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炒樓女王」名不虛傳!鄺美雲拒絕嫁給「千億富豪」拼事業,感情遭兩次背叛後:自己成了豪門

「炒樓女王」名不虛傳!鄺美雲拒絕嫁給「千億富豪」拼事業,感情遭兩次背叛後:自己成了豪門
2021/12/08
2021/12/08
 

為您帶來@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傳播最新資訊,傳遞最強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縱觀台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小料。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她被稱為香港富豪的收割機,卻為了心中的理想愛情,兩次拒絕嫁入豪門,後來靠著房地產和珠寶生意積累了上億財富。

她的傳奇情史和商業頭腦至今還在為人們所稱道,她就是香港的「炒樓女王」——鄺美雲

1.出身寒門,奪得港姐亞軍

生于貧民家庭的鄺美雲,幼年飽受貧困之苦,為能「一夜暴富」,麻將館中工作的父親,將家裡僅有的房產做賭注,奮力一搏,最終卻輸的傾家蕩產。

無奈她只得和身染重病、奄奄一息的母親住進籠屋,每日為三餐發愁,童年的痛苦經歷讓她培養起堅韌不屈的品格。

14歲時母親離開了她,什麼都沒留下,除了一副美麗的容顏……

鄺美雲非常了解自己的資本在哪,1982年她參加了香港小姐的競選,一舉奪得亞軍,臺上的她光鮮亮麗,台下則有一雙眼睛緊緊注視著她,那就是香港富商鄭裕彤的兒子鄭家成。

2.與鄭家成交往,讓她成為地產女王

此後鄭家成對鄺美雲展開瘋狂追求,珠寶商出身的他,送給鄺美雲許多首飾。

未能抵擋住金錢的誘惑,鄺美雲最終選擇和鄭家成交往。但她並沒因此懈怠,兒時的窮苦經驗告訴她「要做豪門太太,只有美貌是不夠的。」

和鄭家成在一起的日子,她不斷學習投資技巧,鄭家見她有商業頭腦,便帶她投資房產,50萬的本金,最後翻了幾倍,賺了200多萬。

撈得人生第一桶金後,鄺美雲沒有忙于享受,而是將賺到的錢連同唱歌的收入,一併用于房產投資。

最高峰時,她在香港按揭買下10棟房產,為還月供,她終日演出賺錢。

錢雖然越賺越多,但她和鄭家成的感情卻迎來挫折……

1986年,鄭家成認識了年輕漂亮的藍潔瑛,在與鄺美雲行將走入婚姻殿堂時偷吃。

雖出身貧苦,一路仰仗鄭家支持,但鄺美雲對愛情的態度卻極為認真。不能忍受未婚夫背叛的她提出分手,即便鄭家成極力挽留也無濟于事。

走出失敗的愛情,鄺美雲結識了香港地產商劉坤銘,兩人成為商業夥伴,期間劉坤銘教了她不少炒房技巧。

80年代,香港房價快速上漲,她投資的10幾處房產價值突破億元,讓她成了港圈中名副其實的「地產女王」。

3.一段失敗婚姻,換來巨大財富

那段時間鄺美雲的感情雖處空巢期,但卻從不缺少追求者,其中就包括呂良偉。奈何彼時鄺美雲無意戀愛,呂良偉只好從朋友做起。但兩人的關係卻在1995年迎來轉機。

這天,兩人打電話閒談。

其間,呂良偉調侃她說「你只知道賺錢炒房,都熬成老姑娘了。」

鄺美雲回擊說「你不也一樣,那麼大的人,還讓老爸操心!」

聽到這句話,呂良偉試探的問她「不如我們兩個試試?」鄺美雲想也未嘗不可,于是便答應。

誰知在「晉升」情侶後兩人的關係卻並不融洽,不僅在生活上有許多分歧,還經常吵架。為改變現狀,鄺美雲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結婚。

她對呂良偉說「我們結婚吧,也許婚後就不一樣了!」

1996年二人舉辦了一場盛大婚禮,娛樂圈、商界共有超過1000人到場祝賀,TVB還對這場婚禮進行了直播。

本以為結婚能緩解兩人的矛盾,不料這段婚姻卻在8個月後夭折,原因是呂良偉偷吃。無法忍受伴侶背叛的鄺美雲,再次毅然決然選擇離婚。

在接受採訪時,呂良偉說「我失去了一個無話不談的朋友,收穫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婚姻……」

相較呂良偉,鄺美雲無疑是幸運的,因為這段婚姻給了她常人無法企及的財富……

1997年,情感中失意的她選擇退出歌壇,變賣了名下的全部房產,不料想這個決定卻讓她成功躲開亞洲金融風暴。

她在香港樓價最高位了結離場,因此成了新一代地產「富婆」。

4.化身珠寶店老闆,回絕賭王表白

此後數年她一直在美國學珠寶鑒定,後面投資幾千萬開起珠寶行。

開業的當天,澳門賭王何鴻燊到場祝賀,兩人在港姐競選後再次建立起聯繫。

後面何鴻燊對她表白說「我希望我們兩個能在一起」,卻被鄺美雲一口回絕「我又不是沒錢花,憑什麼找一個老頭子。」

為守護心目中的理想愛情,她兩度拒絕豪門,由此可見鄺美雲的骨氣。

雖然後來又和何永安、林達民交往過,但最後都無疾而終,如今的她依舊是單身。

不得不說,鄺美雲的這種不將就的個性著實令人欽佩。

或許現在的她早已看清愛情的本來面目,與其委曲求全,倒不如保持純真、憧憬和希望。畢竟以她現在的財力和地位,早已不需要男人扶持了。

 

每一件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都逃不過小料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台灣!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哦~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將永遠伴您左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