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功夫巨星」樊少皇,從自帶光環的「星二代」到直播賣貨無人理,他的浮沉史惹人唏噓

「功夫巨星」樊少皇,從自帶光環的「星二代」到直播賣貨無人理,他的浮沉史惹人唏噓
2022/04/12
2022/04/12

一、自帶光環的「星二代」

1972年,樊少皇出生于香港的一個武術世家。

他的父親 樊梅生,在當年是邵氏的「大塊頭」武夫,常常出演外形彪悍粗獷的莽夫、壯漢這類角色。

樊梅生和 李小龍親如兄弟, 元彪、洪金寶、成龍等人看到他都要尊稱一聲師傅。

正是因此,樊少皇可以說是贏在了起跑線上。

自帶「星二代」光環的他,從2歲開始就跟著父親混跡于片場。在耳濡目染之下,2歲的樊少皇便參演了人生中的第一部電影 《法網難逃》

雖然只是客串,但也算以童星的身份出了道。

1981年,9歲的樊少皇在張婉婷導演的劇版 《霸王別姬》中,飾演了少年程蝶衣。

在這之后,他又先后參演了 《媽咪再見》、《聽不到的說話》等影視作品。

雖然從小接觸武術,但為了讓樊少皇能更加正規、系統地練習。

在13歲那年,父親便帶著他遠赴武術之鄉——徐州拜師習武。

日夜揣摩、勤學苦練。

數年后的樊少皇,已然長成一名健碩的少年。

不同于父親的「五大三粗」,那時的樊少皇濃眉大眼,長相英俊。

結實的肌肉線條、古銅色的皮膚、凌厲的功夫,健康、陽光,很難不讓人「想入非非」。

那時,正值香港動作片的高光時刻,靠著父親在此前積攢下的人脈,樊少皇剛剛成名便出演了 唐季禮指導的 《魔域飛龍》

這是他 第一次擔任男主的電影,也是他 第一次出國拍戲

影片總共拍攝了3個月,取景地多達11個地區,甚至深入非洲原始部落。

雖然這部電影是唐季禮的導演處女作,但影片卻驚險、有趣,票房將近千萬港幣。

身為主演的樊少皇,同樣因此嶄露頭角。

本以為星途從此一路開掛,不曾想唐季禮在接下 《新警察故事3》之后,卻沒有再找他繼續合作。

直到1992年,樊少皇出演了藍乃才導演的漫改功夫電影 《力王》,才算是真正的名聲大噪。

該片改編自日本漫畫家猿渡哲的同名漫畫,男主 「賀力王」這個角色仿佛為他量身定制。

彼時的樊少皇身材比例更為完美,每一塊肌肉、每一根線條恰到好處,同時又將他的武術功底展現得淋漓盡致。

樊少皇和樊梅生 父子同框,拳拳到肉的畫面讓人直呼過癮。

不過,影片中不乏血腥、暴力、[[大尺度]]鏡頭,因此18歲以下的觀眾是不能入場觀看的。

以至于這部電影雖然在當時的票房并不算多好,但后來卻盛行于錄像廳、DVD光盤,成為了一代人的青春記憶。

二、成也虛竹,敗也虛竹

雖然現在看來,這電影5毛特效、槽點滿滿,但卡司陣容卻都是當時香港娛樂圈的熟臉。

因此,這并不影響電影快速走紅。

看到這位功夫新星的崛起,唐季禮再次找到樊少皇。

邀請他和 楊紫瓊、于榮光、周華健等人一起出演電影 《超級計劃》

而且這次還為他設置了感情戲,搭檔就是當時的 新晉紅人朱茵

傳言拍攝期間兩人火花四射,搞得周圍人都以為兩人馬上就要假戲真做。

殊不知,那時佳人早已心有所屬……

當然,這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話說回來,這部電影上映后票房慘敗,而樊少皇也頂著「打星」這兩個字,陷入戲路狹窄的瓶頸期。

有段時間,找到他的都是什麼色魔、藏尸這類的限制級電影。

雖然心里不情愿,但也只能硬著頭皮去演。

接下來的幾年,他仍然馬不停蹄地拍戲,什麼 《達摩祖師》《南拳北腿》《英雄貴姓》……可惜都是些名不見經傳的作品。

直到1997年,TVB決定重拍 《天龍八部》

樊少皇不僅誤打誤撞成了劇中呆萌純真的小和尚,還 被金庸譽為最喜歡的一版虛竹

即使多年后這部作品被反反復復翻拍多次,但97版《天龍八部》仍然是很多人心中無法逾越的經典。

尤其是虛竹與喬峰、段譽三人義結金蘭,出生入死、舍身取義的名場面,尤為令人動容。

而樊少皇也因為這個新角色,撕掉了「力王」的標簽。

可新的問題又來了!

同樣是由于演得過于深入人心,再次從某種程度上限制了他的戲路。

1998年,在父親的引薦下,當時正紅得發紫的 成龍破例收他為徒。

不過,成龍并沒有真正教過他功夫,只是在演技、電影等方面傳授了他一些經驗。

所以,兩人只能算得上是名義上的師徒。

1999年,他又連續出演了 《少年英雄方世玉》《新少林寺》兩部武俠劇,但在屏幕里看到那張熟悉的臉,觀眾難免跳戲……

一年后,樊少皇與TVB的合約到期,他繼續以「打星」的形象重回電影圈。

什麼 《火武耀揚》《特工神諜》《龍騰虎躍》《無敵拳王》……

他甚至還續拍了《力王》系列,什麼 《力王之真正敵人》《力王之赤手神探》《力王之怒火英雄》。

可惜成績都過于平平無奇,根本沒能激起什麼水花。

為了翻紅,樊少皇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

比如,在《無間道》紅遍大江南北之后,他便拍了部 《無間道長》

星爺的《功夫》火了之后,他又借勢拍了部 《功夫無敵》

然而,「力王」和「虛竹」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拍片的速度根本趕不上娛樂圈更新換代的速度。

更何況是這種蹭熱度、搞噱頭的把戲。

不管怎樣,這一切注定成為徒勞。

三、丑聞纏身

在香港找不到突破口的樊少皇,決定前往內地發展。

原以為換個地方,換種心情,便能獲得更多的機會和可能。

誰能想到,當年打遍香港娛樂圈的「功夫巨星」,竟然淪落成了爛片王。

差點把當年出演虛竹積攢的口碑、人氣都耗光!

就這樣過了差不多4年,等到2008年甄子丹的 《葉問》上映,樊少皇終于憑著 「金山找」這個角色咸魚翻身,提名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不過,演藝事業的起起落落,并沒能影響他在感情之路上「興風作浪」。

在迎來翻紅的同時,他也開始被卷入「丑聞」的怪圈。

2012年,在洪金寶兒子洪天明的婚禮上,40歲的樊少皇結識了30歲的嫩模 賈曉晨一見鐘情。

隨即,他便發起了猛烈的追求。

沒多久,兩人便確立了關系。

可惜,等待他們的并不是甜蜜的戀愛日常,而是鋪天蓋地的流言蜚語。

港媒爆出,樊少皇在此前 已經和一個圈外女子結婚多年,兩人甚至還有了 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當時并沒有失婚。

記者甚至還拍到了母子倆的照片,用上「孤苦伶仃」這樣的字眼去吸引眼球。

如此驚天大瓜,樊少皇和賈曉晨一時間成了輿論漩渦的中心。

一個是拋妻棄子的「絕世渣男」,一個是插足別人感情的「小三」?

面對記者的追問,樊少皇并沒有做過多的回應。

卻含淚讓大家不要再聲張, 不想讓兩個孩子成為焦點。

賈曉晨就這麼莫名其妙背負上「小三」的罵名。

面對鏡頭,她曾經哭訴自己也是受害者,稱自己并不知道對方曾經的感情經歷,對樊少皇的隱私一無所知。

原本沒想回應的樊少皇,看到女友落淚的畫面后,立即發布聲明, 稱自己早在四年前與所謂的「前妻」分手,兩人并沒有領證結婚。

即使分手后,他也會把自己的 大部分片酬支付給母子三人

同時,他公開了自己與賈曉晨的戀情,并 明確否認她是第三者

可已經被推向風口浪尖的兩人,不管真相如何,已經無路可退。

不久后,港媒又爆出樊少皇 在杭州還有個交往很久的神秘女友

不僅用上了 「賈曉晨慘變第四者」這樣的標題,還稱這個杭州女友是樊少皇在內地交往時間最長的一位。

有時候還會在拍戲時帶她一起去參加飯局。

這回樊少皇沒有發布聲明,而是接了個專訪來回應。

對于這一系列「緋聞」,他是這麼說的: 「四年前分手后,就和杭州女友談戀愛了,和杭州女友分手后才和賈曉晨在一起。」

對于這番解釋,外人看起來怎麼都有些牽強。

可偏偏賈曉晨從內而外地相信樊少皇。

據說 曾志偉曾勸她分手,不過她認定了樊少皇這個人,就算被公司雪藏也絕不反悔。

在一片爭議聲中,賈曉晨為了愛情,放棄了正處于上升期的事業。

還慷慨掏了首付買房,和樊少皇一起承擔母子三人的贍養費,一起抵抗外界的紛紛擾擾。

2015年11月11日,樊少皇曬出兩人的結婚照,并附上文案: 「結婚了!請祝福我們吧!」

賈曉晨也回應道: 「蛋皇是我的人了!以后任何人都不可以再隨便欺負他了!除了我。」

圈內好友吳奇隆、蔡康永等人紛紛送上祝福。

評論區里,也是一片恭喜,好不熱鬧。

兩年后,賈曉晨為樊少皇生下女兒小飯兜。

2020年9月,賈曉晨曬出照片并配文: 「祝自己生日快樂」。

樊少皇也和她甜蜜互動: 「生日快樂,辛苦你了。」

放大照片,細心的網友一眼就看出賈曉晨的孕肚,顯然此時的她已經懷上二胎。

一個月后,賈曉晨再次曬出照片。

此次,是為了慶祝小女兒小飯團的滿月,照片上一家四口,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幸福。

如果到此結束,那麼可以稱之為是一個熬過風風雨雨,最終收獲甜蜜的愛情故事。

可惜,故事的男主好像并沒有讓人那麼省心……

實際上,早在2016年就有媒體報道說樊少皇陷入 「欠債」丑聞

樊少皇還在社交平臺上澄清后,事情才逐漸平息。

沒想到,時隔兩年后,諸如此類的消息再次被曝出。

稱討債方再次上門,甚至還做出了過激行為。不僅 在樊梅生的公司潑紅油漆,還到賈曉晨的美容院搞事

在這之后,賈曉晨親自出面說: 「樊少皇只是代言人,是這個代言公司欠錢不還,這才找到了樊少皇。」

隨后,她又回: 「欠債的是樊少皇的朋友,樊少皇是無辜的,是受害者。」

并稱已將此事交由律師處理,不會再做過多回應。

然而,吃瓜群眾們才不管真相如何,看熱鬧不嫌事大地一通轉發、評論,愣是將樊少皇的老底扒了個精光。

真真假假、紛紛擾擾,曾經的功夫明星,在這些輿論的渲染下被扣上了「私生活混亂」、「老賴」等等帽子。

自從出演《葉問》之后,他接到的也都是一些不入流的 網絡爛片

甚至淪落到為了生計在酒吧、夜店演出。

時光荏苒,他的身上再也沒有了曾經赤身肉搏、滿屏荷爾蒙的輝煌。

有的只是歲月滄桑、繁華落盡。

讓人忍不住感慨唏噓,光怪陸離的娛樂圈,果然沒有誰能夠永遠屹立不倒。

管你是什麼「星二代」、「富二代」。

抵不住誘惑、沉不下心,終有一天會成為「過去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