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女子「借」閨蜜老公結婚,婚后卻變卦,不肯「歸還」,還生下孩子,背后原因惹唏噓

一女子「借」閨蜜老公結婚,婚后卻變卦,不肯「歸還」,還生下孩子,背后原因惹唏噓
2022/06/18
2022/06/18

張女士向閨蜜田女士 「借」用她的丈夫來假結婚,

并以40萬元作為事成之后的報酬。

田女士答應后, 三人之間很快相繼辦理了失婚、結婚的手續。

只是最后張女士卻假戲真做,不愿與田女士的丈夫失婚,并且還懷孕生子。

這其中是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借」你老公結個婚

田女士和丈夫邢先生,以及閨蜜張女士三人是大學同學,都來自太原市;

大學一畢業, 田女士便與邢先生結了婚。

2017年的一天大早,張女士提著幾袋水果上門來找閨蜜。

一進門,她便興奮地告訴田女士,

自家的老房子終于收到通知,不久后將要拆遷。

要知道,在上大學時,張女士就經常提到家里要拆遷,

一直沒動靜,如今終于要實施,田女士自然也是替閨蜜感到高興。

張女士

只是這時,張女士不由嘆了口氣,

發愁地表示 拆遷補償款是按人頭給的,可她的父母也早已不在,

家里就剩她一人,實在有些不劃算;

而今許多拆遷戶都想盡辦法往戶口上添人口,

像她這樣沒父母又沒兄弟姐妹的女性,

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個男人立馬結婚,錢能多拿一份是一份。

可她目前還是單身,這男人哪是說找就能找到的呢?

田女士

她猶豫了許久,才向閨蜜透露自己這次前來的真正目的。

她提出, 希望田女士能夠把丈夫邢先生「借」給自己領個結婚證。

也就是讓田女士與邢先生辦失婚,然后她再與邢先生領結婚證;

等拿到補償款后,她再與邢先生辦失婚;

之后田女士再與邢先生復婚,一切恢復如初。

聽完這些,田女士夫婦倆頓時目瞪口呆;

「借」閨蜜的丈夫去結婚,有誰聽說過?簡直荒唐至極!

邢先生

邢先生更是嚇得脫口而出: 「這是我把當成一件物品呢,還往外借?」

雖然田女士很想幫助這個,從大學時期就與自己十分要好的閨蜜,

可一想到把丈夫借給別人當老公,她心里就別扭。

再說了,她和丈夫結婚才半年,

若是為了這種事失婚,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

于是,她一口回絕了閨蜜的請求。

看出夫婦倆的顧慮,張女士又說:

「就是個假結婚,又不是讓你老公和我過,他要真想和我過我還不樂意呢!」

緊接著,她又主動提出不會讓夫婦倆白幫這個忙,

等拆遷補償款下來后,會付給他們十萬元的酬金。

一聽有錢賺,夫婦倆心里都開始有些動搖;

想著這也就是一兩個月的事, 到時一切恢復如初,

他們也沒什麼損失,不但幫了張女士,還能拿到10萬元;

而這10萬元,他們得花多少時間和勞動力才能賺到,白撿的為什麼不要?

因此,夫婦倆轉念又想,反正就是辦個證,

只要他們誰都不說,親戚朋友也會不知道。

最終, 田女士還是答應將丈夫「借」給了閨蜜。

很快,田女士和邢先生瞞著家里人,悄悄到民政局辦理了失婚手續;

兩人在失婚協議的財產分割問題上約定,將房屋等一切財產歸女方田女士所有。

隨后,邢先生又迅速與張女士辦理了結婚登記。

不過,在改變關系之后,三人的生活形式并沒有發生變化;

田女士和邢先生照常以夫妻名義生活在一起,而張女士也依舊獨居。

五個月后,張女士順利拿到了拆遷補償款,也如約向田女士支付10萬元酬金;

只是在與邢先生失婚這件事上,她總是找各種理由一拖再拖。

田女士心想,這麼拖下去可不行,

于是打電話把張女士約了出來,打算把事情說清楚。

只是兩人一見面,張女士的眼淚就稀里嘩啦地落下來,

抽泣著對田女士說: 「我懷孕了!」

田女士追問才知道,原來在三個月前的一天晚上, 張女士在酒吧喝醉,

稀里糊涂地和一個陌生男人發生了關系,沒想到竟還懷上了孩子。

如今她找不到男方,又舍不得打掉孩子;

可若想把孩子生下來, 就得考慮到上戶口的問題,否則將來孩子連學都上不了。

現在的問題是,孩子如果不是在正常家庭出生的,上戶口就是件很麻煩的事;

而此時她又正好與邢先生領了結婚證,便想等孩子出生,

順便借邢先生的名給孩子辦理出生證明和戶口,再與邢先生失婚。

田女士愣了,沒想到自己這一把將丈夫「借」出去,

不但要給別人當假老公,還要給別人的孩子當假爸爸。

田女士覺得十分不妥,連忙拒絕道:

「這怎麼行,我們當初可都說好了只幫你多拿一份拆遷款,

給孩子上戶口這麼大的事怎麼能這麼兒戲?」

眼看田女士不同意,張女士開始打感情牌,

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訴說著兩人這些年的情分,

懇求田女士把丈夫多「借」她一段時間;

并信誓旦旦地保證,只要孩子一出生,

她就立刻和邢先生失婚,不會給他們帶來任何麻煩。

雖然田女士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最終還是看在張女士是閨蜜,

又一個人無依無靠,還懷著孕的份上,再一次妥協。

幾個月后,張女士生下了一個女孩,

田女士和丈夫帶著早準備好的母嬰用品前去看望, 卻不想無意撞破驚天大秘密。

這個老公不還了

見到孩子,田女士仔細端詳了一番, 不由稱贊孩子長得像媽媽,生得很可愛。

聽了這話,病床上的張女士立即糾正道: 「女孩長得可愛,一定是像爸爸。」

說著, 她還意味深長地瞧了邢先生一眼。

這一眼不巧正好被田女士的眼角余光掃到,田女士心里咯噔一下,

皺起眉頭, 似乎在丈夫和閨蜜身上嗅到了不平常的氣息。

隨后,田女士稱要下樓買東西,離開了病房。

她剛一走,邢先生就坐不住了,走到床邊就對著張女士低聲呵斥一頓,

「你剛才說那話的時候看我干什麼,知不知道有可能讓田田看見了?」

張女士反唇相稽道: 「我說的不對嗎?這孩子是你的,不像你像誰!」

邢先生惱羞成怒,阻止她再提起這些話,

并警告她,若是讓田女士知道這一切,

自己會毫不猶豫地跟她和孩子斷絕所有關系。

可邢先生話音剛落, 房門便突然被推開,只見田女士滿臉淚水地站在門口。

原來她剛剛并沒有離開, 而是刻意給兩人制造說話的機會,

然后躲在門外偷聽,看看他們是不是真有什麼事瞞著自己。

這不聽還好,一聽差點沒把她氣吐血來。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好心幫忙,

把丈夫「借」給閨蜜,閨蜜竟然假戲真做,

把她的老公當成自己的老公,還懷了個種。

邢先生急忙向田女士解釋,自己心里只有田女士一個人,

與張女士有這個孩子完全是一個意外;而他也曾勸過張女士把孩子打掉,

自己再給她一些補償, 可張女士死活要把孩子生下來。

這個孩子真的是個意外嗎?

如果是意外,張女士明知男方是閨蜜的丈夫,

卻執意要把孩子生下來,其中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事實上,在大學時期, 張女士是最先認識邢先生的,且一直暗戀著邢先生。

可因為她相貌平平,邢先生從未注意到她,反而對她的舍友田女士一見鐘情。

那時,邢先生還請求張女士幫自己追求田女士。

和邢先生在一起后,田女士常常會和張女士分享兩人的愛情事跡。

在張女士看來,田女士的行為就是在向自己炫耀,

她表面聽得津津有味,內心實則十分嫉恨田女士。

得不到邢先生,還被夾在中間給他們牽紅線,

做他們愛情的見證者, 讓張女士心理漸漸扭曲,

總想著用什麼辦法能拆散兩人,好讓自己順理成章地占有邢先生。

當收到拆遷通知,又聽說許多拆遷戶都在利用「假結婚」獲得更多補償款時,

她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讓邢先生跟自己領結婚證;

這樣她就能夠名正言順地讓邢先生成為自己的丈夫。

也就是說, 從一開始她就沒打算在閨蜜那「借」走邢先生后,再還回去。

最終,事情如她所愿順利發展,

為了讓邢先生心甘情愿地留下,她想盡辦法博得邢先生的好感。

由于兩人是同事關系,接觸的機會多,她沒事就會約邢先生出去吃飯,

也總是有意無意地拿兩人現在是夫妻的話來開玩笑,試探他的反應。

可邢先生卻提醒她不要亂說話,讓他的妻子田女士聽到誤會可就大了。

這讓她感到十分惱恨, 又開始計劃如何徹底得到邢先生。

一天晚上,同事聚餐, 張女士見邢先生醉得差不多時, 她以田女士閨蜜的身份將邢先生帶走,直奔酒店。

在酒精的驅使下, 邢先生最終沒能抵擋住張女士的誘惑,與她發生了關系。

事后,邢先生十分懊惱,一直刻意避開張女士。

張女士本以為計劃泡湯了,卻沒想到自己竟查出了懷孕。

于是,她將肚子里的孩子作為籌碼,

向邢先生表示,只要他答應讓她把孩子生下,

并在出生證明的父親一欄寫下邢先生的名字,她便不再糾纏。

如若邢先生執意要她打掉孩子,或是與她斷絕聯系,

她只有鬧得魚死網破,把兩人的事都告訴田女士。

張女士認為, 只有這麼把邢先生逼上絕路,

她就能夠在孩子降生后,順理成章地占有邢先生。

可誰也沒想到,這件事會在孩子出生的這天被田女士撞破。

不過在張女士看來,這正好可以攤牌說個明白,省得她再配合演出。

「既然你已經聽到了,我們就沒必要再隱瞞,

現在我和邢是合法夫妻,也已經有了孩子,今后你就別再來打擾我們了。」

聽了張女士這話,田女士氣憤地對兩人進行一頓痛批后,傷心離開。

正當張女士為自己的勝利得意地露出笑容時,聽到邢先生提出立馬失婚的要求。

既然東窗事發,他也就沒必要再忍下去。

張女士當然不愿意失婚,但邢先生表示,

她如果不同意,他會向法院起訴失婚。

然而張女士卻十分從容, 表示自己剛生完孩子,法官不會判離。

在當時, 法律的確有相關規定,女方生完孩子一年內,男方不能夠提出失婚。

此外,如果張女士不同意失婚,在沒有證據證明雙方感情破裂,

一方又堅決而不同意的情況下,法院不會判決失婚。

而法院判決不準失婚后,在沒有新情況、新理由的六個月內,

同一方不得又再次提起訴訟,而且第二次起訴失婚也不一定會判決失婚。

因此, 邢先生最快也需要兩到三年時間才能走完失婚訴訟程序。

無奈之下,他對張女士表示,只要同意失婚,她提什麼條件他都答應。

于是, 張女士要求邢先生將他與田女士的婚房讓給她和孩子居住。

為了盡快和張女士撇清關系,邢先生一口答應了下來。

但好在田女士和邢先生「假」失婚時,為了財產不混亂,

在失婚協議書上將房產等財產都分割給了田女士,只要她不同意,任何人都無權使用。

因此,張女士又要求邢先生必須拿出五十萬作為孩子的撫養費,她才同意失婚。

她知道邢先生沒有這個能力,以為他會知難而退,最終還是會選擇不離。

然而卻沒想到他會為了擺脫她而四處借錢,籌齊五十萬交給了她。

最終,張女士還是同意了與邢先生失婚。

一辦完失婚手續,邢先生欣喜若狂地跑去找田女士復合,卻遭到了拒絕。

因為一場假失婚,一個美好的新婚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我們在此告誡大家,法律沒有假失婚,也沒有假結婚,一切的行為都需要承擔法律后果。

假結婚有可能會假戲真做,其中所冒的風險、付出的代價可能遠超出你的想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