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前夫現夫同住一個屋檐下,共擠30平房子,現夫忍無可忍:求求你搬走吧

前夫現夫同住一個屋檐下,共擠30平房子,現夫忍無可忍:求求你搬走吧
2022/03/22
2022/03/22

年近50的何文秀和丈夫李宏兩口子,原本一直在長沙過著平靜的生活,然而這份平靜,卻在2016年7月的一天打破了。

這天早晨,正要出門買菜的夫妻倆剛打開門,便看到了一個中年男人手中拖著一個木板床站在門外。看他的架勢,這床正是要往兩人的家里拖呢。

何文秀吃驚道:「你是哪個,這是在干什麼?」

只聽男人答道:「何文秀,你不會連我都忘了吧,這房子本來就是我的,快搭把手,我現在使不上來勁,我們一塊把床放進去。」

何文秀

何文秀看了面前這個和9年前判若兩人的男子很長時間,這才認起來,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前夫,王全志。

之后,王全志不顧何文秀夫婦阻攔,強行搬到了他們這個只有30平的家里,更讓夫妻倆憤怒的是,沒過多久,他還把自己媽給接來了······

為何入住

2007年,王全志與何文秀失婚了,然后孤身一人跑去了南京。雖然這些年他可以稱得上是一事無成,但仍然有著賺大錢的夢想。

可是怎樣才能賺大錢呢?很快,王全志就發現了商機,他發現南京很少有賣長沙知名小吃糖油粑粑的,如果自己將家鄉特色帶到南京來賣,不就能實現夢想了嗎?

王全志

說干就干,王全志當即熱火朝天的開始為做糖油粑粑買賣做準備,沒過幾天就正式開業了。然而,想要做好一門生意,合理的經營方式和大方向正確的生意頭腦缺一不可,不巧的是,這兩樣必備條件王全志是一個不占。

王全志這人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性子太急,不肯給自己慢慢變富的機會,糖油粑粑的生意發展了沒幾天,他就因為沒看到收益,不管前期投入多少,說放棄就放棄了。

后來,王全志又進行了幾次創業嘗試,結果每次都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問題,然后就半途而廢了。在外面混了八九年,王全志仍然一事無成,貧困潦倒。更加糟糕的是,王全志還患上了腦梗死這樣的重病,甚至還癱瘓過。現在雖然能走路,手和腿卻也沒有多大力氣,可以說身體已經徹底垮了。

在這種情況下,身上財產幾乎所剩無幾的王全志,只得于2015年灰溜溜地返回了老家。到了長沙之后,王全志得知何文秀已經和一個姓李的人再婚了,他沒地方去,就去投奔了自己的二姐。

王全志的二姐

王全志的姐姐也有自己的生活要過,不想讓弟弟與自己同住,但又覺得弟弟這個樣子實在可憐,便讓他住進了自己的另一套房子。巧的是,這套房子恰巧位于王全志前妻何文秀現在家的隔壁。

當初王全志與何文秀剛結婚時沒婚房,二姐就把這套房子借給他們住了,后來王全志與何文秀各自出了8萬元,買下了隔壁的房子搬了進去。兩人失婚后,王全志前往南京做生意,姐姐另外有家,這房子便空著了,現在王全志回來了,就又住進去了。

既然王全志有房子住了,為何又帶著母親跑去找妻子攪鬧去了呢?

原來,王全志所在的房子在一樓,又背光,還很潮,打開衣柜全部是霉,王全志的身體又有病,住這樣的房子實在是受罪。另外,王全志的姐姐也不愿意讓弟弟繼續住了,因為她想將這房子租出去當倉庫用。

可是,不讓他住,王全志又能去哪兒呢?這時二姐給他出了個主意:「隔壁房子你不是出了一半錢嗎?住隔壁去啊。」王全志聽后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跟姐姐說道:「我跟她之前簽過失婚協議,協議里雖說那房子是我和她一人一半的使用權,但我得在08年年底之前付清小可的撫養費,當時我身上也沒啥錢,就沒能給。」

房子外觀

二姐對弟弟的回答不以為意:「你當時沒給,是因為你困難,又不是故意不給。這些年你不陸陸續續轉給了小可6萬多嘛,給的也不少了。你住進你親生女兒家里咋個嘛,要的要的。」

王全志聽罷,沉默了一會,緩緩說道:「我就是擔心孩子的感受。小可是大姑娘了,我和她媽失婚之后,這麼多年除了我癱瘓那會兒她來看過我外,就沒怎麼見過面,我現在要是搬過去,她心里也不知道會怎麼看我。」

「姑娘家早晚要嫁人的嘛,她談戀愛嫁人了,就不會回娘家住了。她今年也大學畢業了,現在不住在這里,你能礙到她什麼事情嘛?」 二姐不耐煩地答道。

聽到姐姐這樣回答,王全志想了想便也覺得沒什麼問題。錢他付了,女兒也不在這邊,那這個房子他住進去也沒什麼別的顧慮了。與此同時,他還決定帶自己母親一塊去,這些年都是二姐在養母親,他覺得自己也該承擔一下為人子女的責任了。

王家姐弟倆都認為,王全志有充分的理由可以搬進何文秀與李宏夫婦家里,至于別人怎麼想,他們不在意,也管不著。

王全志和何文秀

何文秀,李宏與女兒小可

何文秀和現任丈夫李宏對于王全志突然搬進來一事,可就沒有王家姐弟這麼平靜了,他們家房子只有30平,突然搬進來兩個人,干啥都不方便。問題是王全志趕又趕不走,夫妻倆心善,又不忍心暴力驅逐他們,何文秀終日只得以淚洗面。

何文秀認為,王全志姐弟是看她這些年的生活好不容易好些了,才仗著病人和老人的身份突然住進來的,這樣就能和她的好處境形成鮮明對比。如果她態度更強硬些,王家人就可以說她「見死不救,沒有人性」,然后利用這一點對她進行道德壓制,把她生生逼走。

與此同時,何文秀對王全志帶著母親來自己家一事很看不慣,因為老人是有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的,當初王家人簽過協議,在老太太百年之后,這套房子會歸王家的大姐所有。然而,王家的兄弟姐妹「利益熏心」,早就將屬于母親的安置房租了出去,老太太無家可歸,跟著幾個子女住,現在二姐不想養了,推到她這里來了。

哭泣的何文秀

身為這起事件另一位「被害人」的李宏,對這件事情更是倍感委屈。

李宏認為,這些年王全志生意失敗,身體也不好,既然回來了就應該繼續住去他姐姐那里,好好養身體,并且打消創業的念頭,身體養好之后做個小本生意養活自己,好好生活也就足夠了。

據李宏自己講,他對王全志沒有任何敵意,如果王全志沒有打擾自己家庭的話,甚至愿意和他當好鄰居。問題是王全志做得實在是太過火了。而且這樣一來,會傷害到李宏視如己出的女兒小可。

「孩子雖然大了,但永遠都還是我們的孩子,因為孩子不回來住,就理所當然地擠占原本屬于她的空間,這實在是說不過去。她知道自己在這個家沒有位置了,心里會怎麼想?」

「求求你搬走吧,就算是為了小可考慮我也求求你了!孩子已經大學畢業了,是個大姑娘了,一個這麼多年沒見過的男人突然住在這里,她要怎麼辦?」李宏想到女兒要莫名承受這些,心里便格外難受。

李宏

另一邊,王全志的女兒小可,通過電話得知生父突然帶著奶奶搬進自己家這件事后,也震驚不已。自從王全志與母親失婚后,他們父女便很少聯系,感情其實并不是多麼深。

不過在小可上大學期間,得知王全志一度癱瘓后,還是沒能狠下心來不管他,她在兼顧學業的同時也做了些課外兼職,攢下錢來去了陪了陪在病榻上的父親。孰料,父親不但沒有體諒自己的心情,還跑來破壞自己現在的家庭了。

在生父的對比之下,繼父李宏則是個踏實可靠的男人。他雖然腿腳不方便,做不了重活,薪水微薄,但卻給了母親和她夢寐以求的平靜生活。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將小可視若己出,父女倆關系十分融洽。更難能可貴的是,李宏一直教育小可不要記恨王全志,要記得回報王全志早些年對她的養育之恩。

小可表示,等自己以后找到工作后,愿意承擔起贍養王全志的義務,只求他別再破壞自己現在的家庭了。

在每一方的不同反應與不同想法中,事情仿佛陷入了僵局。現在,無論是王全志還是何文秀、李宏夫婦,都迫切地需要一個解決辦法。

解決

破局的最好方式便是注入外力。王全志,何文秀和李宏都意識到這樣拖下去并不是辦法,在雙方的協商下,他們決定求助于社區調解員,希望在第三方的見證下,事情能早日得到解決。

王全志的訴求非常簡單,那就是錢。要他搬走可以,但何文秀夫婦需要付給自己12萬塊錢。其中1萬塊給自己治病用,剩下兩萬則作為自己重新開始的生活費。王全志并不在意李宏夫婦的困難,對于他來說,錢才是最重要的。要不是因為沒有錢,他也不至于落到現在這個下場。

何文秀和李宏的訴求也十分簡單,那就是王全志帶著母親即刻搬出他們的家,還他們生活的寧靜。

夫妻倆早已被王全志的突然到來搞得苦不堪言。兩人每日回到家中,便能看到王全志的電飯煲放在一摞代替桌子的卷紙上,一直冒著白煙。更別說只靠一個帶插銷的門隔開的30平米空間里,他們總能聽見王全志拖著腿走路的聲音,老太太時不時的咳嗽聲,日日煩心,根本睡不安穩。

在得知了彼此的訴求之后,王全志與李宏夫婦雙方一度再次陷入爭吵之中。

李宏直接對王全志說:「你這是要了我們的命啊!我們要到哪里給你找這3萬塊錢?不然我們走好不好,你給我們錢,我們走好不好?」

王全志則回應道:「拿不到錢我怎麼搬出去,又要搬到哪里去?你們要是真的想讓我搬出去,錢是一分也少不了的。拿不到錢一天,我和我媽就哪也不去!」

眼看著調解即將轉變成無謂又重復的爭吵,王全志的二姐在這個時候發話了:「你們不要再吵起來了,現在我們不是來解決問題的嗎?這樣,關于我母親的去處我來負責,反正她過去二十幾年也都是和我一起住的,現在我再把她接回家就好了。

但是我的弟弟,我沒有地方可以給他住了,所以想讓他搬走,你們兩個肯定是要給些錢的,至于金額大家可以再商量。」

一旁的王全志也再度發話:「錢給多少,怎麼給,分多久給,我們都可以商量。但總歸你們是要給我錢的。」

讓步終于出現了,李宏與何文秀聽到王全志松口后,也終于松下了一口氣。是啊,錢的事情可以再商量,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王全志和老人搬出去。

自從王全志突然出現,兩人捫心自問已經努力用盡了善意去理解他,耗盡了忍耐去包容他。自始至終也沒用強硬的手段趕過他,這已經是十分大度了。

態度緩和的雙方終于開始進入了具體條件的協商,他們就錢的數額和王全志的搬走日期,未來去處都進行了詳細討論,艱難的調解終于迎來了曙光。

在社區調解員的見證下,他們當場簽訂就各種條件達成了一致調解協議。在這份協議中,明確了王全志會放棄房屋的使用權,并需要在三天內搬出何文秀與李宏的家,而何文秀夫妻要支付給王全志5萬元作為補償,至于王全志之后的生活,社區會對他持續提供幫助。

王全志,何文秀和李宏都在這份協議書上簽好了自己的名字,直到這一刻,這場漫長的鬧劇終于落下了帷幕。

調解結束后,王全志與李宏握手言和

王全志的故事毫無疑問是個悲劇,接連幾次做生意失敗,結果把自己弄得無家可歸,只能寄人籬下。不過,這并不是他強行搬入前妻家中,打擾前妻正常生活的理由。

而善良的李宏與何文秀夫婦,即便自己都被氣哭了也沒有強行趕王全志走,無疑是有著金子般美好質量的表現。

好在,這件事情最終還是圓滿地解決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