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楊千嬅正式定居上海,放棄生活了20年的香港大本營,背後大有原因

楊千嬅正式定居上海,放棄生活了20年的香港大本營,背後大有原因
2021/12/08
2021/12/08

俗語有雲:山不轉水轉,水不轉人轉,人不轉天地轉,在被新冠疫情一石激起千層浪的大時代裡,每一個人都在艱難地負重前行,有人破產、有人轉行、有人崩潰,甚至還有人為了尋找新市場、新活路而不得不拖家帶口、背井離鄉。

所以小時候,我們曾經目睹同學因為爸爸媽媽工作變動緣故,而突然轉學、出走他鄉的熟悉戲碼,竟然在娛樂圈中實實在在地上演了,就在今天下午,香港媒體突然驚爆,土生土長香港地的楊千嬅突然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那就是默默地安排一家大小、移居上海。

並且為正在就讀四年級的兒子Torres辦妥了轉學手續,安排他轉去上海一間每年學費高達28萬的頂級國際學校,乍一看這條新聞,相信大部分人第一反應的焦點,都集中在28萬一年的國際學校裡,忍不住由衷感歎一句:「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明星的財力永遠都是我們此等凡夫俗子望塵莫及的」。

然而大家有沒有想過,明星再有錢都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愛恨情仇、取捨困難、抉擇煩惱,不說不知道,其實千嬅這個「移居上海」的決定是經過持續大半年的心理抗爭之後,才做出的艱難抉擇。

沒錯,說到楊千嬅。大家對她的第一印象和認知是什麼,並不是天后,也不是影后,而是一枚地地道道「我就是我,不一樣煙火」的港女,所以作為一枚港女,千嬅不是到了情非得已的地步都不會離開生于斯長于斯的香港地。

然而很可惜的是「倉促歲月,世事如棋,每步都光怪陸離」,誰也想不到,19年,香港發生了一場社會風波,更想不到的是,低處未算低,「社會風波」之後再遭遇新冠疫情。

還記得當時社會風波剛剛爆發的時候,千嬅一度在大是大非立場上出現了搖擺,但這個搖擺只是一瞬間的事,後來她迅速端正了態度,雖然端正態度讓千嬅拿下了更廣闊的內地市場,但是她也丟失了一部分香港市場。

當然,丟失那部分香港市場僅僅代表了極端社會人士,這並不對千嬅發展的全域形成致命打擊,真正壓垮駱駝最後一根稻草是疫情,皆因疫情一來,紅館演唱會全面叫停,直接導致千嬅的跨年演唱會,從2019拖到2020再拖到2021都開不成。

對于一枚以唱歌為生的天后級人馬來說,開不成演唱會就相當于手停口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身對生活質量要求不算高,另一半又在其他行業有一份收入,那手停口停也不打緊。

可千嬅既接受不了經濟水準的降維打擊,在事業上更是和丁子高捆綁在一起了,皆因丁生就是她的經紀人,她一停,那相當于兩夫妻一起「沉船」了。所以兩人在百般無奈之下一合計,乾脆一咬牙走出生活了幾十年的香港,直踩上海發展。

那為什麼她選擇的是上海,而不是北京、廣州、深圳呢?原因很簡單,丁子高的父母雖然在香港生活,但他爸爸丁永方卻號稱在上海經營皮具生意,還在香港和內地有制衣廠、五金、塑膠等廠房。

雖然丁家是否真的如此家大業大到現如今都存疑,但是起碼楊千嬅丁子高兩夫妻,都比大S汪小菲有更多共同點,大是大非價值觀一致,三觀相同,也能夠達成共識,適應內地的生活模式。

所以楊千嬅,很快就簽約了內地經紀公司泰洋川禾,雖然這間公司早前一度被傳聞與洗米華有瓜葛,但是紛紛擾擾的網路流言,可撼動不了這家公司,在內地娛樂圈的廣人脈、高地位。

這不,就拿楊千嬅來說,儘管她來到內地發展之後,依然受制于疫情限制,開不成心心念念的演唱會,但工作量和路數就明顯更廣更寬更多樣化了。

你看,《脫口秀大會》有她、《做家務的男人》和《妻子的浪漫旅行》有她和丁子高夫妻兩人,甚至就連央視電影頻道播出的各大音樂節目都會偶爾快閃楊千嬅的身影。

在各大綜藝節目的加持之下,千嬅在內地的人氣也水漲船高,甚至還在今年6月18日的時候殺進了直播行業帶貨奶粉。

雖然在外人看來,楊千嬅從一枚以開個唱為主業的歌手,轉型跑綜藝、做直播的流量派明星,這個轉型轉得相當之信手拈來、水到渠成,但是只要留心觀察就可以看得出,其實千嬅其人相當之抗拒那些網路新花樣。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