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學霸兒騙7旬重病父親出國旅游,88天后歸來,父親像換了個人,到醫院復查,奇跡出現

學霸兒騙7旬重病父親出國旅游,88天后歸來,父親像換了個人,到醫院復查,奇跡出現
2022/05/28
2022/05/28

2013年3月,43歲的顧頤看著手上的報告單,瞬間心沉到谷底。

他的父親, 70歲的顧全平,不幸被確診為胃部重疾晚期。

3天后,顧全平接受手術,切除了 六分之五的胃,依舊沒有阻止壞細胞擴散。

顧頤眼睜睜看著父親在一次次化療后,迅速消瘦,最終只剩下一口氣。

他的頭髮和牙齒脫落,還引發口腔潰瘍的并發癥,只能靠麻藥漱口,減輕痛苦。

短短幾個月,父親的體重從 130多斤下降到 80多斤

禍不單行,同樣70多歲的母親,因為急于照顧父親,兩次摔倒, 造成骨盆與大腿骨折,只能依靠拐杖行走。

因為年齡大,醫生只能采用保守治療,并且告訴顧頤, 母親以后可能都無法擺脫拐杖。

人至中年,顧頤第一次體會到無力感。

為了讓父親在人生最后關頭不留遺憾,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攜癌癥晚期父親和骨折母親,赴澳大利亞開展了一場為期88天的旅行。

回來后,他們的經歷在網上引起關注,很多網友被兩位老人的樂觀和相濡以沫的感情打動。

更令人驚喜的是, 兩位老人的生命,也出現了奇跡。

一場重病,人生暫停

上世紀70年代,顧頤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

父親顧全平和母親呂愛平皆是普通農民,靠著20畝田地,拉扯他和兩個姐姐成人。

作為父母最小的孩子,顧頤是最爭氣的一個。

他自幼聰穎,高中畢業后, 考入重點大學,一時成為十里八鄉的「風云人物」。

上大學后,顧頤愛上攝影,盡管家中不寬裕,但是父母依舊節衣縮食,全力以赴支持他的夢想。

2004年,顧頤選擇在男方安家,將父母從老家接到自己的城市。

到了2010年,顧頤迎來事業上升期,成立了主題攝影公司,作品也多次獲獎,逐漸在國際攝影業嶄露頭角。

前些年,顧頤全力打拼事業, 總想著以后閑下來,可以安心照顧父母的晚年。

如今父母雙雙病倒,讓他體會到 「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無奈。

幾次化療過后,父親顧全平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主治醫師找到顧頤:

「希望你能為你父親做個選擇,以他的情況,即使堅持化療,生命不過還有3個月,而且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和家人進行一番商討后,他們決定將父親接回家療養。

本來時日無多的父親,回到家后, 身體竟然有好轉的跡象

他開始進食,每天還能去小區散散步。

父親出院后,顧頤將公司交給別人打理,全身心照顧父親和母親。

一天晚上,他翻看以前的攝影照片,看到之前去澳大利亞拍攝的海景風光,突然靈光一現:

「過去我背著鏡頭到處行走,看到世界上許多美麗的地方,父母一定渴望享受這種美好的生活。」

這個想法冒出后,為了保險起見,顧頤特地咨詢了主治醫師和心理醫生, 他們都表示出去旅游,是一種很好的精神療法。

可是這個建議,卻遭到周邊親朋好友的強烈反對。

在他們看來,顧全平身體太弱,萬一路上有個差錯,該怎麼辦?

最終,顧頤力排眾議,做了詳細的計劃,親人這才松口。

說服身邊的人,二老卻不同意出行。

他們認為自己體弱多病,出去一趟遭罪不說,還要處處勞累兒子。

沒辦法,顧頤只能拿在澳洲留學的兒子顧尋做擋箭牌。

「爸、媽,顧尋一直想你們,他學業緊張,不方便請假,我帶你們去看了他,就回來。」

連哄帶騙下,兩位老人這才同意出行。

跨洋旅行,驚喜重重

2015年11月2日,一家三口登上飛墨爾本的航班。

起初,顧頤心懷忐忑,擔心父親的精神狀態,還特意買了保險,以防父親身故,可以包機回來。

可是登機后,他懸著的心放下了。

父親第一次坐飛機,就像小孩子一樣,興致很高,對一切事物充滿好奇。

甚至為了搶占靠窗的位置,父母兩人還玩起了猜拳的游戲。

飛機沖上云霄, 看著窗外云層翻滾,地面建筑星羅棋布,父親顧全平拿出紙筆,寫下人生第一篇日記。

到了墨爾本后,一家三口跟著顧尋,游覽墨爾本大學。

早些年,顧頤上大學,因為家里有農活忙不開,只有母親一人送他,父親未能成行。

以至于顧全平時不時受到妻子調侃: 「我好歹去過大城市,你連大門都沒出過。」

時至今日,走在孫兒的校園里,看著莊嚴大氣的建筑,顧全平內心情緒翻涌。

旅行第二天,顧頤租了一輛房車,帶著父母沿著澳大利亞海岸線觀光。

這是父母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大海,他們冒著綿綿細雨,對著波濤洶涌的海面,久久不愿離開。

2015年11月6日,一行三人住在昆士蘭地區的海濱旅館。

昆士蘭是澳大利亞著名的旅游勝地,有 「陽光之州」的美稱,這里還有全世界最大的珊瑚礁群 大堡礁。

11月正值南半球的夏季,早上4點半就能看到日出。

那幾天,顧全平每天一大早從外面跑回來,總要興高采烈地跟兒子說他的見聞。

「大海有三種顏色,近看是黑色的,遠一點變成黃色,最遠方又變成紅色了!」

「我在海邊撿到一只超級大的海參!」

看著父親眉飛色舞,母親呂愛平對顧頤說: 「你看你爸這個興奮勁兒,什麼病也能好了!」

父親每天都像一個孩童,向母親和他展示當天的新收獲。

11月16日,父親在新南威爾士州的海邊,撿到一長串海帶,非要說它是一條龍,還手舞足蹈,舉著海帶跳起舞來。

所有歡樂的瞬間,都被顧頤記錄在鏡頭內。

有一回,他剛架好照相機,就被父親嚇了一跳。

原來父親說他從小就擅長爬樹,母親不信,于是父親沖到路邊一棵樹上,三下五除二地站在樹干上。

身手之敏捷,別說不像一個癌癥晚期病人,更不像一位70多歲的老人。

旅行一天天進行,父母有了肉眼可見的變化,心境逐漸開朗起來。

更讓顧頤沒想到的是,一家三口的第一次旅行 ,竟讓他認識了一個全新的父親。

體驗人生「第一次」

隨著旅行深入, 顧全平每天纏著兒子顧頤學習英語,為的就是和老外交流。

看到路邊有人彈吉他,他也兩眼放光,躍躍欲試。

顧頤買來一把吉他,顧全平如獲至寶,每天不離手的練習。

三天后, 他竟然跑到一群野炊的外國年輕人中間,毛遂自薦,彈奏起來,獲得一陣熱烈的掌聲。

有一天,顧全平找到兒子,為他展示了一幅畫作,告訴兒子,這是他的第一幅作品。

此前,顧頤從不知道,父親還會畫畫。

母親生日當天, 顧全平為妻子寫了一首詩,還深情款款地為她唱了一首歌。

歌聲悠揚動聽,一旁的顧頤深受觸動,忍不住熱淚盈眶。

他從沒有想到,一生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父親,還有如此浪漫的一面。

然而他想不到的驚喜,還在后面。

2015年12月8日,是顧全平與呂愛平結婚50周年紀念日。

為了紀念父母的金婚,顧頤為他們制作了文化衫,印上兩人的結婚日期。

為了讓父母多一些體驗,在咨詢過醫生后, 顧頤帶父母去大堡礁附近跳傘。

換做以前,這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沒想到顧全平和呂愛平卻向往不已。

一大早,一行人趕到跳傘基地。

顧全平當著眾多游客的面,從房車里拿出一大早悄悄準備好的一束野花,單膝下跪,動情地向妻子求婚:

「老伴兒,年輕時家里窮,沒有給你像樣的婚禮,今天我重新求婚,你愿意嫁給我嗎?」

呂愛平與丈夫攜手走過50個年頭,沒想到年過七旬的丈夫,竟然有如此溫馨浪漫的舉動。

她顫抖著雙手接過花:

「我不但愿意,我還愿意再跟你過50年!」

樸實甜蜜的話語,從兩個頭髮花白的老人嘴里說出來,惹得圍觀的眾人感動落淚。

跳傘當天,晴空萬里, 他們從14000英尺高空一躍而下,盡情體驗大堡礁的美景。

落地后顧全平找到兒子,動情地說:

「兒子,謝謝你,讓我人生中第一次體驗到做鳥兒的感覺!」

在澳大利亞旅行的日子,對顧全平來說,每天都是新生。

他第一次和老伴兒穿上花花綠綠的「情侶裝」;

第一次在街頭和韓國年輕人合唱《圣誕快樂》歌;

第一次在繁星當頭的野外露營……

2016年1月11日,一家三口在澳洲西北原始森林露營,看著頭頂星光璀璨,體會森林的靜謐,顧全平動情地說:

「我從沒有見過如此純凈的天空,我要快樂地治療我的疾病,相信我的身體一定會好起來。我還要學開車,將來開車帶著你媽出去玩。」

此情此景,正是出發前顧頤心中既不敢想又一直期盼的。

他強烈地感受到,這一次他「騙」爸媽出來,和命運對賭,他賭贏了。

88天之旅,重獲新生

2016年1月27日,顧頤帶著父母在墨爾本機場與兒子顧尋告別,踏上了歸程。

這場旅行歷時 88天,行駛 13000公里,拍了 3萬多張照片,捕捉了父母 無數美好瞬間

而讓顧頤意想不到的是,父母的身體狀況,明顯好轉。

母親不知從何時起,就丟掉了拐杖;

父親的飯量也逐漸恢復正常,體重增加了5公斤,一頭白發也冒出青絲。

更重要的是,父母心態也發生巨大改變,回到家后,每天伺弄花草,學習新鮮事物,對生活充滿無限期待。

2016年8月,顧頤將在澳洲拍的照片命名為 《重生-獻給父母金婚》,上傳到網上,感動了無數網友。

顧頤在社交平臺上說:

「父母就在天地中,當父母漸漸老去時,當他們漸行漸遠時,我們在哪里?我的選擇時父母把我養大,我陪他們慢慢變老。」

從澳大利亞回來后,顧頤拿出更多的時間陪伴父母,依舊時常帶著他們去旅行。

一次家庭之旅,救贖了一家人。

顧頤通過旅行,彌補了未能對父母盡孝的遺憾。

父母通過旅行,重獲新生。

一家人的經歷曝光后,引來無數網友祝福, 但也有爭議。

有人說,如果沒有顧頤這樣強大的財力,怕是盡孝無門。

其實,和金錢比,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孝心。

有錢,可以環游世界;

沒錢,一樣可以陪父母吃頓飯,散散步。

重要的是及時盡孝,讓父母有一個幸福的晚年,不為以后留遺憾。

再說了,我們努力奮斗的意義,不就是為了給家人更好的生活嗎?

對此,大家是如何看待的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