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加拿大女孩遠渡重洋苦尋親,一問竟有「6個爸媽」,背后真相卻讓人淚目

加拿大女孩遠渡重洋苦尋親,一問竟有「6個爸媽」,背后真相卻讓人淚目
2022/03/22
2022/03/22

2014年12月,加拿大華裔女孩梁嬌嬌終于遠渡重洋來到了中國香港。對于這個黃皮膚黑頭髮的女孩而言,中國是她魂牽夢縈的故鄉,令她感到陌生而又熟悉。

梁嬌嬌不會說中文,卻出生于中國,這次來到中國,她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但是因為語言受阻,梁嬌嬌的尋親之旅十分艱難······

遠渡重洋尋親

包米埃夫婦一直想領養一個女孩,于是在上世紀90年代,他們遠渡重洋來到了中國。在這里,包米埃夫婦一眼就看上了才1歲多的梁嬌嬌,于是梁嬌嬌被帶到了加拿大生活。在此后的24年里,包米埃夫婦對梁嬌嬌比對自己的親生孩子還要好,不僅給了她富足的生活,還讓她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包米埃夫婦和梁嬌嬌

在領養梁嬌嬌之前,包米埃夫婦還領養了一個韓國男孩。梁嬌嬌從小就生活在這個「混搭家庭」里。雖然梁嬌嬌一家人沒有血緣關系牽連,但是他們彼此之間卻有著深深的羈絆,打心眼里認為他們就是一家人。

包米埃夫婦從小就教育這兩個孩子不要忘記他們的來處,要對故鄉懷有感激之情。在這樣開明有愛的環境中長大,梁嬌嬌性格開朗,對于自己的身世也毫不避諱。梁嬌嬌一直覺得,親生父母是出于什麼難言之隱才拋棄了自己。對于他們的決定,梁嬌嬌沒有恨,只是想要找到他們。

終于,在25歲那年,梁嬌嬌收到了來自香港城市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看到‘‘中國’’這兩個大字,梁嬌嬌覺得自己離故鄉越來越近了。去往中國之前,梁嬌嬌向養父母袒露了自己想借這次求學的機會去尋找親生父母的想法。

香港城市大學

包米埃夫婦不但同意了梁嬌嬌的決定,而且還給梁嬌嬌提供了一些線索。有了養父母的支持,梁嬌嬌興沖沖地踏上了這條尋親之路。據包米埃夫婦回憶,他們是在長沙市第一社會福利院領養的梁嬌嬌,但是因為語言的障礙,梁嬌嬌并不能立刻趕往長沙尋找父母。

就在梁嬌嬌一籌莫展時,梁嬌嬌的中國朋友決定為她提供幫助。這個朋友名叫周恩澤,是湖南人,會說英語和長沙當地的方言,因此成了梁嬌嬌尋親路上的得力幫手。有了周恩澤的幫助,梁嬌嬌決定在12月11日前往長沙市一探究竟。

可是中國那麼大,上世紀90年代左右被外國人領養的孤兒有成千上萬個。而留在長沙市第一社會福利院的孤兒檔案,因為年代過于久遠也都丟失了。梁嬌嬌只能在福利院找到一條信息,那就是,她是在1990年10月13日被長沙市西區通泰街派出所的工作人員送到福利院的。

被迫中斷的尋親線索

遺憾的是,派出所的相關資料也丟失了。梁嬌嬌有些失望地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了養父母,因為遠隔重洋,梁嬌嬌只能和養父母視訊聊天。得知福利院和派出所找不到梁嬌嬌的信息,包米埃夫婦立刻想起了一張照片,于是通過電腦把照片傳給了梁嬌嬌。

這張照片是一篇中文手稿,包米埃夫婦看不懂,但是他們覺得這是梁嬌嬌的重要物品,所以一直妥善保管著。看到照片上的文字,梁嬌嬌也看不懂,但是從這娟秀的字體中,梁嬌嬌能感受到一份溫暖。

通過朋友周恩澤的翻譯,梁嬌嬌這才知道這篇中文手稿寫的是自己小時候的生活習慣,包括自己的飲食習慣、用藥細節等。除了這些,這篇手稿還記錄了梁嬌嬌睡覺時的一些「小習慣」,比如1歲的梁嬌嬌必須要在睡前把枕巾含在嘴里才能安然入睡。

中文手稿

祝嬌嬌幸福健康成長,中國親人:唐一中全家。」周恩澤把手稿最后這句落款翻譯給梁嬌嬌聽。

聽到「唐一中」這個熟悉的名字,梁嬌嬌立刻告訴周恩澤,自己的養父母告訴過她,她曾經被唐家人收養過。可是過去這麼久,養父母早就和唐家人失去了聯系,僅憑一個名字,上哪去找「唐一中」呢?

梁嬌嬌盯著這篇中文手稿,再次陷入惆悵中。這時,周恩澤的舅舅周永光發現了手稿上的小細節,在以《梁嬌嬌的生活習慣》為標題的手稿上,隱隱約約有一行印刷字,經過仔細辨認,周永光確認書寫這篇手稿的紙是「長沙汽車電器廠技工學校」的教案紙。

教案紙

于是周永光來到了技工學校,從退休辦的工作人員那里得知了唐一中留下的電話和住址。退休辦的工作人員告訴周永光,因為檔案是老早以前記錄的,如今過去這麼久了,唐一中的電話和住址很有可能已經變了。

大家抱著一絲希望撥通了唐一中的電話,沒想到過去這麼久,唐一中的電話和住址都沒有變。梁嬌嬌內心充滿了欣喜之情,迫不及待地想去拜訪唐一中全家。等到了唐一中家樓下,梁嬌嬌卻有些打退堂鼓了,害怕自己貿然到訪會給唐家人帶來困擾。

沒想到,梁嬌嬌剛進門,唐一中的妻子就緊緊拉住梁嬌嬌的手:「這些年,我們都記著你呢,你看,你的照片一直被我們放在電視柜上。」唐一中的妻子指著梁嬌嬌小時候的照片說。雖然梁嬌嬌聽不懂他們的話,但是能從言談舉止中感受到唐家人的熱情。

梁嬌嬌和唐一中妻子

唐一中回憶到,當時梁嬌嬌是被長沙市第一福利院的人寄養在他們家的。那個時候,因為孤兒太多了,福利院就會把一部分小孩先寄養到普通人家里,然后等著被其他人收養。梁嬌嬌在唐家被寄養了兩個月,隨后就被包米埃夫婦領養走了。

領養當天,唐家人還和包米埃夫婦一起照了相,這張照片被唐一中的妻子珍藏在了家庭相冊里。盡管,唐家人只和梁嬌嬌短暫相處了兩個月,甚至梁嬌嬌對此都沒有任何記憶,但是唐家人卻把這件事情看得很重要。

梁嬌嬌看著這張珍貴的合照,用還不是很流利的中文對唐家夫婦說:「太謝謝你們了。」

領養合照

「謝什麼,能再見到你就是緣分啊!就是很遺憾,我們也只是知道這些信息,沒法幫你找到親生父母。」唐一中夫婦對此表示很惋惜。

真假父母

告別了唐家人,梁嬌嬌身上又多了一份力量,這份力量來自唐一中夫婦過去對自己的悉心關照,還有他們現在對自己尋親的支持。可是線索卻在這里又中斷了,為了能得到更多的信息,當地的媒體決定幫助梁嬌嬌一起尋親。

經過電視臺的播報,很快就有一位叫黃金華的女士向電視臺打來電話:「哎呀!這就是我的女兒啊!」黃金華在電話里聲稱自己就是梁嬌嬌的母親,并且希望能通過電視臺的幫助早點和梁嬌嬌團圓。

由于信息剛公布沒多久,黃金華就自顧自要和梁嬌嬌認親。這樣的舉動,不免讓梁嬌嬌和朋友心里產生一絲懷疑。黃金華真的就是梁嬌嬌的母親嗎,或者就只是個想博人眼球的陌生人?雖然有疑問,但是梁嬌嬌不想放過任何機會,于是便找到了黃金華。

黃金華一看到梁嬌嬌就立刻抱住了她,這樣的熱情讓梁嬌嬌有些措手不及。黃金華卻抹了抹眼淚,一把拉住梁嬌嬌的手仔細端詳著:「沒錯,你就是我的嬌嬌,走,我帶你回家。」梁嬌嬌就這樣被帶到了黃金華家中。說句實話,黃金華這樣的舉動讓梁嬌嬌更加懷疑了。

黃金華擁抱梁嬌嬌

來到黃金華的家中,梁嬌嬌有些手足無措地坐在沙發上看著黃金華開始翻箱倒柜。最后,黃金華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個包袱,包袱里面是梁嬌嬌小時候穿過的衣服。黃金華把這些衣服整齊地擺在床上,并告訴梁嬌嬌:「你看,這些都是你小時候穿過的衣服。」

隨后黃金華又拿出一沓照片,這些照片上全是一個小女孩。一看到照片,剛才還有些懷疑的梁嬌嬌立刻就相信了黃金華,因為照片上這個小女孩就是她。黃金華難以抑制住自己的感情,激動地向梁嬌嬌講述起過去的故事。原來,黃金華并非是梁嬌嬌的生母,而是好心在路邊撿到了被遺棄的梁嬌嬌。

梁嬌嬌小時候的衣服

「當時,我路過長沙市十一中的十字路口,你就一個人躺在籃子里,凍得渾身發抖。那個時候,你剛出生一個月,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把你抱回家了。」黃金華又拿出一張全家福,照片上的黃金華抱著嬰兒時期的梁嬌嬌。

黃金華嘆了一口氣:「我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親生孩子對待,很想收養你,但是,因為我有自己的孩子,不符合領養你的條件,迫不得已才把你送到了派出所。」

梁嬌嬌小時候照片

梁嬌嬌就是在差不多十個月大時被黃秀華和丈夫送到了通泰街派出所,又經過派出所被送到了福利院,在唐一中家短暫待了一段時間后,兜兜轉轉才去了加拿大。最初斷掉的線索總算是連到了一起了,而黃金華也拿出了當年梁嬌嬌生母留下的東西:梁嬌嬌出生時穿的衣服和一張手寫的生辰紙條。

線索對上了,梁嬌嬌抹了抹眼淚,十分激動地握住黃金華的手,對這個毫無血緣關系的母親表達了深深地感謝。

「不用謝,每個母親都是這樣的。」黃金華這麼說。

黃金華和梁嬌嬌

其實,梁嬌嬌的名字就是黃金華給取的。黃金華是真的把梁嬌嬌當成自己的親生女兒,當年不得已送走了梁嬌嬌,黃金華心里滿是不舍和愧疚。這些年來,黃金華一直想找到梁嬌嬌,于是便時刻關注著尋親的信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梁嬌嬌重逢。

也正是因為黃金華一直關注著尋親信息,才會在梁嬌嬌的尋親信息發布沒多久,就立刻聯系到了電視臺的工作人員。得知梁嬌嬌一切都好,最后也遇到了很好的養父母,黃金華這些年的擔心總算能放下了。

緣,妙不可言

通過黃金華提供的這些線索,加上媒體傳播的速度。沒過多久,電視臺的尋親欄目組的電話就被打爆了。通過節目組的仔細篩選,最后在梁嬌嬌來長沙市尋親的第六天,找到了一位張女士。張女士不僅和梁嬌嬌長得有一些相似,而且她的字跡還和當年的生辰紙條上的字跡相似。

生辰紙條

于是,梁嬌嬌和張女士在當地的鑒定中心做了DNA比對。在結果出來之前,梁嬌嬌心里滿是忐忑,好在梁嬌嬌身邊有一群有愛的家人和朋友陪伴著她。在長沙尋親這些天,唐家人和黃金華都會來照顧梁嬌嬌,時常給梁嬌嬌帶去一些生活必需品。

過去,梁嬌嬌一直很向往中國的生活,她對于自己的家人也充滿了好奇,時常想象家人們圍坐在圓形的餐桌上吃餃子的情景。來到長沙后,梁嬌嬌沒想到自己能一下子找到了兩個家。唐家人一直邀請梁嬌嬌來吃飯,而黃金華更是每天早上都會給梁嬌嬌帶一些自己親手做的早餐。

在走之前,梁嬌嬌決定給她的中國家人一份禮物。梁嬌嬌想了很久,最后還是決定送餐具。在中國人的觀念里了,能坐在一張圓桌上吃飯的就是一家人。而梁嬌嬌曾被唐家人和黃家人當成家人,和他們坐在一起吃過飯。

于是,梁嬌嬌把一套精美的中式餐具分發給了這些家人,自己也留了一副碗筷。梁嬌嬌說,自己以后每一天都會用這個餐具來吃飯,即使一家人相隔重洋,但是看到這個餐具,她就會想起自己的中國親人。

不過,可惜的是,經過DNA比對核查,張女士并不是梁嬌嬌的親生母親。梁嬌嬌也因為學業的關系,必須趕回學校沒法繼續留在長沙。不過,梁嬌嬌對此也沒有灰心,畢竟這趟尋親之旅她已經收獲了滿滿的愛,她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梁嬌嬌離開長沙后,把自己的血樣標本留下了,她希望能通過這份血樣標本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梁嬌嬌離開后,有不少人來到鑒定中心留下血樣標本。沒想到,十天后,在這些血樣標本中居然找到了梁嬌嬌的親生母親。鑒定中心的工作人員按照梁嬌嬌親生母親留下的信息,給她打了電話,但是并沒有撥通電話。

后來記者找到周永光,向他詢問梁嬌嬌尋親的后續。周永光告訴記者,梁嬌嬌于2015年3月份找到了親生父母并互相見了面。據了解,梁嬌嬌的親生父母是岳陽人,家境殷實,生有三個女兒,梁嬌嬌排行老二。

梁嬌嬌與黃金華一家合影

黃金華也告訴記者,因為梁嬌嬌的親生父母不想被打擾,所以不愿意接受媒體采訪。黃金華打心眼里為梁嬌嬌感到高興,她希望梁嬌嬌的未來能越來越好。沒想到,一場尋親之旅一下找到了三個家,6個爸媽。

梁嬌嬌和親生父母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沒辦法了解到。但是通過梁嬌嬌的這次尋親之旅,讓我們得以知道,正是因為大家心存善良,才會和毫無血緣關系的人緊緊擁抱在一起,并且最終能變成一家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