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活到146歲」悲痛送走幾代子孫,棺材準備了幾十年:不想再承受親人分離的痛苦

文本

用獨特視角看世界,客觀事實觀臺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爆料王。希望我的分享能讓大家在閱讀完文章後有所思考,有所收穫喲~

生命的流逝並非消散。縱然每一天的結束,似乎只是漸漸向老病、死亡靠近;一天天的或奔走努力或慵懶消磨,最終仿佛都指向了相同的結果。然而伴隨著相增長的,是求生的欲望。越到了最後,越希望能珍惜。老去似乎是一件極其緩慢的事。看一朵花謝了又結蒂;看一棵樹從羸弱的種子到漫天綠蔭,再到枝條寥落。這些變化緩慢而清晰地以肉眼可見的痕跡在發生。

隨著人們生活水準的不斷提高,人們的壽命也在不斷延長。所謂「人生古來七十稀」的說法已經不適應現代了,因為我國現在人均壽命都達到七十多歲了。不過現在的百歲老人還是稀少,堪稱壽星,也是眾人所渴望的。

印尼有一個老者不僅活過了百歲,而且活到了146歲,他跟普通人的願望不同,他晚年的希望就是早點離去。

一、一個跨過了三個世紀的老人

姆巴·戈多,男,印度尼西亞人,1870年12月31日出生。他年幼時家庭很一般,跟多數家庭的孩子一樣,面臨著餓肚子的困境。他有4個兄弟姐妹,長大後的姆巴·戈多也沒有非凡之處,他跟其他人一樣,上班工作,娶妻生子。可是他的父母、兄弟姐妹相繼離世,最後一任妻子於1988年去世,陪伴他的只有孫子、曾孫、玄孫等後輩。

他跟常人一樣,沒有什麼別的不良嗜好,沒有什麼遠大的理想,生活方式也跟平常人差不多。有一點值得一提,那就是煙,而且有煙依賴,每天都要幾隻,這個習慣沒有改變過。

1890年,20歲的馬巴高索與妻子結婚,婚後生活一直很幸福,可是妻子到底先走一步。就這樣,他接連娶了四個妻子,第四個妻子在他118歲時去世,他一生共有7個兒子和5個女兒。

二、老人盼著離開人世

時光流逝,姆巴·戈多的的面部日漸衰老,牙齒早已掉光,身體也已佝僂,但他好像被遺忘了,一百多歲的他依然身體健朗,耳聰目明。可是老人依然難以掩飾心中的孤寂。

每一次看到自己熟悉的面孔離開自己,尤其是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場景,他的內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傷感。一次,他接受媒體時坦言:「我很想現在就離去,孫子們都已經長大成人了。」

在古老的日子裡,他每天吃過飯後,就蹲坐在自家門口,望著來去的人們,希望自己早點離開。據他的孫子們透露,姆巴·戈多122歲的時候已經為自己準備好了墓地,可是日子一天天過去,他依然健康地活著。

「壽而多辱」,老人實在有夠了的念頭,他幾次想有毀了自己的想法。得知此事後的子孫把家裡的危險的工具都藏了起來,行走不便的姆巴·戈多便希望煙來把自己的身體毀掉,可是從此他的身體彷彿更加硬實起來,到醫院去查一下肺部,沒有受到損害,這也讓家人感到很奇怪,看來,他真的被遺忘了。

儘管如此,他的曾孫和玄孫會時常來看望他,時而還會輪流著跟他住上三五天,以排解他心中的孤獨。一次,孩子們給他過完生日後,他道出了一句發自肺腑的話:「我不想再感受親人離去後的痛苦,我希望早早離開。」

後來,他的視力漸漸受到影響,沒有辦法看東西了,唯一的愛好就是聽聽廣播和自己喜愛的音樂。尤其是2016年5月以後,他的身體開始急轉直下,最終變得連吃飯洗澡都成問題了。

姆巴·戈多最終住進了醫院,這一時刻他等了很久了,他期盼著快快離開人世,並且要求儘快出院,儘管家屬不同意,他卻依然堅持,懇請醫院讓他回家。在醫院期間,他也拒絕接受治療,不吃飯不進食。可是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很長時間,直至2017年3月,他才安然地離開了人世。

姆巴·戈多總算脫離了苦海,人世間的喜怒哀樂他經歷的已經太多太多了。高壽的姆巴·戈多在人生的最後顯得尤為倔強,他早已不害怕並且盼著快點離去,並以不治療為抵抗。興許這一時刻對他來說已經等了很久了,在巨大的獨孤面前,離開對他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

多年來,親人們也瞭解姆巴·戈多歷經的痛苦,對於他選擇的方式也表示同情和無奈,儘管也有很多勸說,但是看著他執意的態度,覺得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隨他自己去了。

無論境遇,無論貧富,無論早晚,人生短短數十年,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必須面對的事。我們常說世事無常,誰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出現,很多人因此常常戰戰兢兢,不知道自己這一生應該怎麼活,或者這一生怎麼度過才算沒白活。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過常情。願你在人間歷經衰老時,多一分淡然,少一分惶恐;歷經疾病時,多一點希望,多一點機會;歷經死亡時,回顧此生,不會為寂寂無名感到羞愧,也不會為虛度年華感到惶恐。這才不枉初到人間奮力啼哭的那一場力氣。

文本

本爆料王專爆臺灣各類時事熱點新聞!每個臺灣人身邊的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還你一個真實的臺灣~以後未來也有你們一路相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