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弟弟結婚,姐姐送房、送車、掏彩禮,弟媳要求將車房落自己名下,被拒后說出隱情:他們家欠我的

弟弟結婚,姐姐送房、送車、掏彩禮,弟媳要求將車房落自己名下,被拒后說出隱情:他們家欠我的
2022/06/09
2022/06/09

「我就覺得都是一家人了,加個名字而已,怎麼了?」說出這句話的女人名叫 曉艷,她想 把自己的名字加在大姑姐的房本上。

曉艷和孫凱 結婚的彩禮、車、房全部是孫凱姐姐給的。孫凱想將房子還給姐姐,曉艷卻百般阻撓。

曉艷甚至放話, 如果不把她的名字加到房本上,兩人就失婚。

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姐姐會不會再次讓步,曉艷會得償所愿嗎?

孫凱與曉艷

弟弟結婚,姐姐買房送車

2018年,孫凱和曉艷 領證結婚,婚前兩人的感情十分親密。可結婚之后,曉艷的變化越來越大,就跟變了個人一樣。

孫凱家里條件一般,但 姐姐孫青(化名)開了幾家美容店,生意很火爆,也攢下了一些身家。

當弟弟準備結婚時,孫青掏了全部彩禮,送了一輛價值不菲的汽車,全款給弟弟買了一套房子。

姐姐孫青

看到姐姐的這些付出,孫凱在心里暗暗下了一個決定。現在是能力不夠, 等自己之后買了房,一定要把房子還給姐姐。

孫凱還和妻子商量過這件事, 曉艷當時滿口答應,還鼓勵孫凱讓他努力工作賺錢。可結婚之后,曉艷卻跟變了個人一樣。

她先提出一個要求, 想將家里的車過戶到自己名下。孫凱本來不同意,但 孫青知道后卻主動帶曉艷去辦理過戶手續。

孫凱

可曉艷之后的要求越來越過分。 她想把自己的名字加在房產證上,給出的理由是,這樣比較有安全感。

當初買房時,孫青本想直接把房子放在弟弟名下,但孫凱不愿意,他還是想靠自己的奮斗買房。

姐弟倆推托幾次后,房子還是放在姐姐名下。曉艷如今的目的很直接, 必須在房本上加上名字,不然就要和孫凱失婚。

曉艷

丈夫不愿回家居住

孫凱拒絕了曉艷的要求,他認為夫妻兩人奮斗幾年, 完全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買房,為什麼要惦記姐姐的房子呢?

在得知孫凱的想法后,曉艷和他大吵一架,稱孫凱壓根沒把她當做一家人。直言: 「你們是一家人,我是那個外人。」

孫凱態度強硬,表示 絕對不會把曉艷的名字加上。看到丈夫的態度這麼堅決,曉艷話鋒一轉,換了態度。

曉艷

「我就覺得反正都是一家人了,加個名字而已,怎麼了?」

為什麼曉艷的想法和結婚前差別這麼大呢?既然不愿意,孫凱當初和她商量時,又為什麼滿口答應。

曉艷認為, 既然姐姐孫青將房子贈送給小夫妻兩人,這套房子就應該在他們名下,不然曉艷總覺得自己是個外人。

圖片來源于網絡

這時曉艷又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孫凱最近不怎麼回家,總是到公公婆婆那邊住。

孫凱立馬做出解釋,每次他下班回家之后, 曉艷便開始提房子的事,他實在受不了才不愿意回家。

談及父母,孫凱又向在場的嘉賓們,說出 另外一個隱情。

孫凱

妻子偷偷借錢給娘家

孫凱在結婚后, 便主動將工資交給妻子管理,爭取攢夠首付在鄭州買套房子。

結婚之前孫凱花錢大手大腳,經常和朋友聚餐、旅游。但為了買房的目標, 孫凱很少再跟朋友出門。

但曉艷的態度讓孫凱的心情十分復雜。 她把孫凱的工資全部拿走,一分錢都不給他留。

曉艷

孫凱去父母家, 想買一些水果、牛奶帶過去時,曉艷不同意。姐姐的女兒想吃 一根兩塊錢的糖葫蘆,曉艷都不愿意付錢。

姐姐孫青知道弟弟的情況后,還 私底下偷偷給弟弟轉錢。

曉艷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攢錢買房。可孫凱提出來想看下家里存了多少錢時, 曉艷拒絕給他看余額。

在主持人的追問下,曉艷說出了實情: 「娘家里面出了點事情。」孫凱一聽到這話,就打斷曉艷說:「不就是你大姐借走了嗎?」

圖片來源于網絡

曉艷的大姐一共借走了26 萬元沒有寫借條,也沒有協商具體的還錢時間。只是告訴曉艷生意上面有急用。

面對丈夫的追問,曉艷給出了解釋: 「借走她有說不還嗎?人又不是不還。」

孫凱十分不理解妻子的想法,曉艷在沒征得他同意的情況下,就將家里的積蓄借給娘家。可孫凱給父母買點水果,曉艷都不同意。

失去孩子是誰的過錯?

在場的專家發出疑惑,兩人婚姻摩擦這麼大, 有沒有考慮要一個孩子,改變現狀呢?

聽到這句話,曉艷的眼眶立馬就紅了,情緒開始逐漸崩潰。

曉艷曾經懷過一個孩子,在確定懷孕的消息后,便馬上和孫凱一家說了這個好消息。

曉艷

過了幾天, 曉艷下班回家發現自己的化妝品、指甲油都不見了。曉艷以為家里招了賊,差點打電話報警。

可她冷靜下來一想,覺得小偷也不會偷這些東西。丈夫的姐姐孫青,經常來小兩口的家里, 會不會是大姑姐拿走了呢?

曉艷去美容院,想找孫青說清楚。孫青認為, 曉艷已經懷孕應該避免使用這些東西,所以她才全部拿走。

兩個女人說話的語氣越來越沖,最終吵了起來。曉艷離開美容院時太過生氣, 沒看到腳下的臺階,不小心摔倒導致失去了孩子。

這些事情加在一塊,讓曉艷的內心逐漸堅定一件事, 必須在房產證上加上自己的名字。

曉艷想, 就是因為房子在大姑姐的名下,所有她才來去自如,完全當成自己的家,還在沒征得主人允許的情況下,動屋子里的東西。

曉艷

姐姐孫青的解釋道

孫青上臺后,立馬對自己的行為做出了解釋。孫青不僅扔掉了曉艷的化妝品,還扔掉了她幾雙十厘米高的高跟鞋。

孫青: 「女孩子都愛美,但懷孕了還要化妝、燙頭、涂指甲油,穿十厘米的高跟鞋,我是實在說不動了才去扔的。」

曉艷反駁,稱這是她的 職業操守。孫青: 「我要求你了嗎?我是你老板要求你操守了嗎?化妝品扔了就扔了,我家多的是。」

孫青

孫青直接表示, 曉艷完全不需要去上班,在家里安心養胎就行,工資她會照常發給她。

曉艷之前是孫青美容店的前臺接待。有一次公司團建,孫青崴了腳,不想耽誤員工們聚餐,便打算自己去醫院處理。

曉艷看到后, 趕忙攙扶著她,并陪孫青一塊去醫院處理。看著曉艷在醫院跑上跑下的身影,孫青產生了一個想法。

孫青做媒,介紹曉艷和孫凱認識的。兩人確定關系準備結婚后,孫青又給弟弟準備好彩禮、婚房。

曉艷

曉艷有目的性接近孫凱

本來一切都挺好的,曉艷結婚之后,卻跟變了個人一樣。之前工作上面非常認真負責, 可現在卻經常上班玩手機。

對孫凱的控制欲非常強,還禁止他給父母買東西。種種表現讓孫青發出一個疑問,難道她之前的表現全部是裝的?

直到孫青跟一個員工聊天時才知道, 曉艷早就偷偷到孫凱的舞蹈室見過他。但孫青介紹兩人認識的時候, 曉艷卻表現得第一次見面一樣。

孫凱和孫青

曉艷在美容院是前臺,孫凱經常到美容院找孫青,她之前真的沒有見孫凱嗎?

曉艷在美容院工作了 十年,和孫凱結婚 兩年。之前 八年的時間,就算孫凱一個季度去一次美容院,曉艷都有32次機會見到孫凱。

在主持人的追問下, 曉艷終于承認,在孫青介紹兩人認識之前,她就偷偷見過孫凱,并且知道孫凱是孫青的弟弟。

因此孫青認為, 曉艷是有目的性地接近她,獲得她的好感后,就可以和孫凱談戀愛。

孫青: 「既然你那麼喜歡孫凱,為什麼不好好回歸家庭照顧他呢?我說過掙錢的事根本不需要你操心。」

曉艷認為, 女人應該擁有自己的事業,不能因為結婚了就不出去上班。孫青立馬反問曉艷, 上班的時候為什麼玩手機?

曉艷稱自己并沒有一直玩手機, 姐姐孫青表示她在監控里面看得一清二楚。

曉艷: 「你是把所有員工,每天上班的監控,都要瀏覽一遍嗎?」

孫青稱,她只看了曉艷身邊的監控。聽完這句話,曉艷滿眼通紅地看著大姑姐: 「那你是在監視犯人嗎?」

看到兩人爭吵得越來越厲害,專家急忙打斷她們的對話。

事情發展到現在的地步,孫凱還要失婚嗎? 節目中孫凱并沒有給出答案,表示要回去好好考慮一下。

總結

孫凱和曉艷的婚姻,發展到現在這種情況。不是一方造成的,而是雙方都有問題。

曉艷一直想將自己的名字加在房本上,事出有因, 姐姐孫青讓她感到窒息。但是她既然享受到大姑姐帶來的種種好處,也應該承擔種種困惑。

畢竟從一開始,曉艷就是有目的性的在孫青面前表現自己。她也明白孫凱喜歡哪種類型的女孩,便在對方面前表現出他喜歡的樣子。

而姐姐孫青的種種行為,對于弟弟、弟媳而言,是非常沉重的負擔。 從小孫青就養成了照顧弟弟的習慣。

孫青給弟弟安排了工作、學業、房子,甚至于結婚對象,和婚后孩子的生活。孫青沒有問過弟弟的意見,他想選擇什麼樣的人生。

從另外一種角度來看,孫青也是「扶弟魔」,不一樣的是,她自己有能力扶弟,而不是靠婆家扶弟。

孫凱和姐姐孫青

弟弟孫凱, 盲目的聽姐姐的話,無條件接受姐姐安排的一切,從工作到家庭,都沒自我選擇過。

他們三人的關系是扭曲的,所以孫青不理解自己安排好了一切,為什麼弟媳不愿接受。

孫凱和曉艷沒辦法過正常的[夫·妻·生·活],他們的生活中間插著姐姐孫青。

曉艷哭泣

不過幸好,孫凱已經逐漸醒悟,明白要靠自己的能力賺到屬于自己的房子,但他沒有和妻子好好溝通。

如果兩人坐下來好好談一下,應該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兩個人的生活,也需要一個對等的關系,夫妻二人朝一個方向努力,才能擁有美好的婚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