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6歲光棍茅草棚撿女嬰,辛苦拉拔一生未娶,父女相依為命28年,孩子長大報恩:要把爸爸的愛傳下去

36歲光棍茅草棚撿女嬰,辛苦拉拔一生未娶,父女相依為命28年,孩子長大報恩:要把爸爸的愛傳下去
2022/06/08
2022/06/08

天黑了,小鎮上的集市結束,熱鬧隨著人群消散。 36歲的鄧和平裹著冬夜的寒風和濕氣,趁著月色往家趕。 突然,他頓住了腳步。

偏僻處是一個茅草棚,隱隱約約有嬰兒的啼哭聲傳出來。 鄧和平狐疑著走近了些,確實是嬰兒的啼哭聲。 聲音已經有些啞了,顯然孩子哭了有一會兒了。

「有人在嗎?誰家娃兒在哭啊?」鄧和平試探著呼喊了兩聲,卻得不到任何回應。 鄧和平想著要不要去棚里看看,又有些猶豫,他是個老實人

那是1990年的冬日,一入夜,小鎮上基本就是一片寂靜,更別提這僻靜路上的茅草棚。 或許是心里有了惦記,后退了兩步的鄧和平,覺得嬰兒的啼哭聲似乎又大了些。 在這寂靜的夜晚,像寒風一樣刺撓著他的良心。

終于,鄧和平壯著膽子走進茅草棚,扒拉出了掩在草叢里的嬰兒。 似乎是感受到了被挽救的希望,小家伙在鄧和平伸手的那一刻停止了啼哭。 沒有襁褓,只裹著一件大人的單衣,是個女嬰。

鄧和平將小家伙抱在懷里,緊緊裹著她的衣服。 一張紙條滑落出來,上面潦草地寫著四個字: 下午4點。 鄧和平猜測,這應該是嬰兒出生的時間。 也是這張紙條,讓鄧和平意識到,這是個女嬰

四下無人,這個小生命要怎麼辦?帶她回家,養著她?還是把她放回原處,就當不曾遇見? 鄧和平再次陷入了糾結。

歇了片刻的小家伙,突然開始了又一輪的啼哭。 善良的鄧和平,終究狠不下心將她拋下,任她凍死在冬夜的寒風中。 一邊在心里責罵女嬰的親生父母,一邊裹著孩子回到了自己家中。

尚不知人世艱難的女嬰,在陌生人的臂彎,哭累了、睡著了。 她不知道鄧和平的家,本身就是個問題家庭。 家里人口不少,卻老得老、病得病,沒什麼正經勞動力。

首先是鄧和平的母親,常年多病,幾乎臥病在床。 再說他的父親,積勞成疾,如今能種著幾塊地,管一家人的口糧,已經很是吃力了。 鄧和平還有一個心高體弱的妹妹和一個智力低下的弟弟,都是只吃飯不干活得主。

鄧和平自己算是家里唯一正常的勞動力,但他也是常年受著慢性支氣管炎的苦,干不了重活。 時不時帶著弟弟給村里人幫個忙,搭把手,干些零碎的體力活兒,就是這個家唯一的經濟來源。

老鄧家的情況,村里附近都知道,這也是鄧和平直到36歲還是光棍一條的原因。 家里窮,負擔還重,哪個大姑娘愿意跟著他吃苦?如今,他還領回一個來路不明的女嬰,這不是又多了一個「小拖油瓶」嗎?

鄧家人窮苦,但心地善良。 一番商量之后,他們決定好好養活這個苦命的孩子。 冬夜雪花飛舞,讓黑夜變得亮堂起來。 鄧和平給孩子取了個名字,叫「鄧雪鳳」

家破人亡

鄧雪鳳一天天長大,她學會了讀書明理,學會了洗衣做飯,知曉了生活的不易,知曉了自己姓名的來歷。

五年級的時候,鄧雪鳳的簡陋小屋里,迎來了一對打扮時髦的中年男女。 鄧雪鳳知道他們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也是當初遺棄自己的人。 他們如今有錢了,想要接鄧雪鳳回去,一起生活。

「雪鳳,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跟他們走。 他們畢竟是你的親生父母,想來不會虧待你。 咱家這個條件,你吃苦了。」

鄧雪鳳聽著鄧和平的話,看著他有些渾濁的眼睛,只輕輕搖了搖頭。 那個下雪的冬夜,是鄧和平給了她希望,帶她回家,認她做女兒。 如今,她是養父的希望,也是這個家唯一的希望,她不能離開

親生父母見鄧雪鳳不愿意搭理自己,留下聯系方式,便離開了。 鄧雪鳳更加用功讀書,成績是村里出了名的好。 因為 爺爺對她說,讀書出息了,才能走出這個小山村,將來才能更好地照顧爸爸和叔叔

每學會一個成語,鄧雪鳳都會覺得很開心。 奶奶病逝后,爺爺也倒下了, 為了不拖累這個家,爺爺用盡所有的力氣,懸梁自盡了。 摸著冰涼的遺體,想著爺爺之前對自己說過的話,鄧雪鳳內心震痛。

這個家里的人是如此的善良,省下自己看病的錢來養活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女嬰。 這個家里的人又是如此的決絕,沒等自己長大,就一個接一個地離開了

強撐著料理完了爺爺的后事之后,負責洗衣做飯,料理家務的姑姑,也忍無可忍地離開了這個家。 姑姑沒有打招呼,就離開了。 她這一走,這個家就徹底沒有家的樣子了

眼看著叔叔的無知,和養父的脆弱,鄧雪鳳突然意識到,如果沒有自己的出現,這個家或許不會如此。 養父可能已經結婚生子了,爺爺奶奶也可能不會去得那麼早。 姑姑或許也不會因為內心無法控制而離家出走。

「雪鳳,爸爸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鮮少喝酒的養父,醉倒在了爺爺的遺像前。 鄧雪鳳一邊喊著不知所措的叔叔幫忙搭把手,把養父扶到床上去,一邊在心里默默流淚。 從此之后,鄧雪鳳就全權接過了姑姑洗衣做飯,料理家務的活兒。

這個家只剩下三個人了,養父、叔叔、還有鄧雪鳳。

做苦力,想掙點兒錢,總是不容易, 養父和叔叔經常早出晚歸,一身又臟又累。鄧雪鳳總是默默地為他們準備好飯菜,洗好衣服。 鄧和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偶爾,鄧和平看著鄧雪鳳,也會再次提起她的親生父母。 善良的鄧和平還是那句話: 爸爸沒本事,這個家的日子太苦了。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回到你親生父母的身邊。

鄧雪鳳打斷養父的話,不讓他再說下去。 這個家在外人看來或許有許多的不堪。她從生下來開始,所感受到的愛和溫暖,都和這個家有關。 如果沒有養父,她可能早就凍死在了那個飛雪的冬夜里。

在磨難中長大

鄧雪鳳因為每天都要洗衣做飯,手上生了凍瘡,手指頭就跟香腸似的,又痛又癢,干活總是毫不利索。 鄧和平心疼她,怕她手上的凍瘡嚴重了會影響她的學習,于是節衣縮食,給鄧雪鳳買了一雙厚厚的羊毛手套。

這雙手套,整整花了鄧和平積攢半個月的工錢。 這雙手套也成了鄧雪鳳最貴重的寶貝,她平常根本舍不得戴。 晚上睡覺的時候,她都把手套放在自己的枕頭底下。

日子雖然艱苦,鄧雪鳳卻一直堅持努力學習。 她一直記得爺爺同她說過的話,她要好好學習,努力走出這個小山村,成為養父和叔叔的依靠。 從小學到國中,從國中再到高中,鄧雪鳳一直是這個村里的第一名。

堅持就是勝利。 鄧雪鳳做到了。 她成了這個村里唯一的一名大學生。 那是2010年,鄧雪鳳收到了師范大學的錄取通知書。 養父笑了,叔叔也跟著笑了,整個村子都熱鬧了。

帶著那雙寶貴的羊毛手套,鄧雪鳳走進了大學校園。 她選擇的是醫學院臨床醫學專業,她希望自己將來能為養父和叔叔治病。 把他們的病治好了,再陪著他們一起過好日子。

人生的磨難總是一個接著一個。 鄧雪鳳剛到大三,大學還沒畢業,突然接到了一紙病危通知書。 鄧和平病危了。 他的慢性支氣管炎已經發展成了雙肺肺氣腫,一次感冒可能就會要了他的命。

鄧雪鳳不顧一切趕回到養父身邊,趴在床邊,整整守了他一個晚上。 鄧和平看著女兒,摸著自己枕頭下的信紙。 那是他寫給女兒的信,在信上,他再次提到了讓女兒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的話。

鄧和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度過這一劫? 那封信他是當作遺書來寫的。 他不知道女兒看到了會怎樣? 他既怕女兒難過,又怕女兒真的離開自己。 他在黑暗里睜著眼睛,看著女兒,一夜到天明。

鄧和平有慢性支氣管炎,也一直在吃藥,鄧雪鳳都是知道的。 高中畢業那年的暑假, 鄧雪鳳整整打了兩個月的暑期工,就為了給家里添了一個小冰箱和一個電池爐。 小冰箱是為了養父和叔叔能夠不再吃放壞了的飯菜。 電池爐是為了養父做飯時不再受柴火煙熏,減少咳嗽。

鄧雪鳳沒想到,自己上大學才不過兩三年,鄧和平居然就病發了。 這一病發,居然就病危了。

村里的人告訴鄧雪鳳,為了省錢,給女兒湊學費,鄧和平一直舍不得到醫院尋醫問藥。 這些年都是隨便在藥店買一些最便宜的藥品,湊合著。 再加上積勞成疾,這一下就問題大了,住院了。

鄧雪鳳紅著眼眶回了學校,含著淚向自己的老師遞交了一份退學申請書。 接到退學申請書的郭銘偉老師大驚,這個所有師生公認的,多才多藝,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居然要退學? 他將申請書扣了下來,想要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黃泥土屋草席床,陰暗閣樓是閨房。 若非實地了解,郭老師還真不知道,總是一臉笑容的鄧雪鳳居然就生長在這樣的家庭環境。 再聽村里人講述了鄧雪鳳的家人和往事,郭老師徹底明白了鄧雪鳳為何要申請退學。

原本,學校給鄧雪鳳安排了一個勤工助學的崗位,每個月可以獲得600元的助學金。 但這份收入顯然太過微薄。 郭老師又幫鄧和平兄弟安排了份校傳達室的工作,讓他們每月有了穩定的工資,也能一家團聚。 可兩兄弟要看病,這錢還是遠遠不夠的。

越努力越幸運

2013年,23歲的鄧雪鳳用一曲「驚鴻舞」開場,她帶著養父和叔叔登上了一檔名為《夢想秀》節目的舞臺。

她的夢想有兩個,一是為養父籌措醫療費,二是為自己尋求學業上的資助。

他們的故事,讓全場觀眾和嘉賓淚流滿面,鄧雪鳳的夢想要求獲得全票通過。 周先生愿意個人捐贈40萬元,鄧雪鳳婉拒了,她只接受了節目組的贊助金。

郭老師也來到了節目現場,他拿出了鄧雪鳳的那張退學申請書,還給了她。 并告訴了鄧雪鳳一個好消息,她被保研了。 學校和節目組為她解決了后顧之憂,她可以一門心思地完成自己的學業了。

當初的女嬰何其不幸?如今的鄧雪鳳又何其幸運?她走出了小山村,還成為了一名醫學碩士研究生。

2018年畢業季,成績優異的鄧雪鳳獲得了眾多醫院的青睞。 考慮到南方氣候溫暖,更利于養父的身體,鄧雪鳳選擇了一家醫院。 將自己在學校學到的理論知識與臨床實踐相結合,鄧雪鳳在緊張忙碌中成長著,快速成長為一名合格的女醫師。

業余時間,除了照顧養父和叔叔,鄧雪鳳還報名參加了愛心醫療隊,給社區的孤寡老人提供義務醫療服務。 她所擅長的醫療項目,如腎臟疾病,甲狀腺疾病,骨質疏松等,多是老年人常見的疾病。 漸漸的,便在社區小有名氣了。

鄧雪鳳一直記著養父當年為了省錢不去醫院,結果拖成重癥病危的那一幕。 所以,當她在醫院碰到家庭貧困,強忍病痛折磨,苦苦哀求醫生放自己回去的老年患者。 她會盡自己所能,掏錢給老人安排住院,再為老人申請醫院的專項基金解決費用問題。

面對老人的萬分感激,千恩萬謝,鄧雪鳳告訴老人,這都是自己應該做的。 這個社會滋養了她,如今她有能力了,自然要回饋社會。 是善良和愛讓她有了生的希望,所以,她要將善良和愛傳遞下去。

鄧和平的身體也在好轉中,每每聽到社區的人夸獎他的好女兒,他都忍不住得意和驕傲。 他將女兒帶回了家,女兒帶他走出了山村。 他的女兒就是那雪夜里飛出的一只金鳳凰。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