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19歲小伙女友私奔,隱居大山50年,徒手鑿6208級天梯,妻身份曝光,感動網友:是真愛

19歲小伙女友私奔,隱居大山50年,徒手鑿6208級天梯,妻身份曝光,感動網友:是真愛
2022/06/06
2022/06/06

都說「愛情十有九傷」,

但仍然抵擋不住人們對于它美好的向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1956年前后

是傳統觀念根深蒂固的時代

16歲的劉國江卻甘心冒天下之不韙,

和喪夫的徐朝清為愛隱居深山數十載,

到底是什麼樣的愛情甘愿讓他們背井離鄉,

在海拔一千多米的深山上度過了半生時光?

時間拉回到上個世紀40年代,那時,劉國江還是個6歲的孩童,16歲的徐朝清也剛到碧玉年華。

一個調皮搗蛋的小孩,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本來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個人,卻因為命運的神來之筆結識了。

那天,伴隨著陣陣鞭炮聲,徐朝清的花轎進村了。

6歲的劉國江和小伙伴們湊熱鬧似的跟著花轎跑去,他想讓新娘摸一下自己的嘴巴。

在當地有一個傳說,掉牙的孩子只要讓新娘摸一下,新牙很快就能長出來,而前幾天,劉國江剛好掉了一顆門牙。

因為總被其他伙伴嘲笑,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借新娘的「神奇之手」,讓牙齒快快長出來。

見時機一到,劉國江攔下了轎子。

「你能摸摸的我嘴巴嗎?我想快點長出新牙。」劉國江試探性地問道。

在得知他的來意后,徐朝清笑得「咯咯」的,毫不吝嗇地伸出自己纖細的手指摸了一下劉國江的牙床。

從來沒有被人摸過牙床,劉國江的口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礙于臉面,他使勁地一吸,卻不曾想,恰好咬住了徐朝清的手。

「啊!」徐朝清吃痛,趕緊收回了手,還不忘掀起轎簾嗔怒眼前的頑童。

劉國江自知理虧,張嘴想要道歉,卻意外瞥見了徐朝清的盛世美顏。

那一刻,時間仿佛靜止,只能聽見劉國江心臟撲通撲通跳動的聲音。

直到花轎走遠,他還待在原地不動。

在一旁的鄰居看樂了:「別發愣了,等你長大,也能娶媳婦了!」

仿佛被人說中了心事,劉國江紅著臉跑開了。

那一年,他6歲,她16歲,他見了她一眼,就再也無法忘卻了。

從那天起,每每回憶起那日徐朝清的音容笑貌,劉國江的心就好似小鹿亂撞。

奈何她已經名花有主,他只能將這份感情放在心底,不敢輕易吐露半字。

時間如白駒過隙,轉眼幾年過去了。

當初的孩童也已經長成了年輕力壯的小伙子。

熱心的鄰居開始為他張羅婚事:「你想要個什麼樣子的媳婦?」

「徐姑姑那樣的!」沒有經過思索,劉國江脫口而出。

大家都以為他在說笑,調侃了兩句便散去了,但只有劉國江知道,自己是認真的,前所未有的認真。

或許是感念他的癡情,沒多久,兩個人的命運再次發生了交集。

劉國江16歲那年,徐朝清的丈夫突患腦膜炎,醫治無效去世了。

都說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于年少喪父,中年喪夫,年輕輕輕的徐朝清被丈夫離世的巨大悲傷裹挾著。

還沒喘口氣,婆婆就以克夫為由,將她趕出了家門,一同趕出來的還有四個孩子。

身無分文的徐朝清帶著四個孩子過得窮困潦倒。

為了謀生,她起早貪黑地編草鞋,辛苦半天,一雙也僅僅賣五分錢。

斷糧的時候,她只能背著孩子到山上挖野菜、撿野菇,所有能填飽肚子的東西她都敢吃。

劉國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他迫切地想幫忙,卻又怕村里的人指指點點,如此一來,她的日子會更加難過。

就這樣,劉國江在萬般糾結中過了一天又一天。

直到那一天,這個僵局才被打破。

那天,徐朝清照例帶著孩子去山上找吃食,因為長時間的營養不良,她突然一陣暈眩,腳下一滑,就連同孩子一起掉到了河里。

她拼盡全力呼救的聲音吸引了劉國江的注意。

顧不得思考,他直接跳下水里拼死救出了命懸一線的母子。

好在一切都是虛驚一場,除了受到點驚嚇,徐朝清母子并無大礙。

但是這件事卻在劉國江的心里留下了陰影。

「誰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個先來,如果自己一直畏首畏尾,真發生什麼事,該如何是好?」他在心里想著。

此后,劉國江便顧不得村里人異樣的眼光,只要有時間就去幫徐朝清砍柴、挑水、下地干活。

一個待婚的男青年,一個「克夫」還帶著孩子的寡婦,兩個人天差地別的人走得這樣近,在那個傳統的時代,這根本令人無法接受。

沒多久,村里如刀劍般的流言蜚語向他們涌來。

徐朝清率先「繳械投降」,她說:「你以后不要再來了,影響不好。」

劉國江卻說:「不,我既然照顧了,就要照顧你一輩子。」

「不可能的!我比你大那麼多,還帶著孩子,這怎麼可能呢!」徐朝清搖搖頭。

此后,她開始躲著他、故意不見他,可是這一切都抵擋不了,他想守護她的那顆心。

劉國江仍舊每天跑到徐朝清的家里,幫忙砍柴燒水、收拾家務。

在這樣日復一日的堅持下,徐朝清的心被感化了。

某天清晨,人們發現徐朝清和她的孩子失蹤了,一同消失的還有劉國江。

劉國江帶著徐朝清私奔了。

或許是懼怕流言蜚語,他們跑到了人跡罕至的深山里,開始了另外一場「新生」。

沒有房子,他們就地取木,徒手建造土屋。

沒有糧食,他們就開辟荒地,種菜養鴨。

他們一點一滴的拼湊著自己的世外桃源,雖然個中過程艱辛無比,但比起外界的紛紛擾擾和指手畫腳,他們卻覺得前所未有的幸福。

沒多久,他們又生下了四個孩子,變成了一個更大的家庭。

為了生計,劉國江養起了蜜蜂,用制成的蜂蜜下山換錢,維持一家人的生計。

每次下山,徐朝清都會在山下的獨木橋邊等候,等他回來,兩個人再牽手回到他們的世外桃源。

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建造的房屋風雨飄搖,在一場暴風雨之后,房子轟然倒塌。所幸,一家人都沒受傷。

他們暫時躲避到了山洞里,那一晚聽著外面野獸的嘶吼聲,徐朝清和孩子們瑟縮在丈夫懷里,她哭著說:「我們一定要蓋一間結實的房子。」

劉國江將她的話記在了心里。

雨過天晴之后,劉國江便開始燒瓦做磚,整整用了一兩年的時間才重新改起那間「結實」的瓦房。

人生最不缺的就是為愛沖動,卻沒有多少感情能抵得過柴米油鹽的瑣碎。

劉國江和徐朝清十多年如一日,始終不改初心。

他們沒什麼文化,并不懂得什麼叫做「山無棱,天地合」的轟轟烈烈,但是他們卻懂得細水長流的陪伴。

不管在哪里,只要有你就好。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徐朝清的年紀越來越大,當初的孩童也慢慢長到了上學的年紀。

經常從那條海拔超過1500米的山路往返成了一個棘手的問題。

有一次,徐朝清下山辦事,不慎踩空,從陡峭的山坡上摔了下來。

看著妻子身上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痕,劉國江滿是心疼和自責,「如果陪她下山就不會發生這個問題了!」

為了避免再次發生這樣的問題,劉國江決定要做一件「大事」!

從那以后,每天忙完地里的活,劉國江便拿著榔頭和錘子跑到陡峭的山路旁,開始了敲敲打打。

他決心修一條「安全通道」,從根源上解決徐朝清下山難的問題。

徐朝清勸他:「算了吧,小伙子,以后不下山就是了,沒必要白白費上這些功夫。」

劉國江卻執意不肯聽:「不行老媽子,我們終有老去的那天,難道還能一輩子不下山了嗎?」

她叫他小伙子,他叫她老媽子,看似難以理解的稱謂,卻成為他們最甜蜜的信號。

為了這份甜蜜,劉國江做什麼都可以。

此后,他依然堅持去峭壁陡崖間開采、鑿石,打造一階一階下山的樓梯,渴了就喝點山泉水,餓了就拿帶著的干糧果腹。

可即使如此,想要修上高達1500米的山路,仍是難如登天。

但劉國江從來不怕,他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一天不行,就兩天,一年不行就兩年……

就這樣,一晃五十年過去了。

那個精壯的小伙子早已經變成了年過花甲的老頭,在這將近兩萬個歲月里,劉國江用壞了20多把榔頭和40多把鐵錘,才鑿出來了一條6000多級的天梯。

愛情從來不是紅口白牙說出來的情話,更多的是為對方傾盡所有的付出。

修筑臺階時,劉國江細心地在左邊的峭壁上鑿出一個個小洞,那叫手掰窩,是為了方便徐朝清在上山時借力。

臺階的另一側便是萬丈深淵,很難想象,他在修筑天梯時,是克服了怎樣的艱難。

每次大雨傾盆之后,劉國江都異常地忙碌,他沿著自己開鑿的石梯一階一階地擦拭,防止它們結成青苔,讓徐朝清滑倒。

看著劉國江為自己做的一切,徐朝清眉眼里都是心疼。

「他總說路修好了,我出門就方便了,可是我一輩子都沒下過幾次山。」摸著劉國江布滿皺紋的手,徐朝清的眼眶濕潤了。

2001年的某天,渝北的一路探險隊路過此處,他們在山里轉了兩天之久,沒有見到一個人。

后來,他們準備往山頂攀登,卻意外發現了那條石梯。

石梯上撒著防滑的泥沙,一看就有人打理過。

沿著石梯,他們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就爬到了山頂。

在那里,他們看見了年邁的徐朝清和劉國江,身上還穿著款式老舊的藍布衣衫。

劉國江和徐朝清看著一群不速之客,他們也滿心的詫異。

在得知他們來自重慶以后,劉國江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竟是問了句:「偉大的領袖還好嗎?」

看著大家面面相覷的樣子,兩個人心里也一陣蒙圈。

這時,他們才知道,山林幾十年,外面的世界早已天翻地覆。

這次被發現以后,他們的故事成為了「佳話」,

很多媒體紛紛上山邀請他們講述自己的愛情故事。

看著閃爍著燈光的鏡頭,徐朝清嚇得往劉國江身后躲,劉國江則對媒體擺手:「你們不要拍了,老媽子害怕。」

隨著媒體的發酵,劉國江和徐朝清被評為感動重慶「十大人物」,甚至還有人給這部石梯取了個名字「愛情天梯」。

好似他們的愛情一樣,堅韌牢不可破。

但令人唏噓的是,沒多久,這一切美好就畫上了句號。

2007年12月,劉國江像往常一樣回到家后,便轟然倒地,瞬間失去了意識。

徐朝清嚇壞了,她使勁地搖晃著他的身體:「小伙子,怎麼了?怎麼了……」,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可是這一次,劉國江沒有起來為她拭去淚花。

萬般無奈之下,徐朝清趕忙跑下山,向兒子求助。

那是她第一次獨自走那6000多級的石梯,因為著急,她摔倒了無數次,身上沾滿了泥,可是她都不在乎。

那一刻,她滿心想的都是找人救救自己的小伙子。

可是一切都是徒勞,雖然劉國江被順利送到了醫院,但因為腦血管破裂,他永遠地離開了劉朝清。

這大概是愛情里最大的遺憾,本來說護我一生,可是,我的一生還沒到,你卻先走了。

在徐朝清的堅持下,劉國江在6天以后才下葬。

在那短暫的六天里,徐朝清不眠不休,回憶著過往的點滴,享受著兩人最后的廝守時光。

后來,兒子擔心她一個人孤單寂寞,想把她接下山居住,可是,徐朝清搖頭拒絕了。

「他在哪,我就在哪!」

簡單的幾個字,展現出了她對劉國江所有的不舍。

五年后,徐朝清在無盡的想念中,與世長辭了。

在閉眼的那一刻,她笑了,自己終于能夠見到心心念念的「小伙子」了。

按照她的心愿,在她死后,兒女們將她葬在了劉國江的身邊。

那一刻,兩個人在另外一個世界,永遠地在一起了。

自此,只剩那首《天梯》還在耳尖盤桓。

它輕輕的唱著:「隔絕塵俗只想要跟你可終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