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陳秀雯為愛眾叛親離、孤單一人,林國雄28年「軟飯」硬吃3000萬

陳秀雯為愛眾叛親離、孤單一人,林國雄28年「軟飯」硬吃3000萬
2022/03/12
2022/03/12

當年讓TVB膽戰心驚,迫不得已腰斬熱播劇,為她讓路的女孩,憑藉與張國榮主演的電視劇,一鳴驚人。

但是,這樣一個才貌雙全的女子,卻用28年的青春年華,花了3000萬,背負著眾叛親離的代價,打造出了一個軟飯硬吃的老公。

追憶女星陳秀雯的故事,或許會給戀愛腦上頭的女孩提個醒,愛人愛己最好五五分,才是最保險的。

1962年,香港正值多事之秋,彼時到處都在謠傳第三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在這樣人心惶惶的時代大背景之下,一個女孩的誕生,給一戶書香門第之家帶來些許喜悅。

作為家中長女,陳秀雯要給自己的弟弟妹妹做好榜樣,因此她非常刻苦努力地讀書。

陳家重視子女的培養,姐弟三人的功課都很好,尤其以長女為優,陳秀雯不僅是個小學霸,而且在藝術領域的造詣也很深。

在還未成年的豆蔻年華,陳秀雯就拿到了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的錄取通知書。

憑藉鋼琴演奏八級的證書,陳秀雯在學院如同鶴立雞群的存在。

張愛玲說過,成名要趁早;陳秀雯的成名之路,與眾不同,她開啟了一邊抓學習,一邊抓功名利䘵的模式。

1978年,16歲的陳秀雯有兩個身份,她是在校學生,也是麗的電視臺藝人培訓班的訓練生。

然而,想要魚與熊掌兼得的小算盤還是落空了。

因為陳秀雯白天要上課,晚上還要去訓練班培訓。即便是智慧型機器人,也是需要充電休息的,更何況是一個血肉之軀的小女子呢?

體力不支的陳秀雯,把自己搞得身心俱疲;父母雖然看在眼裡,疼在心上,但是最後還是把選擇權交給女兒自己。

陳秀雯兩個都不想放棄,因為在兩個選擇,都沒有看到任何希望的前提下,最保險的做法就是堅持到底。

1979年,17歲的陳秀雯一展歌喉,為武俠劇《俠骨風流》配唱主題歌,在娛樂圈初露鋒芒。

憑藉先聲奪人的唱功,陳秀雯在圈內獲得廣泛關注,很快獲得了出演影視劇的機會。

雖然在處女作《新變色龍》當中,她只是扮演了一個跑龍套的角色,但是卻激發了她對拍戲的興趣。

幾年後,當陳秀雯拿到名牌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麗的電視臺也送給她一份簽約藝人的合同。

在繼續深造學業,還是繼續演戲這兩個選項上,陳秀雯遵從本心,選擇了後者。

破釜沉舟的勇氣,讓陳秀雯獲得了麗的電視臺高層的欣賞與重視。

1980年,麗的電視臺大力栽培陳秀雯,除了給她主演的機會,還讓張國榮和她搭檔,兩人共同出演《浮生六劫》。

這部電視劇首映當天,就製造了萬人空巷的開端,席捲千家萬戶的注目,以勢不可擋之勢佔據了萬家燈火的茶餘飯後。

彼時的TVB,正在熱播的一部劇是《輪流轉》,原本收視率還是不錯的,但是自從和麗的電視臺的這部劇,打了一波遭遇戰之後,收視率節節下滑,為了保證收視率不下滑的太難看,TVB只好腰斬這部劇的播放,避開《浮生六劫》的鋒芒。

旗開得勝的陳秀雯,影視歌遍地開花,並且跨界做起了主持人。

陳秀雯的早期作品,都是和業內一線藝人合作的;例如黃日華、蔡少芬、劉青雲、馬景濤、周星馳、梁家輝等人。

即使事業江河日下的時候,陳秀雯在內地娛樂圈,也是讓很多過氣港星難以望其項背的存在。她和劉詩詩、胡歌、袁弘等小輩藝人也曾有過合作。

人到中年的陳秀雯,有一部經典之作,至今依然被人津津樂道。

《壹號皇庭》當中,她扮演的女檢察官丁柔,思維敏捷,言辭犀利,憑藉剛勇霸氣的演繹方式,陳秀雯將這個角色刻畫得光彩照人。

無論是都市劇、年代戲、還是古裝武俠劇,陳秀雯對角色精准的把握,甚至讓很多老戲骨都讚歎不已。

打星出身的鄭佩佩,曾經這樣評價她:「我合作過那麼多演員,陳秀雯是唯一一個,能夠做到讓淚水,在她眼眶中來去自如的演員」。

黃日華也曾坦言,陳秀雯是他非常佩服的一位實力派演員。

然而,相較于這些褒獎,馬景濤的評價卻一針見血地指出了陳秀雯的不足之處。

作為一個女子,最強大的優勢應該是以柔克剛,但是太強大了,這種強大對于她自己而言,並不是什麼好事兒。

被人稱之為「咆哮帝」的馬景濤,曾經與她合作過《再見豔陽天》;當媒體採訪馬景濤,他眼中的陳秀雯是什麼樣子時,他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她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作為一個成年人,她有一顆很難得的赤子之心,這在娛樂圈裡是很稀有的」。

馬景濤的弦外之音,後來也被她的情場經歷驗證,她確實沒有防人之心。

陳秀雯的率真單純,很早就被一個男人注意了,他就是林國雄。

兩人相識于《新變色龍》劇組,當時林國雄是這部戲的男主角,陳秀雯難得一見的才貌雙全,吸引了不少單身男演員的關注,所以圍繞在她身邊的追求者並不少。

林國雄為了戰勝競爭者,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為了爭取和陳秀雯相處的機會,林國雄甚至是想方設法,擠掉了電視劇《驟雨中的陽光》中原定的男主人選,只是為了與陳秀雯能夠在同一劇組相處。

正因為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手段,林國雄終于抱得美人歸。

然而,鄭家二老卻並不贊同這樁婚事;憑藉多年的閱歷,二老已經看出林國雄絕非善類,但是怎奈兩人已經生米煮成了熟飯,二老只好勉為其難地接受了這個事實。

1983年,嫁為人婦的陳秀雯為了開啟「造人計畫」,漸漸淡出娛樂圈。

為啥這麼著急生孩子呢?原來林國雄是個不折不扣的「作男」,結婚沒多久,他就想出家了,陳秀雯只好採取「生子拴夫」的計畫。

所以,林國雄想讓為他生孩子,這招以退為進的手段,玩得也算是不顯山不露水,沒有絲毫破綻了。

除了這個原因以外,林國雄在事業上也遭遇了瓶頸期,最初在麗的電視臺的時候,他也曾是台裡重點培養的一線男星,但或許是人品的問題吧;後來台裡漸漸不再重視他,他自己一貫懶散,事業心也並不強,後來索性宅在家裡啥也不幹了。

陳秀雯為了養活老公和孩子,只好復出拍戲了。

彼時的亞視,已經逐漸式微,她只好轉投至TVB旗下效力。

時隔九年,重返視播圈,陳秀雯也曾遭遇不少同行的笑話;鄙夷之詞,皆是她養了一個吃軟飯的男人,眼光太差等等。其實這個時候的陳秀雯,若是懂得及時止損,後面也就沒有更糟糕的事了;怎奈她是一個特別要強的人,她覺得自己能夠扛下一切,所以並未將那些流言蜚語放在心上,而是一心一意地搞事業、賺錢養家。

1990年,陳秀雯和周星馳、劉青雲三人合作,參演了那部非常有名的電視劇《孖仔孖心肝》,拍完這部戲,星爺就再也沒有拍電視劇了,這部戲也成為他在視播圈裡的最後一部戲。

或許是因為陳秀雯出生于書香門第之家吧!骨子裡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人,嫁為人婦的她,有一種根深蒂固的、從一而終的心理。拍戲的時候更是潔身自好,若是有扮演夫妻同床而眠的戲份,她都會要求道具組給她多加一條棉被,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因為這件事兒,她還被同行調侃了很久,說她為了名節寧,可把自己捂出一身痱子。

陳秀雯為了考慮到老公的感受,從未和圈裡的,任何一個男演員傳出過緋聞。

然而,好白菜都被豬啃了,這還真不是一句笑話。

1998年,林國雄偏信了一個江湖僧人的話,他想在內地一家佛學院搞事業,對方獅子大開口,和他要了1000多萬。

林國雄沒有錢,但是卻想借此揚名立萬,于是只好開口和老婆要錢。

陳秀雯也不想讓同行取笑,她養活軟飯男;老公突然振作起來搞事業,她也挺開心的。于是自掏腰包,將自己多年辛辛苦苦賺的片酬,全部拿出來給了林國雄,不僅如此,因為數額不夠,他們還從別處借了不少錢。

結果可想而知,江湖騙子卷款逃跑得無影無蹤,林國雄見勢不妙,自己又沒有賺錢還債的能力,他只能當縮頭烏龜,躲在家裡。

那些債主因為找不到林國雄,只好跑到劇組討債。

劇組拍戲的進度受到影響,很快就和陳秀雯解除了合同,其他劇組聞聽此事,再也沒有人找她拍戲了。

因為這件事的影響太大,足足有兩年的時間,無戲可拍。

一邊是債臺高築的生活窘境,一邊是無戲可拍的現實打擊;萬般無奈之下,陳秀雯只好搬到房租便宜的貧民區居住,過起了節衣縮食的生活。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陳秀雯的母親卻在此時查出了癌症;原來,母親經常因為這個不著調的女婿生氣,再加上身體的其他疾病,由于發現得晚,在沒有及時醫治的情況下,纏綿病榻四個月後,老人家含恨而終。

通過化驗單上顯示的疾病原因,無法承受母親離世的痛苦,妹妹陳加玲終于忍無可忍,和姐姐陳秀雯公然開撕,不惜將家醜外揚。

原來,林國雄欠下的債不是1000萬,而是3000萬;不僅如此,他除了從媳婦那裡理直氣壯地拿錢,他還恬不知恥的、從小姨子陳加玲那裡借走了好幾百萬,東窗事發之後,他還拒不承認。

陳加玲一臉苦笑的坦言:「姐姐如此不分黑白,曲直地愛上這樣一個人渣,不僅將自己毀了,還禍及家人,如果愛情是這個樣子的,我寧可一輩子都不要愛情了」。

面對妹妹的指責,陳秀雯只是輕輕地回應了一句話:「相煎何太急」。

2011年,陳秀雯和林國雄結束了28年的婚姻,辦理了失婚手續。

在此之後,陳秀雯雖然憑藉圈子裡的老友扶持,也接演了一些戲,但畢竟是美人遲暮,江河日下的事業,收入甚微。

如今60歲的陳秀雯,在娛樂圈裡也是難得一見了。

偶有媒體拍到她的現狀,也是一副平凡大媽的模樣,和那些珠光寶氣的大明星,已不可相提並論了。

將一手好牌打爛,陳秀雯究竟為啥輸得這麼慘?其中的原因,不言而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