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伙9歲不幸遭遇意外截肢,長大后逆襲讀博士,給自己造出一條腿:造福殘障群體

小伙9歲不幸遭遇意外截肢,長大后逆襲讀博士,給自己造出一條腿:造福殘障群體
2022/03/31
2022/03/31

孫小軍

9歲時, 因一場意外右腿高位截肢,少年孫小軍的右褲腿從此變得空蕩蕩的,他就靠著一副木拐杖行走。

他刻苦學習,從差生逆襲成為博士,然后帶領團隊,研發出智能電動假肢。

如今,他扔掉拐杖、安上自己制造的右腿,可以上下樓梯、爬山,行動自如。

9歲少年高位截肢

孫小軍,一個出生在貴州山村里的孩子, 村里人世世代代過著自給自足的農耕生活。

孫小軍的父母也不例外,以種莊稼為生,農閑時,父親也會燒制磚瓦,賣給需要蓋房的人家,作為家里的副業。

父母親都沒有上過學,自然不知道讀書的重要性,這種思想也深深影響著兒子。

孫小軍小時候非常頑皮不愛讀書,老師在上面講課,他就在下面睡覺,或者與周圍同學說話,反正就是不聽課。

用流行的話說, 幼時的孫小軍就是一個標準的「學渣」,如果這麼發展下去,他的未來,可能就是回家種田或者外出打工。

然而,命運的安排,卻讓他走了另外一條路。

盡管孫小軍不喜歡讀書,但學校里也有他喜歡的課程,那就是體育課, 因為他喜歡打籃球。

小學3年級時,一次上體育課,孫小軍像往常一樣打籃球,可是打完球,右腳踝卻疼痛起來,他以為是打球時,崴到了腳,心想休息幾天就會好的,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而此時,父親正在翻修家里的房子,也沒有在意兒子腳踝上的疼痛。

一天天過去,孫小軍的腳踝不僅沒有好, 反而疼痛感更重了,這時,他的父母依然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而只是帶他去看了村里的醫生,用中藥外敷、打消炎針,又開了些藥。

奇怪的是,疼痛依舊沒有減輕,父親這才帶著孫小軍去鎮上拍了片子,醫生說, 腳踝疼痛是因為患了骨髓炎。

這樣的診斷很難讓人相信,在孫家人看來不過是小孩子調皮,玩耍時崴腳了,不可能這麼嚴重。

于是,父親又帶著他前往大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遺憾的是,結果確實是骨髓炎,并且發生了病變, 已經從腳踝擴散到了膝關節,如果要保命必須截肢。

考慮到手術費用的問題,父親選擇了回縣里的醫院動手術,在回去的大巴上,父子倆并排坐著,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孫小軍卻第一次看見父親默默地留下了眼淚

即使在縣醫院也需要上萬元的手術費,父母務農和燒磚賺的錢,僅夠全家一年正常的開銷,幾乎沒有多余的錢。

于是,孫家就在村里,挨家挨戶地借錢,每家四五百元,終于湊齊了孫小軍的手術費。

就這樣, 孫小軍右側大腿以下的部分進行了截肢,這一年他才9歲。

做完手術,孫小軍一個人待在家里, 每天就躺在床上靜靜地看著天花板,曾經那個活潑愛動的小男孩,轉眼間變得寡言少語、滿臉的憂愁。

2個月后,孫小軍拄著拐杖去了學校,這讓他感到很難受。

從家到學校也就1公里的路,以前跑著、跳著,一會就到了,但少了一條腿,靠拐杖行走,太不方便了,每次走一趟,都感覺是好幾公里的路程。

起初使用拐杖,孫小軍還不能熟練掌握技巧, 走路時經常摔跤,如果遇到雨天,他行走起來就更困難了。

一個9歲的孩子,一只手撐傘、一只手拄拐杖,稍不留神,腳下的雨水打滑,就會跌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孫小軍回憶說,曾經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他試了幾次都沒能自己爬起來,剛好有一位叔叔從他旁邊經過,把他背起來,送回了家。

孫小軍成了殘障人, 走路都有問題更別說以后務農了,曾經并不看好讀書的父親,這時不得不重新考慮兒子的未來。

「學渣」變「學霸」

父親告訴小軍:「你只有好好讀書,將來才能找到一個坐辦公室的工作。」

聽了父親的話,孫小軍仿佛突然開竅,從那時起,他知道, 努力讀書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孫小軍不再貪玩,而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學習上,沒過多久,他的成績就突飛猛進,從之前的班級倒數變成了年級前幾名。

功夫不負有心人,小學畢業那年, 孫小軍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國中,這讓他對未來有了信心,此時,他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要考入一所重點大學。

3年國中生活,孫小軍依然是努力學習,他再次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 考入了縣里最好一所高中的特尖班

三年孫小軍都住校,為了省錢, 父親每半個月給他送一次吃的,家里把最好的東西都帶來了,大米、咸菜、辣子、臘肉。

而特尖班里的40名學生,有30個都是縣城的,他們不僅學習成績好,家庭經濟條件也比孫小軍好太多了。

這讓孫小軍產生了很大的壓力,進入高中后,他的成績不再名列前茅, 只排到了班級20多名,一想到大學聯考,他就會產生一種莫名的焦慮感,甚至有些茫然。

幸運的是,他遇到了一位好老師,班主任看出了孫小軍的心思,對他格外關心,經常找他聊天, 讓他調整好心態不要與其他同學比,而要努力學習,并找到適合個人的學習方法。

班主任的談話,讓孫小軍逐漸放下了思想包袱,全力以赴地學習,到了高三時, 他的成績就穩定在了班級前5名

2006年, 孫小軍以603分的好成績考入了科技大學,就讀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專業。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刻,孫家人都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父母最擔心的就是兒子的生計問題,估計以后有著落了。

而對于孫小軍而言,多年以來放棄假期和娛樂而用于學習,換來的是進入重點大學,他覺得一切都值了。

短暫的歡喜過后, 一家人又開始為一年2.5萬元的學費發愁了,他們是拿不出這筆「巨款」的,好不容易才湊了2800元。

孫小軍曾經聽老師說過,大學里有助學貸款,就安慰父親說「不用擔心,大學肯定能上成」。其實說這話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申請上貸款。

為了節省路費,蘇小軍沒有讓父親和哥哥送自己, 而是獨自一人坐上了去學校的高鐵

因為是中途上車,蘇小軍買的是無座票, 路程要26個小時,他只能站著,累了就蹲一會,或坐在行李上。

但一想到,自己馬上就成為了一名大學生,這點小苦頭,根本算不了什麼。

孫小軍帶著一路的疲憊,終于到達華中科技大學,報到時一說明情況,他才知道之前對學費的擔心是多余的。

學校為孫小軍開通綠色通道辦理了助學貸款,還幫助他解決了住宿、軍訓服裝等雜費, 并送給他一輛電動三輪車,讓這個農村孩子,可以在大學里安心學習,不用為學費發愁。

出國留學、安裝假肢

大一到大三,他在家里待的時間,不超過20天,他在學習上的刻苦努力,后來都得到了相應的回報。

大四這一年, 孫小軍得到了去日本東京大學做交換生的機會,而且學雜費全免,還為他每月提供生活補助。

當他聽到這個消息時,激動地說不出話來,父母親更是做夢都不會想到,一個農村娃,有一天居然能去國外讀書。

在日本,班里的交換生來自不同國家, 老師授課使用英語,孫小軍之前在英語方面的努力,這時都派上了用場,他可以與老師、同學們順利地交流。

一年的交換生結束,孫小軍順利拿到了東京大學的研究生錄取通知書, 和每月60萬日元的獎學金,有了這筆錢,他不用打工也能完成學業。

課程比較輕松,孫小軍就有時間經常外出轉轉,除了發現這里的街道特別干凈外,他還 看不到拄拐杖的人。

原來,日本的本國人以及在日本居留3個月以上的外國人,都必須參加國民健康保險,只要參保了,就可以享受假肢福利政策。

安裝一只假肢的費用大約100萬日元, 政府補貼70%

孫小軍當年被截肢時,一條假肢需要幾萬元, 一個農村的普通家庭難以負擔,他就選擇了使用木質拐杖

在日本,只需要支付30%,他就能安裝假肢。

假肢補貼很快就申請到了,但是孫小軍使用假肢卻費了不少勁,由于是高位截肢,安裝調試都比較麻煩, 然后進行3個月的康復訓練。

因為使用了15年的拐杖,孫小軍的右腿早就沒有了行走的意識,他就像剛會走路的孩子一樣,重新學習如何邁步、如何擺手。

2011年,24歲的孫小軍終于扔掉了木拐杖, 安上了人生中的第一條假肢,也學會了用2條腿走路。

2年后,碩士畢業的孫小軍順利拿到了索尼公司的offer,負責音響設備的開發,年薪120萬。

由于工作需要,孫小軍每天要在索尼公司東京的兩個辦公地點之間往返,這個時候,麻煩就來了,他安裝的假肢在上下樓梯時就顯得特別不方便。

那是因為傳統假肢,沒有動力也不會彎曲, 要靠安裝者的髖關節使勁,才能帶動假肢運動。

每次都是好腿先上,再將假肢放到同一級臺階上,不僅費時費力,時間長了,還會讓髖關節產生疼痛感。

這就讓孫小軍在上下樓梯時,感覺到困難,有時因為假肢的負擔,還會讓他突然倒地,出現尷尬的局面。

孫小軍就萌發了一個想法, 能不能發明一款像機器人一樣的假肢,它自帶動力系統,還能進行彎曲發力。

于是,孫小軍就將自己的設想告訴了上司,想得到索尼公司的研發支持,但他得到的答案卻是不予考慮, 因為假肢與公司的核心業務沒有關聯性

孫小軍與索尼公司簽訂了3年的勞動合同, 他本打算合同期滿就跳槽到機器人公司,去研究假肢。

在索尼公司工作期間,他曾私下向幾個機器人公司投了簡歷, 但都因為他沒有相關專業背景和從業經驗,而沒有得到面試的機會,看來,跳槽這條路是行不通的。

但他沒有灰心,還是執著地想著帶動力系統的假肢夢。那麼如何去實現夢想呢?孫小軍選擇了繼續深造。

辭職、讀博、研發智能假肢

2015年底,孫小軍從索尼公司辭職, 申請到了東京大學讀博的機會,同時還取得了獎學金。

他的博導是一位人形機器人領域的專家,對孫小軍用人形機器人做假肢的想法很支持, 還幫項目組申請到了360萬元的科研經費

但整個研究所的人都沒有接觸過假肢領域,大家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從零開始。

經過一年半的不懈努力,孫小軍與幾位博士同學做出了一個帶動力、膝蓋能彎曲的智能假肢樣機,而他主導設計了樣機的機械和控制組件部分。

樣機獲得了東京大學當年科研項目的第一名,并被學校推薦去美國參加SXSW峰會(集音樂、科技、電影于一身的國際盛會,東京大學每年會挑選3個項目參加)。

孫小軍項目組的科研成果同樣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可, 他們的智能假肢樣機榮獲創新設計第一名,這也是亞洲人第一次獲得該獎項。

3年博士期間,孫小軍在智能假肢方面的研究已經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樣機還不能作為日常使用。

他還想在這一領域繼續深耕,要做出一個真正能應用的產品, 不僅是為自己造一條腿,也能實現產業化,讓其他殘障人士同樣使用。

2018年秋季,孫小軍博士畢業,曾經與他一起研發智能假肢的同學各奔東西, 只有他一人繼續做項目的研究。

不過,三四個與孫小軍一樣,有想法的朋友,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就來幫忙。

同年,孫小軍開始創業, 創建了健行仿生公司,國內的創業氛圍很濃,團隊成員辦事效率高、有激情,到了2019年,團隊人數就發展到了20多人。

經過團隊成員的齊心協力,2019年底,智能假肢的產品研發終于成形了,而這已經是他們研發的第十代產品,中間研發的艱辛、不斷精益求精的改進,可想而知。

十代假肢,比之前的幾代,增加了多種傳感器,通過感知人的行為意圖,而做出相應的動作反應,另外,還通過電機來提供動力,這樣, 殘障人士就不用完全靠髖關節來發力了。

2020年8月, 孫小軍穿上了自己團隊研發的智能假肢,假肢是銀灰色,孫小軍說,自己穿起來,感覺非常酷,科技感十足,走路也輕松。

一個夏天,孫小軍都穿著短褲,大大方方地將智能假肢露出來, 讓人們欣賞他為自己打造的一條腿

2021年10月15日, 這一天也是孫小軍34歲的生日,他特意選擇這一天,舉行了智能假肢的全球首發儀式。

10月份,這款智能假肢也取得了「國家康復輔具質量檢驗檢測中心」頒發的合格證,作為康復輔助類器械。

現如今,每天早上,孫小軍洗漱后和常人一樣去上班,所不同的是,他會穿戴上自己研發的假肢。

孫小軍說,他攻讀博士的初衷,不僅是為了給自己造一條腿, 他也希望更多的殘障朋友,能使用他研發的假肢。

他會將智能假肢作為自己終生奮斗的事業,讓更多的殘障人士,穿上智能假肢,更好地融入社會,實現自由移動的夢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