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父親打包剩菜,親家嘲笑不止,結賬時才知其身份不一般,網嘲:人不可貌相

父親打包剩菜,親家嘲笑不止,結賬時才知其身份不一般,網嘲:人不可貌相
2022/05/27
2022/05/27

第一次雙方父母單獨見面,兒女回避,這讓劉晨很緊張。

父親這人在他們小區是出了名的勤儉節約。每次吃完飯都會打包剩飯剩菜帶回家,劉晨勸阻過好幾回,父親都不聽,還說,這是自己的一個承諾,如果不遵守,他就會失去現在的一切。

劉晨談了個對象,對象家庭情況還不錯,主要是看上了劉晨的樸實厚道。劉晨確實樸實厚道,甚至有點樸素,因為他的父親家教很嚴,劉晨從小都沒穿過名牌衣服,以前穿的都是地攤貨,現在穿的都是某寶貨。

對象挺愛劉晨,但對象的家里見過劉晨之后,就覺得這娃的一身打扮一看就是鄉下小孩,家里沒錢,基本上是不同意。

當然只要女兒愿意嫁,家長不同意也得同意。

雙方父母這一次見面,主要就是確定婚期,確定彩禮和一系列結婚需要的麻煩事。

他們選定了城西一家最貴的飯店。

對象母親穿的一身雍容華貴,帶來的七大姑八大姨也穿得特別豪華,一看就是有錢人的打扮。反倒是劉晨的父親,隨隨便便穿了一身運動裝就來了。這讓對象母親很看不起。

劉晨沒有母親,沒有親戚,就父親一個人單刀赴會。

父親在劉晨婚事上不過多參與,對象母親提出的30萬彩禮,100平房子,父親全部一口答應。這反倒讓對象母親起了疑心。

對象母親心里想,這劉晨的父親是個神經病嗎?看上去是個窮B,怎麼要啥答應啥,別逗我玩呢。

父親穩如泰山坐在那里吃飯。對象母親就沒話找話說了幾句。

父親最后說了一句:「我兒子沒媽,所以婚禮的事我們這邊也沒有辦法操心,也不懂怎麼弄,你們一家人多擔待點,多操一下心。」

對象母親說:「沒問題,女婿也是半個兒子嘛。」

父親補了一句:「需要什麼錢,多少錢,你就直接找我要,我全轉給你。」

對象母親嘴上答應,心里卻說道,喲,說的跟真的一樣,難不成是個隱藏的富豪。

父親下一個舉動,卻打消了對象母親對父親的猜測。

父親說他下午還有一個會,這次會見也基本達成一致,這桌我請了,咱們就撤吧。

對象母親酸了一句:「準親家,要不我給吧,這一桌挺貴,得好幾千。」

父親哈哈一笑,然后叫服務員來拿一個袋子。父親就開始打包沒動的剩菜。

對象母親和七大姑八大姨都哈哈大笑,嘲笑父親的舉動。

對象母親心里的猜測也最終放下了,這老頭真會裝,肯定沒吃過這麼好的飯,看,現在要打包了吧。

七大姑八大姨也笑著七嘴八舌的說:「哎呀,親家,剩菜還要干啥,扔了吧。」

父親打包完菜,準備結賬,飯店經理跑了過來:「哎呀,劉董事長,你來了也不說一聲,歡迎指導工作。」

對象母親瞠目結舌,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說:「菜品最近有進步,不過節約問題還是要注意。」

父親拿出一張銀行卡,讓飯店經理收錢。

經理突然笑了:「劉董事長,這你的店,你還付錢呢。」

父親義正言辭的說:「我也是顧客,我也得付錢。」

原來劉晨的父親是城里的飲食集團的董事長,窮苦孩子出身,從后廚一路做到了董事長的位置上,他年輕時得一乞丐用剩菜救活,所以便有了打包帶剩飯菜回去吃的習慣。

而劉晨光顧著談戀愛了,也從未給對象說起自己父親的身份。

反倒是讓對象母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