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保姆「打如意算盤」,與「臥病在床」雇主偷領證「變繼母」,以為能拿1200萬拆遷款,結果卻讓她傻眼

一保姆「打如意算盤」,與「臥病在床」雇主偷領證「變繼母」,以為能拿1200萬拆遷款,結果卻讓她傻眼
2022/05/03
2022/05/03

楊葉嫁給丈夫王貴13年,二人雖是重組家庭,但夫妻間一直感情深厚,對于王貴的兩個女兒,她也一直視如己出,自認為盡到了做繼母和妻子的責任,一家人相處得也算和美。

沒想到,丈夫因病去世,楊葉的生活從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的女兒翻臉不認人,對自己不聯系不問候。

更想不到的是,家里的老房子被征收,兩個繼女直接拿走1200萬的拆遷款,一分都沒給她留,還要把她趕出家門,并揚言要斷絕母女關系。

作為女兒為什麼對母親如此狠心,這個家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丈夫去世,繼女態度大變

楊葉是一個性格樸實、淳厚的中年婦女,和丈夫經營著一個小家,婚后育有兩個孩子。

但丈夫的脾氣暴躁,加上楊葉只生了兩個女兒,沒有兒子,他大為不滿,平時冷漠相對,稍有不順心便對楊葉動手,楊葉為了孩子咬牙維持著這段婚姻。

不僅如此,丈夫對這個家不管不顧,養家的重擔便落在了楊葉一個人身上。

2004年,楊葉來到王貴家里當保姆,主要負責照顧王貴的飲食起居,而王貴的妻子身體不好,常年臥病在床,也需要人照看。

楊葉的婚姻是不幸的,在照顧王貴夫妻期間,楊葉看到了與她截然不同的婚姻,她心生羨慕,看到王貴對妻子體貼有加,更覺得王貴是個好男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楊葉對王貴產生了好感,默默放在心里,只是更加認真地照顧王家夫妻。

后來王貴的妻子離世,楊葉和王貴在朝夕相處中越看越順眼,楊葉覺得王貴溫柔善良、成熟穩重,她感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楊葉想到家里那個好吃懶做、總是對自己家暴的丈夫,覺得越來越無法忍受,便和丈夫失婚。

2006年,楊葉毅然嫁給了比自己大24歲的王貴。

雖然楊葉和王貴是重組家庭,兩人年齡差距大,但是他們的感情卻很好。

王貴在世的時候,一家人其樂融融,楊葉雖然沒有出去上班,但是她認為自己對這個家是有貢獻的。

對于王貴的兩個女兒她也非常關心,把她們當成一家人,盡管大女兒只比自己小兩歲。

大女兒曾因大出血住進重癥監護室,楊葉得知后第一時間跑去醫院,晝夜不眠地照顧她。

王貴上了年紀后,身患帕金森,病多體弱,因此楊葉對王貴事必躬親、無微不至。

在王貴病重去世的前幾年,楊葉更是不離不棄。

她每天背著一百六七十斤的王貴到樓下,督促他鍛煉身體,盡管來回五樓累得自己頸椎僵硬、后背酸痛,也從不喊一句累。

不但如此,王貴的兩個女兒曾提議翻修王貴和楊葉住的老房子,她也積極地讓王貴幫助她們,期間她從未有任何怨言。

沒想到,丈夫王貴因病去世后,還沒有從悲痛之中抽離出來的楊葉遭,兩個女兒對她的態度發生了180°的轉變。

楊葉和王貴所住的那套老房子被拆遷,獲得了1200萬的拆遷金,這本是一件喜事。

但令楊葉想不明白的是,這300萬自己一分錢的影子都沒見著,全部進了兩個女兒的腰包。

更令楊葉心寒的是,之后的三年,女兒們沒怎麼來看過她,對她不聞不問,要把她趕出家門,更是揚言要與她斷絕母女關系。

在楊葉看來,女兒的這些行為完全是過河拆橋、忘恩負義,自己照顧王貴整整13年,為這個家付出多少時間和精力,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如此盡心盡力,丈夫一死,卻換來自己被掃地出門,她越想越氣憤。

帶著不甘,楊葉找到大女兒,向她討要說法。

楊葉傷心的訴說自己的經歷

心有不甘,找大女兒要交代

王貴的大女兒王麗華經營著一家眼鏡店,生活過得滋潤且富足,她的店面和楊葉所住的地方不到五百米,但自從王貴去世后兩人幾乎沒有走動。

楊葉一進門,便開始訴說自己這些年有多苦,隨即提起拆遷款和房子的事,并質問王麗華有沒有把自己當做母親,為什麼這麼對她。

原來,楊葉說王貴在去世前答應過她,要把現在她住的房子過戶給她。

可現在王貴去世三年了,王家姐妹不僅沒把房子過戶給她,征收的錢她也一分沒拿到,她覺得王家姐妹沒有把當做一家人。

王麗華承認,一開始楊葉和王貴,還有兩個女兒之間相處得是不錯,

可當時楊葉和王貴是偷偷結婚的,作為女兒事后才知道,她們心里多少有些不滿。

昔日的小保姆搖身一變成為后媽,放在誰身上都難以接受。

誰愿意叫一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的人「媽」呢?

但是姐妹倆為了父親的晚年幸福,沒有反對,而是積極地接受了這件事。

并且這麼多年來,一家人相處得也算融洽。

如今因為房子拆遷款的財產糾紛問題,才導致雙方的關系僵持不堪。

王麗華表示,老房子是八幾年就蓋好的,是父親王貴的婚前財產,與繼母楊葉毫無關系,所以拆遷款她們絕對不會分給楊葉。

楊葉現在所住的房子,是她們姐妹倆以前買給父親王貴養老用的。

即便父親去世之后,二人體諒楊葉的不容易,也沒有把她趕出去,一直免費讓她住在里面,作為繼女來說,已經仁至義盡了。

況且楊葉只比王麗華大兩歲,并不算老,生活上完全能自理,哪里需要王家姐妹贍養?

退一萬步講,就算楊葉需要人照顧,那她還有兩個親生女兒,何至于纏著作為繼女的王麗華?

而在楊葉看來,自己老無所依,現在住的房子是在王家女兒名下,隨時都能被收回去,她的生活根本沒有保障,對此她十分沒有安全感,她想把房子收到自己名下,這樣她才能安心;

加上自己照顧王貴整整十三年,即使請個保姆,都是一筆不小的開銷,自己又是王貴名正言順的合法妻子,于情于理拆遷款也應該有自己的一份。

除此之外,自己把王家姐妹當做親生女兒對待,她們卻對自己不聞不問,竟然翻臉不認自己這個繼母,狠心要與自己斷絕關系。

楊葉越想越不是滋味,隨即打起了感情牌,想以此感化王麗華:

「我辛苦照顧你爸爸十幾年,你請保姆都要花錢,我付出那麼多一點都沒有。」

「你之前生病大出血,我還去醫院照顧過你,我對你那麼好。」

王麗華卻對此不屑一顧,認為楊葉是在道德綁架,聲稱當時沒有叫楊葉來照顧,是楊葉自己跑來醫院的,并表示拆遷款沒得談,以后不認這個繼母,不要再來往了。

令人疑惑的是,房子雖然是婚前財產,但王貴去世后,屬于王貴的那一部分遺產,作為配偶的楊葉理應分得,為何王麗華堅持不給楊葉一分錢?

在大女兒王麗華處碰壁后,楊葉準備去小女兒王珊家里問個明白。

說辭不同,是否另有隱情

小女兒王珊的經濟條件和王麗華一樣,也是十分優越。

當看到楊葉找上門來后,王珊收起了笑臉,一副不歡迎的模樣。

「我們兩姐妹的房子都給你住了,你到底還要什麼?」

而面對王珊的質問,楊葉又打出了她的拿手絕活——感情牌。

訴說自己辛苦付出卻沒有拿到應有的賠償款,希望王珊做出讓步。

王珊堅決不認同楊葉的說法,覺得她提出的要求實在是不可理喻。

雖然王珊很生氣,但也耐著性子解釋,之所以老房子的拆遷款沒有給楊葉,其實是父親放棄了他的權利,隨即拿出了公證書。

楊葉徹底傻了眼,對此不知情的她怎麼也不相信,嘴里一直念叨:「我不信,他說了要給我的……」

原來王貴還在世的時候,就帶著兩姐妹來到公證處進行了證明,他自動放棄那套老房子的所有權,然后將房子平分給兩姐妹。

可讓人不解的是,如果楊葉真的對待王貴情深意重,王家姐妹為何會如此決絕,不念及父親去和平處理此事呢?雙方怎麼會鬧得如此難堪?

正在這時,王珊透露出一些信息,她細數著楊葉的「罪狀」。

原來,王貴在世時買過保險,受益人寫的是楊葉的名字。

而楊葉貪圖保險的賠償金,竟然在父親還未去世的時候就火急火燎跑到醫院,瞞著王家姐妹偽造王貴的死亡證明,居心叵測。

除此之外,楊葉還試圖造假王貴的遺囑,不想被居委會識破后才作罷。

楊葉立馬在一旁反駁,說自己當時想不到別的辦法,為了盡快拿這筆錢出來填補巨額的醫藥費,情急之下才會出此下策,頂多只算好心辦錯事,她并沒有別的意思。

對于楊葉這樣的解釋,王珊表示并不相信,在她看來,父親住院的所有開銷都是由她們兩姐妹承擔的,楊葉做出的這些事根本就是不懷好意。

說白了,楊葉的種種跡象表明她另有所圖——為了錢。

所以王珊不愿意把拆遷款分給楊葉。

不但如此,王珊懷疑楊葉在照顧王貴的時候,并非像她說的那麼盡職盡責,甚至沒有盡到妻子的責任。

在王貴去世前的兩個月,王珊曾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說自己一個人不方便,不知道怎麼辦。

按理說,繼母每天陪伴著父親,怎麼會不方便呢?

起初,王珊還以為是父親病糊涂了,對此不以為然。

可當王珊抽出空去看望父親時,才知道父親這麼說的緣由。

因為楊葉根本沒有在家里照顧父親,給她打電話詢問時,卻聽到了打麻將的聲音。

一次兩次還可以解釋,可是這樣的情況卻經常被王珊「碰巧」遇到。

因此,王珊不肯讓步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她認為楊葉對自己的父親照顧不周到。

反觀楊葉,她隔三差五找上門來,張口閉口就是那1200萬的拆遷款和討要一套不屬于她的房子。

在討要無果后,楊葉更是逢人就哭訴自己命苦,指責兩個繼女對自己不孝順,要把自己趕出家門、斷絕關系……

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如今王家姐妹走到街上都會被路人的指指點點和竊竊私語弄得抬不起頭來。

住在兩姐妹的房子里,卻到處說兩姐妹的壞話,王珊和王麗華哪里忍得下這口氣?

正是因為楊葉諸如此類的種種行為,才讓王家姐妹對楊葉失望至極,不愿再和她聯系。

口口聲聲說著把她們當做家人,可楊葉現在做出的哪里有體現了親情的地方。

難以解決,親情無法修復

眼看兩個繼女的態度都如出一轍,死活不肯讓步,楊葉只能灰溜溜地回到自己的住處。

來來回回的碰壁,楊葉感到心力交瘁。

丈夫的離世,女兒的遠離,讓她十分孤獨和無助。

悲傷之下,楊葉來到王貴的墳墓前哭泣。

其實她也想和兩個繼女和好如初,卻不想每次見面都會發生爭吵,無奈之下她決定去尋求社區的幫助。

在與社區進行一番交流之后,社區工作人員詳細地解釋了楊葉目前的情況。

在相關政策與法律層面而言,楊葉作為二婚的妻子,所以無論是房子還是拆遷款,確實沒有所屬份額。

加上在王貴在去世前,并沒有留下紙質遺囑或者其他的相關證明,可能王貴是有過與楊葉的口頭協商,但這并不具備任何法律效應。

至于王家姐妹需要撫養楊葉,更加站不住家。

因為成年子女與繼母之間如果沒有形成固定的撫養關系,那麼成年子女對于繼母也是不具有贍養義務的。

但是出于人道主義和站在道德層面上來說,楊葉嫁給王貴多年,照顧王貴是事實,王家姐妹確實應該念及過往,顧及楊葉的晚年生活,多少給予楊葉一點關照。

對此,楊葉表示不要房子的事,只希望此事能有個溝通的機會,但還是想和王家姐妹協商拆遷款的事。

隨后,社區工作人員打通了大女兒王麗華的電話,向她表明楊葉想和她當面協商。

遺憾的是,王麗華還是和之前一樣的態度,堅持沒有退讓的余地,不愿意出面與楊葉協商。

聽到大女兒的表態后,楊葉神情變得恍惚起來。這些年,她自認為盡心盡力,但得到的卻是如此結局,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的。

面對這樣的情況,社區工作人員建議楊葉走司法程序,可以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

然而楊葉不愿意鬧上法庭,畢竟十三年母女情誼一場,她擔心打官司之后僅有的親情就一點都沒有了。

如今,楊葉在一家小型超市工作,負責整理貨物以及引導顧客購物。

這份工作對楊葉來說比較輕松,每個月有9千元的工資。

雖然日子過得拮據,但能勉強維持生活,至少楊葉在自食其力,用自己的雙手獲得勞動果實。

有人說,如果楊葉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保姆費也有不少錢,非要升級做后媽,可見她是貪圖王貴的財產。

在王貴病危時,楊葉偷偷摸摸處理保險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來,兩人當初的婚姻目的性恐怕就不純。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十多年來,楊葉對王貴的照顧和陪伴。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人生在世,更多的是人情人暖。

成為一家人本是一場緣分,也不該鬧到這個地步,此以這樣的方式煙消云散。

雙方都有自己的想法和道理,沒有絕對的對與錯,楊葉想要一個后半生的保障,王家姐妹覺得已經盡了自己的義務。

要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比起寄希望于別人,只有自己努力,腳踏實地,才有可能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