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年,那個要價20億元的「釘子戶」,現在是贏了還是輸了?

當年,那個要價20億元的「釘子戶」,現在是贏了還是輸了?
2022/03/24
2022/03/24

在房地產界,經常會見到這樣的建筑風貌,周邊早已經被全部推倒、有的甚至已經蓋上了高樓大廈,只有一棟幾層高的小樓屹立在風中不倒,有的經歷數年,有的則經歷數十年。這就是我們經常說的房地產「圣斗士」——釘子戶。不管是在鬧市中、還是在深山老林、又或者在馬路中間,各種各樣的釘子戶無時無刻不表達著堅強的身影。

當年,那個要價20億元的「釘子戶」,現在贏了還是輸了?

隨著時代的進步,拆遷補償費標準越來越高已經成為了新情況,拆遷戶對于補償標準的訴求也一浪高過一浪,一旦難以達成標準,那麼釘子戶就可能應運而生。近些年來,隨著物權深入人心,出現釘子戶的機率也越來越大了。要價沒有最高、只有更高。有的甚至一套房子就要價高達20億元,這是多少上市公司10多年都難以完成的利潤規模,在拆遷戶身上,完全可以實現。

一個釘子戶,價格直接開到了20億元,在北的一塊共有用地征收拆遷中,開發商原定計劃建設豪宅項目的,然而一位開價20億元的天價釘子戶阻擋住了建高樓的步伐。而且這棟樓的面積并不大,只有35平米,如果用20億元購買的話,真可謂寸土寸金。

如果說上述的兩個要價已經很高的話,那麼在上海陀區光復里的一片豪宅簇擁中,矗立的幾棟老舊居民樓顯得格外亮眼。這里出現了成片的釘子戶,他們并不是一個人在作戰,而是成片出現。這塊地皮原定建設高檔小區房產項目,由于產權和補償未達成一致,原本順利的施工進度最終陷入了僵局,周邊高樓大廈林立,但是破舊的小樓依舊彰顯著「物權」所在。

為啥還不搬走?從地理位置而言,誰的住宅在這里,都不愿意搬遷的,這是世界性大都市的核心區域,也是城市的黃金地段,不能用多少錢來計算,在當時的商定中,業主們起步價格為1億元,直接打消了房地產開發商拆遷的意愿,多年過去了,如果擱在2021年,相比1億元也無法拆掉了,可能高達4億元-8億元。

除了上述這些之外,在國外的房產建設中,釘子的情況也不少見,例如日本東京成田機場建設過程中,也曾遭遇釘子戶情況,一條飛機場跑道建設一半無法施工,因為有25戶農戶不愿意搬走,就這樣耗了50多年。

要價5億元的「釘子戶」,現在后悔了嗎?究竟贏了還是輸了?其實沒有一個明確的定義標準,就城市化而言,拆遷是情理之中,原本自己只價值20萬元的房子,有幸遇到了拆遷好事兒,價值瞬間膨脹到上億元,對于普通人而言,這個增值比例已經超出了正常的想象水平。

可以說,即便在補償1.3億元的階段,這已經足夠家庭無憂無慮生活好幾輩子。5億元不管在10年前還是10年后,都是「天價中的天價」。這樣「漫天要價」的做法,90%以上的機率會導致開發商放棄拆遷補償的念頭,最終落得個「雙輸」的局面。

前幾年,在廣州一條捷運的修建時,也曾遇到了一位倔強的釘子業主,屋主老劉說到,自己家庭原本依靠經營小門面和出租維持生活。如果自己家里的房子拆遷掉了,那麼家庭生活就可能出現無來源的問題,所以老劉提出的建議是:一方面要按照標準給予補償500-600萬,另一方面要給自己的5個孩子安排工作,給自己一個門面店鋪維持生活。但是最終可想而知,補償標準距離老人的標準差得太多了。

雖然老劉家沒有搬走,但是捷運修建依然沒有停下來,我們都知道,還有一種施工方式是「隧道式挖掘推進」,采用盾構機的方式前進,地面上的建筑物不用做任何拆改。老劉的房子保住了,但是多年后老劉后悔地說道「這麼多年,自己輸了,事情已經發生,不管地下怎麼挖掘,我們付出的沒有一點回報。」

所以說,拆遷的本質還是補償和雙方意愿的契合點尋求,關鍵在于溝通,「釘子戶」只是披著的一層外衣,達到合理的補償才是最終的目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