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港圈風云之徐錦江,在高雅與低俗間游走,含淚致謝一導演:是他治好了我多年的抑郁

港圈風云之徐錦江,在高雅與低俗間游走,含淚致謝一導演:是他治好了我多年的抑郁
2022/04/04
2022/04/04

1981年意氣風發的徐錦江來到香港,想要在這個資本與藝術氣息共生的熱土大展抱負,然而現實很快就讓他變得清醒,這世界不是誰都能靠藝術吃飯。

出生于醫學世家,讓他內心極具傳統文化氣息,但醫學卻并非為他向往,反而迷戀上了繪畫。

父親想不明白,從小被藥味熏陶的他,為何會迷上繪畫?

或許都源于他有個秘魯人的媽媽吧!總之徐錦江學畫之心異常堅定,好在他還有個姐姐,隨后父親也就隨了他,并且把他引薦給世交嶺南畫派大師關山月,而徐錦江一直對繪畫持之向往,不得不說與這位名師不無關系。

這之后他順利考入廣州美術學院,也就此對香港有了初步印象,他覺得那里更開放、包容,更能讓他有更大的舞臺發揮。在父親過世后,他打算去找美國的爺爺,由此來到了香港。

初到香港,徐錦江立即對這座現代化的城市著了迷,他想要試一試自己的本領。

于是四處求人,開了一次自己的畫展,然而參觀者寥寥,他深知雖然打著關山月弟子的名頭,但在藝術的領域,他還是太嫩了。

花光了所有積蓄,他總要活下去,賣畫顯然不靠譜,于是靠著高大的身形,他選擇做兼職模特賺取零花錢,之后還去夜總會當歌手。

要知道讓一個以藝術家自詡的人做這些工作,當時內心該是多麼煎熬,但這就是成長的代價,在每一次妥協與放棄的抉擇中,才會讓內心更堅強。

漸漸地徐錦江靠著打零工能養活自己,但光是能吃飽,顯然并不是他最終的理想,但做什麼他心里并沒有譜。

一次在吃飯時,他遇到了麥當雄和麥當杰兄弟,兩人立即被徐錦江高大的形象所吸引,這在港圈中確實少見。

于是兩人找到他,問他是否有意愿做演員,并且之后還推薦他去試鏡。

在這個過程中,徐錦江才發現香港的影視產業竟如此健全和專業,成為一名演員,看來也是個挺有未來的職業。

這之后像大多數人一樣,他順利考入tvb藝員培訓班,與呂良偉、吳鎮宇、李子雄、陶大宇、廖啟智等等成為了同期同學。

然而不太靈光的普通話,以及一覽眾山小的身材,讓他在同學有點格格不入,好在徐錦江身上有一種來自藝術家的韌性,他努力融入大家,漸漸地被接受,總之那時候的徐錦江被貼上了一個非常顯眼的標簽,那就是粗曠。

畢業后徐錦江沒有當龍套而是直接跑去拍電影,這樣的待遇,可不是一般人能比,這一切一方面源于他實在是當時的稀缺類型,更要感謝當初發現他的伯樂——麥當兄弟。

這之后徐錦江飾演了很多反派和硬漢角色,但沒有掀起太大波瀾,因為他大多飾演一些邊緣,性格魯莽的小配角,實在難有高光時刻。后來還是伯樂麥當杰開始讓他拍攝當時很流行的風月片,才逐漸讓觀眾記住他,對此徐錦江一直心存感激,沒有那些影片,就沒有今天的徐錦江,而且當時他也拍膩了魯莽打手的角色,想要體會不一樣的表演。

不得不說那時候的香港,這種題材的電影也算是電影文化的一種,在這個過程中,徐錦江漸漸找到了表演的感覺,同時也與合作對手建立了友誼,很多人提到他都紛紛贊他為人很好、很紳士也正派。

然而繁重的拍攝工作,以及內心中的渴求與現實的沖突,讓徐錦江越來越焦慮,后來他患上了嚴重的抑郁。當時醫生囑咐他,感到不舒服時可以吃一塊巧克力,后來這個消息傳開,工作人員每每在片場看到他吃巧克力,都會躲得遠遠的。

后來徐錦江不得不停工休息,一直休息了8個月,但病情一直不見好轉,直到他接到了張紀中的邀請。

當時張紀中正在籌拍《西游記》,想要他在其中飾演沙僧一角,出于義氣徐錦江一口答應,因為那天是張紀中的生日,他不想讓對方掃興。

1年后他去片場試造型,其實那時候已經有些后悔了,于是故意挑剔胡須造型問題,并且堅持用真胡子拍攝,誰知張紀中一口答應,特意等了他半年時間蓄須,無奈之下徐錦江只能硬著頭皮上。

誰知道9個月的拍攝經歷,讓他不斷體會劇中人物心境,逐漸體會到人生也是一場修行,最終他戰勝了抑郁癥,就此看張紀中也成了他的大貴人。

現在的徐錦江已經很少出來拍戲,即使出來也就是為了玩,又或者會會好友,他全身心地投入自己鐘愛的繪畫藝術,經歷了太多滄桑之后,此時此刻終于開始開心做自己。

他從不以自己以往拍過的風月題材為恥,反而認為那些也是藝術的一部分,更是自己能走到今天的契機,或許正是內心的坦蕩,才能讓他從容面對自己的過去,也更能體味到這一路的酸甜苦辣吧!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