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男子「吃草」上癮,34年吃了40噸草比肉還香,因此成名最終卻妻離子散,70歲謎團終于被揭開

一男子「吃草」上癮,34年吃了40噸草比肉還香,因此成名最終卻妻離子散,70歲謎團終于被揭開
2022/05/05
2022/05/05

在臨床上有一種病癥叫異食癥,通常發生于嬰幼兒小朋友這一群體中。通常患有異食癥的小朋友會在某一段時間內持續地去吃一些不能被稱為食物的產品。比如紙,口香糖,粉筆等等。

吃草怪人龔清孝

但是這些情況通常只會存在一個特定的短暫的時期。而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這位異食癥患者卻是一位正常的成年人,他的異食怪癖竟然持續了34年之久。

這一怪人名叫龔清孝,是一名煤礦工人。他在34年的時間里累計吃了將近40噸的青草,而且最終因為吃草的怪癖鬧到妻離子散,都不能改變這一愛好。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龔清孝如此執迷于吃草呢?

喜歡吃肉的龔清孝

1950年,龔清孝出生于重慶的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家庭。

在龔清孝小的時候,家境貧寒。一家人吃了上頓沒有下頓。時常都處于餓著肚子的狀態。

每到過年的時候全家老小才能夠勉強吃上一次肉。可也都只是打打牙祭而已。從來不敢放開去吃。

記得有一次龔清孝沒有忍住嘴饞,多吃了幾塊肉,結果還被父親狠狠地訓斥了一頓。

那個時候,龔清孝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可以不受限制的大口吃肉。

一直到1976年,龔清孝剛剛到煤礦廠參加工作時,他一直都是喜歡吃肉的。

直到1976年的夏天發生了一件事,自那以后龔清孝的飲食習慣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讓他徹底地從一個肉食愛好者變成一個無草不歡的人。

一次偶然的機會愛上吃草

自從到煤礦廠工作后,龔清孝一直不忘父母對他的囑咐:好好工作,努力賺錢娶媳婦。

所以煤礦廠有什麼臟活累活龔清秀都是搶著干。

這天,龔清孝剛剛和幾位礦友做完活從礦井上來。

正準備去喝杯水好好休息一下。

就在龔清孝摘下安全帽準備去拿水缸的時候,礦長急急忙忙的來了,著急的問到「有沒有人有空可以幫我送兩筐煤進山?」

剛來礦廠不久,想要好好表現的龔清秀想都沒想就接下來礦長安排的活兒。

礦長見龔清孝同意去送于是便囑咐他抓緊時間,因為這兩筐煤原本兩天前就該去送了,再不送去,村民家里就要斷煤了。

七月的天氣異常的炎熱,太陽大得仿佛要把人烤焦,龔清秀汗如雨下。沒一會兒就覺得口渴難耐。

可是走的時候太急了忘記帶水壺了。

他挑著煤艱難地走在山路上,頭頂的烈日仿佛故意跟龔清秀過不去,熾熱不減。龔清秀每走一步都覺得嗓子里直冒煙。

又堅持了一會,龔清秀實在受不了了。

看到前面有一棵大樹,龔清秀急急忙忙挑著煤來到樹下。放下煤筐的龔清孝癱坐在地上。

一想到才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龔清孝長嘆一聲:「這樣一直不喝水也不知道還能支撐多久?」

想到這里,龔清孝四處望了望,尋找有沒有溪流。可是一眼望去,連個水的影子也沒有看到。

現在,擺在龔清秀面前的就兩個選擇,要麼把煤放在這里,自己輕裝上陣先回煤礦基地去喝點水再回來。 可是這樣的話肯定會耽誤時間,誤了礦長的事。

要麼就是咬著牙繼續前進。龔清孝抬頭看了看太陽,再摸摸自己干到起皮的嘴唇。「不行,繼續走下去肯定會因為嚴重脫水而中暑的。」

就在龔清孝進退兩難的時候,他的目光突然停留在路邊的青草上。陽光下碧綠的青草綠油油的仿佛要滴出水來。龔清孝咽了咽口水,抓起一把青草直接塞到嘴里。在龔清孝咀嚼的過程中,青草的汁水溢了出來,從龔清孝的嘴里流到喉嚨進而流進龔清孝的胃里。

剛剛還在冒煙的喉嚨有了青草汁液的滋潤,頓時清涼了不少。很快一把青草下肚,龔清孝又拔了一把青草繼續咀嚼,此時此刻對于龔清秀來說,這些鮮美多汁的青草別提多美味了。

不知不覺,路邊的一片青草都被龔清孝吃完了。

有了青草汁液的滋潤,龔清孝口渴的感覺消失了,他感覺到渾身有了使不完的勁。龔清孝用衣袖擦了擦嘴巴,重新挑起煤礦,往目的地走去。

有了這次的經歷,龔清孝仿佛發現了新大陸。

平常只要看到青草都要抓幾把帶回家。

每天不吃幾把青草都覺得生活少了點滋味。

只是這個時候的龔清孝一直都是偷偷吃草,不敢告訴別人,怕別人會對自己的吃草怪癖指指點點,因此導致自己更難找媳婦了。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最初發現龔清孝吃草秘密的是龔清秀的媽媽。

這天,龔清孝像往常一樣,從煤礦廠下班后就帶著一把青草回家了,當龔清孝躲在房間里享受「美味」時,龔媽媽已經做好了飯,見龔清孝不在,于是便到房間喊兒子吃飯。

龔媽媽推開門,龔清孝正拿著一把青草往嘴里送。嘴巴里剛剛咀嚼過的青草的汁液還殘留在龔清秀的嘴角。

龔清孝見自己吃草的事情再也瞞不住了,于是就跟母親和盤托住了自己是如何愛上吃草的。

聽完之后,龔媽媽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龔清孝心想接下來被罵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可是令龔清孝沒有想到的是,龔爸爸在得知兒子喜歡吃草后非但沒有指責。反而是大喜。開心地說到「咱們秀兒不是凡人啊!」

龔媽媽見狀也一拍大腿連連稱贊,別人家都在為吃不飽飯愁,自己吃草就可以飽,這能省下不少糧食呢!

「只是這長期吃草不會對身體有什麼影響吧?」龔媽媽有些擔心。

龔清孝見自己吃草的事情沒有被指責,反而可能對于自己家是一件好事。頓時心里的壓力全部消失了,他跟父母坦白自己吃草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如今精神越來越好。身體身體越來越健康了。

聽到這里,龔媽媽才松了一口氣。

因草結緣

自那以后,龔清孝沒有了任何顧忌,于是放心大膽地吃起草來。

有的時候有外人在場,他也會旁若無人地吃起草來。很快,龔清孝吃草的事件就在村民之間傳開了。有一些外鄉人半信半疑都紛紛前往龔清孝家,就為一睹龔清孝吃草的真相。

大家見到龔清孝吃草的場景驚奇不已。

都覺得龔清秀太厲害了,可以以草充饑。

一時間所有人都把龔清秀當成是自己的偶像。

龔清孝愛吃草的事件經過鄉親們一傳十,十傳百,傳到最后變成了龔清孝有特異功能的版本,甚至有人認為龔清孝有仙氣附體,可以將雜草變糧食進行充饑。

一時間,龔清孝成了當地的名人。

不僅引來鄉親們的圍觀,也吸引了一批女[性.愛]慕者。

龔清孝家門前經常會聚集一批女粉絲,圍觀他表演吃草的絕技。女孩子們每每看到龔清孝津津有味地咀嚼青草就會發出一陣贊嘆聲,對龔清孝的欽佩之情溢于言表。

龔清孝也從一個娶不到媳婦的單身漢一躍成為了搶手貨。

不久后,便和村里的一位女子順利成婚并有了小孩。

結婚后,夫妻倆過了一段甜蜜的日子,每次龔清孝的妻子出門,別人提到他的丈夫龔清孝都是連連豎起大拇指,龔清孝的妻子覺得臉上特別有光,覺得自己能嫁給龔清孝這樣的能人真的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

龔清孝還經常通過表演吃草賺取一些演出費用。

一家三口的日子雖說不上大富大貴,但至少也算得上和和美了。

可是好景不長,很快龔清孝吃草的技能就變得不香了,人們不在因為龔清孝吃草而崇拜他,反而是以此相詬病。

遭受質疑,強制戒草

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斷提高,以前吃不上飯的家庭,現在吃肉也變得不稀奇了。

而此時的龔清孝卻還是堅持著吃草的生活。

隨著人們思想觀念的提升,大家不再覺得吃草是一件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反而私下里對龔清孝吃草的行為嗤之以鼻。

龔清孝幾十年如一日吃草的行為成為了村民們茶余飯后的談資,只是言語中不再有崇拜之情,取而代之的都是不屑,甚至有人認為龔清孝精神不正常,好好的肉和菜不去吃,反而癡迷于吃草,不是身體有毛病就是心理有問題。

每每龔清孝一家人出門都會遭到打擊在背后的指指點點,妻子和女兒也開始勸她戒掉吃草的習慣。

龔清孝也下定決心戒草。當他和家人坐在一起,雖然不停地將碗里的飯菜塞進嘴里,但是他吃得索然無味,一頓飯下來總覺得少了什麼。

這樣的日子只堅持了幾天。

在沒吃草的這些日子里,龔清孝渾身覺得不自在。腰也酸背也痛,經常感到頭昏乏力,整個人瘦了一圈,看起來就像生了一場大病。

平常干活的時候也都是無精打采的。工錢也是越拿越少。他覺得再也受不了。

于是一天,龔清孝趁妻女不注意,偷偷將一把草塞進嘴巴里,隨著青草的汁液從喉嚨進入胃里,龔清孝感到無比的滿足,頓時感覺神清氣爽,使不完的勁又回來了。

從那以后龔清孝就瞞著妻女偷偷的吃草。

可是天底下本就沒有不透風的墻。不論龔清孝的保密工作做的有多好,可終究還是被家人發現了。

之后的日子里,龔清孝還是會偷偷吃草,在接連又被發現幾次后,龔清孝的妻子忍無可忍。一氣之下帶著女兒去到外地打工,留下龔清孝一人留在家里。

剛剛開始沒有了妻子的約束,龔清孝更加放心大膽的吃起草來。

一轉眼,龔清孝已經年近七十了,龔清孝的事情也傳到了村外。

吃草真相

龔清孝34年吃下近40噸草的事情也傳到了一位教師劉登軒的耳里。劉登軒對龔清孝吃草這件事感到十分好奇,于是便帶著他去到醫院做檢查。

經過一系列的檢查,醫生告訴龔清孝和劉登軒,龔清孝身體很健康很正常。

正常來說人是沒有辦法長期吃草的,因為人體沒有可以用來消化青草里大量膳食纖維的消化酶,所以正常人如果長期吃草極有可能導致腸胃方面的疾病,而龔清孝吃了這麼多年的草,身體各方面卻一切正常,這一切都是因為龔清孝的消化能力很強,異于常人。

另外,醫生分析,龔清孝之所以一直沉迷于吃草是因為他的認知出了問題,是心理因素所導致的。

因為龔清孝小時候一直過著食不果腹的生活,導致他對食物有著異于常人的人渴望,而且加上他后來礦工的工作,長期呆在狹小的黑暗的礦井里,讓龔清孝長期處于焦慮的狀態下,再加上嚴重缺水的經歷,導致龔清孝出現了認知方面的誤差,誤將青草當成美味珍饈。

而且醫生還說龔清孝之所以多年沉迷于吃草可能還和他身體里缺少一些微量元素有關。

回看龔清孝的一生,因為吃獲得到眾人追捧,讓他娶到媳婦,也因為吃草被眾人指指點點,導致妻離子散。

究竟是龔清孝的問題,還是眾人的問題。

其實小編認為,看待任何事情都應該持有一顆平常心,既不神話它,也不貶低它。

也希望龔清孝的家人能夠早日放下成見,重新接受這個七旬老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