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先天病,爸決心「帶到世上」2歲離世,捐眼角膜助兩個孩子,在手臂刺兒子笑臉:你一直在爸爸心中

為您帶來@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傳播最新資訊,傳遞最強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縱觀台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小料。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父親是世界上最嚴肅的那個人,也是最孤獨的那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最難懂的人就是父親,很難有另外一種角色像父親一樣了。

可暘是叢天龍的第三個兒子,兩歲那年,因為生病離開人世,叢天龍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在失去孩子的當下,要做出捐贈的決定並不容易,但對他來說,孩子離開,做父母的人都有私心,他的私心是他希望可暘活下去,但如果事情無法扭轉,或許他該做的,是讓可暘用不同的方式繼續活著。

後來,可暘的眼角膜幫助兩名幼童重見光明。心還是會痛,但現在的他是這麼深信著:「孩子把時間還給我,是為了要我去幫助更多人。」

可暘出生時,第一個接住他的人不是醫師,而是爸爸。想起當時的情況,叢天龍臉上罕見出現驕傲的神情。那是他的第三個孩子。

可暘有先天性心臟病,法洛氏四重症。他上網查資料,做無數功課,確認這個病可以治之後,就決定把可暘生下來,心想既然孩子選了他們做父母,就是種緣份吧。

他當時不曉得,可暘出生後沒多久,就會被診斷出唐氏症,吃飯、說話、走路都得花上更多心力,歲月從此在可暘身上慢了下來。當然也曾有過很多的不安和心慌,但後來證明,可暘是個吃好、睡飽,就容易滿足的孩子,想起他天真無邪的笑容,叢天龍的胸口總是暖暖的。

兩歲後,醫師建議他們讓孩子解決心臟問題。他雖然捨不得,但想著孩子的未來,總覺得這是最好的選擇。那天,他在外面守了一整天,等到醫院長廊上空無一人,才盼到醫師一句「成功了」,叢天龍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帶著疲倦回家短暫休息。兩個小時後,他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可暘快要不行了。

「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那之後一個月,可暘住進加護病房,胸口反反覆覆八次緊急治療,情況卻沒有真的好轉。想起當時為了兼顧工作,在臺南臺北間來回奔波,他突然紅了眼眶,「我很想一直待在可暘身邊陪他,可是 ICU有限制探病時間,我每次進去,看他一下就趕快出來,把時間留給可暘媽媽,因為我覺得孩子會比較希望媽媽陪……」

他靠在可暘耳邊,答應他的小兒子:「 不要怕,不管發生什麼事,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孩子在他生日那天離世了他卻把這視為一種禮物

有次他和可暘媽媽剛離開病房,在搭電梯時,他突然說:「我有一個很強烈的預感,可暘會在我生日那天送我很棒的禮物。」是什麼禮物,叢天龍並不知道,但那是身為父親的直覺。半個月後,他們不忍心再讓可暘受苦,降低了所有藥物,沒多久,孩子就這樣離開了,他們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

「可暘要去捐贈,是我抱著他去,捐贈結束,護理師要用病床推他,我也說不用,我抱著他去床上躺好,這是我答應他的事。」

叢天龍是可暘來到世上,第一個接住他的人,可暘走了,他也必須接住才行。

他深愛的小兒子就這麼離開了。那天是六月十日,叢天龍的生日。後來,他把可暘的笑容刺在右手手臂上,一旁有顆燦爛的太陽,最後烙上可暘出生和離世的日期。當時說的生日預言,居然是兒子離世,這還能算的上是禮物嗎?

是可暘讓他懂了怎麼接受別人的幫助,怎麼不求回報的付出,他變得尊重生命,知道原來這世上有一種愛是超越了疾病,是即使知道會被拖慢了步伐、會辛苦,還是要全心全意、義無反顧去擁抱另一個人。

可暘離世後這一年多的時間,他回到移植登錄中心當志工,和每一個反對器捐、忌諱談論生死的陌生人分享可暘的故事,而那些原本冷漠的臉龐,大多會在看見他右臂上的刺青而變得溫和。

他會跟那些人說:「孩子離開,做父母的都有私心,我的私心是我希望可暘活過來,可是我知道,事情不能扭轉,我只能用不同的方式讓他活下去。」

父親就是這樣,我們的及時雨,雪中炭,雖不像媽媽一樣時常陪在我們身邊,卻總能在關鍵時刻為我們撐起一片藍天!

父親雖然沒有細膩的愛,卻有著粗獷的胸懷,教會我們堅強的面對未來,遇到挫折和困難也不會輕易倒下來。

每一件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都逃不過小料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台灣!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哦~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將永遠伴您左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