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最牛釘子戶,補貼380個億都不拆,專家進屋一看:萬萬拆不得!

最牛釘子戶,補貼380個億都不拆,專家進屋一看:萬萬拆不得!
2022/03/20
2022/03/20

「別說4個億了,給我380個億我都不同意,絕對不拆」。

說出這話的正是一名年齡已經將近60歲的老年人了,老人的對面正站著幾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聽了老人說出的話是心裡著急卻又無可奈何。

年輕人們是承接了任務的開發商團隊,面對眼前這個固執又蠻橫的老頭,近幾個月來他們都快要把嘴皮子磨破了,但這個人就是跟頭倔驢一樣,一步都不肯退讓。

老人姓任,是這片待開發區域有名的「釘子戶」,在外人看來這簡直就是一個老頑童,貪財又固執。

這一切都要從幾個月前說起。

鑒于城市的發展需要,整個市的大街小巷乃至各個角落都要進行重新的規劃和建設,很多破舊的居民區都開始被拆除重建。

政府也已經下達了招標公告,希望把這重大的任務交接下去,好儘快完成前期的工作,後面的工作也就能比較容易地進行下去了。

而對于房地產開發商來說,這已經算得上是送錢上門了。

房地產行業近幾年的經濟趨勢都是有目共睹的,現在又有政策和環境支持,這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了,這錢對他們來說就是不賺白不賺。

因此,許多老舊的居民住宅區域都開始被各大開發商承包下來,來建立新型的現代化社區,這說起來也很是符合政府改建城市的初衷的。

而對于涉及拆遷區域的居民來說,用一個住了幾十年的破屋子來換一個新的房子或者大額的賠款,人們也都不是傻子,這種好事肯定都上趕著簽字同意。

不能當個富二代、官二代,起碼有機會當個拆二代了,這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餡兒餅砸在自己頭上了。

到目前為止,本來這是一件各方都喜聞樂見的事情。

開發商見居民們簽字都很順利,也都讓下邊的人趕快把事情都辦妥了,這樣也能夠早日開工好早日獲利。

但很快他們就笑不出來了,他們遇見了自己迄今為止最難搞定的「釘子戶」——任先生。

要說起「釘子戶」,對他們來說也算是見怪不怪了,幹他們這行的見得多了去了,無非就是錢不到位,對方不滿意,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也好解決的很。

可是幾個月過去了,這件事好像是被按了靜止鍵,還是沒辦下來。

負責人趕緊派人前去打聽,結果竟然還是那家人,死活都不肯在合同上簽字。開發商只好親自派了幾個高層人員前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一行人來到了任先生的家裡,任先生一看見他們的穿著打扮,就知道他們是來幹嘛的了,自己這段時間已經被他們騷擾個不停了,他們還沒打消拆自己房子的念頭。

任先生也不是不明白對方的意思,可是他自己心裡也有過不去的坎,四周的人都說他是有名的「釘子戶」。

一開始他還解釋來著,後來見沒人相信,他也就不再掙扎了,總歸最後的同意權在自己手上,別人怎麼說他也是管不了的。

但是這麼久的時間以來,任先生早就已經疲累了。一行人再次和任先生申明了自己的來意,並且表示如果任先生願意現在就簽合同,那他們願意將賠償款提到1億元。

這筆錢的數額也是不小了,要是換在平常家庭的百姓來看,這筆錢夠他們後半輩子衣食無憂了,哪還有不簽字的道理。

開發商本以為這次已經是勢在必得了,畢竟這個老房子如此破舊,明眼人都知道值個什麼價格,可是任先生的回答卻讓他們大吃一驚。

在他們看來,這老頭就是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滿足的饕餮。

又是一次的無功而返,開發商們已經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才能夠勸服這個頑固的老頭了,別說88億他也不賣了,自己這邊也不可能給他這麼多。

在開發商的眼裡,任先生就是故意搗亂的,軟的不行就只好來硬的了。

開發商們決定先不管任先生這裡,時間不等人,專案必須馬上開始。這對他們來說熟練得很,他們這招之前也用過,到時候看著周圍只剩下自己,任先生也就不得不同意了。

這個辦法確實不錯,周圍都成了工地,整日都是漫天的揚塵,不單單對身體不好,周圍人對他異樣的眼光他也都看在眼裡。

人都是群居動物,一時半會兒還顯不出來什麼,但時間一長,總覺得自己和別人格格不入的樣子確實讓人難堪,任先生也實在是受不住了。

對他來說,他不願意賣出自己的房子自然也是有理由的,可是這理由說出來別人都不相信,現在又沒有人來幫他作證明,自己也很是無可奈何。

但照著這目前的情況,他也明白對方是想使用硬手段了。

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老頭子,年輕的時候拿的也是工作的死工資,這樣的方式對他來說自然是吃不消的。他只好拿出了之前對方留下的聯繫方式,希望能夠再談一談。

雖然雙方約好了再互相交流一下,但卻是各自都抱有目的。

開發商本以為是自己的方法奏了效,卻不想到了任先生家裡以後得到的理由卻讓他們大吃一驚甚至有些荒唐。

據任先生所說,自己家的這座老房子已經有了幾百年的歷史了。如果真的就這麼拆了,自己捨不得是一個原因,但根據現在保護文物的政策來看,對他們也是不利的。

聽了任先生的解釋,開發商們也是不相信的,而且他們也不想相信,畢竟這不能拿出證據的說辭並不能說服他們,但他們心裡實在是惴惴不安。

除此之外,他們也是打心底裡不願意相信的,在他們這個行業,遇見這種事情也不是什麼多稀奇的,可但凡遇見了,那就真的是要賠本了。

但他們也不敢妄下論斷,畢竟這事關國家對于文物的保護,已經不單單只涉及到用地糾紛的問題了,如果真的是文物之類的,他們自己也不敢私下決定,更何況人家不賣也不能強拆。

再者說了,任先生已經坦白自己的理由了,如果自己再來硬的,到時候一紙狀書,把自己起訴到了法院,自己無力反駁,這也是自己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但這工程也不能就這樣停在這裡,別無他法,他們只好商量著找來些人來看看,任先生究竟說的是不是真的,他們心裡也好有個底。

對于開發商來說,他們自然希望任先生說的是假的,但他們又深怕任先生說的是事實,這也讓他們在找專家來鑒定的這件事上不敢有絲毫的馬虎。

但找一個有實力的人來並不是容易的,身邊的團隊裡也沒有這樣的人才,他們只好在網上公開這件事,希望合適的人來看一下這座房子的真正價值。

就這樣,這件事情就傳到了市文物管理局的那裡。

文物管理局向來是致力于保護和搶救所有有價值的古物舊件的,這是他們的使命,也是他們的初心。

因此,當他們得到了這樣的消息後,就立刻派人前去進行勘察了,文物保護刻不容緩,他們不敢有一絲的馬虎。

任先生已經得知了文物局的人要來看自己家裡的房子,他知道這件事情終究是要有一個結局的,他抬頭看了看自己住了這麼多年的老房子,雖然不舍,但他還是做出了一個決定。

文物局的人來得很快,當他們到了任先生家門口的時候,並不覺得這房子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他們也以為自己這一趟大概是白來了,但既然已經和主人說好了,始終還是要進去打一下招呼的。

可進去以後,他們就被震驚了,別無其他,單就裡面正屋上的一塊匾額,上書四個大字「輔翼國政」。

整日浸泡在成堆的文物以及史籍資料中的他們,對文物鑒定這種事情早就已經成了一種生理反應。

他們在看到這塊匾額的時候,就知道這一趟絕對是不虛此行。

任先生將他們都請進了房子,裡面的一切更是讓人大吃一驚。

那些在常人看來的破舊的傢俱在他們看來完全是寶貝了,雖然不至于達到國寶一般的重要地位,但這房間中的大多陳設都極有歷史研究價值。

雖然現在他們現在還不能十分地確定,這些物件都還需要進一步的專業鑒定,但就目前看來,這棟房子絕對稱得上是一件文物了。

這怎麼能拆了呢,專家們都慶倖地表示:這可真是拆不得啊。

接下來,他們向任先生詢問了這間房子包括外面匾額的來歷,任先生便和他們娓娓道來。

從任先生的回答中,他們大體知道了這間房子的狀況,並在經過一番的鑒定和檢查之後,得出的結果也和任先生所說的差距不大。

原來這房子的歷史已經可以追溯到清朝時期,當時的任家也是風光無限,門上的匾額還是道光皇帝專門賞賜給任家的祖上的。

建設房子時所用的木料磚瓦,用的都是當時極好的物料。而屋外的樓瓦屋簷、設計走勢,都能看得出是當時專門花了大心思的。

這樣的房子拆了是真的可惜。

旁邊的開發商在聽見專家說「拆不得」的時候就已經覺得自己這次定是要賠大了,但他們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遇上這種事也不能不認栽。

但他們始終還是不甘心,畢竟這麼大的項目,到嘴的鴨子誰都不想讓他飛了。

他們想到了這個項目本來就是有政府支援的,現在這種情況,他們只好往上面上報了,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夠搶救的方法。

這件事就這樣的傳到了政府那裡,按理說,任先生家的房子本來就應該是在規劃區內的,無論如何這間房子都是要拆的,不然之後就會非常影響城市街道設計的美觀。

但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了,這間房子已經被確定為文物了,那它的價值就不能僅僅以金錢來評估了。

但開發這片區域也是早就已經定下的計畫,現在立刻下令停止的話,對于政府來說損失也是非常大。

這就讓他們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困境,進退不能,很是苦惱。

這個時候的選擇就顯得尤為重要了,是要發展現代化城市,保住已經投進去的資金;還是保護傳統的文物設施,畢竟這可是不可再生的資源,毀了可就再也沒有了。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這是一個極大的難題。

就在他們在這兩方面的選擇中掙扎的時候,終于有人給他們破解了這個困境。

對任先生來說,這間房子生活過他們任家幾代人,他自小就是在這裡長大的,自然是對這間房子有著極為深厚的感情。

他雖然也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但他也是明事理的。

他知道現在政府正在大力搞城市建設,也是為了把這裡發展得更好。

他也向來是不願意做人們眼中的「釘子戶」的,現在自己的房子既然已經被確定為真的是文物了,他也想在有生之年做些對國家有用的事情。

因此,任先生就主動地向政府提出自己願意把這件老房子捐出去,是作為文物保護,還是推翻重建新城市,決定權都交給政府了。

這確實是一件好事,這對政府來說,他們可以僅考慮這兩種方案的可行性,少去了需要對任先生做思想工作的步驟,而作為感謝,任先生也得到了相應的補償。

因此事情就再一次回到了如何處理這座房子的問題上,站在文物局的角度來講,他們是不希望將房子拆遷的,畢竟這不是現成的鋼筋水泥,每少一處,都是對歷史的褻瀆。

從國家建設發展以來,很多古舊的建築都被拆除了,到現今為止,只有極少數的遺址才被保存下來。

這些不斷消失的古建築,就像是歷史的實體傷疤,深深地刻在了每一位文物保護者的心裡。

這些代表了中國千百年來的文化,就這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雖然換來了新鮮的血液,但對于許多人來說仍舊是得不償失的。

這樣的理由政府也是能理解的,但城市的發展本就是需要棄舊迎新的,這已經是這麼多年來的常態了。

最後經過多方的協調和商議,並且在社會上不斷地集思廣益,政府最終有了一個對策。

這就很符合現今的一個說法了:不做選擇,成年人兩個都要。

最終的決議就是這座老房子要留著,這是文化遺產,不僅不能丟掉和損壞,還要時常地加以維護和修葺。

而另一方面,城市建設的計畫也不能改變,進程還是要按時的推進。

對任先生來說,也可以保住了自己的家,那些幾輩人的記憶和經歷也不會被磨滅掉。

結果就是,這座老房子被設置成了城市中的一個特色景點,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它都可以矗立在那裡,繼續扮演著它歷史燒錄者的角色。

現在的城市中可以明顯地看見鱗次櫛比的大樓圍繞著一個破舊的宅院,門口的「輔翼國政」沉浸了百年的時光。

這並不是想象中的不倫不類,現代設計和古制建築相互融合, 在不和諧的極端中又凸顯出了另外一種韻味,像是前後百年的時光,終究在這一刻交匯。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