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釘子戶強硬堅持,要雙倍賠償款,夫妻聯手獲得7000萬拆遷款,萬萬沒想到,分完錢后家卻散了

釘子戶強硬堅持,要雙倍賠償款,夫妻聯手獲得7000萬拆遷款,萬萬沒想到,分完錢后家卻散了
2022/03/21
2022/03/21

2004年,由于政府規劃,蔡屋圍村即將迎來拆遷,開發商京基公司給村民們開出了每平方公尺2.5萬元外加購房補貼的賠償,大部分村民對這套補償方案還算比較滿意,而此時,唯獨村民 蔡珠祥和妻子 張蓮好不答應。

蔡珠祥和妻子張蓮好

蔡珠祥曾在香港打過工,他深知房地產的發展勢頭,就直接獅子大開口索要每平方公尺5萬元的賠償。地產公司自然不會同意,于是蔡珠祥和妻子張蓮好在網上營造悲慘人設,發動社會輿論,企圖采用輿論戰逼迫對方公司接受賠償條件。

在2007年,京基公司經受不住社會輿論壓力就同意了蔡珠祥提出的賠償條件,最終支付了7000萬賠償款。

但是沒多久,二人竟然失婚了,蔡珠祥的孩子也離他而去。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蔡珠祥妻離子散呢?

最強釘子戶,不接受賠償暗藏陰謀

蔡珠祥和妻子張蓮好有一棟6層高的房子,這間房子是他們多年打拼留下來的財產。他們將這棟樓租了出去,每個月有上萬元的收入。對他們兩個老人來說,這樣的生活很是滋潤。

2004年,經濟發展勢頭更是令人贊嘆。蔡珠祥所在的蔡屋圍村由于地理位置很好,自然成為了香餑餑。此時多家房地產公司都參與到蔡屋圍村的競標當中,京基公司對這塊地更是勢在必得。

京基公司已經在蔡屋圍村的周圍買下了好幾塊地,想著將蔡屋圍村也拿下來,以此擴張自己的業務范圍。正是因為有著巨大的經濟發展潛力,因此很多當地的村民都想多爭取一些利益。

京基公司的工作人員對村民進行勸說,再加上價格不菲的回報,大部分村民都同意拆遷。

一開始,京基公司以每平方公尺2.5萬元左右的價格收購這些土地,這時大部分村民表示不同意。因為村民們也不傻,他們深知蔡屋圍村的經濟發展潛力,所以雙方爭吵許久。

事實上,拆遷工作延期對京基公司是很不利的,因為賣房子的廣告已經打了出去,甚至有些市民已經交付了房子的定金,這讓京基公司在公關中很難平衡各方的利益。

蔡屋圍村的村民就此和京基公司展開了拉鋸戰,最終在2006年,京基公司終于扛不住壓力決定再補貼一部分補償金給村民,這才讓蔡屋圍村的村民平息了心中的憤懣。

不僅如此,京基公司還承諾:如果村民購買京基公司重建的房子,將可以獲得一些購房優惠。

這樣下來,蔡屋圍村的村民基本上被京基公司搞定了,但是此時卻有一對夫婦對京基公司的做法仍舊不滿。

蔡珠祥夫妻二人之所以不愿意出賣房子,是有著自己的獨特原因。原來,蔡珠祥此前到過香港打工,而且蔡珠祥還辦理了香港身份證。因為不是大陸人,京基公司的很多福利和補貼,蔡珠祥是拿不到的,這樣獲得的賠償要比其他村民少得多。

另外,蔡珠祥還想要更多的賠償款。雖然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可是在香港打工的經歷告訴他房地產行業的利潤有多高,他認定只要拖的時間夠長,京基公司必然屈服。

蔡珠祥雖然自以為勝券在握,可京基公司立刻就回絕了他的提議。因為當時房價最高的也就2萬5千元左右,而蔡珠祥給出的價格竟然是每平方公尺5萬元,幾乎是最早收購價格的兩倍。由于蔡珠祥的倔強,京基公司的工程建設和房產出售工作受到了很多阻礙,可蔡珠祥依舊和京基公司周旋著。

蔡珠祥知道只要將交易時間無限拖延,京基公司無論如何也會和他妥協。蔡屋圍村周圍的土地都開始建設了,有些地方地基都打好了,可他依舊將自己的六層小樓每一層都打掃得干干凈凈,擺出一副想和京基公司耗到底的架勢。

夫妻化名網上賣慘,公司無奈賠償千萬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京基公司都不理會蔡珠祥夫婦的做法,這讓蔡珠祥夫婦感到有些不安。

后來他們想到一個絕妙的主意,蔡珠祥決定打輿論戰。在2007年,他們化名「阿香婆」寫了一篇訴苦賣慘的文章,并將文章放在網絡上。那個年代互聯網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不久后這篇文章迅速在網絡上成為熱點。

在文章中他們將自己描述成一對因為強制拆房而無家可歸的可憐老人,極力渲染自己弱勢群體的形象。那個年代網絡熱點事件還不多,人們對各種反轉和炒作沒有經驗。因此很多無知的網民就被這篇文章激怒了,網絡上掀起了一股打擊無良商家和維護公民權益的浪潮。

乘著網絡輿論的大潮,蔡珠祥將京基公司告上法庭,這一番操作下來京基公司徹底被打暈了,京基公司立刻派出公關團隊維護公司形象。

最終迫于輿論壓力和法院審判,京基公司前前后后賠償了蔡珠祥夫婦7000萬元,京基公司一開始并不愿意吃這個啞巴虧。但是試想一個大型的房地產公司和一對平凡的夫婦僵持不下,最終又能獲得什麼好處呢?

蔡珠祥的計謀終于得手,雖然過程比他想象的艱難很多,可賠償金確實不少,這也足以讓他享受生活了。讓人沒想到的是,不久后,張蓮好和蔡珠祥失婚了。

丈夫多年未歸,夫妻有名無實

上世紀60年代,張蓮好下鄉到蔡屋圍村。因為張蓮好年輕貌美,所以蔡屋圍村的年輕男子都很迷戀她。由于性格合拍,在眾多追求者中,張蓮好選擇了蔡珠祥。

婚后蔡珠祥和張蓮好生了好幾個孩子。因為家庭開銷過大,蔡珠祥和張蓮好的生活過得相當拮據。

在那個年代,深圳很多人都前往香港謀生路。香港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已經很發達了,深圳人在碼頭的另一端,就能夠看到香港的高樓大廈和繁榮景象。

幾經思考,蔡珠祥終于決定去香港謀生。1972年,他跟著當時運糧食的船只來到香港。下船后蔡珠祥覺得來到了另一個世界,繁華的夜景,車水馬龍的街道,忙碌而充實的工人,這些景象都是蔡珠祥此前無法想象的。

很快蔡珠祥就清醒過來,寸土寸金的香港似乎和他這個異鄉人沒有關系,他做的依舊是最為辛苦的工作——碼頭工人。只有到了領工資的時候,蔡珠祥卻感到無比開心。

70年代香港

在香港一個月的工資等于在深圳干半年,于是他便在香港長期務工,每年他都會寄一筆錢給家里。這筆錢雖然不多,但是足夠解決一家人的生活問題。

幾年后,意外卻突然降臨。

1978年,蔡珠祥和幾個深圳老鄉準備偷渡到厄瓜多爾,不料在靠岸過程中被警察發現了,中間人和介紹人都被抓起來了。由于沒有正式身份,一群人只能進入厄瓜多爾的血汗工廠。工作比在香港時還累,并且再也無力寄錢給妻子。

到了1988年年底,蔡珠祥乘坐的郵輪轉換了好幾個國家才回到自己的故鄉,此時的家鄉已經一改當年的落后和貧窮,街上車水馬龍、高樓林立、燈火輝煌,一時間讓蔡珠祥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來到香港的時候。

在慌亂和迷茫中,蔡珠祥尋找著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幾天后,蔡珠祥才回到蔡屋圍村,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家。

可此時已經滄海桑田,十幾年沒見的妻子見到他后竟然認不出來。不僅是妻子,連他的孩子也認不出這個父親。

不過既然已經回來,張蓮好和孩子也很高興。蔡珠祥和張蓮好這時已經沒有任何感情了,只是在表面上保持著夫妻的名義。

在外地奮斗多年,蔡珠祥賺到不少錢。為了彌補家人,也為自己能夠有一個相對更好的晚年,他將自家的小屋子翻修了,蔡珠祥便和家人住在了這所新房子里。

這座房子有六層樓高,每層的可住面積也很大,他們計劃著將房子出租,自己只需要收取租金就可以了。

此時的家鄉已經是一座非常現代化的大都市,來這里打工的人非常多,蔡珠祥的屋子很容易就租了出去,租金收入也不少。此后的很多年,他們一家就靠著租金過上了相當愜意的生活。

雖然蔡珠祥和張蓮好表面上還是一對夫妻,可心里已經沒有了對方的位置。多年未見,他們都改變了太多,對于蔡珠祥在國外的生活,丈夫也閉口不提,夫妻間的默契和信任已經難以再重建。

因此在2007年獲得的7000萬賠償后,這對早已沒有感情的夫妻直接失婚,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獲得了賠款,卻妻離子散

因為輿論影響太大,京基公司最終賠償了7000萬給蔡珠祥,京基公司其實很不愿意這樣做,畢竟7000萬是一筆不小的賠償款,但如果蔡珠祥一直不愿意拆除自己的房子,那麼他們所建造樓盤的外觀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此后很多年都再也找不到蔡珠祥的新消息,很多公眾對于蔡珠祥和張蓮好的失婚非常好奇,這對好端端的夫妻怎麼一拿到錢就失婚了,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這一場博弈蔡珠祥算是獲得了勝利,此后蔡珠祥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很多媒體和記者多方走訪都找不到他,連張蓮好也失去了聯系。

民間關于這對夫婦的后續有多種說法,但沒有一家媒體能給出比較可信的消息,這件事就逐漸被公眾淡忘。到了2020年,蔡珠祥才又一次來到人們的視線中,這時的蔡珠祥已經很年邁了,他說話變得更加平和,語氣中帶著一種和藹。

記者問道:「如果您不是持有香港身份證,你會不會同意京基公司早期的合同?」

蔡珠祥顯得很平靜,他說:「說不準的,當初只是覺得房子對自己很重要,如果真的要拆遷,京基公司就要拿出能讓我說服自己的條件才行,你說對不對?」

當初這對夫妻為了獲得高額賠償和京基公司斗智斗勇,現在我們再回頭審視那一段時光,可以看出蔡珠祥對于金錢其實看得很重。

記者又問:「獲得賠償后您和妻子都發生了什麼?我們聽說您已經和妻子失婚了,現在你們過得怎麼樣?」

問到這里,蔡珠祥的臉色有了一些變化,似乎有些不快,他回答道:「獲得賠償后我們沒有馬上失婚,一開始我們只是覺得賠償金很豐厚,心里都覺得滿意。」

他頓了頓,似乎想要把過去的事回憶起來,他接著說:「因為多年在國外生活,我和她的感情已經大不如前,要是沒有賠償金這個事,我早就和她過不下去了。」

記者說道:「嗯,這筆賠償款確實很多,它對你們的生活產生了什麼影響呢?」

「因為沒有了感情,賠償款拿到后,我前妻就吵著要分清楚,我一開始覺得沒必要這麼急,可她想快點分完。后來我沒辦法,就和她一起把7000萬分了,一部分給我和我前妻,另外的給了我的幾個孩子。我沒想到的是,錢分完了,家人之間的情分也完了。」蔡珠祥說起這個有些傷感,不想再說下去。

后來的事我們都知道了,錢分完后蔡珠祥和妻子的夫妻情誼也就走到了盡頭,他們再也沒有一起生活下去的理由了,不久后便失婚了。

另外,因為蔡珠祥當年和京基公司的官司,讓蔡屋圍村的房屋建設工程也擱置了很久,這讓蔡屋圍村的建設被延后了很多年,因此現在蔡珠祥雖然依舊住在蔡屋圍村,可是附近的村民都對他的態度十分冷漠,他們都認為蔡珠祥為了自己的利益不顧村民集體。他現在雖然過得很輕松,可他失去了親情,失去了村民間的人情味。

盡管蔡珠祥失去了這麼多,可是在金錢面前,誰又能經受住誘惑呢?

最初的蔡珠祥一定沒想到會搞得妻離子散,這告訴我們一個人不可能樣樣都得到,你曾經非常重視的東西,多年后也許會覺得再平凡不過。而一開始在身邊,你習以為常的一切,有一天也會全部都離你而去,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珍惜那些用金錢都換不來的親情和愛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