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八旬父母露宿街頭,撿飯店喂豬飯菜吃,鄰居怒罵:她自己活該

八旬父母露宿街頭,撿飯店喂豬飯菜吃,鄰居怒罵:她自己活該
2022/05/09
2022/05/09

兩位年近八旬的老人竟被兒子趕出家門,無奈之下只能露宿街頭。

記者好心好心上前詢問,被拉住一陣訴苦。就在她想要為可憐的老人討個說法時,卻被一旁的鄰居拉住,說這都是事出有因。

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這對父母又做過什麼,以至于兒子竟如此狠心?

露宿街頭的凄慘老人

明明是再普通不過的街邊,竟不知為何堆滿了棉被、席子等生活用品。

一位記者好奇地上前問起這是什麼情況,衣衫襤褸的老太太卻告訴她,自己和老頭子就睡在 「這里」。

原來,直接將席子攤開,再把破舊的棉被鋪在上面就成了他們的被窩。人們也上前告訴記者,他們平時確實就在這里生活。

「床」邊還有一口黑乎乎的鍋,上面只是簡單的罩了個尺寸并不合適的塑料盒子。里面裝滿了大雜燴一樣的菜,幾乎分不清是用的什麼食材。

據介紹,這是不遠處那家酒店不要的剩飯剩菜,被這兩位老人撿了回來。

「睡」「吃」勉強解決了,那 「喝」又要從哪里來呢?

有人指了指那些大大小小堆起來的塑料瓶,說他們就是用這個去旁邊的公廁里接自來水來飲用的。

只見在老太太的身邊還放著幾個類似的大塑料瓶,里面的水已經有些渾濁了,沒人知道它們已經放了多久。

經過簡單的了解,記者得知,眼前這兩位看起來十分可憐的老人是一對夫妻。

令人感到難以置信的是,他們已經在路邊維持這樣的生活好幾個月了。

并且在這段時間里,也從來沒有一個他們的家人出現。老太太更是聲稱,自己和丈夫是被他們的兒子打出來的!

據知情人士透露,老太太名叫李秀涼,今年已經79歲了。而他的老伴程上元,今年也是87歲高齡了。

作為一家單位的退休職工,程上元老人原本除了每月都能領取到一筆退休工資外,還應該有一套單位分配的福利房,無論如何都不應該落到露宿街頭的下場。

可事實上,他卻和妻子一起,在大街上過著這種毫無體面可言的落魄生活。

為什麼在這個本該含飴弄孫,安享晚年的歲數,老兩口會被兒子趕出家門呢?

他們和兒子之間究竟有什麼不可調和的矛盾以至于走到今天這一步?

探尋真相的過程一再反轉

為了了解事情的真實情況,記者再次來到了兩位老人露宿的街頭。

在見到記者后,李秀涼老人的情緒顯得十分激動, 她從懷里拿出一份狀告兒子的紙質材料。

從這一紙文書中記者得知,老兩口的兒子名叫程青,今年已經38歲了。

自己的父母過著這樣的日子,這個當兒子的又沒有什麼缺陷或者苦處,怎麼能就這樣放任不管呢?

這個正值壯年,本應擔當起贍養父母職責的頂梁柱,如今又在哪里?

這時,有一位好心人說起了這家人的情況。

原來,李秀涼并不是程上元的第一任妻子,程青也不是她的親生兒子。

據李秀涼本人所說,自己剛嫁到程家來的時候,程上元還沒有退休,而程青才不過兩歲。

這麼多年以來, 這個和她并沒有一點血緣關系的兒子,一直都是自己在含辛茹苦地照顧。

沒想到了現在這個年紀,等來的卻不是他的知恩圖報,而是拳腳相向。

據她描述, 有一次兒子打她的時候,不僅把自己的頭髮都全扯光了,甚至連一旁勸阻的親生父親也不放過。

而說起他們會流浪街頭的原因,李秀涼聲稱是兒子霸占了程上元老人的工資卡,把父親兩個月將近5000塊的退休工資全取走了。

更過分的是,還無情地將老兩口趕出家門,讓他們不得不靠撿一點廢品維持生計。

此時,一直沉默的程上元老人也說話了,他說兒子為了把自己趕出來,甚至把家里大門的鎖都換了。

說話時,程上元一副 「恨鐵不成鋼」的氣憤模樣,看起來是對這個兒子感到十分失望。

可就在這時,一個看樣子就住在附近的男人將記者拉到旁邊,一臉諱莫如深的表情。

而接下來他說的話,更是讓記者大吃一驚。

他說,李秀涼老人之所以會落到今天這種地步,跟程青一點關系也沒有,都是她太「討嫌」,是她咎由自取。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為了探明事情的真相,記者提議讓老人回家找兒子好好談談。

可當記者跟隨著老兩口走進小區時,路旁的鄰居們卻都露出好整以暇的笑容,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難道這兩個老人的凄慘遭遇,在他們看來只是茶余飯后的談資笑料嗎?一個兩個也就罷了,為什麼幾乎所有鄰居都表現得如此冷漠呢?

當記者來到老人家門口時,更讓人感到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房門并沒有被換鎖,而是直接被用鐵片焊死了。

難道程青真的絕情至此,為了不讓父母回來不惜將家門焊死,誰也進不去?可他這麼做自己又能得到什麼好處?

想起鄰居的怪異反應,記者決定通過采訪他們進一步了解這一家人的真實情況。

沒想到鄰居的話卻幾乎和兩位老人所說完全相反, 在他們看來程青不僅為人善良老實,而且對長輩也很孝順。

什麼霸占老父親的財產這種事,根本不是他做的。 相反,是父母把兒子趕出去了才對。

結婚生子后沒多久,程青就被迫拖家帶口到外面租房子住去了。程上元甚至還惡狠狠地對兒子說過: 「這房子老子不住進去,你也不準住!」

而這兩位老人, 不僅之前一直在家里堆滿各種垃圾,臭氣熏天;現在還有房不住,跑到大街上大肆宣揚兒子虐待自己

其種種怪異行為簡直讓人費解,周圍的鄰居都不喜歡他們。

當記者拿出之前李秀涼展示出的那份訴狀時,鄰居更是連連搖頭否認,說程青絕對不可能出手打自己的父母。

這上面的東西完全是李秀涼請人杜撰的,半點做不得真。那麼,面對鄰居們的這些說辭,兩位老人又會做出怎樣的解釋?

兒子不孝還是為老不尊

記者又拿著訴狀回到程上元老人的身邊。可這一次,老人卻一改之前痛心疾首的模樣,回答得頗有些支支吾吾。

記者一再追問之下,他才說兒子沒有打過他,更沒有給家門換過鎖。

而最重要的退休金工資卡,也只是很久之前放在兒子那里過,后來就一直交給了妻子保管。

可當記者還想再進一步問下去的時候,程上元卻晃晃悠悠地沿著來時的路走出了小區。

而對于程上元前言不搭后語的行為,鄰居們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們認為, 這對本應和睦共處的父子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原因就出在李秀涼這個「人渣」身上。

有人說,這一切都是李秀涼一手策劃的。為的就是要等父子反目成仇后,自己好「坐收漁翁之利」,趁機霸占這處房子。

那麼,鄰居們所說的話里是否有夸大的成分呢?為了得到最真實的事件還原,記者又找到了當地居委會。

而據居委會何主任描述,程青現在確實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和老婆孩子住在一起。

緊接著,何主任又將這家人的情況一一道來。 首先需要聲明的是,這并不是兩位老人第一次胡亂宣揚兒子不孝了。

這幾年來他們總是做出種種怪異的行為,誘導其他人認為兒子在虐待長輩。

最讓居委會頭疼的,就是老兩口一直在自家堆放大量的垃圾,死蛇、死老鼠等動物尸體,搞得附近臭氣熏天,鄰居怨聲哉道。

為了協調鄰里矛盾,居委會不得不每年斥巨資,請來二十多輛卡車和數十名工人幫忙清理。

而對于程上元老人的退休工資,主任也說明了大概的情況。 原來竟是李秀涼將卡里的錢全部取出來過后,給了自己和前夫生的那個親生兒子。

至于吃住在大街上,更是她一個人的意思,為的就是不花一分錢生活下去。 程上元老人在李秀涼胡作非為的過程中,始終是被動而無奈的。

那麼就算程上元沒有經濟來源,家門也被焊死了,總還有個兒子吧。程青對于自己父親的遭遇是否知情呢?

為了弄清楚他的想法,主任打電話給程青約好見上一面。

但在電話中,他一點也沒有提到兩位老人的事。因為她作為這場持久性鬧劇的見證人,深知這些年里程青早就被這件事折磨得心力交瘁了。

再加上他一直沒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家里卻又有兩個嗷嗷待哺的孩子,生活壓力非常大。

第二天,程青如約而至,記者在同他進行短暫的交流后,他決定和記者一起去見見流落街頭的父親。

一看到程青的到來, 李秀涼難掩激動和憤怒的情緒。當著記者的面,她大聲嚷嚷著兒子和兒媳都打過自己,還薅光了自己的頭髮。

但面對繼母的指責,程青卻一臉淡定。 他表示繼母在嫁進程家之前進過監獄,刑滿釋放后就沒了頭髮。他沒有動手打過人,李秀涼的頭髮更是和他沒有一點關系

事實果真如此嗎?

當記者轉而問起程上元時,老人說的話又不一樣了,他說不僅李秀涼的頭髮禿一塊長一塊,其實她們一家人都是這種癩子頭。

但不論如何,有一點可以確定,當時李秀涼嫁給他的時候,頭髮就已經是這樣了,這一點確實是事實。

隨后,記者又問起程青和妻子到底有沒有打過人。本來準備回答的程上元,一直被李秀涼不停大喊, 「打了的!就是打了!」的聲音打斷。

記者一開始還能維持基本的素養,只是對程上元老人循循善誘。但架不住李秀涼的叫嚷已經使采訪無法正常進行,無奈之下她只能苦口婆心地制止李秀涼,讓她不要說話。

就在三方各執一詞,場面混亂不堪之時,程上元仿佛也不堪其擾,終于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他轉頭質問李秀涼, 「他打你?他要是真的打你,你承受得住幾下?他一拳頭下來都不知道要把你打多遠!」

一聽這話,李秀涼也沒了剛才囂張的氣焰。記者趁此機會趕緊再次繼續剛剛的問題,這時程上元老人也明確地回復到。

自己從來沒有見兒子對李秀涼動過手,剛剛的話都是她一個人胡編亂造的。

見丈夫不再替自己隱瞞,李秀涼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了,她直接告訴記者,退休金所在的工資卡確實一直在她這里。

那麼,卡里面的那些錢又去了哪里呢?難道真如何主任所說,她省吃儉用只為了把這些錢交給親生兒子?

家事難斷,塵埃落定仍無解

在記者的幾番詢問之下,李秀涼終于說出了實情。

她確實有一個親生兒子,當年自己和前夫失婚的時候,這個孩子雖然被判給了父親,但實際上還是一直在由她撫養。

但對于鄰居們說的,曾多次看到她當街把取出來的錢給自己兒子這件事,她卻再次矢口否認。

甚至要那個說話的鄰居,到她面前來當面對質。而明明之前何主任也提到過,她的兒子就在不遠處的農村里生活,到了李秀涼嘴里,卻又變成了 「外出打工,從未來過。」

有了前車之鑒的記者知道李秀涼的話當不得真,她又轉頭向程上元確認這個信息。

果然,老人在聽到問題后告訴記者, 他不僅見過這個兒子,還去他住的地方看過。

記者心下了然,回到剛才的位置繼續對李秀涼的采訪,開始追問起程上元退休工資的去處。

而明明剛剛才被丈夫的話打了臉, 李秀涼卻依舊堅持說自己從來沒有給過兒子一分錢,所有的退休金都讓程青拿去了。

這話說得不是自相矛盾了嗎?李秀涼明顯是在隱藏著什麼。

對于李秀涼的這番作為,程上元老人也顯得十分為難。他說自己畢竟也就這一個兒子,就算是被鬧得有家不能回,自己也沒有去給他添麻煩。

但在他心目中,妻子也并非十惡不赦,就是嘴上沒個把風,加上生活習慣不太好,自己還是無法割舍這麼多年的感情。

對他來說,兒子和妻子,手心手背都是肉,難以抉擇。

但其實從程上元的所作所為和態度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出來,他一直都知道妻子是在故意詆毀兒子。

但并未從中盡力阻止,可見得心里還是對妻子多有袒護的。可這個妻子到底對他有什麼好呢?至于他能做到這個地步嗎?

記者和程青再次回到居委會,決定單獨談談。回憶起李秀涼來到自己家這些年,程青開始從頭說起。

他表示繼母是在他七歲時嫁過來的,一開始他也曾憧憬過李秀涼會帶來家的溫暖, 可實際上這個繼母不僅喜歡往家里搬垃圾,還從來不給他做飯。

這樣的日子一直維持到他初一時,正值青春期的他十分叛逆,再也忍受不了繼母這樣的對待。

他決定輟學后獨自到外面去打工,徹底擺脫這個讓他痛苦萬分,也感受不到一絲親情的家。

這時,一旁的居委會書記也說話了。她說正是因為家庭關愛的缺失,才讓程青曾誤入歧途。

不僅厭學情緒嚴重,還每天和那些社會人士混在一起。甚至后來還因為鬧事進過派出所,讓父親對他是既生氣又失望。

但她也說,這父子倆走到今天這一步,和李秀涼是絕對脫不了干系的。書記面露指責的神情直接對記者說: 「都是他媽媽的問題,他后媽好壞。不給他飯吃,把那些飯菜都藏到洗衣機里頭。」

好在后來程青遇到了現在的妻子,兩人相互扶持建立家庭,現在人也穩重了許多,和父親的關系也在一點點變得融洽。

可就在這一切都要慢慢變好的時候,李秀涼卻又攪得這個家不得安寧。

對于父親露宿街頭的凄涼模樣,程青也感到十分心痛。而至于家門為何會被焊死,他表示自己也并不知情。

對他來說而今唯一要考慮的,就是天氣越來越冷,到底該怎麼勸說父親回家。

可不管他怎麼說,父親都無法棄老伴于不顧。但只要李秀涼一回家,又必定會再撿垃圾回來。

這就讓程青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為了弄清楚李秀涼喜歡在家堆垃圾的原因,解決現在的問題,記者特意尋求了心理咨詢師的幫助。

沒想到在調解的過程中,李秀涼的表現竟讓咨詢師也面露難色。在他看來,李秀涼身上的「行為異常」有三:

不怕臟并且不覺得自己臟;堂而皇之地在街頭生活;渾然不覺自己給他人帶去了困擾。

除此之外,當和別人交談時,李秀涼總是咄咄逼人地搶占話頭先機,讓別人一句都插不進來,這是一種狂躁的體現。

總結下來, 咨詢師認為她可能有嚴重的人格不穩定問題,應該去專業的醫院進行系統治療。

那既然李秀涼這邊一時半會得不到解決,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得讓老人趕緊回家,不要在寒冬臘月的街頭出什麼問題。

當地居委會也出面將程上元老人請了過來,試圖勸阻他早日回到正軌。

可他其實也很清楚,只要聽從了兒子的安排,就意味著一定會和妻子分開,因為李秀涼不可能改掉撿垃圾的習慣。

所以不管眾人再怎麼好言相勸, 他還是拒絕了兒子和居委會的提議。居委會無奈地表示,如果天氣寒冷后兩位老人仍然不愿回家,他們會適當地給予幫助

可程上元到底為什麼對這個「惹人嫌」如此愛重呢?

他只說自己和妻子朝夕相對三十多年,就是兩條狗也該有感情了。答案到底是什麼,或許只有程上元自己心里清楚了。

至此,這場鬧劇也沒有真正地解決。或許世間事也是如此,并非總能得到不留遺憾的完美收場。這家人最后該何去何從,我們也不得而知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