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女子18歲生下早產兒,兩年後兒子確診重病,為救子她每天吃清水面

女子18歲生下早產兒,兩年後兒子確診重病,為救子她每天吃清水面
2021/12/14
2021/12/14

「生兒子那一年我18歲,根本沒想到兩年後兒子能得這個病!所以,從兒子確診開始,我就帶著他到處奔波,偏方、湯藥不知道用了多少,可是一直沒效果。

來到醫院進行康復治療後,為了把所有錢都用在兒子的治療上,我租了一間不到20平米的小屋子,裡面簡陋得只有一張破舊木床和一個小櫥櫃,在生活上也是能省則省,一棵大白菜再買上2塊錢的掛麵,我能天天吃,吃上一周。」說起這些年給兒子治病的奔波,黃芳忍不住哽咽起來。

黃芳今年29歲,家住雲南省曲靖市富源縣的一個小山村裡,在黃芳16歲時就和丈夫曹紅強相愛了。2009年,相戀一年後的二人按照當地風俗,在家人和親戚鄰裡的見證下舉辦了婚禮。

婚後不久黃芳就懷了孩子,兩個小年輕對于這個即將到來的孩子十分期盼,甚至剛查出有孕就買好了嬰兒用品。

2010年6月,孕期7個月的黃芳羊水突然破了,被緊急送往醫院保胎,最後還是早產生下了兒子曹建成。因為早產出生,孩子營養不良,身體十分虛弱,體重僅有2.6斤,經過醫生仔細檢查,好在沒有發現小成的身體有任何的疾病。

將兒子帶回家後,黃芳和丈夫在現有的條件下恨不得將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孩子,這個家也因為有了孩子而增添了很多歡聲笑語。

圖為黃芳在喂兒子吃水果。

轉眼間,小成就長到了2歲半,黃芳卻發現他的狀態和一歲時一模一樣,不會坐,不會走動,也不會說話,甚至和他玩耍的時候反應也不明顯。

一開始,黃芳以為是孩子早產再加上營養供不上導致的,可是隨著時間越久,黃芳越覺得孩子異常,心中不安的她和丈夫商量後,帶著小成來到了昆明市兒童醫院。經檢查,小成被確診為腦癱。

圖為黃芳在安慰因治療時疼痛而情緒不佳的小成。

「我沒想過自己的兒子會得這麼重的病,在我的記憶裡,我曾在農村老家見過患腦癱的孩子,給我的印象就是一輩子癡癡傻傻,吃喝拉撒都在一張床上,甚至連坐都坐不起來。」在接診室裡,黃芳想到自己的兒子也有可能是那個樣子時,突然忍不住痛哭起來,「就沒辦法能救救我的兒子嗎?他才2歲,不能一輩子這樣活著啊,只要能救兒子,我就算是傾家蕩產也願意啊。」

「趁著孩子年紀小,趕緊帶他去做康復治療吧,只要堅持,孩子有可能會慢慢恢復,只是康復治療的費用比較高,你們要做好準備。」聽見醫生的話,得知兒子還有救,停止哭泣的黃芳激動地握住了醫生的手。

圖為小成在接受康復治療。

黃芳連夜回到家裡挨家挨戶借錢,等借了1萬塊錢後就立馬返回醫院給兒子辦理了住院手續,開始帶著兒子治療。每天,小成都需要做理療、按摩、針灸、認知等專案,可是治療還不到一個月,黃芳借來的錢就花得一乾二淨,她不得不帶著兒子出了院。

圖為黃芳在教小成畫畫。

回到家後,黃芳沒有放棄小成的治療,她學著醫生的手法帶著孩子做一些簡單的訓練,給孩子按摩,還買來童話書每天給孩子讀故事。為了給兒子賺錢,黃芳的丈夫四處打工,每天做上好幾個兼職工作,累得腰酸背痛卻連膏藥都不敢買,只敢吃幾塊錢一瓶的止疼藥,這種情況一直持續了近5年。

圖為黃芳背著小成去醫院。

2017年,黃芳從病友家長那裡聽到曲靖市有一家康復醫院,專門接收患腦癱和發育遲緩的孩子,治療效果也挺好,還可以免除部分治療費,她立刻拿上近幾年的積蓄,又求著親戚鄰裡借了一筆錢,帶著小成就來到康復醫院並開始接受治療。

由于小成不會坐、不會說話,只有雙手可以輕微地動一下,所以他的一切生活都需要黃芳的輔助。「我半夜經常會醒來多次,就怕兒子會不舒服,但是他一直很乖。」

圖為黃芳照顧小成喝水。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黃芳的堅持下,小成不僅學會了坐立,手和胳膊也變得比以前更有力氣了。黃芳沒有想到,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面。一天,做飯的她像往常一樣,給小成多準備了一份肉和雞蛋,但當她從洗手間洗完手回來時,卻發現自己碗裡的清水掛麵竟然多了一個圓滾滾的雞蛋。

黃芳的眼淚瞬間湧了出來。她抬起頭看著兒子,將雞蛋放回到兒子碗裡,然而小成卻抓起雞蛋又遞給了她,驚喜的黃芳含淚吃下了兒子送給她的「禮物」。「有時候遇到人說孩子是癱兒,我就會和他爭論一番,我的兒子會和我分享食物,他懂事,現在就是時間問題,只要我一直帶著治療,他總有一天會好起來的。」黃芳堅定地說道。

圖為黃芳陪小成接受醫師的治療。

然而,現實卻讓黃芳憂心不已。儘管醫院可以免除部分費用,可是小成這些年的治療,不僅花光了家裡的錢,還欠了不少的外債,接下來如果只依靠孩子爸爸的收入,根本就不夠小成的治療費。

「我已經堅持了這麼多年,從沒想過放棄對兒子的治療,但我怕有一天會因為治療費而被迫出院,那樣的話,我也只能帶著兒子回老家,眼睜睜地看著他一輩子這個樣子。可是,我心不甘啊,孩子已經11歲,我還從沒聽到他叫一聲媽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