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百萬賤賣千萬資產,8年打拼江山,只能選擇退出,回到老家農村發展,感歎:現實殘酷!

安妮 2021/07/24 檢舉 我要評論
 

為您帶來@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傳播最新資訊,傳遞最強能量!帶您以全新視角領略世界,縱觀台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小料。願我的每一次分享都能為大家帶來不一樣的體驗,帶來人生正能量~

 

看任何事物都不能只看表面現象和初始階段,只有到了最後,才能看到事情的結局。

當事人自述:

上周,我變賣掉千萬資產,退出了製造業,近期打算回農村發展。今天,我來說說自己的故事。

我大專學的是模具製造專業,畢業後,我順理成章來到昆山一家機械公司工作,做了一名技術員,負責程式設計和畫圖,為了多掌握一些技能,我平時也經常去一線,進行實際的操作,也學了不少東西,像加工中心和線切割之類的,都是在業餘時間裡學會的。

幹了三年半時間,工資每月依然還停留在五六千元(約新臺幣2萬1到2萬6千多元),我知道這樣下去,我的人生的沒有未來的。於是,我在工作中,努力尋找自己人生的突破口。

在2013年6月,機遇終於向我伸出了手。一天,一名和我比較熟悉的供應商對我說,像你這樣對模具瞭若指掌的人,自己花些錢買些二手設備,租幾間民房,一年賺個二三十萬(約新臺幣80萬至1百多萬)易如反掌。

一席話驚醒夢中人。我趕緊要了那個供應商的電話,經過交流得知,他說可以給我提供訂單,有了這個定心丸,我在當年的四月一日辭職,辦理好工作交接後離開。

進入這個行業,比我想象中要容易得多,我和妻子把積攢的錢,買了三台設備,那個供應商的訂單也比較充足的,最開始,為了確保交貨的時間,我們夫妻夜以繼日,常常加班到很晚,辛苦的付出也換來豐厚的回報,一年下來,我們夫妻賺了50多萬(約新臺幣210萬)。

但短暫的欣喜,迅速被現實的壓力所取代,由於機械行業的產品更新換代很快,再加上對產品的質量要求越來越嚴格,因此,產品對加工設備的要求也越來越高。

如果你墨守成規,結局肯定是被同行無情的淘汰出局。

這些年,規模不斷擴大,員工由我夫妻二人,到後來的三十多人,一路下來,我們從最初的五六萬的設備(約新臺幣20幾萬元)換到三四十萬(約新臺幣1百多萬元),到最後換到一百多萬(約新臺幣4百多萬元),如今,我所有的設備加起來,應該都超過1200萬元人民幣(約新臺幣5千多萬元)。

如今,在老鄉和一些朋友們的眼中,他們都把我當成了千萬富翁,有時我自己的心裡也是這樣想的,但事實上卻是:當我把所有的資產都清理時,對方的報價才113.6萬人民幣(約新臺幣4百多萬)。

我之所以選擇退出,是因為這些原因造成的。

首先,是客戶的信譽度不高,我最初做加工的時候,客戶考慮到我的難處,大多是給我一周結算一次,誰知天長日久,慢慢地變成了月結和年結,這幾年,工人的工資越來越高,福利待遇也是日益攀升,房租每年都在不斷地加價,我發現所有的利潤,都在無形之中被減少了。

另外,有三年客戶選擇了直接跑路,我39.7萬元(約新臺幣170萬)的貨款,直接泡湯。

今年二月份回了趟老家,我同村的一個發小,如今在老家養殖甲魚,同時還種植紅心獼猴桃和甜瓜,一年下來,收入也有四五十萬,但壓力也沒有我這麼大,因此,我的心思也開始有了動搖。

後來廠裡的設備又面臨著更新,預計要投入近140萬人民幣(約新臺幣6百多萬元),我和妻子商議再三,決定不再趟「製造業」的渾水,我把公司的員工介紹到那裡客戶,並一千多萬人民幣(約新臺幣4千3百多萬)的設備拋售,最終賣了157萬。

出水才見兩腿泥。八年來,我按揭買了一套128方的房子,家裡一輛全順和一輛奧迪A6,45萬元(約新臺幣194萬)的固定存款。這些就是我和妻子同心協力之後的最終成果。在別人心中的轟轟烈烈,到頭來就是這個樣子。

8年裡,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也幾乎沒有正兒八經地休息過幾天,就連孩子也沒時間管理,一直放在老家的父母那裡。

說出來我還算幸運的,和我一起辦加工廠的人,我知道的就有四五個,他們以倒閉黯然收場。

我打算把房子處理後,就回農村發展了,我所有的積蓄,在老家也可以做點事情了。這半年來,我也一直研究網路銷售的問題,我相信,只要有頭腦,在哪裡都可以闖出一片天。

也許我所體驗到的,只是製造業的冰山一角,不談自己的付出,只是最後收場的時候才知道現實的殘酷。

在老家的農村創業,我知道也會面臨著一些難處,但能經常看到孩子,可以經常陪伴年邁的父母,我也會心安不少。

 

每一件新鮮事、稀奇事、不平事、好人好事都逃不過小料的眼睛!讓我帶你看最真實的台灣!訂閱我,就能掌握第一手資訊哦~歡迎大家積極分享評論!→@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將永遠伴您左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