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釘子屋!87歲老伯堅守路中央14年,車輛經過都無奈繞行,現如今結局如何 網友:活該這樣

 

與你分享@台灣最新爆料新聞 用獨特視角看世界,客觀事實觀臺灣!大家好!我是本文的編輯~爆料王。希望我的分享能讓大家在閱讀完文章後有所思考,有所收穫喲~

 

城市建設以及周邊郊區建設和發展的過程中不可避免的事情就是拆遷。可能很多人都有相關的經歷,只不過絕大多數的朋友在「走流程」的過程中都比較順利。但是也有很少一部分人在拆遷這件事情上非常固執,以至於相關部門完全沒轍。這部分人有一個專門的稱謂「釘子戶」。今天本王就來給你說個經典案例,堪稱是「上海最牛釘子戶」。

遠遠的看去,這條路上車水馬龍,而在道路的中央,有一棟小樓擋道,原來這棟樓就是傳說中的「釘子戶」,十幾年前城市就開始規劃,一直未能和房主達成協議,於是只好選擇繞道而行,將馬路4車道變成了2車道。

這棟房屋的主人是已經 87 歲高齡的徐先生,他們祖孫四代一家九口人住在二樓和三樓,周邊的裙房則出租給別人。

從2003年到2017年,在這條馬路的中央居住了14年。當然與房主的協商也從未停止,最終的結局令人唏噓,房主張大爺終於妥協,由原來的6套房變成了現在的4套房,並未如願以償。後來這棟樓房也被稱為「上海最牛釘子戶」。

在網上流傳著「上海最牛釘子戶」拆遷獲得了6000多萬(約2億新臺幣)的賠款,親戚朋友也常來打電話來詢問到底賠了多少錢,有時還有一些陌生人前來「關心」,於是各有各的說法,有說賠了3000萬(約1.3億新臺幣)的,有說賠了4000萬(約1.4億新臺幣)的,也有人嘲諷道:「摒了10幾年,最後不是一分錢沒拿到」。

這戶 " 最牛釘子屋 " 是怎麼形成的?

十多年前,隨著大批房地產項目入駐,再加上價錢相對市區便宜不少,位於郊區的九亭鎮吸引了大量人口。人和車越來越多,馬路就顯得越來越窄了,路面也破損不堪,下雨後積水能達十多釐米深。九亭當地人把滬亭北路稱作是一條被 " 拖拉機軋出來的馬路 "。

據媒體報導,滬亭北路拓寬工程在 2008 年 10 月前有了方案,但由於動遷工程浩大,完工日期一推再推。" 滯留戶 " 從最初的 10 多戶慢慢減少為 4 戶,2009 年 7 月份僅剩 2 戶,一直到 2011 年 1 月僅剩下 1 戶不肯搬遷。

最後的這一戶便是徐先生一家。他們因為家庭人口眾多,訴求多而與動遷部門僵持不下,始終沒有達成動遷協議。協商拆遷沒結果,最終滬亭北路的拓寬工程只能繞過徐家的房子完成了通車。

徐先生的女婿張先生說:" 早在 2003 年 9 月 19 日,我們就收到了政府的動遷通知書,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整整 14 年。" 眼看著這裡從鄉村小道變成柏油大馬路,周邊的老鄰居一戶戶搬走,一輛輛急速行駛的汽車從自家門前飛馳而過,徐家人的這 14 年過得 " 不舒服 "。

" 滬亭北路原是四車道的大馬路,因為我們家這棟房子橫在當中,硬生生被截成了兩車道,來往車輛的司機常常因視覺上看不清楚造成大大小小的交通事故。" 張先生就親眼目睹過至少 3 起嚴重的交通事故," 計程車開著開著直接撞上了水泥樁子。"

" 那時馬路還沒完全修好,地面路基不平,凹槽處蓋一塊鐵板,讓車子能夠順利通過。可是,每當車子輪胎軋過鐵板,在屋裡的我們不僅感覺到地面在抖動,還有那震耳欲聾的聲音,吵得人心神不寧。" 張先生回憶說。

在馬路中間的破舊房屋,不僅影響城市美觀,對交通也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2016 年 9 月,九裡亭街道成立動遷辦,主動與徐先生一家上門對接,兩名負責人與他們進行了八次面對面的約談,十多次電話溝通,經常保持聯繫,宣傳動遷政策,分析形勢。街道主要領導和分管領導也上門聽取訴求。在一次次的溝通談話中,徐先生一家與動遷辦主任陸輝和副主任徐民強從陌生到熟悉,漸漸地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
"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