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3歲已做5次手術,胸口有一條大「蜈蚣」,暖心爸:很好看我也紋了一條

他們都叫我「小鐵漢」,我姑且就認了這個名字,雖然我有真名,但這個名字也蠻好聽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孕育在這個世界上,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患上了這個令我不快樂且擁有巨大痛苦的疾病,但我知道爸爸和媽媽沒有放棄我。

我的媽媽懷我五個月的時候去醫院例行產檢,那個時候的我雖然還在媽媽的肚子裡,但卻十分嚮往外面的世界,通過媽媽的肚子,我能懵懂的體會到這個世界的精彩,雖然有坎坷和挑[單戈],但亦是充滿了喜悅。

然而產檢結果出來的時候,爸爸和媽媽的臉色好似蒙上了一層難以描述的悲傷,「先天性心臟病」是一種先天性的疾病,雖然後期有可能自動癒合,但我好似並不是這樣的。醫生告知爸爸和媽媽時候,他們也曾想著放棄,只是不想讓我多受罪。可是最後聽聞有著自動癒合的可能亦或者在出生後做個小手術就可康復,他們也就接受了這個結果,並堅定的表示不會放棄我。

突然加重

世事總是那麼難以預料。媽媽歷經十月懷胎之後,我順利的呱呱墜地,出生的第一天我並沒有異樣,可是不到四天的時間,噩耗突然傳來,我被診斷心漏情況較預期嚴重,肺動脈窄以至供氧不足,左右心房大小不一。在醫院經歷了首次補心瓣手術,雖然成功地把補充物料放進心房,但卻沒有預期的成效。

雖然不知道爸爸和媽媽到底有著多麼痛心,但我卻每日都能看到爸爸和媽媽的身影,只要睜開眼睛,爸爸和媽媽總會伏在我的身旁細細觀察我的呼吸還勻不勻稱。

為了讓我有口安穩吃的,好似媽媽也沒有做過一天月子。她堅持泵奶給我吃,每次和爸爸到來的時候都會準備可口的奶水,我雖然吃的不多,但那個味道卻很美味。

雖然有著爸爸和媽媽的貼心守護,以及醫生的精准治療,但在醫院的這三個月裡,我的心臟狀況每日愈下,呼吸也是越來越困難。看到我這樣,爸爸和媽媽的心幾乎要碎了,但卻沒有辦法。詢問醫生之後,醫生這才告知了另外一個治療方法,那就是開|刀做手術,但成功率卻很低,只有10%。

那時醫生因為考慮到我年紀小,且治癒率低,所以就勸爸爸和媽媽放棄治療。可是爸爸和媽媽為了爭取我活命的機會,還是痛下決心為我爭取生機。

不記得之後發生了什麼,但還是依稀記得在進手術室的時候媽媽說道:「已經幫你爭取到最後的機會,如果你想求生就要自己努力。」

貝者對了

歷經十幾個小時的手術後,好在我的手術非常成功。此後的時間裡在爸爸和媽媽的照顧下,我的身體狀況也是漸漸變佳,結束長達半年的住院生活回家。因為抵抗力十分弱,所以爸爸和媽媽要抹地、吸塵,家中也要長時間開空氣清新機,保持乾淨衛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