」

之后幾天,都是小麗回家做晚飯,后來秀珍看到小麗上一天回家還要做飯,挺辛苦的,就自己去買菜做飯,不過有些菜她都沒見,要先問好怎麼做才行。

有時也會做些東北菜給小麗,每次小麗都說好吃。

轉眼就到了10月底,秀珍有點想回家了,兒子說:「你在這里住得好好的,回去干嘛?」

小麗也說:「就是啊,媽,江南的景色你還沒看全呢,等12月份茶花就陸續開了,之后還有蠟梅,梅花,都是你沒見過的。」

秀珍笑了:「江南的花這麼多,我除非住上一年,要不哪看得過來啊?」

「那就住一年算了。」陸成說。

「不,不要住一年,要一直住下去我才高興呢!我可以經常吃到東北菜了。」小麗開心地說道。

兒媳婦笑得像個孩子,一副天真爛漫的模樣,惹得秀珍心里更是喜愛,問道:「你不嫌棄我們這兩個老家伙嗎?還要我們一直住下去?」

「不嫌啊,你們這麼好的公婆我怎麼會嫌呢。」小麗說。

陸成說:「你這小嘴可是真甜,把我爸媽哄得多高興啊。」

小麗說:「我說得可都是實話,以后咱們有孩子了,爸媽還能幫咱帶孩子,多好啊。」

一提起孩子,秀珍心里還真挺盼的呢,想了想說:「那我們就再住住吧。」

晚上老兩口聊天,都說兒媳婦好,他們有福氣了!

老陸說:「要不咱把老家的房子賣了,正式住到兒子家行不行?」

秀珍說:「不行,咱們現在住的時間還不長,要真是住上一年半載,萬一有不適合的地方那時不尷尬了嗎?」

老陸說:「那倒也是。」

進了11月之后,秀珍有些呆不住了,每年秋天,她在老家早就開始凍菜曬菜了,現在都冬天了,還什麼秋菜也沒買呢。

說起來,東北現在冬天也有新鮮蔬菜可買,可凍菜曬菜腌菜這些老習慣,卻是她年輕時養下的。

那年代北方冬天吃不到新鮮菜,全靠秋天弄這些才能度過一個漫長的冬季。

所以,她就養成習慣了,秋天不弄點的,總覺得心里不踏實。

她跟老伴商量了一下,兩人就拉著手拉車去市場買菜去了。

除了她常凍和曬的幾種,還有一些是南方特有的,只要她覺得也能一樣處理,就都買了回來。

主要是她這幾天看了,兒子家的冰箱冷凍區有兩個空著的抽屜,正好凍菜用。

老兩口帶著一大堆菜,回家就一通忙,幾個小時后,兩個抽屜凍滿了,陽臺也曬上了不少。

秀珍看著說:「這樣就對了,這才是過日子該有的樣子。」

當天晚上,小麗吃完飯洗衣服,去陽臺晾的時候不小心踩到婆婆曬的那些菜上了。

「這是什麼呀!」小麗問道。

秀珍說:「我忘了告訴你,這些都是我曬的秋菜。」

「好好的蔬菜為什麼要曬上?」小麗問。

「留著冬天吃啊。」秀珍說。

小麗說:「冬天吃買新鮮的不好嗎?干嘛要這麼費事?」

陸成也來了:「媽,你怎麼把老習慣都帶到南方了?快扔掉吧,沒人愛吃這些。」

「是啊媽,都扔了吧,把陽臺搞得味道太大了,我新洗的衣服上都會染上味的。」小麗也說。

「那不是可惜了嗎?」秀珍說,「這些不少錢呢。」

「多少錢我給你嘛。」小麗說。

「你的錢也是錢啊,不能浪費。」秀珍說。

可小麗又不能接受,嫌有味,秀珍想了想,就把那些菜都拿到自己房間了。

晚上她聞著那些味道就覺得很好聞,心里多踏實啊。

不過,她也再不讓小麗看見這些菜了,白天曬到陽臺上,下午再收到自己房間。

老陸說:「你怎麼曬個菜還偷偷摸摸的?」

秀珍說:「兒子和兒媳都不同意,讓我扔掉呢。」

「那怎麼能行?晚上我跟他們說說。」老陸說。

「千萬別說,別惹事,這可不是咱們家!」秀珍說。

結果沒過幾天,有一天晚上小兩口去超市,買了好些冰淇淋還有速凍食品回來,一打開冰箱就愣住了。

「這都是什麼呀?」小麗問。

秀珍和老伴在房間都要睡著了,聽見小麗的聲音,趕緊穿衣起來。

「這些是我凍的菜。」秀珍不好意思地解釋。

陸成馬上說:「媽,不讓你曬菜,你怎麼還凍上了呢?」

「是啊媽,你應該先跟我們說說的,你看我們買這麼多東西現在往哪兒放啊?」小麗皺著眉問。

「我看這兩個抽屜空著也是空著,就凍上菜了,這也是我的習慣了,我在家年年都這樣的。」秀珍解釋說。

「可這里是江南啊!沒有誰家會凍菜的!」陸成說。

「媽,冬天一樣有很多種新鮮菜,沒有必要凍這些,這都沒有營養了,也不會好吃的,快扔了吧。」小麗說。

陸成就往外拿那些凍菜,想要給扔掉,秀珍哪里舍得啊,讓老伴找兩個大盆來裝,放在了自己房間。

「媽,你不要放房間里,趕快扔掉吧。」陸成和小麗都這麼說。

「明天再扔,明天再扔,太晚了,你們快休息吧。」秀珍說道。

小兩口回房間了,小麗還在嘟嚷著,婆婆做這些事干嘛不跟她說一聲呢?

秀珍心里覺得又尷尬又抱歉,她確實應該先跟兒媳說說,也許是住得太順利了,她忽略了這一點。

老陸問:「這些都是好菜啊,明天還真扔嗎?」

「我也心疼啊,但這麼多,往哪兒放呢?」秀珍說。

老兩口想了想,想出辦法了,他們打算明天去找找,買個二手舊冰柜,放在他們房間裝這些菜。

「你說兒子兒媳會讓嗎?」秀珍問。

「二手的沒多少錢,以后還能裝別的東西,應該不會說什麼。」老陸說。

第二天老兩口就上當地二手網去找,真有不少二手冰柜,選了一個小的,8年的,只要100塊錢。

太便宜了,兩人雇了三輪車拉回來的。

放在客廳肯定不行,搞不好小麗會嫌難看,就放在他們自己房間了。

把菜都放進去,插上電,一切都搞好了,秀珍心情好多了。

小兩口平常不來他們房間,所以放了好幾天都不知道。

可是周六的時候,小麗來婆婆房間的衣柜找東西,一下就看見小冰柜了。

「媽,這是哪來的?」小麗問道。

「我們買的,才100塊錢。」秀珍說。

「怎麼會這麼便宜?」小麗疑問。

老陸說:「是二手的,用了8年了。」

「啊?」小麗驚訝了,馬上喊陸成過來。

老兩口看兒媳的表情,就知道兒媳又接受不了了。

「陸成,你看看,爸媽買了這個東西,是二手的,都用8年了,年頭這麼久,會費電的,而且,不知道是什麼人用過的,萬一有傳染病可怎麼辦?」小麗緊張又難受地說。

陸成一看,頓時生氣了:「爸媽,你們……唉,讓我說啥好?就為了那麼點破菜,還要買個二手冰柜放家里?」

「那可不是破菜,都是好菜!」老陸說。

「扔了吧!不要留在家里!」陸成說。

小麗說:「真的不要留在家里,我想想家里有別人用過8年的東西就鬧心!」

哎呀,老兩口和小兩口這算是僵住了,一方要扔,一方舍不得扔,最后,陸成跑到樓下買了酒精,秀珍把冰柜連擦三遍,才勉強在小麗那里過關。

小麗雖然不說了,但表情看著就是不高興。

秀珍心里自責了,來這麼久了,小麗一直都挺高興的,現在就因為自己一時興起,弄了這些菜,搞得大家都尷尬。

老陸說:「不是你的錯,就是他們不懂事,等冬天你做給他們吃,他們一定喜歡。」

可等到冬天了,秀珍特意做了些凍菜和曬菜后,兒子兒媳誰也不吃,他們都說,有新鮮菜干嘛要吃這些?

秀珍只好每次給小兩口單做菜,也做好準備了,這些凍菜曬菜只能他們老兩口慢慢吃了。

早知道小兩口不吃,她也不會弄這麼多啊。

沒多久過年了,年后因為特殊原因,小區突然封了,一時間,菜買不了了。

小區里的居民都慌了。

可陸成家卻很鎮定,就是因為老陸平時總是喜歡多買米面,而秀珍還準備了那些凍菜和曬菜。

現在再做這些菜,兒子和兒媳都吃上了,一邊吃還一邊說好吃。

「媽,多虧你弄這些了,要不現在咱們可就傻眼了。」小麗說。

「是啊,還是你們有遠見!」陸成說。

老陸高興了:「現在你們知道了吧,平時多準備些沒壞處!」

秀珍倒是沒說什麼,只是讓小兩口放心吃,家里的食物吃一個月都沒問題。

當天晚上,老陸話多了:「現在可是把他們的嘴堵上了,不但不說你那些菜了,還要感謝你呢!」

秀珍說:「你瞎高興什麼,我這不算功勞,只能算歪打正著了,這種封閉的情況多少年都不遇,而且,用不了多久食品問題就會解決的。」

「你怎麼還這麼謙虛呢?」老陸問。

「我不是謙虛,這段時間我想了想,其實是咱倆錯了。」秀珍說。

「為啥?」老陸問。

秀珍說:「有句話說,客隨主便,咱們都忘了。這里是兒子家,不是咱自己家,就算平時處得好,有些事做之前還是要跟兒子兒媳商量的,但咱們都沒有,自作主張就做了,也就是小麗性格好,要是換成脾氣不好的,早都弄出家庭矛盾了。」

秀珍這麼說,老陸想想也是,感慨道:「所以,還是自己家里好啊。」

冬天過去了,玉蘭花和櫻花都看過了,秀珍要回家了。

小麗還是拉著婆婆的手,留她住下。

秀珍笑著說:「我們出來都大半年了,也惦記自己的老窩兒呢,我們先回去,什麼時候你生寶寶了,我們再來照顧你!」

小麗又說了半天,最好也只好同意了。

秀珍說:「那個二手冰柜,你們賣給收廢品的吧,用不上了。」

小麗說:「我要留著,你下次來還要用呢。」

秀珍說:「不用了,江南的冬天各種蔬菜都有,價格也沒多貴,我干嘛還要弄那些呢?現在我也想開了。」

小麗爸媽知道親家要走,又請他們吃了頓飯,還送了禮物,讓他們帶回去。

五一過后,秀珍和老伴又坐上了回老家的飛機。

秀珍感慨良多,這大半年的江南之行,讓她欣賞到了江南美景,吃到了江南美食,跟兒子兒媳也相處愉快。

同時,也讓她長了經驗教訓:在兒子家,不論什麼時候,都要記得,凡事要多問,不要自己做主。記住客隨主便、入鄉隨俗,到啥時都不會錯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