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小伙患重疾瀕死,等捐腎救命,親生母親「配型成功」,手術前一天卻「臨陣脫逃」網嘆:好狠心

小伙患重疾瀕死,等捐腎救命,親生母親「配型成功」,手術前一天卻「臨陣脫逃」網嘆:好狠心
2022/05/25
2022/05/25

2011年,年僅18歲的劉飛患上了嚴重的腎病,他本該在陽光下肆意揮灑青春的汗水,書寫屬于自己的生命詩篇,可如今卻只能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與死神搏斗,他的生命已然步入倒計時。

在外打工的父母千里迢迢趕到劉飛身邊,悉心照料苦盼劉飛康復,父母的一句句鼓勵溫暖著劉飛的心,讓他堅持與病魔抗爭。

經過配型鑒定后,劉飛的母親決定捐腎救子。母親給了他生命,現在母親又將給予劉飛重獲新生的希望。

可就在換腎手術進行的前一天,那個在身邊照顧自己的母親,悄悄地離開了劉飛。病床上的劉飛四肢無力、意識模糊,他一直在輕聲喊著母親,呼喚著他朝思暮想的媽媽,卻始終無人應答。

面對母親的離開,劉飛對親友們解釋道:「我不會怪她,我們都是一家人,現在她走了……」

父親則顯得十分氣憤,對于孩子母親的做法,他感到十分不理解:「娃娃本來都有救了,她就是見死不救!」

親生兒子面臨生死危機,母親為何見死不救?親友為救劉飛多次勸說,母親究竟能否回心轉意?劉飛又能否延續自己的生命,一家人繼續生活在一起?

一場變故

2010年11月,讀高二的劉飛突然感覺到全身無力,讀書和運動的時候也常常心不在焉,頭也暈乎乎的。剛開始的他并沒有將這些癥狀放在心上,只當是自己沒有休息好。

可過了幾周后劉飛的身體更加虛弱,還伴有感冒、發燒的癥狀。劉飛前往廣元的一家醫院檢查,起初被診斷為貧血,經過深入檢查后確診為雙腎衰竭。

聽到這驚人的消息,劉飛的父親差點兩眼一黑暈倒在醫院,這可是一家人未來的希望,為何這樣的災難要落到18歲的孩子頭上!劉飛一家也并不富裕,治病所花的錢財更是讓他們感到絕望。

在醫院的花費實在讓這個家庭難以負擔,為了省錢劉飛一直在家中治療。為了湊夠自己治病的手術費,劉飛也不想一直在家中休息,向父親要了3000元錢買了一輛電動三輪車,他要自己打工賺錢。

這段時間劉飛一直早上六點準時出門,這輛買來的三輪車也成了劉飛的收入來源,他每天開著三輪車載客,一直到夜里11點才回家休息。如果是當天要做透析,劉飛就只干到中午,下午抽出時間治療。

生意好的時候,劉飛一天可以賺到300多塊錢,每月的生活費基本都能滿足,家里的負擔也能稍微減輕一些。不過這樣的情況并沒有維持多久,2011年4月,劉飛的病情突然惡化,他不得不住進了醫院。

此后劉飛的病情更加嚴重,他的雙手無力感越來越強烈,極度虛弱的劉飛只能躺在病床上,他面部浮腫,眼神更是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蒼白的面容沒有一絲血色。

醫生經過診斷之后告訴劉飛的父親,想要救劉飛的命,唯一的方式就是換腎。腎臟移植是治療腎臟衰竭最有效的辦法,而劉飛在醫院中一邊進行血液透析治療,一邊在尋找合適的腎源。

合適的腎源實在難尋,劉飛只能被送到醫院進行配型鑒定,結果顯示劉飛與母親朱潔秀的血型同為B型,是最佳的腎臟捐獻人,可以進行腎臟移植手術。親人之間的腎臟移植成功率更高,移植之后的排異反應也更小。

劉飛的父親劉洪容與兒子的血型并不相同,可是聽到他們母子配對成功,劉洪容一直懸著的心也稍稍安定下來。后來朱潔秀到公證處進行了公證,辦理手續后同意為兒子捐腎。

可等到醫院通知劉飛做手術時,朱潔秀卻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決定。劉洪容好不容易湊齊了手術的費用,一通電話打給朱潔秀,卻怎麼也聯系不上。母親究竟在哪里,朱潔秀就如同人間蒸發一般離開了劉飛,沒有一點征兆。

沒有移植的腎臟,劉飛的生命也在一點點消逝,他只能靠著透析維持生命,一旦停止透析,他也將面臨生命危險。但是每次透析都要繳納1700元的透析費,劉飛的家庭已然支撐不起,也或許是這樣的現狀,讓朱潔秀選擇離開。

而家庭的重擔全部落在了父親劉洪容身上,他卻選擇辭去工作,獨自一人來到病房陪伴兒子,照顧兒子的衣食起居。在朱潔秀消失的這段時間里,劉飛在醫院中治療花費了50幾萬,入不敷出的生活讓劉飛非常內疚。

思前想后,劉飛向父親提出了出院的請求,他想要出院繼續打工賺錢。可劉飛如今連吃飯的勁都使不出來,大家哪里能放心他出去打工呢?經過醫護人員的勸導后,劉飛才終于放棄了打工的想法。

「我更傷心的是,只有叔叔阿姨關心我,媽媽卻從來沒有回來看我。」劉飛在醫院中流下了傷心的淚水,母親的離開讓劉飛備受打擊,而父親劉洪容也對妻子的行為十分憤慨。

劉洪容回想起妻子曾經對他說的話,妻子確實有過這樣的想法,為兒子換腎之后,兒子也只能活四到五年,朱潔秀的身體卻因此變差,對以后的生活造成很大影響,朱潔秀有這種考慮也是可以理解的。

捐獻腎臟這種事情確實不是小事,但是捐腎之后只能活三五年的說話也并不是絕對的,捐獻腎臟者與受捐者之間的血緣關系越親近,患者的排異反應就越小,存活時間也更長。

朱潔秀的想法也有些悲觀,捐腎之后身體會垮掉更是杞人憂天,捐腎之后只要不是從事重體力勞動,一個腎臟也完全可以維持正常生活,不會對日常工作造成太大影響。

狠心母親

2011年5月中旬,劉洪容終于聯系上妻子,與朱潔秀談及此事時,妻子仍然不愿讓步。「配型時都說同意,臨到做手術了她就不干了。」劉洪容打電話聯系到妻子,可妻子冷淡的態度讓他火冒三丈。

朱潔秀在電話中告訴劉洪容,她現在不僅感冒發燒,還有一些其他的病癥,自己現在捐腎的話身體可能會吃不消,以后要是成了廢人更是干不了活,如果兒子以后不在了,缺了一個腎的朱潔秀還害怕被丈夫劉洪容丟下。

為了讓朱潔秀放心捐腎,劉洪容和家人們多次勸說朱潔秀,盡管已經將其中的利害關系全部講明,朱潔秀還是拒絕與兒子相見。劉洪容是氣不打一處來,極度憤怒的他拿走了朱潔秀的身份證和手機。

夫妻倆在這之后也很少見面,兩人也分開居住不再聯系。最近的一次聯系中,劉洪容還說了不少氣話,如果朱潔秀一再拒絕救兒子的命,劉洪容就會和她失婚。

5月底,劉洪容接到了妻子弟弟打來的電話,電話中妻子的弟弟告訴劉洪容,朱潔秀將要去外地打工,如此看來,朱潔秀是鐵了心不愿捐腎,渴望妻子回心轉意的想法也只能是癡心妄想。

劉飛得知母親如此冰冷的回應,他表現得并不意外,母親如此抗拒捐腎,并非只是經濟上的困難與身體不適,還有更加深層次的原因,曾經的往事讓母親與劉飛的關系若即若離。

「我覺得跟我媽媽的感情還沒有跟我父親好一樣,我真的很傷心,為什麼我有這樣一個媽媽。」劉飛竟然會如此表達他與母親的關系,而這還要從劉飛的身份開始講起,劉飛,實際上是一位留守兒童。

在劉飛兩歲的時候,父母就離開老家前往外地打工,可以說劉飛的童年記憶中幾乎沒有父母的身影,而一直陪伴在劉飛身邊的,便是他的外公外婆,劉飛與自己的外公外婆十分親近,外公外婆對劉飛也是關懷備至。

而劉飛與自己父母的見面機會則十分稀少,劉飛已經十八歲了,可是他竟然連一張與母親的合照都沒有。2011年的春節是劉飛在兩歲之后第一次與父母過春節,而且這還是靠著劉飛生病換來的。

為了劉飛能與父母多見幾面,外公外婆會經常打電話給劉飛父母,幾乎每一次通話,劉飛都是哭著求父母,希望父母能逢年過節回家團圓。但是劉飛父母為了賺錢養家,回家的次數少之又少。

這樣畸形的家庭狀況,才造成了劉飛與母親之間不該存在的極其冷漠的親情。母親對孩子,以及孩子對母親都出現了極其嚴重的親情缺失,母親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孩子更是沒有感受到那份母親的愛。

當劉飛患上絕癥之后,母親朱潔秀第一時間想到的也是自己,這是一個很正常的心理反應。自己與孩子十幾年來未見幾面,如今卻要為孩子捐腎,甚至會影響今后的生活,朱潔秀又怎會接受呢?

而在醫院里,劉飛母親不愿捐腎而離家出走一事,在華西醫院傳得沸沸揚揚,不管是住院病人還是醫生,都對此事有所耳聞。大家很難理解朱潔秀的做法,紛紛表示不能接受,配型成功后給了劉飛希望,為何現在又丟下劉飛不管不顧。

眼前這種情況,朱潔秀不愿捐腎也并不能加以責怪,不愿意捐腎也不能與沒有親情畫等號。即便朱潔秀不愿捐腎,也應當陪在孩子床前,在孩子僅剩的時間里作出母愛的補償,如今卻在玩失蹤,實在是讓人寒心。

為了拯救劉飛的生命,多家記者前往朱潔秀生活過的家鄉,尋找朱潔秀鐵石心腸的原因。朱潔秀已經前往外地打工,村子里只有朱潔秀的母親接受了采訪。

朱潔秀的母親評價朱潔秀是一個親情淡漠的人,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回過家鄉,哪怕是逢年過節,朱潔秀也不會回家看望她。而談起朱潔秀拒絕捐腎一事,她也是早有耳聞。

朱潔秀的母親認為她在考慮錢和身體,朱潔秀曾經聽中醫說起,自己的腎一大一小,而且劉飛的病就是個無底洞,再多的錢也不可能治好。朱潔秀的腎一大一小我們無從得知,但若是有這方面的原因,倒也是情有可原。

為了讓朱潔秀出面,記者拜托朱潔秀的母親給朱潔秀打一通電話,這通電話成功聯系上了朱潔秀,電話里記者和朱潔秀的母親苦苦哀求她出面,可朱潔秀仍然不愿回到醫院照顧劉飛。

母子相見

眼見著劉飛在醫院中身體每況愈下,劉飛的父親與記者決定尋找朱潔秀。在劉飛舅舅的帶領下,一行人終于見到了這位神秘的母親。

面對記者的鏡頭,朱潔秀非但沒有表現出排斥與抗拒,她的內心也一直飽受折磨,每天夜不能寐,面對記者的鏡頭朱潔秀掩面痛哭。

「我還是希望你同我們回去,兒子確實想見他的媽媽,他想見自己的親生媽媽一次。」劉洪容在朱潔秀身邊輕聲勸說,丈夫的話讓她陷入了沉思,良久的沉默后,朱潔秀說出了自己的苦衷。

他始終是說,如果我不給他捐腎,他就不喊我一次,一次都不喊我。」朱潔秀心中也有自己的委屈,自己常年在外打工,兒子與自己的關系一直很差,加上家里面臨的經濟困難,捐腎成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而且劉飛對自己母親的態度也算不上尊敬,朱潔秀不捐腎,劉飛便不愿叫朱潔秀一聲母親,劉飛平時甚至還會跟其他人調侃,稱自己的母親連外人都不如,這讓朱潔秀十分傷心,更加不愿意捐腎。

對于丈夫的懷疑也成了朱潔秀的一份心病,如果朱潔秀選擇捐腎,將來劉洪容可能會獨自承受家庭的重擔,讓劉洪容一人養活家里兩個病人,是朱潔秀所不愿看到的。而且她更怕自己捐腎后,丈夫會因為過重的負擔而拋下自己。

面對妻子心中的疑慮,劉洪容不斷地給妻子作保證,讓她放心今后的生活,可是朱潔秀的態度仍然不曾改觀。如今只有一種辦法能挽回朱潔秀,那便是讓兒子劉飛給朱潔秀打一通電話。

「劉飛你想不想媽媽。」朱潔秀在詢問完兒子的病情后不經意間問了一句。

「想。」劉飛簡單的一個想字瞬間擊垮了朱潔秀的心理防線,面對兒子在電話中的呼喚,她最終還是決定回去看望兒子。

「我愿意回成都。」對于捐腎一事朱潔秀還沒有松口,但是能回去看望兒子,她臉上還是在不經意間露出了微笑。對于朱潔秀而言,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兒子,只是迫于捐腎的壓力,她只能離開醫院,繼續打工。

看著妻子能回去,劉洪容一路上都笑得十分開心,妻子與自己一同拼搏十幾年,卻因為捐腎一事鬧僵,劉洪容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如今妻子愿意回去,兩人之間的關系也緩和下來。

而朱潔秀愿意回醫院,也讓大家看到了希望,或許母子親情能夠讓朱潔秀回心轉意,這也是最有力的說服工具,說服朱潔秀拯救自己的親生骨肉。

現在躺在病床上的劉飛反倒看得很開,母親即使不捐腎給他,劉飛也不會埋怨母親,他現在只想著母親能回來看望他,開心快樂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2011年8月18日下午3點,朱潔秀和丈夫一同坐飛機回到成都,晚上8點左右,朱潔秀時隔幾個月終于又見到了自己的兒子。

母子二人重新見面,氣氛略顯尷尬,朱潔秀面對著劉飛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局促地坐在床邊。

在場的記者和醫護人員主動為劉飛化解尷尬:「劉飛喊媽媽沒有?」

「媽媽。」這一聲媽媽,漸漸融化了母子之間的堅冰。在大家的鼓勵下,朱潔秀主動上前,張開自己的臂膀將兒子攬入懷中。

不過這母子相見的畫面也遠遠算不上溫馨,雙方的表情也十分別扭,甚至是虛假和不自在。這就像是兩個陌生人相見一般,在周圍人的鼓勵下假裝表現得很熟,醫護人員為朱潔秀做出的努力而鼓掌,但是她無喜無悲的表情也被大家看在眼里。

這是母子幾個月來第一次見面,雙方的眼神也飄忽不定,不敢對視。而站在旁邊的父親劉洪容則顯得十分著急,在他的鼓動下,朱潔秀又再次主動抱了抱兒子。

這次的擁抱顯得更加從容,劉飛的臉上也露出了微笑。等到采訪結束,母親離開病房之后,劉飛也說出了內心真實的感受。「我和她之間并沒有什麼話說,與媽媽沒有什麼共同語言。」

母親回到身邊劉飛固然開心,但是對于母親的信任仍然需要時間來培養。而在周圍人的鼓勵下,朱潔秀也做出了讓步,只要醫生表示可以捐腎救兒子,那麼她便愿意捐腎。

不過這份承諾并沒有等到實現的那一天,躺在病床上的劉飛又等待了一個月,卻并沒有等來母親決定捐腎的消息。朱潔秀在考慮之后還是決定不給兒子捐腎,這無疑是一個讓人失望的結局。

但我們仍要尊重朱潔秀所做出的決定,就算是親屬之間,捐腎也要征得捐獻者的同意才能進行,捐獻者也可以在捐獻過程中隨時拒絕。

父母進城務工,留下那小小的身影守在家中,他們樂觀堅強、天真活潑,應當接受更多父母的關愛,更多陪伴與愛護,而不是放任、忽視他們,讓留守兒童成為問題兒童,成為家庭的一份缺憾。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