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加坡醫生身價過億,卻身患重疾,41歲不幸去世,臨終感言發人深省

新加坡醫生身價過億,卻身患重疾,41歲不幸去世,臨終感言發人深省
2022/06/05
2022/06/05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它的價值取決于我們選擇如何度過!

對新加坡美容醫生張慶祥來說,他的人生在2011年3月發生了巨變,使得他的整個人生價值觀都發生了驚人的轉變。

張慶祥身價過億,他的階層躍遷完全是個人奮斗的結果,此時,他迎來了人生的巔峰時刻,與另一位富豪一同買了塊地,建起了豪宅,暢想著不久后搬入別墅居住。

每天,張慶祥都會開著跑車去上班,下班后則泡在健身房里,一周里他能運動6天。

某日,張慶祥在健身時突然感到后背有一陣異常的疼痛,他停下來休息了片刻,可是疼痛感卻始終沒有減弱。

身為一名醫生,張慶祥很明白自己身體出現了問題,他立刻前往醫院進行了檢查,檢查完畢之后,張慶祥的心情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依然照常上班工作、下班健身。

幾天之后,核磁共振成像檢查結果讓張慶祥從云端墜入了谷底,他骨髓有明顯的異常代謝情況,為了進一步確定原因,張慶祥又在醫院進行了PET檢查,結果顯示張慶祥患上了肺部重疾,已經擴散到了脊椎和腦部。

當看到顯示結果后,張慶祥頭皮一陣發麻,他問醫生「我還能活幾個月?」

醫生回答,「 不超過6個月

「如果做化療呢」

最多也就是3到4個月

醫生的答復讓張慶祥瞬間絕望,此后他對自己的人生經歷進行了深刻地反思,希望所有人都能以他為戒,不要犯和他同樣的錯誤。

張慶祥1972年出生在新加坡,由于從小家庭非常的貧窮,張慶祥內心十分的自卑,盡管他不愿與別的朋友比較,但鄙視卻無處不在,小時候的張慶祥發奮讀書,立志一定要成為人上人。

那時候,醫學生的前景很好,成為一名醫術高超的醫生,既有很高的社會地位,收入也頗豐,張慶祥像很多年輕人一樣努力讀書考入了醫學院,但與其他學生不同的是,張慶祥只是把行醫當成人生躍遷的踏腳石。

上學期間,張慶祥看慣了生死,逐漸對病人變得麻木,他給自己確定了一個座右銘「富有就是成功,只有成功才能獲得快樂」,滿腦子都是如何通過治病多掙點錢。

從醫學院畢業之后,張慶祥成為一名牙科的實習醫生,可是僅僅工作了幾個月,他就發現牙醫賺錢還是太慢了,來看病的人為了30美元的診療費總在不斷地抱怨,「哇,這個醫生太貴了」。

從牙醫門口出去后,很快就鉆進了旁邊的美容醫院,為吸脂付上1萬美元,為豐胸付上1.5萬美元,對于這些昂貴的支出,他們心甘情愿,絕無怨言。

一個人為何會出現如此大的反差,這引發了張慶祥的思考。

張慶祥很快意識到了問題的根結:選擇不對,努力白費。

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們越來越注重自己的外表,新加坡的醫療美容行業呈現蓬勃發展的趨勢,美容藥和美容師也順勢成為炙手可熱的哄搶對象。

張慶祥的一位大學同學畢業后沒有進醫院,而是投資了幾十萬成了一家美容院,幾個月時間賺得盆滿缽滿,這讓張慶祥蠢蠢欲動。

張慶祥

每天上班,張慶祥都要和腦中的想法搏斗「 忘了牙科吧,已經拖了太久了,該離開這個行業了!

沒過多久,張慶祥內心就變得焦躁不安,他實在不愿意再拖下去,于是經過層層審批后成立了一家醫療美容機構。

當時在張慶祥心中有一個篤定的想法:一定可以通過美容業走上人生巔峰。

事實也果然如張慶祥預料的這般,張慶祥的醫學背景讓美容院如虎添翼,他的轉型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美容院剛起步的時候,客戶需要預約,時間為一周,可隨著接診量的增大,預約的時間也慢慢向后拖延,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后來,那些想要變美的女人甚至需要等半年才能約到張慶祥的號。

張慶祥一個人也根本忙不過來,他不得不招聘其他員工,員工規模不斷壯大。

隨著第一家美容院生意的紅火,張慶祥又在印尼開了多家分店,專門針對印尼的高端客戶,這些分店獲得了當地客戶的信賴,也為張慶祥帶來了幾千萬的收入。

才20多歲的張慶祥迎來了人生的高光時刻,他從沒有掙過這麼多的錢,開始享受生活。他先用100多萬買了一輛法拉利,后來只要他喜歡的車,他連眼睛都不眨就買回來,包括本田S2000,日產GTR,斯巴魯WRX等等,張慶祥每個周末都會參加汽車俱樂部的聚會,以此認識更多的有錢人。

張慶祥后來也結了婚,過上了家庭生活,不過對張慶祥來說,他的重心依然放在對外交往上。

因為收入不菲,張慶祥的朋友圈也迅速擴大,認識的朋友非富即貴,其中有一位年薪500萬的銀行家,張慶祥與其一見如故,幾次交談后兩人能產生了一個共同的想法,那就是買一些土地,然后自己造別墅,既可以自己住,也能對外銷售。

此外,他結交了很多社會名流,包括新加坡環球小姐、Facebook的聯合創始人,張慶祥每天都會在新加坡最豪華的餐廳就餐,與這些人交往密切。

錢賺得越多,張慶祥內心變得越空虛,年輕時,張慶祥曾是一名基督徒,當時張慶祥只是覺得基督徒神秘,時尚,實際上他從來沒有擁有過一本《圣經》,也不知道《圣經》究竟講的是什麼。

一天,一位基督教朋友邀請張慶祥去參加禮拜,張慶祥去了教堂后發現自己再也受不了這種氛圍,他對朋友說「咱們別待在這兒了,去新加坡國際大學吧,那里有很多值得我們追求的東西,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任何東西」

這位朋友非常地無奈,搖了搖頭「 這樣是對上帝的褻瀆」。

張慶祥說道「 你去讓牧師把布道時間改到下午2點,那時我有可能會考慮是否去教堂,如果上帝真的想讓我去教堂的話,他會給我指示的,你們會看到三周之后我回到了教堂」。

朋友知道這只是張慶祥的推托之詞,再也不理他了。

此時的張慶祥正處于無數的光環之下,他感覺一切都盡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他不愿意向任何人妥協。

不過就在張慶祥覺得人生巔峰已經來臨時,意外卻發生了,作為一個健身狂人,張慶祥每周他都健身6天,不是擼鐵就是跑步,亦或是游泳,可在2011年3月,他后背突然出奇地疼痛,在拿到結果的前一天,張慶祥仍在去健身房中舉重下蹲,可到了第2天,醫生告訴他: 「你一半脊椎中的骨髓已經被替換了」。

張慶祥有些不理解,問道「不好意思,那是怎麼回事?」

醫生沒有回答,只是讓張慶祥再做一個pet掃描,經過檢查,醫生斷定張慶祥患上了肺部重疾4期,也就是晚期,壞細胞已經轉移到了腦部和一半脊椎,張慶祥整個肺部都充斥著無數的壞細胞,此外張慶祥的肝、腎上腺都出現了壞細胞的蹤跡。

當聽到這個結果,張慶祥無法置信,他說道,「怎麼可能呢?我昨天還在健身房中度過,這是怎麼回事?而且我父母雙方都有100多個親戚,他們中沒有一個人過去患過這種病,對我來說我的基因是健康的,不可能也不應該,我很年輕,為什麼我會得這麼嚴重的病?我真的接受不了」

隨后的一天,張慶祥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在醫院的手術臺上進行一個手術,當時他靜靜地躺在手術臺上,醫生和護士都離開了這間房,讓張慶祥等上15分鐘,已確定沒有發生氣胸。

那間房間非常的冰冷,躺在病床上的張慶祥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上方的天花板,想到命運的不公平,張慶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突然大哭了起來,那一瞬間,他明白了很多東西, 比如自己過去非常地傲慢,從來不把病人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視為一張張鈔票。

張慶祥一直都很自信,后來直接變成了自負,他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如果他患的是一期或者二期,他有信心可以找到最好的醫生,給他把肺葉的一部分進行移除,然后開始化療,這樣治愈的幾率還是很高的, 可到了第4期,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幫助他。

張慶祥問道「是否還有其他方法讓我不用經歷這個痛苦?」

丹尼開玩笑地說「你可以祈禱」

「好吧,那我就祈禱,反正又沒有什麼壞處」。

當時張慶祥找到醫生,問他「我還能活多久?」

醫生告訴他「最多不超過6個月」

張慶祥又問到「化療之后也是這樣嗎?」

「對的,也就3~4個月的樣子」

張慶祥有些失望,他每天都要忍受化療帶來的痛苦,每天睜開眼他都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他并沒有得病。

隨著時間一天天地過去,張慶祥的情緒變得非常低落。

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在等待化療的時候,檢測結果顯示張慶祥是 EGFR 陽性,這讓張慶祥非常開心,陽性的結果就是張慶祥可以不用再化療,而是通過口服藥的方式來控制疾病。

經過兩個月的治療,張慶祥的壞細胞數量下降了90%,并且壞細胞數量在幾個月之后還會繼續下降,不過壞細胞的基因非常不穩定,他們一直會在變異,甚至會產生抗藥性,因此患者必須不停地與癌細胞做斗爭,結果仍未可知。

與疾病的斗爭不光是身體上的,更是一種精神上的。

過去,張慶祥總是跟別人炫耀財富,每到春節,他就會開著自己價值不菲的法拉利到處串門,給親戚發放壓歲錢,他認為這能讓別人羨慕自己擁有的財富,這成為他最大的快樂。

此時,躺在病床上的張慶祥突然意識到,其實財富只會帶來別人的嫉妒和憎恨,他們并不會與你一起分享快樂,自己分享的不過是驕傲而已。

張慶祥的驕傲其實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那并不是真正的快樂。真正的快樂是幫助那些處于困境中的人們之后產生的愉悅。

此前,張慶祥對待患者很麻木,他只把他們當成賺錢的工具,剛住院時,張慶祥很不理解患者說的「保持樂觀」四個字,可當他患上癌癥之后,他發現擁有的房子、法拉利、去過的米其林餐廳都不能帶來快樂,只有人與人的互動,那些能和他一起笑,一起哭,能夠認同他所經歷的痛苦和折磨的朋友才是他的財富,真正的快樂是「保持樂觀」。

此后,當他再去見這些癌癥患者時,鼓勵他們的話就變成了「保持樂觀」。

有患者問過張慶祥,「 如果重過你的人生,會不會成為一個非常不同的醫生?

張慶祥回答「 是的,我會變得不一樣,我現在真正理解了病人的感受,對那些年輕人,我會說,有時候你必須通過艱苦的方式來學習,成功富有并沒有錯,唯一的問題是我們中大多數人都像我一樣,無法處理與患者的關系,換句話說就是從每一個病人身上榨取到他們最大的價值,現在我知道,那些都是錯的」。

最終,張慶祥還是沒有戰勝疾病,他的病情不斷惡化,在最后幾個月中,張慶祥開始學習如何面對死亡,如何更好地生活。

在臨終前,張慶祥說「我們不一定總是想到自己,而應該去愛和幫助別人,我們總想著掙錢,但那些錢并不屬于我們,只有健康的體魄才能讓我們更好地享受人生」。

2012年8月,張慶祥的人生走到了盡頭,他不幸去世,時年41歲。

盡管身家過億,但其實張慶祥并沒有享受到真正的快樂,也就是幫助別人。

疾病離我們并不遙遠,在生活中我們一定要多關心自己的身體,不要像張慶祥一樣,總是覺得自己身體非常的健康,即使沒有異常的情況下,我們要定期到醫院進行檢查,這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家人負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