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男子2700萬買一套別墅,卻無法入住,被倆老人支賬篷堵門口,揚言:不給200萬不會走

男子2700萬買一套別墅,卻無法入住,被倆老人支賬篷堵門口,揚言:不給200萬不會走
2022/04/13
2022/04/13

2019年,周先生在買房時,碰到了這麼一件糟心的事。

那一年的1月15日,周先生花費2700萬買下一套別墅。

拿到鑰匙之后,周先生滿心歡喜地來到別墅,準備重新裝修后搬進來。沒想到周先生來到別墅后傻眼了,別墅大門口竟然扎著一個7平米左右的賬篷。

賬篷基本把大門口的入口完全堵住了,出入非常困難。

別墅門口的藍色賬篷

并且賬篷里還居住著兩個七十歲左右的老人,這兩位老人聲稱,要周先生再掏500萬給他們把這塊地購買下來,他們才肯搬走......到后來,又改口說「給100萬就行,給了立馬搬。」

周先生自然不肯,于是雙方就這麼僵住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兩位老人是誰,為何要堵在這棟別墅門口?這事后來被解決了嗎?

堵在別墅門口的老人

周先生一直想買一套大點的房子,使一家人居住得舒適點。只是一直沒遇到合適的,所以一直在觀望。

2019年1月份,周先生在網上看上了一套法拍房。這套房子是一棟三層的農民自建別墅,占地面積108平方,可使用面積430平方,因為原房東資不抵債,被在網上進行拍賣。

看到這套房子后,周先生特別的喜歡,拿下這套房子的心情也非常迫切。

于是在2019年1月15日,周先生便以2700萬的價格拍下了這套房。

付完全款,辦完一系列手續之后,8月份,房子交到了周先生手中,周先生也開始準備裝修事宜。

這天,周先生來到了買下的這棟別墅,準備先看一下別墅的具體情況。誰知剛走到門口,眼前的情況就給他潑了一盆冷水,澆得周先生透心涼.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這棟別墅門口竟搭建了一個藍色的賬篷,更讓人詫異的是,這賬篷里竟然還居住著兩個年紀不小的老人。

這棟別墅是帶有一個院子的,院子門口有兩塊綠地,在這兩塊綠地中間有一條石磚鋪設成的路,這條路是進入別墅的主要通道。

而這個賬篷就搭建在這條石板路上,把別墅大門擋得嚴嚴實實。

門口的藍色賬篷

顯然,這是有人故意為之。

周先生想要解決這件事情,便主動走上前詢問賬篷內的倆老人:「大爺大媽,你們為什麼要在這里搭賬篷?已經把我家門口堵住了。」

聽到這話,兩位老人也是顯得很有底氣:「這是你家嗎?你買的是房子,我們的賬篷搭建在我們家的地上,跟你有什麼關系?」

聽到這麼不講理的話,周先生雖然生氣,但還是很有耐心地跟兩位老人講道理:「你們的賬篷已經完全堵住了我家大門口了,這里的綠地也是屬于公共的。」

聽到這話,兩位老人的態度還是非常堅決,他們一口咬定:「這里是我們的地,不是公共的!」

周先生又問:「你們怎樣才能搬走?」

那兩位老人冷哼了一聲,隨后大聲說道:「你只是購買了這套房子,并沒有購買下這塊花園綠地,你再拿500萬買下這塊綠地,我們立刻就搬走!」

聽了這話,周先生肯定不愿意,花園綠地本就是公共面積,為什麼要再出錢購買?

接著,雙方開始商量。

原來,這兩位老人竟然是原房東的父母。兩位老人原本是居住在這棟別墅里面的,這棟別墅被周先生購買后,兩位老人就在這里搭建了賬篷并住在里面。

他們認為周先生花費2700萬買下的只是別墅,而別墅門前的這塊綠地則還屬于他們,他們搭建賬篷住在這里一點問題都沒有。

想要讓他們從這里挪走,兩位老人就一句話:「拿500萬來。」

周先生和兩位老人商量后,兩位老人又把價格從500萬減到了200萬。

但周先生還是不能接受自己花費200萬買一塊公共用地。

就這樣,周先生和兩位老人陷入了僵持......

周先生

陷入僵持

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周先生先是來到了社區,向工作人員反映了這件事情。

聽到這件事情的起因后,工作人員肯定了周先生的看法,他們明確地告訴周先生:「房子門口的綠地是公共面積,是不能拿來交易的。」

隨后社區也來到這里,試圖找兩位老人協商解決這件事,但兩位老人的態度還是十分堅決:「不拿200萬來把這塊地買下,我們是不可能搬走的!」

社區上門調解過兩三次后,兩位老人還是不肯搬走,社區也沒有其他辦法。

于是,周先生試圖尋找其他部門解決。

周先生想到,兩位老人的賬篷是搭建在公共綠地上的,屬于非法搭建,于是他找來了城管部門。知道這件事后,城管部門也試圖找兩位老人解決這件事,但兩位老人還是堅持自己的看法,并且態度十分蠻橫。

有一次,城管部門去找兩位老人調解時,發現兩位老人不在,于是城管直接將老人的賬篷收了起來。可誰都沒想到,兩位老人回來后,看到自己的賬篷被拆除掉了,他們直接坐在地上開始鬧。

鑒于這兩位老人年事已高,這種情況下,城管也是非常的無奈。

雖然兩位老人的行為違反治安法規,可以對其采取拘留,但彼時他們已經有七十多歲高齡了,派出所也只能出面進行協調。

但最終的結果依然是:老人的賬篷依舊堵在別墅門口,遲遲不肯搬走,周先生和兩位老人就這樣僵持著。

周先生

轉眼間,時間就來到了2019年底。此時距離交房已經過去幾個月的時間了,周先生意識到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在別無他法的情況下,周先生準備尋求媒體的幫助,來解決這件事情。

誰都沒想到,就是這次,才意外了解到了兩位老人不肯搬走背后的隱情。

這天,記者跟隨周先生來到了別墅這里,外面下著雨,記者進入了賬篷,見到了其中一位老人,也見到了老人的居住環境。

可能是因為天氣的原因,兩位老人的賬篷里顯得很暗,賬篷里面只有一張狹小的床,床上鋪著報紙還有很薄的被子,被子上面還覆蓋著幾件衣服。

除了這些,賬篷里還有兩把椅子一張桌子,地上堆著一堆用箱子裝著的東西。

能看得出來,在這里兩位老人生活得并不是很好。

寒冷的天氣里,賬篷里也并不溫暖,老人也被凍得有些瑟瑟發抖。

老人在賬篷內

見到這種情況,在記者的建議下,老人和記者來到了房子里面,隨后記者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也得知了這件事背后的隱情。

背后的隱情

剛開始在交談時,老人告訴記者:「他是拍下了108平的房子不假,但是房子外面的綠地明顯是多出108平外的,如果他想要的話,花點錢我是可以賣給他的。」

聽到這話,記者嘗試勸道:「周先生是全款買下這套房的,而購房合同內也是明確規定了的。」

對于這個說法,老人顯得很是不認同,他堅定地認為周先生花費2700萬買下的只是別墅的建筑面積,而這些并不包括別墅外的綠地面積。

顯然,老人的意志很堅定。

隨后,記者嘗試著跟老人談起這套房子的事,沒想到談起這個,老人的情緒非常的激動。

原來,這塊地原本是村子改造抓鬮抽到的,抽到這塊地后,老人在這塊地上建起了這棟別墅。按照永康人把房屋留給下一代的習俗,老人就把這棟房子寫在了兒子的名下。

誰知道兒子在外欠債,2019年相關部門拍賣了這套房子,兩位老人才不得不搬了出去。

但是兩位老人認為,雖然房子的建筑是被賣了出去,可房子前的這片綠地還是屬于自己的。

在與老人的交談中,記者還了解到,房子被拍賣后,兒子就再也沒有聯系過自己了。

提起兒子,老人是相當的生氣。

但不管記者怎樣開解老人,老人就一句話:「這是我家的地,我在我家的地里搭賬篷。他想要可以,拿錢來買。」

眼看著從老人這里行不通,記者只好選擇嘗試著從老人的兒子那里入手,嘗試著解決。

多方輾轉,記者終于聯系上了兩位老人的兒子。

電話中,老人的兒子說:「我也沒有辦法,還欠了很多錢,我現在跟他們的關系鬧得很僵,他們也不肯搬過來跟我住。」

沒其他辦法,周先生只能找到了拍賣給自己這套房子的相關部門,對方給周先生的建議是:綠地是不能交易的,可以提告,來解決這件事。

對于這個建議,善良的周先生認為還是先協商,看協商的情況如何。

但誰都沒想到,此時兩位老人又鬧了幺蛾子。

原來,在上次協商完沒多久,兩位老人開始變本加厲,他們將周先生家里的大門給撬開了,直接將賬篷搭建在了別墅院子里面。

這次兩位老人給出的說法是:「他是把108平方的房子買走了,但是院子他沒買,這也是我的。」

兩位老人的話完全就不講理,有關部門也給出了肯定:院子是房子的附屬,是歸周先生所有的。

對此,兩位老人直接說:「讓我們走可以,拿150萬院子才是你的。」

這個時候,周先生已經聯系不上兩位老人的兒子了,跟兩位老人也協商不了,于是只好報了警。

最終,周先生給了兩位老人66萬元的安置費,兩位老人拆除了賬篷,離開了這里。

縱觀兩位老人從頭到尾的行為,可以看出他們從開始到結束只有一個目的——要錢,不給錢我就不走,我就鬧。而且行為也是一次比一次嚴重,可以說這是一種倚老賣老的行為。

如果雙方沒有選擇和解,按照現在這樣的形勢發展下去,兩位老人很可能將會面對刑事責任的處罰。但更令人氣憤的是這兩位老人的兒子,不僅賭錢欠債,甚至還將父母的別墅給賣掉,之后也不管不顧,可以說是不孝的典范了。

不得不說,周先生真的非常善良,面對兩位老人的一再無禮行為,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用和平的方式去解決這件事。由此可見,周先生是一位尊老愛幼、非常有肚量的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