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死硬「釘子戶」不肯搬走「被隔離」四周被挖掘,陷入六米深坑成「孤島」,1800萬補償也泡湯

死硬「釘子戶」不肯搬走「被隔離」四周被挖掘,陷入六米深坑成「孤島」,1800萬補償也泡湯
2022/04/22
2022/04/22

在規模浩大的城市建設過程中,「拆遷」與「釘子戶」是兩大不變的主題。

城中村、棚戶區,這些區域往往由于地段繁華、臨街靠路而成為重點開發的對象,隨之而來的便是拆遷與補償。

然而這一過程并不總是一帆風順的,開發商與原住民意見不合的新聞也常常見諸報端。

有一家死硬的「釘子戶」,因拒拆多年而被開發商隔離,房屋四周被整整挖掘了六米深的「壕溝」,1800萬元的賠款也隨之泡湯。

城市轉型,計劃開發

可隨著經濟形勢變化的新挑戰,原有的重工業發展道路也遇到了瓶頸。

老工業基地也不例外,隨著自然資源的消耗和重工業本身污染大、出口難、內需不足而帶來的產能過剩等問題的逐漸顯露,依賴原有的路線一味發展重型工業的路子不再可行。

從重工業為主導的模式轉型出來,提高城市建設水平,不僅需要資金、科技、人才,同樣需要土地的投入。于是, 早已提上日程的城中村和棚戶區的改造工程,便顯得愈發迫切。

拆遷款項,意見不合

對一些老舊的城中村居民來說,如果能拿到可觀的賠付金額,那麼他們對于拆遷往往是喜聞樂見的。

因為 這意味著他們可以搬離破舊的老房,憑借拆遷款買一套舒適明亮的現代住房,或者是借拆遷款作為本金,在商場上搏上一把,發家致富,抑或是給兒女留下一筆財富,幫助他們在這個競爭日趨激烈的社會中安家立業。

總而言之, 拆遷并不總是一件壞事情,拆遷賠償也是要集體爭取的,單獨抵抗的情形極少發生。

那麼,這家「釘子戶」又是因何遲遲不同意拆遷要求呢?

這家「釘子戶」, 其實是一座相當簡易的棚建筑,低矮的平房還是采用磚墻砌成,墻里褐紅色的磚塊在風吹雨打之下露出了大半。

殘破的木門被嵌在框中,在日曬雨淋下起的皮紛紛脫落,門的底部也受潮發脹,能不能正常開合看來都是個問題。

據知情者爆料稱,像這棟房子一樣, 這座村子里的建筑都十分老舊,開發商在協商賠付款項時也并無太多沖突,其余村民也應開發商要求紛紛搬走,只留下這一戶在這里抵制開發商的拆遷要求。

當人們在看到照片時,這個「釘子戶」拒絕拆遷的理由也呼之欲出了: 開發商在周圍的施工使得一根電線桿倒塌在該戶人家的屋頂上,給他留下了加多賠付的理由。

再加上原有的地段優勢, 這戶人家的主人向開發商索取1800萬元的拆遷賠款

而開發商自是不會答應如此「獅子大開口」般的要求,雙方都拒絕任何讓步,沒有商量的余地,于是這家「釘子戶」與開發商的對峙便逐漸長久起來。

六米深溝,房屋隔離

開發商自是不會讓這家頑固的「釘子戶」阻擋施工進程,開工日期延誤一日,便增加一分成本,同時也就意味著變數多了一分,成本回收的機率少了一分。

眼看著這家「釘子戶」說不動、趕不走, 開發商便置之不理,轉而與建筑商溝通,直接開始了施工。「釘子戶」處在施工地段,開發商就用擋板圍起來,在周圍挖土動工。

隨著施工進程的推進,這家「釘子戶」已經儼然成了城市中的「孤島」。

房屋四周都已經被下挖了至少六米之深,就連房屋的地基都裸露了出來,道路更是被下挖的深溝直接阻斷。

這意味著這戶人家無論要出門干什麼,都首先需要從六米的「壕溝」中爬出來。

更為要命的是, 房屋下泥土的裸露一旦遇上暴雨,大量雨水的沖刷會直接使得泥土松動。

這樣下去,房屋隨時有著下陷坍塌的風險,屋內人員的生命安全也難以保障。

開發商強硬的態度, 不僅意味著繞過這家「釘子戶」直接進行開發,更說明著這戶人家索取高額賠款的夢想化為了泡影,在日益持續的對峙中,甚至連原本的拆遷賠款也難以保障。

孰是孰非,議論不休

這家被隔離的「釘子戶」的照片被網友流傳到網上, 引發了網友們的熱烈探討。

很多人認為這家被隔離的釘子戶實屬可憐,基本的生活在開發商強硬的施工下都難以保障,變得極為不便。

但有些人認為,這是 這戶人家咎由自取——誰讓你貪心不足蛇吞象,要那麼多賠款,有骨氣繼續撐下去。

有的人說起了城市利益與個人利益,認為為了城市開發的利益,「釘子戶」要酌情作出一些讓步,個人利益歸根到底要順從城市利益。

而現實中, 這個「釘子戶」的生活似乎并不是很艱難,為防止坍塌、房屋下陷,開發商甚至貼心地在房屋周圍用水泥筑上了護坡。

近旁已然開發的商業樓盤的映襯著這座被徹底隔離的孤島,一高一矮,一新一舊, 鋼筋水泥的大廈與搖搖欲墜的磚房,前現代——現代的對照和撕裂,使得棲居于孤島之上的「釘子戶」建筑,更加值得品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