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著名畫家去世留下90億,兒子為爭遺產,將95歲老母告上公堂,遺囑曝光全都傻眼

著名畫家去世留下90億,兒子為爭遺產,將95歲老母告上公堂,遺囑曝光全都傻眼
2022/04/03
2022/04/03

2017年2月7日,著名國畫大師許麟廬遺產糾紛案迎來終審判決,法律部門宣布許麟廬的遺囑有效,高達90億的財產全部由99歲的遺孀王齡文繼承。

許麟廬是著名畫家齊白石的關門弟子,從事繪畫工作70余年,作品影響力甚廣,他的夫人王齡文,也是一名畫家,同樣師從齊白石。

2011年8月9日,許麟廬去世,享年95歲。他和同門師妹王齡文于1936年結婚,攜手走過了75個春秋,兩人育有4子4女共八名子女。

由于常年跟隨在齊白石的身邊,許麟廬有幸收藏了許多名家畫作,在他去世后,經清點發現一共有72幅名人字畫。

其中的部分字畫,出自他的恩師齊白石之手,除此以外,還有大量畫作出自徐悲鴻、李可染、李苦禪等名家之手。

這幾位畫家的作品,如今隨便拿出一幅都能拍出天價,許麟廬卻擁有72幅,所以光是這72幅畫作,價值就數以億計。

除了收藏的字畫外,許麟廬還收藏了3把紫砂壺,這三把壺同樣價值不菲。

2011年許麟廬去世后,經專業機構鑒定,72幅字畫加3把紫砂壺的價值一共是90億。

這麼一筆巨大的財富,如何分配肯定會成為大家關注的焦點,尤其是那些有資格繼承財產的人,也就是許麟廬的遺孀王齡文和他們的8名子女。

許麟廬的8名子女都是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有的跟父母一樣是畫家,有的是鑒賞家,所以當時外界普遍認為許家應該不會為了爭奪遺產鬧出糾紛,畢竟門風擺在那。

可讓人大跌眼鏡的是,許麟廬老先生去世還不足一年,他的三兒子許化夷就將自己95歲高齡的老母親告了,訴求則是分掉許老留下的那筆價值90億的遺產。

不僅如此,許麟廬的多名子孫均參與了這場遺產爭奪大戰,他們分成兩個陣營,一方要求遺產全部歸王齡文保管,另一方則要求立刻分割遺產。

許麟廬的8名子女中,大女兒許美以及三女兒許嫦已先他而去,但根據「代位繼承」規則,許美和許嫦的子女仍然可繼承母親該得的份額。

所以當時有資格繼承遺產的人一共是11名:遺孀王齡文、健在的6名子女、許美的兩個女兒以及許嫦的兩個女兒。

21億財產,就算11個人平分也能一人分得近兩億,對于普通人來說,這是一輩子也掙不來的錢。

既然如此,許麟廬的三兒子許化夷為何還要將95歲的老母親告上公堂呢?難道他還嫌分到的錢不夠多嗎?

事情還得從一份遺囑說起。

原來許麟廬離世前,曾立下遺囑,上面明確說了所有字畫收藏均由王齡文保管。

這份遺囑許麟廬的子孫均知曉,當時也沒有人提出異議,可沒想到,許老一走,就有子孫質疑遺囑沒有法律效力,這些人中,以三兒子許化夷最為積極。

許化夷出生于1949年,是一位旅美畫家,由于常年住在美國,平時與父母相見的機會很少。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許化夷擔心父母偏心其他兄弟姐妹,所以父親去世后,他第一個站出來否認遺囑,因為就算所有的字畫都交給母親,也保不齊被其他人提前下手,尤其是母親最疼愛的小兒子許化遲。

但許化夷也知道獨木難支,所以他找到同樣對遺囑有意見的四妹許娥以及4名外甥女(已故大姐和三姐的女兒),6人聯名將母親王齡文、大哥許化杰、二哥許化儒、四弟許化遲以及二姐許麗告上了法庭。

于是乎,許麟廬的11位繼承人6個成了原告,5個成了被告。

由于許麟廬的名氣很大,夫人和子女又都是畫家或者鑒賞家,再加上遺產金額高達90億,這個案子引起了廣泛的關注。

原告方許化夷首先提出了一個證據:遺囑里許麟廬的簽名里,「許」字寫成了「汻」,既然連姓氏都寫錯了,遺囑當然應該視作無效,或者有理由懷疑立遺囑時,許麟廬的神志已經不夠清晰。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許化夷的質疑似乎很有道理,然而最終卻沒有被法庭采納,這是為什麼呢?

原來將「許」寫成「汻」在書畫界并不罕見,因為繁體字的「許」是「言字旁」,而「言字旁」則經常被簡寫成「氵」。

許麟廬既然是書畫大家,有這種書寫習慣當然不足為奇,而同樣是畫家的許化夷,應該也很清楚這一點。可他卻故作不知,想通過這個所謂的「證據」把水攪渾,好達到他分財產的目的。

所幸的是,審理此案的法官非常敬業,沒有做出草率的宣判,而是考證了大量的信息之后才做決定,否則的話,許化夷指出的「鐵證」很可能推翻許麟廬的遺囑,果真如此,許老九泉之下怕是不得安生了。

除了這個「證據」之外,許化夷還提出了另一個質疑:他認為父親的遺囑是在四弟許化遲的逼迫下寫的,因為那段時間,只有四弟經常陪在父親身邊,他又是父母最疼愛的小兒子。

對于三哥的指控,許化遲給予了反駁,他們的母親王齡文也堅稱沒有這回事。

當時已經95歲高齡(虛歲)的王齡文,對子女因為遺產分配的事鬧上公堂非常不滿,也很傷心。

她和許麟廬恩愛了一輩子,婚姻長達75年,許麟廬走后把所有財產留給她,根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結果兒女和外孫女們卻懷疑遺囑有問題,這讓她如何接受?

可不管母親多麼生氣,旅美畫家許化夷就是不依不饒,他堅稱遺囑是在四弟許化遲的脅迫下寫的,并且還在法庭上委婉地說了母親的不是。

戲劇性的是,許化夷的態度居然讓本來跟他站同一陣營的四妹許娥看不下去了,她在堂上公然反水,并以證人的身份宣布遺囑是在父親清醒且無人脅迫的狀態下寫的,因為當時她就在現場。

許娥還當場含淚對母親表達了歉意,說她不該站在原告席上與母親對質公堂。

四妹許娥的反水讓許化夷的指控立刻站不住腳,可就在大家以為原告方會退讓的時候,被告席上也出現了「叛徒」。

許麟廬的長子許化杰本來是支持遺囑有效的,然而在法庭上,他又突然支持起了三弟許化夷,認為父親留下的21億財產應該立刻分割。

理由是他作為長子,十幾年來一直在照顧父母,出錢出力,如果一分錢也分不到,他心理上過不去。

由于原告方和被告方各有一人「反水」,案情陷入焦灼,一審的宣判也只能繼續推遲。

此后的5年內,許家人圍繞遺產問題一直紛爭不斷,本來相親相愛的一家人,有部分成了仇人。

2016年12月29日,北京第二中院對此案做出終審判決,宣布原告敗訴,即認為許麟廬的遺囑有效。

2017年2月7日,在北京高院法官的一錘定音下,案件宣告終結,時年99歲的王齡文老人終于正式拿到了亡夫留下的所有遺產。

從法院的宣判不難看出,許麟廬的遺囑是清晰有效的,本來不應該被質疑。

可架不住有些人見錢眼開,以至于家風一向良好的許家鬧出了爭產的笑話,許老先生泉下有知,不知道會如何看待呢?

當然了,也有人覺得一切都怪許麟廬的遺囑立得不好,他不應該把所有的書畫都交給夫人保管,因為這相當于將遺產分割的責任也推給了她,等到有一天王齡文老人過世了,遺產爭奪大戰依然會上演。

但是這種看法,卻沒有顧及到許麟廬保護文物的心思,畢竟他留下的財產主要是字畫收藏,也許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沒打算將這些寶貴的文物留給子女呢?

讓妻子王齡文保管,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將這些收藏捐出去,而不是讓子女們分開繼承然后再面臨被倒賣的命運。

104歲的王齡文老人如今仍然健在,已經73歲的旅美畫家許化夷也仍然未能拿到夢寐以求的億萬財產。

許麟廬留下的72幅名家字畫和3把紫砂壺,就像一顆定時炸彈一樣,時刻懸在整個家族的頭頂。

但愿老母親王齡文仙逝之后,許家子孫能夠和和氣氣地坐下來談,而不是再一次因為爭奪遺產鬧上公堂。要知道,比起那90億的財產,許家的優良門風其實才是更寶貴的遺產,許家子孫們為何如此拎不清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