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重癥父「人生最后階段」曝遺愿,想見「27年未見的兒女」最后一面,卻遭狠心拒:你不配為人父

重癥父「人生最后階段」曝遺愿,想見「27年未見的兒女」最后一面,卻遭狠心拒:你不配為人父
2022/05/03
2022/05/03

2015年,某電視臺收到一位重癥晚期患者的請求,名為老王的觀眾, 想在臨終前見兒女一面。

記者在一所廢棄小學內見到57歲的老王,他躺在床上,全身浮腫,眼球泛黃。

幾個月前,老王確診膽囊重疾,伴有肝轉移,醫生建議保守治療。

老王的姐姐告訴記者, 弟弟生前唯一的心愿就是想見到自己的兒女。

27年前,老王和前妻突然分手,前妻帶走2歲多的女兒和尚在腹中的兒子,失去蹤跡。

談起過往,老王忍不住顫抖,淚水從眼角滑落,他對著鏡頭虛弱地叫著女兒和兒子的小名:

「歡歡,佳佳,我們流著一樣的血,爸爸希望能找到你們……」

這幅情景連記者都為之動容,為了幫老王實現最后的心愿,記者立馬展開走訪調查。

可是隨著調查的深入,故事背后呈現的真相卻令人咋舌……

一,前妻揭開一段傷心往事

老王的家人一頓打聽后,得知前妻代莫玲在市區做生意,老王的姐姐連忙帶著記者上門。

來到一家商鋪門口,代莫玲和一個陌生男人坐在收銀臺前,看到王家人到來,她氣憤地離開店面,沖著對方大聲指責:

「你們全家人對我動手,我媽媽爬在地上起不來!」

老王的姐姐試圖解釋:「我們就是想讓孩子們見父親最后一面,畢竟是親生父子……」

記者:「對啊,血濃于水。」

代莫玲激動地說: 「動手的時候怎麼不找記者?不管孩子的時候,怎麼不談血緣?現在來找,是什麼意思?」

幾分鐘的時間,代莫玲如發瘋一般嘶吼著,聲音卻始終壓不住淚水,她不聽王家人的解釋,徑直往前走。

走到一處矮房前,代莫玲將記者單獨拉入房內,說起了一段心酸的往事。

30年前,高中畢業的老王在當地也算風云人物,靠開大型拖拉機為生。

代莫玲經人介紹與老王相識,隨后老王做了上門女婿,兩人沒有領結婚證,擺了幾桌酒席。

哪想到婚后的老王并不安分,工作懶散不說,還四處拈花惹草。

當時女兒已經出生,為了孩子,代莫玲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直到她懷上兒子,有個女人突然找上門來,說是懷了老王的孩子。

代莫玲一氣之下,帶著女兒離家出走。

老王找不到她,為了泄憤,竟然拿岳父和岳母出去,對二老動手,致使他們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維系幾年的婚姻就此走到盡頭。失婚時,老王親口表明, 他不要孩子,只要財產。

自此老王從沒看望過孩子,撫養費更是分文未付。

說到這里,代莫玲心中被怒火包圍: 「人在做,天在看,他就是壞事做多,遭報應了!」

代莫玲告訴記者, 老王一生風流,加上她一共娶了5個老婆,但每段感情都是無疾而終。

多年來,代莫玲獨自一人帶著兩個孩子,吃盡了苦頭,直到遇到現任丈夫。

丈夫之前沒有結過婚,但是夫妻恩愛,丈夫對兩個孩子視如己出。

想到這些過往,代莫玲激動地說: 「我不會讓他見到兩個孩子的,你們要是再逼我,后果自負!」

就在這時,代莫玲的丈夫沖進矮房,他對記者和王家人怒吼道:「你們有什麼資格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看著現任丈夫帶走代莫玲,王家人眼看兩人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盡頭,沒有阻攔。

老王的姐姐落寞地坐在馬路邊,嘀咕著: 「又不要他們出錢,為什麼就不讓見面呢……」

她不明白,只是滿足一個將死之人的心愿,為什麼對方就是不同意呢?

這時,代莫玲的鄰居們也圍了上來,對于老王認親,大家各執一詞。

大多數人表示,他們從沒見老王來看過兒女,如今病重了又認親,這不是想方設法找兒女要錢麼?

「再說了,如果他對兒女好,當媽的就算想阻止他們見面,也阻止不了啊!」

也有人表示:

「畢竟是親生父親,如今快不行了,作為兒女應該見一面。」

眾人議論紛紛,側面證實了老王并沒有對兒女盡到養育責任,也徹底顛覆了老王忠厚老實的印象。

畢竟如果不是被逼到絕路,有哪個女人愿意懷孕期間離家出走呢?

二,記者去派出所查詢信息

記者再次來到廢棄的學校,卻發現多了一張陌生女人的面孔。

這個女人,是老王的現任女友熊春華。

說起熊春華,老王的姐姐卻氣不打一處來。

她告訴記者,先前弟弟出錢給熊春華治病,把她的病治好了,如今弟弟病了,她卻很少回來了。

熊春華解釋道:「我一直在這里照顧老王,前兩天是因為回城里看小外孫,才離開了幾天。」

熊春華與老王租房同居近20年,老王對熊春華的女兒百般疼愛,對于熊春華的外孫,老王更是看重。

甚至在老王確診后,為了不拖累熊春華,他主動搬到這所廢棄的小學里。

為何老王對毫無血緣關系的「女兒」都能盡心盡力,唯獨對自己的兒女不管不顧呢?

老王的表弟一語挑明真相:

「他這一輩子掙來的錢全花在女人身上,連同女人帶來的孩子,也都無比上心,就怕女人離開他。」

一輩子風流,如今重病纏身,生活潦倒到靠鄰居接濟才能度日,淪落到這個地步,未免讓人感嘆不已。

鄰居接濟的蔬菜

熊春華告訴記者,老王的病情不容樂觀。

了解到這些情況,為了盡快讓老王與兒女相見,記者馬不停蹄趕到派出所,查找老王兒女的信息。

戶籍系統顯示,女兒雙雙已經改名換姓,兒子也隨了母親的姓,名叫代竣。

此外,代家的地址也登記在冊。

得知這個消息,老王和姐姐興奮不已。

記者拿著兒女的證件照片給老王看,看著兒女清秀的面容,老王臉上露出了笑容。

得知兒女 「因為老王」至今未婚,老王自信地認為女兒心中還有自己。

「我的女兒可能同情我,她只是夾在我和她媽中間,不好做人。」

且不說老王的自信從何而來,顧不上這些,記者又匆匆趕往代家戶籍所在的社區,想查找老王兒女的聯系方式。

可是代家早就搬走,社區也只登記了代莫玲的聯系方式。

在記者的懇求下, 社區又輾轉找到代莫玲的朋友,想從她這里打聽老王兒女的下落。

朋友得知此事,情緒激動地來到社區,為代莫玲鳴不平。

「代莫玲當年一個女人帶2個孩子,得需要多大的勇氣,又吃了多少苦?他從來不管小孩,現在憑啥來找?」

代莫玲朋友的一番反問,讓王家人噤了聲。

是啊,錯事扎根在心底多年,如今又如何輕易原諒呢?

線索再次中斷,記者又循著地址,來到代家曾經居住過的小區。

這棟三層樓的磚房,住戶并不多,如果真要尋人,并非難事。

27年的時間,老王從沒有來過這里,又何苦非要等到人生的盡頭,再與兒女相見呢?

對于這些過往,老王又該如何解釋?

三,老王與姐姐產生爭執

根據代竣的身份信息,記者輾轉聯系到他的大學老師,又找到了班級通訊群,進入了代竣的個人網路空間。

代竣在這里記錄了他生活的日常。

說起母親,字里行間滿是幸福;

說起繼父,也滿是敬愛,他感謝這個養育他多年的男人,給了他一個溫暖的家。

從生活的點點滴滴可以看出,他在新家庭生活得十分幸福。

如果老王得知這一切,他還會執意認親嗎?

記者帶著新掌握的信息再次趕往廢棄學校,卻發現姐姐與老王鬧起了矛盾。

原來姐姐與熊春華發生爭執,可是老王不分青紅皂白,一心維護熊春華。

這讓賣力幫老王處理家事的姐姐覺得不值: 「他把精力全花在女人身上,如今病重,卻把壓力全壓在親人身上!這些天我受了多少冷眼!」

走進房內,老王正由母親照顧著,熊春華再次不見蹤影。

老王與姐姐發生爭執

老王坐在床上,對剛進房門的姐姐不耐煩地訓斥:

「你作為姐姐,就要頂住一切壓力,你說哪個不受氣不受累呢?」

「人家記者現在都為我一個人服務,你還有什麼可抱怨的?」

聽到這番話,老王的姐姐起身就走,消失在夜色里,任憑老母親在背后如何呼喊,也沒有回頭。

老王也憋了一肚子氣: 「她就是沒讀過書,沒有文化,找個人也找不到!」

當記者問起老王前妻離家出走的原因時,老王卻表現得一臉糊涂:「啥?」

「前妻說你太花心。」

老王甩甩手: 「你別聽她胡編亂造,當年我就像砧板上的一塊肉,任由她宰割。」

任憑記者如何追問,老王始終閃爍其詞,不肯承認當年犯下的錯,他語氣堅定地表示: 無論如何,一定要與兒女見上一面。

代莫玲又不肯讓兒女與老王相見,事情陷入僵局,一籌莫展。

沒想到第二天,代莫玲卻主動打來電話,約記者單獨見面。

四,兒子拒絕相認

記者與代莫玲相見后,代莫玲撥通兒子代竣的電話,交給記者,轉身離開房間。

原來代竣已經知道親生父親尋找他和姐姐的事情,那他又是什麼態度呢?

代竣表示: 「我只有一個養育我多年的爸爸,我很愛我現在的父親,所以我不會去看他(老王)。」

對于生父尋親,代竣覺得不可思議之余,又可笑至極。

他們所在的這個城市并不大,生父要想找到他們并不難,可是27年,一直是各過各的,互不打擾,如今突然尋上門來,不是可笑是什麼?

代竣說: 「我從來不相信血濃于水,對我來說他就是陌生人。」

說到這里,代竣停頓了一下,尷尬地笑了笑:

「我說句不好聽的,就算現在他S在我面前,我也沒感覺。」

最后,代竣再次表明了態度: 「我不會見他,我的姐姐意見和我一樣。」

本以為故事到此畫上句號,沒想到不甘心的老王拖著病體,來到電視臺節目錄制現場,企圖做最后一次努力。

主持人當面撥通代竣的電話,卻提示對方已經關機。

對于這個結果,老王依舊不滿意。

為了讓老王死心,主持人當面轉述了代竣在網絡上同記者交談的內容:

一群27年從沒見過的人,沒給我吃過一口飯,如今突然出現,對我指手畫腳,說什麼血濃于水,對我來說只是一句笑話。

我只相信緣分,尊重責任。

聽到主持人轉述兒子的話,老王表情冷漠。

他表示不能接受兒子的說法:

「我當年受的冤屈,超過他的好多倍。不是我不想負責任,而是你的媽媽剝奪了我的權利。」

或許是想到當年的往事,又或許急于為自己辯解,老王翻起了舊賬:

「兒子,你的外婆脾氣古怪,她和你的姨,媽媽是一群魔鬼,1984年一個下午……」

就在老王準備長篇大論時,主持人打斷了他的講述:

「阿貝,你只說幾十年前別人怎麼害你,捫心自問,你盡到父親的責任了嗎?你給他們出過一分錢嗎?」

「別說找不到,送出去幾十年的孩子都能找到,更別說你們在一個城市了,一個女人獨自帶大2個孩子,多不容易啊。」

聽到這些,老王吧唧了幾下嘴,不再言語,黯然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沒人知道他此刻心中在想些什麼,是愧疚、悔恨還是憎恨,一切未可知。

只是有一點可以確認,此生他或許沒有機會與兒女再續親情了……

生而不養,何來親情?又何來「血濃于水」一說?

再退一步,假如老王此刻風光得意,沒有病痛拖累,他會想到尋找兒女,會真切地關懷兒女的生活嗎?

對此,大家是如何看待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